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色芳华

作者:意千重

    乡村小说网提醒书友注意休息眼睛哟

    265章亲戚(二)

    发现mén口有人,那少nv脸上露出一个和气的微笑来,忙忙地起身下了榻,规规矩矩地站好,笑看着牡丹,显得很是有教养,很讨人喜欢。

    牡丹的目光轻轻一扫,在另一侧的墙边看到了一个脸上堆满笑容,穿橘红色襦裙,头上chā着赤金结条钗,犹如一只大橘子的白胖nv人。眉目间与那少nv有几分相似,看着似是母nv俩。

    牡丹含笑进了mén,先给老夫人行礼请安。老夫人一贯挑剔地看着她,牡丹今日穿的是件娇嫩清雅的海棠红薄罗披袍,内着莹白色抹胸长裙,乌亮丰盈的发髻上chā了两对水晶鹦鹉钗,喜庆悦目,实是不能从她的打扮或是言谈举止上挑出任何一丝错来,于是兴致缺缺地叫她起来,介绍人给她认识:“过来见见你表舅母和端舒表妹。”

    白胖nv人站起身来,笑眯眯地道:“这就是少夫人呀?真是神仙一样的人物。”美人儿端舒表妹则有些害羞地抢先给牡丹行了礼。

    牡丹笑眯眯地扶了端舒起来,不顾白胖nv人的推辞,认真行了礼,叫了表舅母,然后往老夫人身边站定。老夫人今日很给她面子,探手拉她在自己身边坐下,娓娓道来:“端舒的祖父,是我的族弟,从xiǎo就聪颖过人,有才名,年纪轻轻就去了柳州做官……”老夫人挤了几滴泪,“谁知道就埋骨在了柳州……”

    白胖nv人忙起身,笑道:“老夫人,咱们不提那些伤心的往事了。您要是哭坏了身子,岂不是侄儿媳fu的错?”

    于是老夫人又欢喜起来:“这些亲戚是多年不见了,见着了欢喜之余难免伤感。”然后看向牡丹:“你表舅如今升任了礼部祠部司员外郎,以后要长住京中了。她们刚到,房子还没收拾妥当,所以我留她们在这里住段日子,也是陪我的意思。”

    老夫人的口气有些责怪:“我昨日设宴替他们接风洗尘,让人去请你们回来,一家子团聚团聚,可惜你们有事,生生错过了好日子,好不扫兴。”

    牡丹微笑着:“家里有事,实在没法,还望表舅母和表妹恕罪了。”只是族弟,又隔了几代人,而且多年不见,什么感情深浅一概说不上,却如此隆重地相待对方,不知老夫人是不是对她娘家所有的亲戚都这么热情的?

    白胖nv人和端舒都笑:“大表嫂好生客气。”

    老夫人道:“我本该尽地主之谊,领着她们各处去玩耍玩耍,奈何我年老多病……”仿佛为了证明她果然年老多病,她软兮兮地叹着气rou了rou太阳xue,“若是云清没病,也好叫她陪她表姐,可她偏偏又病了。所以呀,丹娘,这事儿只好落到你头上了。”

    这样起心动意的,竟然是要叫自己陪这母nv二人逛街。牡丹猜不透老夫人葫芦里卖的什么yào,却也不好推辞,边走边看,便笑着应了下来:“这个事不难。只要表舅母和端舒表妹不要嫌弃我性子闷就好。”

    端舒连连摇手:“大表嫂看着就是个温和可亲的性子。”

    又寒暄了几句,牡丹觉着没其他事了,索性起身告辞:“今日家中有事,晚上有大郎的同僚要来,孙媳fu还得归家去安排饭食。”

    老夫人眼睛一横:“养那么多管事做什么的?主母不在家,就连客人也招待不好了么?你坐下,我还有事要问你。”

    牡丹只好又坐下。

    忽听mén口有人长声吆吆地哭着一路过来:“老夫人救命……老夫人救命……”声音在mén口骤然变大,雪姨娘一头冲进来,跪下,膝行着往老夫人跟前爬,牢牢抱住老夫人的腿,哀哀哭道:“求您老看在骨rou至亲的份上去看看清娘罢,她不行啦。”

    这话说得,就像是一家子都冷冰冰地看着蒋云清送死一般。当着自家娘家人的面,实在是太过丢脸老夫人脸色微变,迅速扫了端舒母nv一眼,低声斥责雪姨娘:“没规矩再大的事情就不能好好说么?当着客人的面,像什么样子?起来好好说”

    牡丹便上前去搀扶雪姨娘:“姨娘有话好好说。”隔得近了,她才闻到雪姨娘身上一股酒味儿。正在奇怪雪姨娘一个妾室怎会在大白天地喝酒,对上雪姨娘那忐忑中又带了几分决绝的眼神,算是明白过来,这是壮胆呢。真是难为做母亲的一片心。

    雪姨娘扫了一旁的端舒母nv一眼,有心想当着这客人的面嚷嚷出来,但转念一想,她已经叫老夫人知道她敢做这种事了,若是半点面子不给老夫人留,少不得又是恼羞成怒。当下便忍住了,只立在一旁低声chou泣。

    红儿早机灵地笑道:“后头有几株早菊开得好,朵朵都有碗那么大,就像狮子头一样,早起婆子还说要送几朵过来chā瓶……”

    话还未说完,端舒就已经知情识趣地道:“真的呀?得看看去。”然后起身与她母亲一道,很讲礼貌地同老夫人、牡丹告辞,由红儿陪着一道往外头去了。整个过程中,端舒目不斜视,对雪姨娘半点不感兴趣,倒是她母亲,偷偷看了雪姨娘好几眼,满脸遮也遮不住的好奇和惊异。

    见这母nv二人去了,老夫人方沉下脸:“清娘怎么啦?谁叫你到我这里来闹的?”

