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色芳华

作者:意千重

    、、、、、、、、、、    夜色苍茫,整个世界漆黑静寂一片,连虫鸣之声都听不见。一条身影快捷而无声地行走在田间小埂上。

    不知走了多久,终于可以听见水流的潺潺声。靠近水流,就相当于接近了大。他轻轻松了口气,加快了速。即将转到大上时,突然觉得一阵热从他耳边轻轻吹过,他全身汗毛都竖了起来,敏捷地往旁一闪,迅速回头。

    这一看紧,一个全身白衣白裤的人站在他面前,他看不清脸,只能借着夜光看到那个人全身上下的白。那个人在笑,声音有些沙哑:“二狗,你要去哪里?”

    肖二狗沉默不语,警惕地看着这个突然冒出来的人。有热气,就是活人,不是死人。

    “你别怕,我只是独自一人走夜害怕,就想约个伴。”那个人见肖二狗不说话,便伸手去拍他的肩头,肖二狗犹如一只受了惊的小鹿,飞快往旁边一闪,躲了开去:“你是谁?你要什么?”

    “躲得挺快的,身手不错。”那人嘿嘿直笑:“我不告诉你。除非你和我同。”

    肖二狗一言不发,转身就跑。

    “你别跑啊,我不是鬼。”那人拔足狂奔,咬得死紧。

    肖二狗咬着牙,不停地往前跑,他不用回头也能感觉到那个人就紧紧跟在他的身后,只要他一停下就会被那人抓住。一炷香的时间过去了,两炷香的时间过去了,那个人丝毫没有停下来或是慢下去的迹象。

    见鬼了。肖二狗知道自己一定是撞上了对手。他皱了皱眉头,突然停住,转身往来时的方向,也就是村里狂奔。

    “咦。”那人停住脚,发出一声惊异的感叹,随即又转身追了上来。

    肖二狗大声道:“别追我,我不会和你同的。我不去了,我回……”

    那个人说:“我正好也回家。咱们还是同,做个伴吧?”

    肖二狗大声道:“我要喊人了。不怕的就只管追上来。”

    那个人笑道:“真是个好苗,跑得这样快还能不停地废话。还敢跑回去,心思不错,真是舍不得。”

    肖二狗警觉地道:“舍不得什么?”话音未落,就听耳畔一阵凉风,一股其冰凉的寒气贴着他的耳朵砍了下去。是刀!有人突然出现在他面前,迅捷无地一刀朝他劈了下来!

    “啊……”肖二狗一声惨叫起来,他的肩膀,他的胳膊,他的命!而那刀锋却恰到好处地停在了他的肩头上,没有往下。冰凉的刀背贴着他的脖颈和耳朵,在深秋的夜里显得寒彻心骨。

    刀的主人淡淡地道:“是不是很怕?”

    肖二狗死里逃生,脑里一片空白,只是下意识地拼命点头,上牙和下牙磕成一片,却还记得抖着嘴唇道:“你们两个欺负我一个,不要脸。”

    出乎意料的回答,通常人都是不说话,或者直接晕过去了,或者拼命点头,他却是骂人不要脸。刀的主人轻笑了一声,将刀缓缓收回,对着早就停在他身后的那个人道:“顺猴儿,他说你不要脸呢。”

    顺猴儿笑道:“公爷您确定他是说小的么?”

    蒋长扬笑了笑:“我确定他说的人就是你。”

    肖二狗听到这两人的对白,心里寒凉一片,一言不发,又换了个方向继续跑。蒋长扬眼疾手快,一弯腰,将刀背一轮,狠狠砸在肖二狗的胫骨上。“娘!”肖二狗立时扑倒在地,抱着腿痛苦的呻吟起来。

    蒋长扬冷笑:“想不想试试断腿的滋味?”

    这年头,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认了就是死一条。肖二狗豁出去了:“我什么都没做!你们凭什么!”他扯开嗓要喊,却被人塞了一嘴的泥巴。那个新加进来的人恨恨地往他身上踢:“爷踢死你个王八蛋,害得爷被人冤枉死了。”

    顺猴儿叹道:“别呀,吕十公,您这样让他怎么说话?”言罢好心地替肖二狗掏口里的泥巴,顺带夹住他的舌头往外拖,变戏法似地从袖口摸出一把匕放在上面,叹道:“现在就看你说不说真话了。爷们要是想让你死,保证没人知道你去了哪里。包括你家等着你卖肉吃的小弟小妹。”

    肖二狗全身颤抖成一片,他惊恐地瞪大眼睛看着提刀的那个公爷,举起手来对着公爷小心地比划求饶。公爷冷漠地看着他,漫不经心地撩起袍来擦了两下刀。

    “你要去哪里?”顺猴儿不等他回答,又自言自语地道:“你是不是要赶早回城去买点啥?或者是要走家?”

