国色芳华

作者:意千重

    乡村小说网提醒书友注意休息眼睛哟

    163章心悸(二)基础+粉红160

    杜夫人高高举着酒杯,表情显得小心翼翼:“大郎,都是我管家不力,让你受了委屈。我只希望你能看在你父亲和兄弟的面上,饶了我这一遭。”

    继母专门设宴,当众给继子赔礼道歉。纵然此事大家都从侧面知道些根由,但没有人会想到杜夫人会做到如此地步。周围顿时一片安静,所有人都静悄悄地看着杜夫人和蒋长扬,杜夫人的心思没人猜得着,只需等着看就是,反而是蒋长扬,他的态度很值得人关注。

    蒋长扬在杜夫人站定以后,就站了起来,含笑道:“请恕我不能受夫人这杯酒。”

    众人讶异地看着他,杜夫人的姿态很高,他若是与她斤斤计较,反而失了风度。不管怎么样,杜夫人在旁人眼中就是他的继母,是长辈,他应该尊敬,她主动赔礼道歉他也该接受。

    杜夫人半点被扫了面子的沮丧和气恼都没有,而是忧伤地看着蒋长扬:“大郎,你还是不肯原谅我么?那你说,要我怎样做?我只是希望家和万事兴罢了。只要能把这中间的误会解开,让我做什么都可以的。”

    有人暗自点头,道是杜夫人果然有大家风范,也有人觉得她做得太过,反而显得假了。然而,不管是真还是假,蒋长扬这样半点没有商量地拒绝,还是有些过分了。就算是装,也该装一下才对。

    蒋长扬含笑道:“夫人言重,我从来不曾认为我们中间有什么误会。这酒我是无论如何都不敢喝的,喝了反倒像是我生了夫人的气,当日发生那事儿,说实话是出乎我的意料之外,但过后我并没有放在心上,圣上提起时我也专程向圣上解释过,认为这不过是小人作怪,且该处理的已经处理清楚,实在是无需再提。早知道会让老夫人和夫人为此事如此挂心,我早该上门说一说的,奈何实在太忙……的确是没有想到夫人竟然会如此看重,还劳累各位长辈走这一趟,倒是我的不是了。这样,我敬在座的各位长辈一杯,赔不是了。”

    蒋长扬顺理成章地将杜夫人晾在一旁,举杯面向众人:“我先干为敬各位随意。”

    杜夫人有些发怔,众人面面相觑,最老的一个族老率先响应,哈哈笑道:“果然大度我蒋家的子孙正该如此,这种小事儿哪里值得放在心上干了”

    众人纷纷附和,都喝了手中的酒。蒋长扬笑道:“实不相瞒,我还有皇命在身,马上就要走。既然误会说开,我也可以放放心心地去办差了。我敬各位。”言罢,亲自提了酒壶,从座中最年老者挨个儿敬了过去,不拘是谁,都是满满一杯,豪爽利落。时人豪饮,最爱他这种脾气,一时之间,花厅里热闹成一片,蒋长扬果然成了主角。

    杜夫人端着那杯酒,静静地站在一旁,窝火万分,以目示意柏香,柏香点点头,往老夫人面前走去,挨着红儿低声说了几句。红儿一沉吟,凑到老夫人耳边轻声说了几句话,老夫人的眉头顿时就皱在了一起。

    蒋长扬敬到萧尚书面前,刚亲手替萧尚书满上了杯子,正要替自己倒酒,萧尚书身后一个清俊小厮立时上前接过他手里的酒壶替他斟酒,轻言慢语地道:“将军是英雄,这等活计应由我等来做。”

    那小厮一双手雪白细腻,骨骼纤小,挨得近了,一股***香直钻入蒋长扬的鼻腔里,言语举止又还大胆。他不由多看了那小厮一眼,这一看不要紧,刚好对上那小厮的眼睛,那小厮看着他羞涩地甜甜一笑,随即退下将半个身子藏在了萧尚书身后,却又大胆地抬起头来看着他笑。

    这分明是个女子,蒋长扬轻轻皱了皱眉头,收回目光,对着萧尚书举杯。

    萧尚书饮了酒,笑道:“成风,真是年少出英豪。好好干,前途不可限量啊”

    蒋长扬谦虚地推了几句。

    萧尚书越看他越喜欢,道:“听说你喜欢下棋?我也好此道,犬子越西更是如痴如醉。有空的时候不妨来我家中手谈一番何如?”

