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色芳华

作者:意千重

    

    第三更。

    秋雨结束,接着一连晴了六七天,街道上的泥泞全都干了,可槐树的叶子也落得差不多了,放眼看过去,四处都是光秃秃的枝桠,风一吹过,就看到那些枝桠颤抖着,让人也觉得跟着冷。这意味着冬天就要来了。

    何家这两天在分家,或者是说分家不分业,大郎薛氏留下来和何志忠、岑夫人住在一起,其余以下全都搬走。最先搬走的人是二郎一家,白氏嘴里虽然不说,心情却非常好,利索能干地指挥着下人搬东西,妯娌侄儿侄女们来自请帮忙,她也老实不客气地接受了,把一应事务安排得妥妥当当。

    遇到这种事情,最欢喜的就是孩子们,兴奋地跑进跑出,问午间做什么吃,晚上又吃什么,都有些什么客人来,忙得不亦乐乎。其余人都出去帮忙了,只剩岑夫人这个老人和牡丹这个特殊人坐着喝茶吃零食,说闲话。

    岑夫人一手撑着下巴,眼神有些mí离:“之前嫌这家里窄,挤,以后就要嫌宽,冷清了。”一大家子二、三十口人突然散得只剩几个,哪怕就是夜里也会觉得身上要冷许多。

    牡丹知道她心里不好受,便笑道:“又不是去多远,经常都可以回家陪你的。待到何鸿、何濡成了亲,自然就又热闹起来了,只怕到时候您又觉得吵了呢。”

    岑夫人轻轻摇头。再孝顺的儿子,只要单独有了自己的家,就不会经常回家了,逢年过节,十天半月肯来一趟的就已经很不容易了。不管承认或是不承认,心里记挂小家和自己的妻儿总是要多一些的。哪怕就是她自己,也是如此。

    老人的这种心情没有亲身经历过无法体会,就算是怎么安慰也会觉得安慰的话很苍白空洞,牡丹索性绕开这个话题:“听说朱国公府给您们送了请柬来?谁送来的?”

    岑夫人淡淡地道:“是。他家大总管送来的。”

    牡丹心情很不爽。何家和蒋家是理论上的亲家,但蒋重等人就从来没有亲自上过门,蒋长义要成亲,这样的大事按理怎么也该家里的正式成员上门来请才对,就让个管事送来,这是不把何家看在眼里呢。说不定送这请柬,他家还觉着是给何家人赏脸了。牡丹越想越不舒坦:“既然这么不懂礼节,就不必去了。”

    “荒唐!”何志忠烦躁地从外头走进来,先轻轻瞪了牡丹一眼,随即夺了岑夫人的茶杯,把里头的茶汤一饮而尽,然后坐着生闷气。岑夫人拍了他的手一下,嗔道:“又不是没杯子了,干嘛抢我的。”

    “我渴得紧了。”何志忠压下心头因为儿女散去而引起的伤心和难过,道:“他家不懂礼节,我们却不能让人笑话我们。我们要给你和成风撑这个脸面!我们商量好了,礼厚厚地送,人就不去了。”他家不肯见面,他们自然也用不着赶着去见面。礼数到了,大家面子上过得去就行。

    牡丹不值:“没必要送多厚的礼,随大流,过得去就行。多送了人家也不会觉得咱们好。”那和ròu包子打狗没什么区别。朱国公府这样对何家,比十倍这样对她还要让她生气。

    “但是送少了一定会觉得咱们不好!”何志忠淡淡地道:“我不是为了让他们心里舒服,我是为了让外面的人不轻看成风,不轻看你。”

    牡丹知道他说的是对的,但她心里就是不舒坦。

    岑夫人见状,微笑着摩裟牡丹的手背,轻言细语地道:“别为这种小事情生气,你现在最紧要的是修身养性。感善则善,感恶则恶。寝不侧,坐不边,立不跛,不食邪味,不履左道,割不正不食,席不正不坐,目不视恶sè,耳不听靡声,口不出傲言,手不执邪器,夜则诵经书,朝则讲礼乐。这样生出来的孩子才会形容端正,才德过人。虽然咱们没那么讲究,但你好歹也得多注意一下。你别不信,娘这是过来人了,娘怀着你们兄妹的时候,都是这样。”

    从前张氏怀着孩子的时候就特别重视胎教,一听到六郎说赌怎样的时候都是不动声sè地就走了开去,当时她还觉得张氏真谨慎。现在轮到她自己了,果然也该谨慎,牡丹笑起来,自己宽自己的心:“我不生气啊,不生气。”不值当!就当是丢了。

    何志忠见她母女二人不说了,方道:“最近成风还那么忙么?”语气中透着几分亲昵,他自听说那日六郎离家之后,蒋长扬追了去和六郎说了好一歇的话,心里就觉得对蒋长扬又亲近了几分。难得这孩子不骄傲,体贴,真心把他们当亲人看待。

