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色芳华

作者:意千重

    、、、、、、、、、、    蒋长扬割了一块烤羊腿,细细地切着,微微摇头:“她是这样和你说的?一颗印章和一个奴仆?”

    看他的神情有些不对,忙道:“怎么了?难道她果然是骗我的?”

    宁王府这是急了。蒋长扬把切好的羊肉放到她面前的盘里,低声道:“也倒不是骗。不过试探的成分居多罢了。怎么说呢,他们现在有要紧的把柄落在了旁人手里,但是拿不准那东西到底是在我手里,还是在其他人手里。但不管怎么样,都想通过和你的情分,或多或少地争取一点支持。”他分析给牡丹听,帮忙找东西,其实就是希望假如东西在他手里,他能高抬贵手,若是不在他手里,也希望他能帮忙给个确切的消息,假如能站在他们这边替他们行事就更好了。

    牡丹叹道:“我早想着事情不会这么简单。不然也不会和我说了又跑去和我娘说。”

    事情当然不简单,吴玉贵现在身份不明,顶着的皮就是和昙花楼那个人有关。当初皇后就是那件事的幕后操作者,现在宁王和皇后一起动手消除后患,正是一个合情合理的解释。就是没有那印章和奴仆,那位就已经先入为主了,若是再有这些物证人证,几乎就是确凿了。蒋长扬挑了挑眉:“那岳母怎么说?”

    牡丹苦笑道:“她并不清楚这中间的事情,她的意思就是能帮的要帮。也没说要帮到什么程,就是说不能让人说我们忘恩负义。毕竟按着吴十九娘的说法,就是请你帮忙听一下消息罢了。我们若是半点表示都没有,就好似我们过冷漠。”这世间最难还的就是人情。就算是她,也把握不住这中间蒋长扬能帮多少忙,根本不敢和他提任何要求,只把这意思说到,她相信他若是能帮,就一定会帮。

    岑夫人提醒得很对,她这样的想法代表了大多数人的想法,假如李因此而倒霉,将来牡丹就会落下一个见死不救的名声,毕竟当初李荇为了她的事情得罪了多少人,出了多少力,大家都是有目共睹的。蒋长扬皱着眉头想了一会儿,道:“你和她说,这件事我听说过,但无缘得见。不过让他们不必担忧,不过是一颗印章和一个奴才罢了,若是心中无愧,翻不了天。”虽然如今各为其主,但稍微提点一下,也是可以的。

    牡丹轻轻出了口气:“那我寻个合适的机会和她说。”

    蒋长扬将她拥入怀中,轻声道:“以后你可能会到更多这样的事情和这样的人。我把这件事说给你听一下,你好到心中有数。”

    当年皇帝未曾登位之前有一个心爱的女,出于各种原因,那女一直都住在外头。先前她一直无孕,虽然备受宠爱,但在皇后看来,也不过就是男人天性爱风流中的一件小事,只要她没有嗣,不能正名,就永远都见不得光,天长日久,红颜衰逝,自会有人来代替她的位置。所以没人在意。

    可是过了好几年,皇帝仍对那女不改初衷,随着他的身份地位越来越高,形势对他也越来越有利,那女突然有了身孕。这让很多人都着了慌,就生怕她会生下儿。毕竟现在皇帝是受身份地位和形势的限制,也更多的要依赖皇后身后的王家,可没人能说得准以后他若是荣登大怎样。了许多人利益,又没有自保能力的人下场会怎样?可以想象得到。似乎除了死,就再也没有其他去处。

    蒋长扬说到这里,顿了顿,低声道:“在这件事中,国公爷做了一件其不光彩的事,他受人之却没有忠人之事。或者说,他其实不是有意的,他只是在受了人的蒙蔽诱哄之后,明明已经看出端倪,却因为害怕卷得深丢了命而故意假作没有识破,拖延了一定的时间,避开了某个人,在一定程上间接地做了帮凶。”

    他冷哼了一声:“这还不算,他最蠢的是,做了这种事,却还天真的以为别人也会跟着认为他的掩耳盗铃是真的受了蒙蔽,能够体谅他的。虽然就算是当时他在场,那女最后可能还是会死,但在皇帝看来,假如他真的尽了心力,就会是另外一回事。可笑他却不自知,到现在还在做着重新起复的美梦。”

    他记得邵公公曾经不经意地提点过他一句,圣上是位明君,蒋重之所以能做到朱国公,到现在还安然享受着衣食无虞的生活,是因为圣上顾他这些年来奋勇杀敌,低调做人,尽量不掺和那些事,对圣上般顺从,也立下不少功劳的缘故。其实也就意味着,皇帝赏功,但是也会罚过。现在蒋重就是到了尽头,能够平安养老就已经不错了,他不该再痴心妄想,再胡上跳下窜,就是挑战限。

    牡丹皱眉道:“那个人是皇后么?”