    萧越西,当时最有名的围棋圣手之一。年方二十五,却已经有了棋圣之称,为人高雅清华,乃是时下年轻人最爱交往的人之一。蒋长扬含笑抱了抱拳:“一定。”

    萧雪溪见他这就要走开,忙悄悄扯了扯萧尚书的袖子,萧尚书忙道:“成风,荆州那个案子……”

    忽见一个穿着水红襦裙,梳着垂髫的丫鬟过来行礼道:“大公子,老夫人听说您要走了,请您过去说话。”

    蒋长扬抱歉地朝萧尚书抱了抱拳:“家祖母使人相唤,不知是何急事,失陪了,请容改时再叙。”

    萧尚书笑道:“你请。”

    蒋长扬含笑穿过人群,往老夫人面前而去。老夫人年纪大了,怕吵,是单独坐在一旁的,面前没几个人伺候,一看到他就沉着脸低声道:“听说你母亲明年春天要进京?还要在京中成亲?方伯辉已经派人进京为她修整园子房舍了?”

    蒋长扬心中一阵火起,面无表情地点了点头。

    老夫人见他不喜,冷哼一声:“我本不想在这个时候说这事儿,但实在是难得见你一面,不得不抓住机会说了,你去和她说,让她稍微有点分寸。再嫁也就算了,还大张旗鼓,生恐天下人不知她一女二嫁么?”

    蒋长扬淡淡地道:“子不言母之过,何况我觉得我母亲没什么地方做得不对。再嫁的人比比皆是。祖母这样说,可有宫中的贵人听见了要不高兴的。”

    老夫人见他又来了,怒道:“虽则民间再嫁之风盛行,朝廷始终还是倡导从一而终的。我……”

    蒋长扬眼睛也不眨地直视着她:“无论天下人怎么说,我都不在乎。她生我养我,为我吃尽了苦头,有人说我两句又算得什么?”

    老夫人被他看得心头发噎,无奈地扫了萧尚书那边一眼:“算了,不说这个。我和你说正事儿,我听说萧尚书的闺女儿跟着他来了,就是穿灰白袍子的那个,你好好看看。虽然她也不是什么守规矩的,但家世人品总比你跟着的那个和离过的商女好你自己要拿好主意”

    她怎会又知道了牡丹?蒋长扬猛然回头看着杜夫人。

    杜夫人焦虑地看着老夫人,为什么还不倒?为什么还不发病?这中间出了什么差错?莫非时辰不够?她骤然察觉到蒋长扬的目光,无心假装,淡淡地瞥了蒋长扬一眼,紧紧盯着老夫人,眉头皱成一团。她暗自祈祷,诸天神佛在上,让老女人快点发病吧,快点倒吧,早登极乐,只要蒋长扬当众气死了祖母,就永世不能翻身。

    蒋长扬突然望着老夫人笑了,大声道:“祖母的教诲孙儿都记在心上了。您老人家安安心心地将养着罢。孙儿告辞啦”说着毕恭毕敬地朝老夫人行了一个大礼。

    众人的目光全都被吸引过去。老夫人无奈,只好挤出一个慈祥的笑容来:“乖孩子,你小心些,一定要办好差,也要注意身体。”

    蒋长扬又对着众人团团作揖,大摇大摆地要走。杜夫人急了,忙三步并作两步,上前拦住蒋长扬:“大郎你不急吧,我和你祖母还有事儿问问你,就耽搁你一炷香的时间。”

    蒋长扬为难地问邬三:“什么时辰了?”

