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色芳华

作者:意千重

    、、、、、、、、、、    看到蒋云清拿起那只蚂蚁,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小四的眼睛里露出几分快活来,眼巴巴地一直看着蒋云清。

    蒋云清僵硬地拿着那只蚂蚁,不知该怎么办才好,便求救地看着。小四等了一会儿,见她拿着蚂蚁不动,便又把手摊开放在她面前,蒋云清赶紧把那只蚂蚁放回他手里,他便小心翼翼地托着那只蚂蚁走出去,把那只蚂蚁放在了门外,然后自顾自地转身走了。

    虽然小四没有在这里待得久,就是几个简单的动作,也没有说过一句话,但所有人都能看得出来,他喜欢蒋云清。不管是把蒋云清当玩伴还是当做什么,他对蒋云清都有着不同寻常的关注。这十分难得。

    汾王妃看着满脸迷茫之色的蒋云清,轻轻叹了口气,暗自命人去备礼,准备改日登门拜访朱国公府。不多时,蒋云清收拾妥当,换上了她自己备着的衣服,便低声同牡丹量:“嫂嫂,您的事情办完没有?我想回了。”

    牡丹便和汾王妃告辞:“谢谢您的盛情款待……我们先回去了。”

    汾王妃也不多留她们,只再次同蒋云清道歉,让她不要把今天的事情放在心上,蒋云清轻轻摇头,并不多话。

    说话间,陈氏带着人捧了两套十分华贵的衣裙过来,笑道:“这个给清娘穿的……”一转眼看到蒋云清已经换了衣裙,知是自备有衣裙,又见二人告辞,就有些舍不得。她无比希望蒋云清能多留一会儿,谁知道下一次小四又会做出什么惊人之举?她想开口挽留,却又知道不合规矩,便从腕上褪下一串精雕细琢的檀香木佛珠,要送给蒋云清。

    蒋云清坚决不要,脸都急红了。牡丹便劝道:“夫人请收回吧,她不要就算啦。”

    汾王妃便朝陈氏使眼色,意思是急不得。陈氏只好收回东西,亲自送牡丹和蒋云清出去。途中到还在廊下跪着的泥猴儿十五郎,便没好气地轻轻了十五郎一下,骂道:“你个臭小,越来越无法无天,看我不叫你娘打你板。还不给客人赔礼?”

    十五郎懒洋洋地朝蒋云清行了个礼,道:“对不起,我错啦!请客人莫怪。”

    蒋云清板着脸没理睬他,显得很有性格。十五郎撇了撇嘴,蔫巴巴地又跪回原处去,又偷偷地回过头来看蒋云清。

    陈氏看着二人登了车,还依依不舍地道:“以后你们经常来玩。”

    蒋云清沉默着点了点头。待到车帘一放下,她就委委屈屈地靠着牡丹的肩头,咬着唇,眼泪一颗一颗地滴下来。牡丹知她忍这眼泪已然忍了很久,便递了块帕给她,轻轻拍着她的背,指指车外,示意她别让汾王府赶车的人听见了。

    蒋云清默默流了一会儿泪,擦干了眼泪坐直起来,看着车上的金泥凤纹锦缎帘发呆。

    牡丹轻声道:“难为你了,一直忍到现在。”

    蒋云清轻轻摇头:“没人疼的人没资格流泪。”敢在牡丹面前流泪,是因为她知道牡丹不会笑话她,不会表面同情背里嘲笑。

    牡丹听得心头一酸,回头再看蒋云清,蒋云清的眼神很迷茫。今日汾王妃和陈氏的态她已经很明白了,但她梦想中的婚姻,不是这样的。

    不多时,车到了朱国公府门前,牡丹便请汾王府赶车的人稍微等一会儿,她领了蒋云清进门去。蒋云清跟她一同出的门,回家的时候却换了衣服,她必须得跟去说清楚。

    才进中门,红儿就迎了上来,笑嘻嘻地给牡丹行礼问了好,笑道:“老夫人等着呢。”随即眼尖地发现蒋云清换了衣服,便探询地看向武婆。

    武婆不敢发声,只是眨眼睛。红儿不知想到了什么,看着牡丹和蒋云清的表情就有些古怪,却也不敢多问,一径引着二人往前走。

    蒋云清已经恢复了神气,敏感地发现府里的气氛不一样,便道:“今日家里的人怎么变多起来了?”

