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色芳华

作者:意千重

    

    只听蒋长扬淡淡地道:“没什么好说的,就是一个xiao城,人没京城多,也没京城繁华。收藏~顶*点*书城书友整~理提~供”

    高端舒笑道:“风土人情总不一样吧?”

    蒋云清“啪”地一下掀起帘子,冷冷地扫了巧笑嫣然的高端舒一眼,对着蒋长扬道:“大哥,表嫂有些不舒服。”

    蒋长扬立刻起身迎上去扶着牡丹:“什么地方不舒服?”

    牡丹朝他眨了眨眼睛,他也就明白了,没有多问,扶着牡丹同老夫人道:“丹娘不舒服,我们先回去了。”

    老夫人上下打量了牡丹一眼,有些不高兴地道:“什么地方不舒服?就在这里歇着,请个太医过来看。”

    牡丹胡1uan道:“头痛,回去睡一觉就好了。”她果然也是头痛,被国公府这一摊子烂事给搅的。国公府就像是和蒋长扬这桩婚事中附赠的臭鸭蛋,不得不要,还扔不掉。

    老夫人便道:“好生将养着,别误了大事。”她口里的大事,就是陪蒋云清去赴汾王府的宴会。蒋长扬厌恶地竖起眉mao来,很凶地道:“什么大事都没她的身体重要以后这些琐事不要找她了,她累不得。”说完牵着牡丹的手就往外头去了,都不曾告辞。

    老夫人气得直喘粗气,倘若不是如今国公府正在危难之中,依着她的xìng子,非得把这对不知天高地厚,不仁不义,不忠不孝的夫妻给逐出去,从此与国公府断了所有关系

    蒋云清幸灾乐祸的搧凉风:“老夫人您别生气,大哥这个脾气怕是改不掉了。不过他对大嫂真是好得没话说。”说着瞟了高端舒一眼,高端舒无辜而莫名地看着她一笑。

    蒋云清倏地沉下脸,把脸撇开,把册子递给老夫人。

    老夫人随手将那册子一扔,厌恶地朝蒋云清摆手:“下去,下去。”她现在看到蒋云清就倒胃口,要说现在这家里她看着谁最舒服,那就是蒋长义了。蒋长义的优点越来越多地体现出来,又孝顺又乖巧又听话又懂事还能干起来了,让他办的事情,不说十全十美,但十件中总有七八件是办得十分得她心意的。

    出了门,牡丹便问蒋长扬:“谈得怎样?”国公府少闹腾点,蒋长扬和她都要少很多事。虽说这父子俩是这样的情形,可外人不这么看,在他们眼里,再怎么闹,都还是父子。蒋长扬始终也是朱国公府的嫡长子。

    蒋长扬道:“他不甘心,但答应不再闹腾了。”蒋重当时表现得很痛苦很委屈,坐在榻上几乎起不来,所有的精气神全都没了,反反复复地只说一句话:“我不相信单是为了这个,一定还有其他原因。”什么原因他又不敢说出来,只是愣愣地看着他的手,他还年轻,还能做很多事情,比如说去边疆杀敌,他还能立功,他不比方伯辉差可是怎么这么对他?

    “我觉着他又可悲又可恶。”蒋长扬扶牡丹上车,细心地给她拿了一个靠枕塞在她腰后,“坐稳,咱们走了。”

    牡丹揪着他的袖子:“那还去汾王府么?”

    蒋长扬道:“应该还会去,只是可能态度会不同。”比如说原本打算让蒋云清花枝招展去的,这回大概会低调端庄地去,他看着牡丹,“你要是不想去,就让人推了吧。”

    牡丹轻轻摇头:“不能。”就算是不为国公府,她也不能推脱汾王妃。

    车行到修行坊附近,马车突然停了下来,蒋长扬在窗外道:“有两个熟人,我和他们说句话。”

    牡丹从窗帘缝里看出去,只见窗外阳光灿烂,车来车往,行人如织,有两个穿着皂色袍子的人站在蒋长扬的马前,眼睛正瞟着自己这个方向,她忙把窗帘放下,靠在车壁上,jiao代车夫:“赶到路边去。”

    车尚未停稳,前面就突然sao1uan起来,接着有人惊呼了一声:“xiao心”紧接着一阵喧哗,她们的马车也剧烈地晃动起来,牡丹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林妈妈一把搂入怀中牢牢护住。宽儿也爬过来紧紧抱着牡丹,恕儿扒着车窗颤抖着声音大声喊:“主君主君”

    蒋长扬亦在外面大声喊道:“别慌,我在护着你们娘子。”接着听见他声嘶力竭地吼道:“拉住马稳着车出了事我要你们的命”

    牡丹紧紧护着xiao腹蜷在林妈妈怀里,心跳如鼓,眼泪都吓出来,她从来没这么害怕过。因为从前只是她一人,现在却还有个宝宝需要她保护。马车很快就平稳下来,喧嚣声却朝着另一个方向去了。有很多人大声地喊牛疯了,又有人喊救命。