    邬三也不答什么时辰,只躬身道:“回公子的话,适才孟都尉已然使人来问,道是都等着您了。”

    杜夫人忙道:“我就是担心你二弟,问问你军中的一些事儿,耽搁不了多长时间。”边说边可怜兮兮地看着老夫人,眼里全是哀求。

    老夫人本觉得她多事儿,要问这些问什么人不知道?可见杜夫人那样子,仿佛又是有什么要紧事,似是想拉拢蒋长扬,或者是做点什么似的,便顺水推舟地道:“大郎,你过来,耽搁不了你多少时候,我再问你两句。”

    杜夫人紧张地看着蒋长扬,见蒋长扬沉默片刻便点了头,心中不由一松,跟着蒋长扬到了老夫人面前,破釜沉舟地小声道:“大郎,你二弟的事儿我一直没机会和你说分明。他自己不成器,还总推到你身上去,说你几次三番害他,为的是想承爵,我和你祖母实在担忧,就怕你们兄弟相残……”按她的想法,蒋长扬听到这种说法,怎么也该解释几句,只要拖住他,让药发生作用,后面的事儿就好办了。

    蒋长扬断然一举手,打断她的话,冷冷地道:“我来不及了。”言罢转身就走,连解释都懒得解释。

    杜夫人大急,看着老夫人,老夫人忙道:“大郎,你站住你听好了,只要我活着一日,这种事情断然不许发生”

    蒋长扬头也不回,大踏步而去。

    老夫人虽然生气,但仍然端坐在那里,没什么特别的反应,甚至在有客人看过来时,表面上还能维持微笑。杜夫人一颗心直落谷底,她冷厉地看向柏香,柏香一张脸青白,害怕而无辜地看着她。

    杜夫人深吸一口气,暗自握紧了拳头,使劲掐了自己几下,方将那股怒火按了下去。再抬起头来,又是笑得如同春花晓月。

    众人虽然都注意到了这边有些不同寻常,可蒋家人的声音都压得很低,蒋家几个族老又意识地劝酒,加上杜夫人片刻后也如沐春风地含笑过来招呼众人,便没人再去刻意追究关心。反正就是做个见证,既然双方表面上都和好了,说过不再提往事,他们的任务也就完成了。

    杜夫人耐着性子送走最后一个客人,又耐着性子伺候老夫人歇下,好容易才回了自己的房间。才一进门,柏香就跪了下去,拼命磕头:“夫人饶命。”

    杜夫人坐在榻上,淡淡地将手从右手看到左手,从大拇指看到小拇指,听到柏香磕头的声音渐渐微弱下来,没有先前铿锵有力了,方轻轻道:“怎么回事?”

    柏香抬起血肉模糊地额头来,惶恐地道:“回夫人的话,奴婢都是按着您说的去做的,没有哪里错失一步。也不知道怎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杜夫人温和地看着她一笑:“这么说来,是我运气不好了?我辛苦了这一场,结果倒是白费功夫了。”

    柏香的嘴张了张,一任额头上淌下来的血落入口中,满口的腥咸,杜夫人却一改往日的体贴,她冷漠地看着柏香脸上的血污,灿烂的笑容里满是寒意。她不相信是她的谋算出了错,这其中必然是柏香不力,或者是柏香做了手脚,背叛了她。

    看着杜夫人冷漠的眼神,柏香不敢多话,继续拼命磕头。

    也不知过了多少时候,柏香觉得头昏眼花,耳朵嗡嗡作响,往下磕头的动作都变成机械无意识之时,外面突然有人喊道:“夫人,夫人,老夫人犯老毛病了。”

    柏香松了一大口气,虽然迟了点,但好歹证明她真的做过了这件事。她不傻,老夫人死了后,下一个必然是她。所以她擅自调整了剂量,老夫人不至于会死,也不是她的错,是药量不够。

    杜夫人坐着不动,淡淡地看着柏香:“你起来吧。大约是药力不足。”药和病人之间的关系,也许个体之间有差异,毕竟她也只是听人说,不曾有亲自试验的机会。假如还有机会,下一次一定要再多放一点。