    肖二狗拼命点头。

    “扑哧……”顺猴儿一声笑起来,将刀在他的舌头上刮了两下,激起肖二狗一身的鸡皮疙瘩。

    顺猴儿轻声道:“你不爱惜你这条命了。既如此,我也不替你爱惜了。”他手的匕换了个方向,狠狠一刀插在肖二狗的大腿上。肖二狗的舌头被扯住,发出一声怪异的惨叫,吕方听见了,又是一把泥巴塞了过来。

    顺猴儿缩回手,似是有些埋怨吕方地道:“怎么不塞个石头?一口崩了他几个牙!”

    肖二狗疼得紧紧抱着伤腿抖成一片,却始终没有做出遍地滚,哀声求饶之类的事。

    蒋长扬冷眼看着他,淡淡地道:“还算一条硬汉。罢了,我也不为难你,你把你知道的都说了罢。如果你不说,刚才这个只是开胃小菜。”

    肖二狗沉默不语。却又见蒋长扬将一团绳扔在他脚旁,沉声道:“记得这个被你埋在树下的飞锚么?听说你的跳丸表演得不错,抓苍蝇也是个一等一的能手,还过绳伎?我看你是条汉,才给你这个机会。我数声,一,二……”

    “你们要保证别害我家里的人。他们什么都不知道。”肖二狗抢在他数第声之前一口气说了出来。

    华灯初上,平康坊内的一间酒楼内,灯红酒绿,衣香鬓影,丝竹管弦,嬉笑歌之声不绝于耳。曹万荣怀里抱着当季最红的歌姬,喝着石冻春酒,半眯着眼听对面醉眼迷,正唾沫横飞的大胖说话:“曹兄弟,你听过取无脂肥羊么?”

    不等曹万荣开口回答,胖又自顾自地道:“不用问,你从那种地方来的,又是那样发的家,想来一定没听过,更不要说吃过。这样的富贵,若非皇家公卿,巨富大贾不要想。”

    他从那种地方来的怎么啦?是那样发的家又怎么啦?他从小困苦都能够走到今天,比这个给人做奴仆的死胖强上倍千倍都不止!可是他现在需要这死胖。曹万荣压下心头的气,恭敬地道:“胡爷您说得对,似我这样的人,怎会见得着这样的繁华富贵呢?您说给兄弟听听,让兄弟也长长见识?”

    胡爷却不急着说了,他抽动着油汪汪的鼻翼,把手里的半只鸡腿放下,将那油汪汪的胖手在怀里歌姬丰满的胸脯上使劲捏了几把。歌姬尖叫起来,粉拳娇媚地捶打着他:“讨厌,死胖,你弄疼人家了啦。看吧,人家刚做的春水绿缎抹胸,又给你这油手给糟污了。你赔人家……”

    “赔,你曹大爷多的是钱,难道会嫌你这小小的抹胸贵?”胖不以为意,哈哈大笑,全身的肥肉都抖动起来。

    歌姬一边斜眼看着金主曹万荣,一边娇媚地揉着胖胸前的肥肉笑道:“胡爷,奴家最爱胖人儿,您这身肉挨着真舒服呢,特别是在这深秋的夜里,让人心里身上都不觉得冷了。”

    “瞧这小嘴儿多甜多会说?”胡爷撅着油汪汪的紫色厚唇在歌姬涂成大红唇样式的朱唇上香了一口,回头对着曹万荣继续刚才的话题:“殿下府中大宴宾客时,会上无脂肥羊。何为无脂肥羊?先取五十只上等肥羊,一一当着其他羊的面杀死!”胡爷并掌为刀,使劲砍了桌一下,激动地颤抖着下巴上稀稀拉拉的几根鼠须,“知道么?当羊看到同伴在自己面前惨叫流血而亡,就会吓得全身颤抖,哀鸣不已,这还是次要的。”

    胡爷停下来饮了一大口酒,才又继续道:“这只是表面,实际上奥妙在里头,它们害怕,肥脂就会融化流入肉中。待到剩下最后一只羊的时候,便是地肥而且没有油脂的。”他眯缝着眼睛,以其夸张的声调道:“五十只肥羊才能有一只啊,当今之世有几个人能吃得起?”

    这是何等的富贵!曹万荣心动了,他带着十二分的恭敬道:“不知道是何等的美味?”

    “咳!你算是问对人了!”胡爷骄傲地道:“当时我正伺候殿下,殿下我伶俐,把他盘里吃剩的肉赏了我。”他陶醉地眯缝着眼睛,“那味道,啧!难以言表啊,难以言表。”

    却听有人在门口淡淡地道:“其实这味道在下也曾经有幸尝过,不过就是比普通羊肉肥嫩一点而已。”

    胡爷和曹万荣一起回过头去,只见门口立着一个长得比他们怀里的歌姬还要美丽十分的男斜靠在门口,淡淡的笑着,笑得风情万种。


    秒记意千重《国色芳华》最新章节网址:http://www.bedbangkok.com/gs_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