    顺猴儿在外头大声道:“娘子,您还好么?您莫慌,没事儿了。”

    “我很好。”牡丹稳住心神,扶着林妈妈坐起来,示意恕儿拉开车帘。车帘刚拉开一条缝,就被顺猴儿一把扯了下去,竟然是不许她们拉开帘子,顺猴儿大吼道:“谁叫你打开车帘的?外面这么1uan给我块帕子”

    恕儿又惊又吓,闻言哭出声来,反吼回去:“你吼什么吼?是娘子叫我拉开的。”虽然很生气还是扔了块帕子出去。

    顺猴儿安静了片刻,低声道:“娘子,外头太1uan,您还是安心养着,别看了。”

    牡丹示意恕儿坐回去,道:“公子爷呢?”

    顺猴儿道:“您别担忧,那牛疯了,难免伤到人,他带了人去处置,很快就回来了。”

    牡丹的心揪起来,她控制不住地想要不停地说话:“他带的人多么?你去帮他的忙吧?好端端的什么牛会突然疯?有没有伤到人?”

    有人在外面慢条斯理地道:“夫人不必替蒋将军担忧,蒋将军神勇,收拾一头疯牛什么的根本不在话下。倒是夫人,您可还安好?有没有被吓着?要不要请个太医过来看看?”

    这声音是个年轻男人的声音,听着阴阳怪气的,还带着一丝显而易见的倨傲和目中无人。牡丹一愣,光凭这声音,她认不得这人。

    又听顺猴儿道:“xiao的见过闵王殿下。”

    闵王“咦”了一声,惊讶地道:“哎呀,你的脸怎么了?为何满脸是血?来人呀,请个太医来替他瞧瞧。”

    顺猴儿道:“谢殿下,不过就是一点皮rou伤,不妨事。”

    顺猴儿受伤了?难怪得他不让她们拉开车帘,也不知道伤着了哪里?严重不严重?牡丹紧张得冷汗都浸透了里衣,她听见仿佛不是她的声音,却又是她的声音轻松而平静地道:“给殿下请安。有劳殿下费心,太医就不必请了。只是妾身适才被惊吓了一回,妆容不整,有失体统,不敢出迎,还请恕罪。”

    闵王哈哈一笑:“没吓着就好,没吓着就好。孤还真替蒋将军担心呢,本想过来看看需不需要帮助,请个太医什么的,既然不需要就更好了。要说这京中,每年总会生几起惊牛惊马事件,总是会出点伤残意外什么的,伤者无辜,实是让人同情。”

    牡丹笑道:“殿下仁慈。”

    闵王笑道:“哪里,哪里,孤只是见不得血……咦大郎你来了?那牛怎样了?”

    蒋长扬淡淡地道:“谢殿下关心。那牛已然倒毙了。”

    牡丹听见蒋长扬的声音,全身松懈下来,靠在林妈**怀里轻出了一口气。这会儿她才现她全身都在微微颤抖。

    “啪”的一声轻响,似是谁拍了谁的肩头一下,闵王道:“果然神勇明日这京中又要传将军独力引开疯牛,救人于危难之中的故事了。不过这牛也真是稀奇啊,走得好好的,怎么就突然了狂?多亏今日是你陪在夫人身边,若是夫人独自出门,那可怎么好?京兆府应该好好整治一下了。今儿是你,明日说不定又是谁呢。”

    这话里的威胁牡丹听得明明白白,这不是意外,而是警告。她听见蒋长扬的声音平淡无波:“殿下说得对,今日是我,明日说不定又是谁,京兆府是该好好整治一下了。”

    闵王又道:“是谁家的牛查出来没有?要好好给他个教训疯牛怎敢让它上街?”

    蒋长扬笑了一声,没说话。

    接着闵王就要拉蒋长扬去喝酒,蒋长扬拒绝,闵王笑了两声,笑得很难听:“既然将军这么忙,孤也就不勉强了。”

    蒋长扬恭送他:“殿下慢走。”

    牡丹一听到马蹄声响起来了,立刻拉开车帘子看着蒋长扬:“你还好么?”

    “你还好么?”蒋长扬的声音几乎与她同时响起。牡丹看到蒋长扬的身上有血,便指了指:“你?”

    “牛血。”蒋长扬轻轻摇头,递手给她看,“只是手背上破了些皮。”然后活动了一下四肢关节给牡丹看,沉声道:“顺猴儿他们几个倒是被车辕给砸了刮了一下,顺猴儿怕是要破相了。”

    牡丹看过去,只见顺猴儿立在那里,用雨荷扔出去的那块帕子捂着眉骨,脸上果然血淋淋的。他见她看过来,立刻就背过身去:“娘子您别看了,怪吓人的。”

    蒋长扬阴沉着脸道:“走吧。回去再说。


    秒记意千重《国色芳华》最新章节网址:http://www.bedbangkok.com/gs_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