    牡丹点头:“还是忙得很,要不然,我也不会还留着英娘和荣娘。今天他也不能来,让我给二哥二嫂赔礼了,二哥和二嫂都说不怨他。”

    何志忠叹了口气:“我们都帮不上他什么忙,只能是让他多注意身体。说起来,我昨日遇到刘畅了。他对我竟然比从前还恭敬几分。”他轻笑一声,“这人真会变么?不过再怎么变也没成风好。”

    岑夫人责怪地看了他一眼:“糊涂了,提那种人做什么?还拿成风和他比?能比么?”

    “是糊涂了。”何志忠抹了一把额头,他也知道不该总拿这二人相提并论,但总是不自觉地就会比较了。

    忽听薛氏在外头笑道:“吉时快到啦,二郎和二弟妹他们已经先过去了,咱们也赶紧走吧。”于是众人坐车的坐车,骑马的骑马,把搬家需要的东西一一抬着,浩浩dàngdàng地往二郎的新家而去。到得门口,早见好些亲戚好友都在外头候着了。李满娘热情地招呼着众人,安排年轻人和孩子们要怎么按规矩办事。

    岑夫人看到她心情就极好,笑道:“你李家表姨从来就是这样热情的脾气,我都说了有这么多人cào心,她和我只需要等着玩就好,偏她不听,跑进跑出地忙。罢了,我们这些老骨头又还有几日能忙的?”于是下了车去和李满娘等几个熟识的亲戚好友一道站了,说笑起来。

    牡丹上前问了好,就退到一旁看热闹。她不由得想起当初李满娘搬家之时的场景。那时候她一点都没有想到她现在的日子,也没想到第二年她的肚子里就会揣上了这么一个。她轻抚着小腹,脸上浮出一个甜蜜的微笑来。忽听有人在一旁笑道:“丹娘。”

    却是吴十九娘。她穿着缃sè的夹襦,配淡紫sè的八幅罗裙,头发绾得高高的,妆容精致,风度天成,虽然小腹微凸,可整个人看上去却很是赏心悦目。

    “你也来了?”牡丹高兴地拉起她的手,“你身子不便,就该在家好好养着的。”

    吴十九娘反手握住牡丹的手,亲昵地道:“这是喜事呢,我怎么都要来的。行之本来也要来,可他临时有差事,来不了。”她没提李元和崔夫人,牡丹也就识趣地没问,转而笑道:“我看你的脸又圆了,白里透红的,是不是吃得特别好?”

    吴十九娘笑着打量了牡丹还什么都看不出来的小腹一眼,贴着她的耳朵轻声道:“我都听说了……你还打趣我。你就不怕我也打趣你?”想到那日听李满娘说牡丹有了身孕,自家公婆非常吃惊,想说什么可当着她的面又不好说,李荇却是埋头吃饭,一言不发,她的心情就微微有些复杂。不过她自己也是要做母亲的人,看到牡丹也遇到这样的好事,还是打心里为牡丹高兴。

    牡丹抿唇笑起来:“我不是关心表嫂么?你干嘛还要打趣我?”

    “我不打趣你,我恭喜你。”吴十九娘看了看牡丹的周围,状似无意地问:“怎么不见成风?”

    “他有事。”牡丹不yù多谈,便扯着吴十九娘看热闹:“看啊,吉时到了,水烛入户了呢。”

    吴十九娘轻轻道:“你还记得去年姑母搬家么?那时候还请了我们来做客,我就是在那一次认识你的。”

    “当然记得。”牡丹微微一笑,调笑道:“我也正在回忆当时的情形,要是知道你会是我表嫂,我早该对你更好一点的。”

    吴十九娘轻轻叹了口气,yù言又止。

    牡丹见她仿佛满腹心事一般,也担心会和自己有关,问都不敢问,只陪着她站在那里看热闹,不敢多话。

    不多时,搬家仪式完成,二郎夫妇摆上席面隆重招待众人,岑夫人和几个老人家朝牡丹招手,示意她往那边去坐,牡丹刚挪了挪步子,吴十九娘就拉住她:“丹娘,咱们说说话好么?我有话想和你说。”

    牡丹见她眉尖微蹙,看着似是十分忧虑的样子,不敢大意,忙朝岑夫人摆了摆手,表示她不过去了,笑道:“表嫂你请说。”

    吴十九娘轻轻咬了咬唇,“我有事要请托你。不过在说之前,我要先声明,这事和你表哥无关,他什么都不知道。”

    牡丹叹了口气,“你说。”


    秒记意千重《国色芳华》最新章节网址:http://www.bedbangkok.com/gs_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