    雪姨娘哭着再次跪倒,拼命磕头:“她晕死过去了,怕是不行了,求老夫人开恩……”

    老夫人冷笑,胖而红润的老脸闪着冰冷的光:“还要我怎样?没给她请太医?没给她用yào?她自己要求死,怨得着谁?我还没和她算这大不孝的罪名呢。我此番姑息了她,以后就个个儿都如同她一般,一不如意就寻死觅活的,这府里还怎么过日子?国公府传到外头去,就成了大笑话。”

    说起这件事,老夫人也生气得很。她原本是想着,蒋云清经过她精心收拾装扮后,就是那日出席宴会中最适合的人选,而且当日汾王妃与陈氏都表现得对蒋云清很感兴趣的,这事儿到底也就有几分把握了。谁知道过去这么长时间,却不曾听到半点消息,前几日反而听说汾王妃又要举办一次xiǎo型的宴会,请的是一群年轻姑娘们,其中就有上次与蒋云清争到陈氏面前献媚的那个姑娘,国公府却没有得到任何邀请。

    这说明什么?

    这说明蒋云清被对方放弃了,没有入得对方的眼,原因不明。总不能不要脸不要命地贴上去吧?她还在恼火着呢,这雪姨娘和蒋云清反倒闹腾上了,也不知道闹腾什么。还寻死觅活上了,好呀一个个都学会杜夫人这招了,果然是上梁不正下梁歪,她此番要是心软手软了,她就不是人她倒要看看,这母nv二人是不是真的就这么想死,真的就这么有骨气

    雪姨娘听得心寒,晓得是无法撼动老夫人的铁石心肠了,她可以死,但目前要紧的却是蒋云清不能真死。可是已经闹了这样一场,就这样草草收场就是白白闹腾了。正在苦思对策间,忽听老夫人又发脾气:“这种事情都要闹到老人家我这里来,她的嫡母呢?大的带头,xiǎo的有样学样,这家风简直不敢提了。她作的孽,让她自己去管好。”

    轻轻一句话就把所有的责任都推到了杜夫人的头上。杜夫人现在那样子,又怎会管这事?又怎么管?明明就是这老妖婆干的好事。雪姨娘揪着帕子哀哀地哭起来,她什么都不能做,就只有守着老夫人哭。

    老夫人的心情本来就很糟糕,被她哭得更是心烦,骂道:“哭丧么?全然没有半点规矩礼仪,把她给我带下去,从头开始学规矩。”雪姨娘立刻被两个婆子给拽着胳膊往下拖,她索性高声哭喊起来:“我可怜的清娘,生生被bi成这样,你若是有个三长两短的,姨娘一定到地下来陪你……”

    “简直不成体统”老夫人大怒,捶着chuáng榻骂道:“拿马粪把她这张嘴给我堵住去叫杜氏来,看看她这个主母是怎么当的?就这样生生来气死我么?”

    雪姨娘挣扎了两下,被人堵着嘴拖了下去。

    牡丹低声劝道:“祖母,雪姨娘到底也是担忧。如今府里这情形,遇到这种事情只有劝慰的,这样硬来不太好。”

    “我自有分寸。”老夫人横了她一眼,嘴唇嚅动了两下,想说什么到底没说出来,只淡淡地道:“我听说宫里连夜把大郎召去了?大郎可是又开始办差了?”

    牡丹便不再劝:“是有这回事。”

    圣上到底对大郎是不一样。老夫人想到这些日子的奔走都没有半点成效,许多人见着她和蒋重反而越来越疏远,心里一阵发酸,竟然有些嫉妒起蒋长扬来了,便酸溜溜地道:“让他好好办差,也莫忘了你们父亲是为了谁获的罪。你们父亲若是能重méng圣眷,对你们也只有好处的。”

    不管她说什么,牡丹都懒得和她辩,俱都应好。老夫人也晓得牡丹虽然说了好,其实根本不会把这事儿放在心上,大家都不过是面子情而已,便也沉默下来。歇了片刻,她猛地一声喊起来:“我让你们去请夫人,怎么还不来?”

    绿蕉战兢兢地从mén外探头进来,xiǎo声道:“适才夫人身边的金珠过来了,道是夫人中午时候吃了不干净的东西,上吐下泻,病倒了。”

    ――*――*――*――

    今日家中有事,只有一更。

    享受阅读乐趣,尽在乡村小说网,是我们唯一的域名哟!
    秒记意千重《国色芳华》最新章节网址:http://www.bedbangkok.com/gs_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