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色芳华

作者:意千重

    、、、、、、、、、、    请的医是治疗妇科最好的医之一,姓孙,孙老医已经老得有些迈不动脚,走都要人扶着,所幸眼神还好,耳力也还不错。先号了的左右脉相,又看了她的舌苔,然后就坐看着面前的纸笔一动不动,仿佛老僧入定。

    小药童是早就习惯了他这表情,笑嘻嘻在一旁立了,只管研墨,蒋长扬和牡丹却是急得不行。到底人是怎么一回事,有没有生病,要吃药,要不要开药方,您老倒是吱一声呀,就这么呆呆地看着面前的纸笔一动不动算什么?

    这老人不好请动,蒋长扬和牡丹也不好催他老人家,就在一旁坐了,含着笑耐心地等。宽儿和恕儿、小栗几个倒是互相递眼神,小栗更是大胆地猜测这老医一定是睡着了。

    恕儿便逗她:“眼睛睁着呢,你怎么能说睡着了?”

    小栗煞有介事地道:“这叫看家眼,原来我哥哥就是这样的,睡觉都睁着眼睛。我娘说,这叫看家眼。”

    牡丹听到她几人犹如老鼠偷东西吃一般窸窸窣窣的,便回头淡淡地看了她们一眼,几个丫头自知无状,羞愧地退到了帘外头。蒋长扬正要起身向孙老医行礼致歉,却见老医不急不缓地握起笔,运笔如飞,龙飞凤舞地写了药方。敢情人家适才是在想药方呢。

    待到药方写好,老医将药方一递,笑道:“尊夫人没什么大碍,吃两服药调养调养,再过半个月又再看。”

    牡丹好生失望,便去看老医开的什么药,可一瞧那药方,顿时傻了眼,一个字她都不认识,狂草中的狂草啊。她只得把药方递给蒋长扬看,蒋长扬也皱眉头,只勉强认得一个出现频率最高的钱字。再看孙老医,已然在示意小药童收拾家私,准备开拔了,丝毫解释的意思都没有。

    药童早见惯了这场面,因笑道:“这药方只管送到韩记药铺去就行,他们掌柜的认得这字。”

    牡丹和蒋长扬不由对视一眼,这算什么?药方保密?既然不是病,就是补药咯,补药也要保密,难道抓了药就不能寻个认得药材的把药方给另外写出来?可他二人恰恰还猜错了,那药抓回来,偏偏还另外包了几包不知道是什么成分的药粉,要求含水送服。至于其余几味药,都是些温补的,不是活血的,没什么稀罕处,属于吃了不见有多好,不吃也不见得就会怎样的那种。

    蒋长扬认为,既然开了方就吃呗,吃了也没什么坏处,牡丹却抱着是药分的想法,决心不吃。不是说刚有了的时候,号不准么?那么她就再等半个月又会怎样?反正除了小腹偶有坠涨感之外就没什么不舒服的地方。

    刚干透,林妈妈就带着甩甩坐了马车回来,笑嘻嘻地同牡丹禀告:“园里一切都好,李师傅的病也有起色了。就是有件事,吕十公前两日被他家里的人来给叫回去了,道是吕老爷病了,让他回去伺疾。老奴想听听您的意思,需不需要送些礼,上门去望一下?”

    牡丹道:“自然要去,还要派个得力的管事去,礼物不可过轻,却也不能重。我看,就让唐六去好了,他脾气好,老成持重。”纵然她与吕醇是水火不容,可吕方到底也帮了她不少的忙。他不领情无所谓,这是为吕方,而不是为了他吕醇。

    林妈妈也是这样的想法,当即出去安排妥当,回来唇角满满都是笑意:“恭您啦。想必家里知晓,会非常高兴的。”

    牡丹听她没头没脑地说这一句,随即晓得她是知道自己的小日没来的事情了,便正色道:“是哪个多嘴的和你说的。这还什么都不知道,传出去是要让人笑死我么?”她自己小心是她自己的事情,可宽儿和恕儿她们说就又是另一说了,那就真是该好好敲敲打了。

    林妈妈见牡丹生气了,忙道:“她们没有乱说,就说您有些不大妥当。其余是老奴自己猜的。”她的理由是,日短了老医自然不能完全确定。但这样的老医,经验不是一般的丰富,既然先说不是病,又叫牡丹过几天再看,那说明他心里一定有所怀,只是碍于还拿不准,所以不敢口吐妄言罢了。

    林妈妈越分析越确信自己判断无误:“一定是这样的,那老医老奴从前也听说过他的盛名,从来很谨慎,可不是沽名钓誉之辈,药不是活血的,那就是八九不十了!”

