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色芳华

作者:意千重

    

    曾经郁郁葱葱,生机勃勃的种苗园里,此时一片沉寂,四周弥漫着一股死沉沉的气息。牡丹沉默地沿着xiao路,每走两步就停下来观察一下那些被染了病,被修剪得光秃秃的牡丹花。此刻她的心中一片悲凉,还有一股子说不出的愤懑和怒气。

    顺猴儿查到的消息,不见吕醇或是吕方和曹万荣有单独的接触,吕方一直留在家里没有出门,吕醇仍然病着,但他家扔了的垃圾中并没有yao渣;今年气候特殊,不单只是芳园的牡丹感染了这病,各处道观寺院以及花农家中都有疫情生,包括曹家花园前段日子也曾经烧过一批牡丹枝叶,不过谁都没有芳园的严重而已。

    周八娘打听来的情况则是,最近并没有陌生人在芳园附近转悠,来往的都是熟面孔,或是知根知底的人,要不然村民们早就来说了。这一点牡丹相信,看当初吕方主仆倒霉就知道群众的力量有多大了。

    牡丹自然是不会相信什么风水邪气之说,也不相信在有她把关,吕方看顾,李花匠管理的情况下还会出现这样大的疫情。出现这样的事情,必有外因。她的眉头越皱得紧。走到一处,她突然停住脚,睁大眼睛四处打量,沉思良久,眉头却越皱越紧了。

    她此刻是站在种苗园的正中,从这个方向往四面看过去,恰好能看到受害最严重的牡丹花连成了一个以她为中心的放射xìng图形,仿若两个架斜的十字jiao叉在一起。在这八条线轴上的牡丹和芍yao,患病是最严重的,它们就像是一个放射源,把炭疽病菌传染给周边的花木。

    牡丹回想起雨荷的话来,当时李花匠打理染病的牡丹花时,情况是刚把这边收拾妥当,那边就又作了。此起彼伏,没个消停,蹊跷得很。现在她看到这八条线轴的存在,很快就明白了其中的关键,这绝对不是巧合,而是一场精心策划的阴谋。病菌从八个方向蔓延开去,然后一点一点地将种苗国里的牡丹蚕食掉,用心恶毒,手段很狠,不留一点余地。

    是谁通过何种方式把病源带进种苗国去的?是外贼还是内贼?想要nong清楚事情是怎样生的,那就要慢慢地,细细地推论。倘若是她有心要陷害谁,让那人的牡丹园从此一蹶不振,又明知那人有照顾牡丹花的高手,防守很严的情况下,她会采取什么样的方式来达到目的呢?牡丹蹲在地上,捡了枚石子开始写画。

    先,她要nong清楚芳园的具体情况,知道芳园的布局是怎样的,要做到能够自由出入,或者是靠近芳园而不会引起任何警觉,还要想法子进入种苗园:然后她要解决掉长期住在种苗园里的李花匠和大黑一李花匠和大黑到底有多警觉,参看吕方被咬事件,所以这两个是必须解决掉的,所以李花匠病了,跟他从来形影不离的大黑自然会牢牢守在他的床前。

    好,这一人一狗解决了,然后吕方进驻,接着吕醇病了,把他喊回家去,接着雨荷搬到种苗园去住,她也病了。从李花匠生病到雨荷生病的这个期间内,是种苗染病和病的阶段。

    现在再从这个阶段中来推算都生了些什么。在雨荷生病之前,疫情就已经生,那么让雨荷生病,只是为了在李花匠病未好的情况下,再斩断了芳园的管理层,目的是为了让疫病蔓延开去,染到更多的花木。李花匠生病的时候,她还在芳园,一切完好无虞。

    所以真正染病的时间段,就生在吕方还在芳园的时候。散布炭疽病菌的方法很简单,只要把病部表面出现的那层粉红色略带粘xìng的分生孢子堆涂抹到牡丹的茎叶上,在高温多雨再湿的气候下,很快就会形成灾害。

    牡丹有些划不下去了。她抬眼看着种苗园高高的围墙,轻轻问雨荷:“吕方在这里的那几天里,他是不是每天都喝酒?都和谁喝?康儿又怎样?”

    雨荷道:“也不是每天都喝,有时会和顺子他们一起喝一点,指点一下他们,有时又会和花匠们聚在一起说说闲话。倒是没见到他喝醉过,不过每天早上他都起得很晚就是了。康儿,康儿只是和顺子他们玩得比较好,也还有些xiao孩子天xìng罢了,倒是看不出什么不妥的地方来。”她忐忑地看着牡丹:“您怀疑是他们?”牡丹摇摇头:“你突然晕倒又怎么说呢?难不成是他回了家又连夜赶来害你的?”李花匠旧疾复还情有可原,雨荷的身体向来很健康,什么都不能说。怎会莫名就晕倒了?且不论吕方主仆有没有问题,这芳园里约莫还有内贼。但没有确凿的证据前,什么都不能说。

    牡丹站在树荫下苦恼地来回走动,到底是内贼还是外贼?她要怎么办?明明知道有人害了她,却不能把那个人揪出来,让他受到该受的惩罚,还有什么比这样更令人郁闷的?