    柏香含泪看着她:“奴婢是按着您说的放的,一点不敢多,一点不敢少,就生怕误了夫人的大事。”

    杜夫人不置可否地起身:“你下去歇着罢,这几日也莫要再出去晃了,就好生将养着,让人看到你的伤处反而不好。好好养养,我以后要依靠你的地方还多着呢。”

    柏香手脚利落地伺候她穿披风,低声献策:“夫人,这个时候也还不晚,奴婢让人放出风声去,反正老夫人是日间被气着了。”

    杜夫人淡淡地道:“机会已经错过,这个时候再闹腾出去,就是画蛇添足,兴许人家还会说是我弄张弄乔,为着我自己的名声,累着了老夫人。”看来这条路走不通,还得另外想法子。

    这一夜,杜夫人衣不解带,伺候老夫人一直到天明时分,方才得以睡下。才睡了两三个时辰,又被管家吵醒,道是萧尚书夫人上门来了。杜夫人只觉得头突突地跳着疼,鼻塞喉肿,强撑着起来应付萧尚书夫人,寒暄了一回,听到萧尚书夫人是为蒋长扬而来,不由气得倒仰。半点不敢表露出来,满脸堆笑地推说等朱国公回来又再说,好容易打发走萧尚书夫人,回到房中一头栽倒就再也爬不起来。

    ――*――*――

    贵子将书信递给牡丹:“蒋公子说他昨日去寻潘世子,不曾寻着,此番却是来不及去寻了。只怕是得等他回来才行。”

    牡丹微微沉吟,道:“让人收拾一下马匹,你也收拾一下,跟我走。”本来蒋长扬出面是最方便的,但既然蒋长扬忙不过来,她便只有亲自去试一试了。

    贵子见牡丹与恕儿皆都着了男装,不由有些担忧:“娘子是要去哪里?”

    牡丹道:“我去找潘世子。”

    贵子想了想,默不作声地上了马。几人到了楚州候府附近,牡丹停住马,将钱和名刺一并递给贵子:“你去门房上问问,若是潘世子在家,就将名刺递进去,若是潘世子不在,便问去了哪里。”

    少倾,贵子回来道:“娘子,说是好几日前就出去了的,大约在东市胡人酒肆,若是不在那里,便不知了。”

    牡丹只一想,便猜着是去了哪里,当下拨转马头去了东市。到得玛雅儿所在的酒肆,不见玛雅儿坐在窗前,牡丹便使贵子去打听,道是玛雅儿在陪潘蓉吃酒,此时玛雅儿正在跳舞。

    那堂倌儿见着牡丹等人,也不觉得稀罕,只道是哪家的小娘子贪玩,想来见识见识胡姬,便笑着道:“这位小郎君,我们店子里还有其他精通技艺的胡姬,不如小人替您引见?”

    牡丹摇摇头,问清就是潘蓉一人,便命贵子将自己的名刺拿给那堂倌:“还请你拿去给潘二郎。就说我有事要找他,让他下楼来。”

    那堂倌扫了一眼,但见上面写着个何七郎,笑眯眯地应了一声,利索地往上去了。少倾,下来带了几分为难地道:“小郎君,潘世子说了,他此刻正忙着给美人奏箜篌凑兴,您若是要找他办事儿,便上去凑个热闹,若是不行,您便走人。”

    牡丹沉默片刻,撩起袍子大步往上。恕儿轻轻拉了她一把,低声道:“娘子,不妥吧?”

