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色芳华

作者:意千重

        \请到,69z,com六*九*中*文*阅读最新章节/

    第二更,求粉红

    康儿捂着脸哭:“不是我,不是我,虽然您是公子,您也不能冤枉我。”

    吕方冷着脸道:“你敢毒誓么?”

    康儿犹豫了一下,走到一旁跪下,举起手来毒誓:“如果我对公子有任何隐瞒,让我天打五雷轰,不得好死……”

    吕方定定地看了他一歇,伸手将他拉起来:“只要不是你就好。回去吧。”想了想,又摸了些钱出来:“你拿去买糖吃,算是我和你赔礼。”

    康儿就又欢喜起来,忘了刚才的委屈,高高兴兴地给吕方牵马。吕方看到他心无芥蒂,兴高采烈的样子,心情越沉重。康儿是只要不是他干的,就和他无关,可以轻轻松松的快活,可自己呢?不是自己干的,这一点毋庸置疑,但是自家老爹呢,倘若真是自家老爹干的,他真是无颜去见牡丹了。想到此,他愤怒无比,则能做这样的事情,怎能这样不顾他,这是要让从此以后再没有人肯相信他了么?

    吕方愤怒地使劲chou打着马,恨不得两肋生翅,飞到吕醇面前去问个究竟。

    吕醇坐在桌前,面前铺着纸,手里握着笔,却迟迟不曾落下去。听到外面传来的嘈杂声,他轻轻叹了口气,转过身来面对着门口,镇定地看着愤怒的吕方:“你回来了?”

    吕方满脸通红,满头是汗,原本有一股愤怒到无以复加的情绪在他胸中翻腾着,要喷泄出来,可看到吕醇这样的沉着冷静,他也跟着冷静下来,淡淡地道:“回来了。”

    吕醇指着面前的凳子:“坐,先喝水。”

    吕方哪里有什么心情喝水?他盯着吕醇的眼睛,缓缓道:“芳园不能再做金不言那桩生意了,愿意把这桩生意转让给您。”

    吕醇睁着一双死鱼眼,淡淡地道:“你试探我?”

    试探不试探的,就是这么一回事,吕方烦躁无比,耐着xìng子道:“总之她是做不成了,不是我家就是曹家,你不会要让给曹万荣吧。”

    儿子是他养大的,屁股一撅他就知道要拉什么屎,吕醇冷笑了一声:“你心里已经认定是我做的了吧?来问我这个,不过是为了证实你的猜想而已。父子走到这种地步,实是让人心寒。”

    吕方不说话,谁让上次牡丹花会的时候吕醇和曹万荣合谋干那种不光彩的事情的?而且不让人卖砧木给牡丹这种事都干得出来,还有什么做不出来的?

    吕醇有些悻悻然:“我不服气她是真的,但你是我儿子你是我儿子你明白么?我怎么舍得让你的名声受污?你不听我的话,跑去人家那里瞎混,现在混出事来了吧?要叫你回家,还得装病才能把你bī回来。”

    只要不是他就好了,吕方顿时觉得云开日出,情不自禁就露出了笑容。可一想到经过,又皱起眉头:“那我是被人陷害了。爹,这次您一定要站出来,帮忙把这个人找出来,这是行业败类不能容许他再这样下去。”他还抱着一个希望,希望通过这件事,能让牡丹和吕醇化干戈为yù帛。

    但他注定要失望。吕醇淡淡地道:“她何牡丹不是背景雄厚么?她那个夫君自然会替她报仇雪恨,也会替你洗清罪名。我们就不要管这事儿了,你别扯进去。”等着看戏就好。

    吕方听他这口气,似是知道些什么的,当下试探道:“您是早就知道的?”

    吕醇不说话。相当于默认。他不喜欢牡丹,讨厌牡丹,有人要对她动手,他乐见其成,害人的和被害的自己去斗好了,关他什么事?要不是因为吕方傻乎乎地掺杂在其中,被人栽赃使坏,他才懒得给何牡丹派来的人好脸色看。

    吕方瞪着吕醇:“是谁做的?”

    吕醇没好气地道:“我又不是神仙,我怎么知道是谁做的?”

    吕方沉默片刻,沉声道:“你的心眼比针尖还xiao。你明明知道有人要害她,却在一旁等着看笑话,现在也不肯把那个人说出来。看别人倒了霉,你很高兴吧?真丢脸”言罢恨恨地将面前的几案一推,转身就往外走。

    “你怎么就判定我知道是谁?”吕醇大怒,将手边的砚台朝吕方砸过去:“她这是自找的不懂尊重行会,不懂尊重前辈,一副天下第一,志得意满的xiao人样子还要独吞这样大的生意,这两京有几个看得惯她的?你以为就是我看不惯她?告诉你,看不惯她的人多的是光凭这个,我就知道她一定要出事,明白了吧你以后少和她瞎混你马上回房去,不许出去”