    牡丹懒洋洋地撑着下巴靠在几案上,见她越说越兴奋,忍不住打击她:“可人家老医不也是拿不准,很谨慎么?要是再过半个月,就开了活血的方给我用,那……”

    “嗳,可别这么说,给吓跑了怎么办。”林妈妈飞快地截了她的下半句话,仿佛牡丹这样一说就把那孩给吓跑了似的:“那也简单。就近请他老人家开些药给您补补,下个月一准怀上。”

    “有就有,没有就没有,能吓跑?”牡丹大笑,其实她自己也觉得八九不离十了,不仅仅是期盼,她真的是感觉有点不一样,什么地方不一样,她又说不出来。不单是她自己有这种感觉,蒋长扬似乎也充满了期盼,总小心翼翼地摸她的小腹,然后兴致勃勃地谈潘璟如何聪明可爱。

    一个男人总爱提别人家的小孩怎样怎样的时候,那就说明他父爱萌发,想要自己的孩了。牡丹是如此认为的。要是有早孕试纸那该有多好呀。

    傍晚时分,奉命去探望吕醇的管事唐七回来,一五一十地同牡丹禀告经过:“没有为难。一听说就让小人进去了,先是吕十公接待的,后来小童来说吕老爷也想和小的说说话,便让小的去了后头,说了两句话。语气态很好,说谢谢娘挂心。吕十公很高兴,赏了小的两个钱。”

    似乎是有点软和的迹象?想缓和一下了?又或者是因为礼节关系,强撑着的?过后还是翻脸不认人?牡丹不确定,想了一回性不再去想,把替白夫人的小女儿准备的礼物拿出来看。礼物是一对金框宝钿,交胜金粟的金雀钗,用漂亮的锦盒装了,再加两牡丹亲手窖制的名香,正是富贵别致。

    转眼到了白夫人的女儿洗这日,天才微亮,蒋长扬就习惯性地起了身,正要下床,却见牡丹翻了个身,将他往旁边一推,惊惊慌慌地下床穿鞋。

    “火烧眉毛了?”蒋长扬看到她眼睛都睁不开的样就想笑,恶意地道:“都让你少吃点,少喝点了,你偏不听……”

    牡丹心急火燎的:“去,去,打你的拳去。”糟了,一定是大姨妈来了。

    “唷,还嫌弃我?”蒋长扬偏还不放她走了,一把搂住她的腰:“亲我,不然不许去。”

    牡丹的脸都憋红了:“放开啦,我亲戚来了!”

    蒋长扬愣了愣,不明白地道:“你怎么知道你家亲戚来了?”她和自己一直睡着的,就没听见有人来禀告,怎么她就知道了?奇了怪了!

    “唉呀!”牡丹忘了他们不说大姨妈和亲戚的,只得涨红了脸指了指肚,“快松手,污了衣服我和你没完。”

    “哪有你这么说的?”蒋长扬这才明白她的亲戚是什么,不由又好笑又好气,还隐隐有些失望,忙松了手放她走。牡丹趿着鞋,迅速跑到屏风后头,不多时发出一声轻微的喟叹,然后迟迟不见出来。

    蒋长扬忙道:“怎样了?要不要我寻衣服给你?我让宽儿她们进来帮你忙?”

    牡丹在屏风后头笑:“没什么,不必叫她们,你给我寻件干净的亵衣来就好。”不是大姨妈,今天是第八天。

    蒋长扬听出了些味道,欢欢喜喜地给她寻了衣服递进去,也不去打拳了,就在外头等她换好衣服出来。牡丹清洗完毕,换了衣服出来,见他还坐在那里,脸上控制不住地扬起一个微笑来:“你干嘛还没走?”

    蒋长扬向她伸出手:“来,过来我抱抱。”

    牡丹不客气地坐进他怀里,使劲晃了几晃:“要不要赌一回?”

    “别晃。”蒋长扬按住她,含笑道:“赌什么?”

    牡丹眼珠一转:“赌再过两天会怎样?”想必若是彼时亲戚来了,他一定会很失望吧?

    蒋长扬看透她的小心思,不由叹了口气:“是怎样就怎样,这种事情是急不来的。但无论如何,你是不许再骑马了。今日楚州候府的客人多,你不许乱走,给我乖乖的坐在房里,知道么?你不肯吃药也就算了,要是叫我知道你不听话,你给我等着瞧。”

    “我又不是小孩,我自家知道。”牡丹欢乐地亲了他一下,夫妻二人嘻嘻哈哈地收拾完毕,吃了早饭,赶早前往楚州候府。

    到了才知,他们并不是到得最早的。刘畅和清华郡主早就到了。


    秒记意千重《国色芳华》最新章节网址:http://www.bedbangkok.com/gs_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