    牡丹摇头。白夫人当初为了她的事情可以来回奔走,她为了白夫人走这一趟又算得什么?恕儿与贵子赶紧跟上去。

    还未到门口,就听得箜篌声响。牡丹隔着珠帘望去,但见潘蓉一身绯衣,盘膝坐在茵席上,怀抱胡箜篌,拨弄得正急,含笑望着面前正旋转如飞的玛雅儿。

    恕儿打起珠帘,牡丹也不入内,就静悄悄地立在门口看着,玛雅儿旋转过来,望着她嫣然一笑,抛了个媚眼,继续旋转如飞。潘蓉则是装作没瞧见她,径自弄得高兴。

    一曲终了,玛雅儿方才一个急旋,停在潘蓉面前,娇娇地举着一只手对着潘蓉笑道:“二郎,我跳得如何?”

    潘蓉伸手摸了她的脸颊一把,将一粒珠子放在她手心里,笑道:“跳得真好。”

    玛雅儿笑道:“可惜了,不能再跳呢,您有客人来了。”

    潘蓉斜瞟了牡丹一眼,指了指身边的座位,然后又回头看着玛雅儿:“不妨,你继续跳。”

    玛雅儿道:“不妥吧?”

    潘蓉道:“她既然来这种地方找我,便是来欣赏歌舞喝酒的,你便该拿出拿手的来,让她见识见识你的才艺才是。否则才是真不妥。”

    牡丹大步走过去,坐下来看着玛雅儿,低声笑道:“早就听闻芳名。今日总算得以一见。”

    玛雅儿抿唇一笑,回身起舞。

    潘蓉挑衅地使劲拨着箜篌弦,打算等着牡丹开口,牡丹却不言语,只专注地看着玛雅儿跳舞,然后鼓掌,表示赞叹。玛雅儿跳完,笑道:“跳不动啦,脚疼了,不如妾身为两位郎君斟酒。奏箜篌给二位听。”言罢取了干净杯子,给牡丹斟满一杯龙膏酒。

    牡丹谢过玛雅儿,捧杯在手:“不知潘世子现在可有空了?”

    潘蓉见不惯她镇定自若的样子,冷冷一笑:“你找我有什么事?我不认为你能有什么事儿找得上我,我看不惯你,你也看不惯我,何必呢。”

    牡丹方回头望着他道:“世子是明知故问。不用提醒我也记得,我与你从来不对盘。若不是因为阿馨的缘故,我根本不会和你多说一句话。”

    潘蓉冷笑道:“这样说来,我得感谢你赏脸来找我,和我说话了?你有这功夫,不如去给你的牡丹花泼点儿粪,省得你在牡丹花会上被人笑死。”

    牡丹嫣然一笑:“我觉得有时候,人比花儿更需要泼粪。”

    潘蓉皱起眉头:“你什么意思?”

    牡丹瞪着他道:“我问你,你可知道阿馨有了身孕?你可知道她非常不舒服,又伤心又难过?”

    潘蓉一惊,张大嘴愣怔片刻方道:“你说什么?”

    “你什么都不知道,是不是?有你这种做丈夫的么?”牡丹抬起手里的酒,往他脸上一泼,讽刺地道:“我恨不得这是粪才好。可惜似你这样的人,泼再多的粪也不会长得更像样一点。”

    潘蓉大怒,狼狈地擦了一把脸,先看玛雅儿,但见玛雅儿抬眼望着窗外,轻轻拨弄着箜篌,低声吟唱,根本不曾看这边一眼。他强忍着怒气:“我警告你,我看在蒋大郎的份上不与你计较,但你也别得寸进尺。”

    “你无需管他。没有他我也会来寻你。”牡丹冷笑:“我不知道你们到底是怎么回事,但我只知,似你这般,实在是配不上阿馨的。你真的不配你连她一根脚趾头都配不上。”

    潘蓉一双眼睛顿时变得血红,猛然起身死死瞪着牡丹:“你再说一遍”

    牡丹推开贵子,望着他一字一顿地道:“似你这般,你永远都配不上她也别想得到她的尊敬,她迟早要被你害死”

    ――*――*――

    我回来啦,开始还债。

    去了一趟西安,触动非常非常大,实在是个值得一去的地方。

    享受阅读乐趣,尽在乡村小说网
    秒记意千重《国色芳华》最新章节网址:http://www.bedbangkok.com/gs_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