    上好的砚台把青砖地砸了个坑,墨汁四溅。吕方站定了,淡淡地道:“我和她瞎混?爹,您几十岁的人了,说话还是要注意一下的。她是有夫之妇,德行无亏,您污了我的名声不要紧,可污了人家的名声就是缺德,您就不怕报应在我身上?”他说着说着就难过起来。

    “你这个孽障你再说一遍?”吕醇气得浑身抖,这就是他最爱惜的xiao儿子,竟然为了一个莫名其妙的女人这样顶撞他,刺激他。

    吕方看到他气成这个样子,有些害怕不忍,心思转了几转,仍硬着心肠道:“您做下的事情,儿子要替您去还的。那不是报应在我身上又是什么?”话音未落,吕醇的双眼就往上一翻,人就软了下去。

    “爹你怎么了”吕方吓得冲上前去将吕醇给扶住,大声喊人:“来人,来人快请大夫”

    人仰马翻地闹了一回,待到把吕醇安置好,已经是大半夜了。吕方守在吕醇的榻前,无限愁苦。吕醇从晕过去开始到现在,竟然就没醒来过,问了大夫,大夫明明都说吃点yao,不要再被激怒就好了的,怎会如此?

    他伏到吕醇耳边轻喊:“爹,爹,爹?”

    吕醇毫无生气。

    吕方重重地叹了口气,坐在一旁呆,不知过了多久,灯花爆了一声,他被惊醒过来。他抬眼看着吕醇,咬了咬牙,悄悄将簪子取了,望着吕醇的脚底板就是一下。

    “哎呦”吕醇从睡梦中被痛醒,大吼一声坐了起来,中气十足地骂道:“哪个短命的……”

    “爹,您好啦?”吕方迅收起簪子,激动地看着他。看吧,就知道是装的。

    吕醇一愣,随即从半梦半醒状态中惊醒过来,他愤怒地抓起一旁的瓷枕去砸吕方:“打死你这个不孝忤逆子你要气死我是不是?我在你身上耗费了那么多心血,你却这样对我”说着说着他竟然有些哽咽了。

    吕方一言不,一动不动,任由瓷枕砸在自己的身上。吕醇却又骂起来了:“你是死人啊,你就不会躲一下?”到底是他最心爱的xiao儿子。

    ……父子二人都没说话,屋子里只能听见吕醇的喘息声。良久,吕醇困难地道:“儿大不由爷,我管不了你。你要去就去吧,不过你要答应我,娶柳家的五娘。”

    吕方沉默片刻,道:“我答应您。”他抬起头来看着吕醇,露出一排白牙:“爹,其实您多虑了,我看何夫人,就如同看到李师傅一样的,知己难寻,我敬重她的为人,佩服她的手艺,仅此而已。”

    吕醇定定地看着他:“但愿如此。你记得你说过的话。”

    吕方微微一笑:“记得。”

    天色微亮,吕方就步履轻快地行走在前往曲江池蒋家别院的路上,他要去找蒋长扬,把这件事告诉蒋长扬。

    顺猴儿骑在树上,远远地看着草垛上仰面朝天,闭着眼睛晒太阳的那个叫肖二狗的人。肖二狗年纪不大,个子不高,身材清瘦,可是四肢很修长,看着就有些似曾相识的感觉。

    他已经守了肖二狗整整两天,一直都在想这个问题,就没想明白。他不可闻地叹了口气,随即又哑然失笑,像谁,这身板不就是像他自己的么?他为什么会叫顺猴儿?因为他身材灵活清瘦,四肢纤长,动作敏捷轻快,所以才会叫顺猴儿。

    看来对方天生就是干这一行的好人才。可是一个在普通人家里长大,十来岁了才出去寻活儿干的人,能轻易就学到这个份上,轻轻松松就在芳园的围墙上,不惊动任何人的自由出入么?顺猴儿私底下认为是不能的。他从xiao就是冬练三九,夏练三伏,从来没有一天松懈过,才练到这个地步。就算是学杂耍百戏的,也是打xiao趁着骨头还软的时候就开学。

    再看这个人,他家里人说他之前是给一个在寺院里寄读的举子打杂,因那举子生病,他耐心服侍救了那举子的命,得了一笔酬金,于是一家子终于可以吃上一个月rou的。可他那副懒散样儿,更像是个在街上瞎混的泼皮无赖还差不多。而且吧,做下这样的事情,还能这样安然地在草垛上晒太阳,高调地吃rou,真是好大胆。

    但不是他又是谁?顺猴儿眯缝着眼睛犹如磐石一样,稳稳坐在树上一动不动地盯着肖二狗。他相信自己直觉,多年来,这直觉救过他的命,帮过他的忙,几乎没有错觉。

    -\*69Z*COM六|九|中|文|书友上传/-


    秒记意千重《国色芳华》最新章节网址:http://www.bedbangkok.com/gs_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