    林妈妈在一旁絮絮叨叨地道:“这墙还要再修高一点才安全,总觉得它矮了点。”

    牡丹忙道:“顺猴儿,顺猴儿你过来。”

    顺猴儿赶紧跑过来:“娘子有何吩咐?”

    牡丹道:“我记得你有一门本领,来去无踪,又快又轻,是不是这样?”

    顺猴儿道:“也不敢这么说,不过就是手脚略比旁人轻快灵活一点就是了。”

    牡丹便问他:“假如是你,想不经主人允许,就直接进芳园来参观,你能做得到么?”

    “xiao菜一碟。”顺猴儿微微有些自得,“国公府我也进得去!更不要说这个。”

    “像你这样的人多么?”

    顺猴儿被问住了,摸着脑袋想了一回,含含糊糊地道:“大概,大概不算太多吧。”

    “就算不多吧。”牡丹便指着种苗园的墙:“那么假如是一个身手不如你的人,偏偏就想进这种苗园呢?”种苗园的墙在芳园里是最高的,而且上面遍cha瓷碴等物,没有点技术不可能神不知鬼不觉地出入好几次。像吕方那样的人,就要带了梯子和棉垫等物才可能做到。多来上几次,总会留下蛛丝马迹。不到迫不得已,她真是不愿意相信这事儿和吕方主仆,还有芳园的人有关系。

    顺猴儿立时明白了牡丹的意思,当即道:“且待xiao的去探查清楚又来回禀。”言罢走到墙边,借着一棵柳衬,灵活地腾跃抓握几下,竟然轻轻巧巧就上了墙头。他快从怀里摸出两样东西来,套在脚上,竟就灵巧地沿着墙头边查勘边远去了。引得林妈妈等人惊叹声一片。

    牡丹收回目光,吩咐雨荷:“再去请周八娘帮个忙,请她问一下,这段日子里村中有没有谁家的亲戚或是朋友来过的,都是些什么人。”除了这些,她实是无法再想到别的了。万一实在不行,还是只有告诉蒋长扬,让蒋长扬查一查。至于金不言那里么,她苦笑了一下,大概只有赔钱了。不过想必曹万荣、吕醇等人早有准备,就等着她出事落败好接了这笔生意,只要提前通知金不言,把钱退还他,他还是可以拿着这笔钱在曹万荣和吕醇那里买到他想要的花的,不至于耽搁了他母亲的生辰盛会。

    当天边最后一缕晚霞落下去的时候,芳园灯火通明。牡丹高坐在正堂前的台阶之上,沉默地打量着面前的众人。众人的表情各不相同,以顺子为的一群半大孩子沮丧中又隐含了愤懑和期待,他们静静地站在那里,期待地看着她,眼里有信任和依赖。

    而以郑花匠为的雇佣来的花匠们,更多的是焦躁和恐惧,还有就是不耐烦。他们互相jiao换着眼色,悄悄在隐蔽的地方比划着手势,被行会敌视,风水不好,有邪气,明年一定会大赔特赔。怎么看,牡丹和芳园都要倒霉了。良禽择木而栖,芳园靠不住,他们要养家糊口,自然要考虑自己的出路。

    牡丹再看向坐在她左手边的李花匠。李花匠病了这一场后,又黑瘦了许多,他呆呆地坐在那里,眼睛没有看向任何人,只是盯着脚下的方砖,表情沉默而愁苦。唯一不变的是大黑,它牢牢占据着李花匠和牡丹之间的位置,蹭蹭这个,又擦擦那个,左右逢源。偶尔抬起头来看看牡丹,褐色的眼睛里充满了温柔和信赖。

    人真的不如动物更能信赖,牡丹rou了rou大黑厚实温暖的头,清了清嗓子:“想来大家都清楚咱们园子里生什么事了,把大家伙召集在一起,就是想和大家说说这事儿。我听有人说芳园的风水不好,有邪气,所以郑师傅你们要辞工,有没有这回事?”

    郑花匠沉默片刻,道:“娘子,xiao的知道这个时候辞工有些不厚道,但xiao的就是个凭着两只手和手艺养家糊口的手艺人。如果染了这霉气,以后就再也没人会肩xiao的做活儿了。xiao的家里还有老娘和几个孩子要养呢,还请您大人大量,放了xiao的吧。”

    有他开头,好几个花匠都纷纷应是,上前同牡丹讨情:“娘子准了xiao的们吧,xiao的们这个月的工钱不要了。”


    秒记意千重《国色芳华》最新章节网址:http://www.bedbangkok.com/gs_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