    蒋长扬摇头:“直接下手的人不是皇后,而是后。但皇后在这件事中,一定是起了很大作用的。毕竟那女和她的儿死了,对她的好处最大。只是她没有想到的是,人算不如天算,会英年早逝。”他话锋一转,“这些都是陈年旧案,圣上和皇后自有一本账要算,不是我们能管得着的。圣上现在就是想找到当年还有些什么事是他所不知晓的,也不希望再有人借这件事来搅乱朝局。比如说这块突然冒出来的玉佩,还有那个突然冒出来的吴玉贵是怎么回事。”

    牡丹低声道:“是不是吴玉贵的死和宁王走失的这个奴仆,还有那颗印鉴有关系?”

    蒋长扬轻声道:“无风不起浪,宁王的确是在中间掺杂了一脚。因为当年那女人死了,她肚里的胎儿却不见影踪,虽然都说是早产死了,埋在了昙花楼后头,那里也的确挖出了东西,但没有人亲眼目睹,不能证明这就是那个孩。所以许多人都认为吴玉贵就是那个女人的孩。”这许多人中,自然也包含了皇后。可是他却知道,吴玉贵只是闵王抛出来的一枚棋,只有金不言,他现在还拿不准金不言到底是个什么人,去了杭州的人现在也还没回来。

    牡丹听得心惊肉跳,许多话涌到嘴边,却也只得一句:“你小心。”

    蒋长扬微微一笑:“我没事儿,你放心。这些事我本可以不和你说,但就是怕你胡思乱想才和你说。你若是因此更担忧,可就违背我的初衷了。”

    牡丹轻轻叹了口气,将热酒注满他的酒杯:“吃了早些休息罢。”

    一夜无话。第二日早晨,牡丹送走蒋长扬,自己也准备出门去,却听林妈妈道:“李家表少夫人命人送了四盆菊花来,都是案头菊,那花可养得好,朵朵儿都似拳头般大小。”接着几个婆鱼贯抬了四盆花进来,一对用的青瓷盆,配的金狮头,一对用的白瓷盆,配的红虎球,果然美丽。看得出吴十九娘很是花了一番心思。

    送菊花是假,打听消息催促她是真。牡丹当下便让人把那对红虎球送去给袁十九,把那金狮头放在了蒋长扬书房的案头上。

    来的是吴十九娘身边的乳娘李妈妈,李妈妈一见着牡丹就赶紧起身行礼问好,笑容和动作都显得十分恭谨,却没有半分奴媚,明明很急,看上去却很闲适,仿佛真就是来送花儿的,很好地维持着世家名门的风范。

    牡丹不由暗自点头,笑着问了吴十九娘的好:“不知表嫂可安好了些?昨日我让人去厨房里另外给她做了吃食,端到后头,才知晓她原来早已经走了。我二哥和二嫂都说招待不周,很是惭愧呢。”

    李妈妈听她提起这事儿,先就心虚了,觉得牡丹是意有所指,说吴十九娘借着孕吐偷偷跑去求岑夫人这做法不地道。当下就有些不自在,干笑道:“是我们少夫人给您们添了麻烦,失了礼。她本想与您亲自道别,还是李夫人说都是自家人,您一定能体谅她的……”

    没有狡辩,而是直接就道歉求原谅了,这还算好。牡丹微微一笑:“我自来不是讲究这些虚礼的人,我只怕是粗心大意,什么地方做得不好,会让亲戚们笑话。”虽然她也很想帮李荇的忙,但是她和蒋长扬能力有限,能做的就只有那么多。

    李妈妈一听这话要到点上了,忙站起身来真心实意地道:“怎会?何家讲究信义礼仪是自来的,和那些名门望族也不遑多让。我们少夫人和公也是经常夸赞的,夫人您过自谦了。”

    牡丹也不管她是真心的,还是故意褒扬的,只笑道:“听妈妈这样一说,我就放心啦。今日送来的四盆花实在是清雅美丽之,我很感谢表嫂。我这里没什么稀罕物,就是有些他们从安西都护府那边带来的胡桃好,听他们老辈人说,孕妇吃了对胎儿有好处,就带些回去给表嫂尝尝。”

    李妈妈屈膝行礼谢了,站着静候牡丹回话。


    秒记意千重《国色芳华》最新章节网址:http://www.bedbangkok.com/gs_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