    红儿笑道:“夫人病好回来了。”

    事前半点风声都没有。蒋云清一怔,杜夫人搬出去养病也有些时日了,从没提过要回来,老夫人几次派人去探,都说病不见起色,怎会突然不声不响地就回来了?想到从此以后,自己的头上除了老夫人以外,又多了一尊佛压着,她心里压着的那块石头更沉了。

    二人行至老夫人的门前,果然听到杜夫人在里头不疾不徐,语气温柔地说话:“说来也奇怪,我做了这个梦,一觉醒来就一身轻松,病就去了七八分。”

    也不知道杜夫人做的什么梦,可以在梦中医病?蒋长义再过几日就要成亲,要准备的都准备得差不多了,选在这个时候出现,是打算既不担责,又要正她国公府女主人的名?牡丹微微一笑,稳步入了房中,但见老夫人、杜夫人、高端舒,以及高端舒的娘都在屋里坐着,每个人脸上都堆着笑,笑容的含义都不一样。唯一相同的是,看到她和蒋云清入内后的反应——都很关心今日汾王府之行结果如何。

    不等牡丹和蒋云清见礼,老夫人就眼尖地发现蒋云清的衣裙换过了,神色就有些晦暗不明,严厉地瞪着蒋云清和牡丹,只苦于当着高端舒母女的面不好立时就发作出来。勉强忍到牡丹和蒋云清与众人见过礼,落了座,她方才道:“今日还好玩么?”

    蒋云清淡淡地道:“好。”然后就没了其他话。

    高端舒母女便识相地起身告辞。一等到这二人走远,老夫人就发冲冠:“怎地换了衣服?”

    杜夫人不怀好意地笑起来:“老夫人别急,云清胆自来就小,别吓着了她,反而说不清楚了。云清,丹娘,你们好好说,这是怎么了?”

    蒋云清淡淡地道:“弄脏了。”

    牡丹忙道:“汾王府的十五郎因为上次的事情,心中对云清不满,扔了稀泥在云清的身上,衣裙都弄脏了,所以不得不换了。”

    老夫人一听,如同泄了气的皮球,这意思,就是汾王府的人不待见蒋云清了嘛。白白浪费了这一番心力,反倒是送上门去给人羞辱的。气死她了,再看蒋云清,就越看越觉得不顺眼起来。不但没用,还尽给家里丢脸惹麻烦。

    杜夫人却缓缓道:“那么汾王府就这样算了?”

    牡丹回道:“赔了礼,我们来的时候十五郎还在廊下跪着的。”因见老夫人那副仿佛与蒋云清有仇的模样,便重点加了一句:“是汾王府的马车送我们回来的,车还在外头候着,不便让他们久等,我这就去了。”

    老夫人的眼睛果然一亮:“汾王府的马车送你们回来的?是谁的马车?”

    蒋云清淡淡地道:“是汾王妃的马车。不单送我们回来,去的时候也去接嫂嫂了。”

    老夫人有些纳罕,随即便猜是因为王夫人的缘故,汾王妃故意给牡丹长脸,便露出不以为然的表情来:“丹娘,你真是不懂事,你自家有车,为何还要给王妃添麻烦?当心人家说你轻狂。”

    杜夫人却是默然看着牡丹,一言不发。牡丹那日在街上险些被疯牛撞,蒋长扬和闵王有矛盾的事情她已然知晓,这也是她心情好的原因之一。但汾王妃此举,似是别有深意,最起码就表明一点,她愿意罩着牡丹。是王阿悠和汾王妃真的就好到这个地步了呢,还是有别的因由?

    蒋云清见老夫人说得难听,便道:“嫂嫂家里的马车坏了,她又有了喜,那日受了惊吓,哥哥本来是不许她出门的,王妃这才使人派了车来接的她。”

    屋里静悄悄一片。杜夫人和老夫人都大吃一惊,不是说牡丹不会生么?怎么不声不响地就怀上了?二人甚至怀地看着牡丹的小腹,别不是又玩弄什么花样吧?

    “什么时候的事?有多久了?”老夫人抢先发问。

    杜夫人捏紧了手里的帕,皱着眉头盯着牡丹看,嫡长孙要出世了啊?

    牡丹微微一笑:“就是前几日被惊吓了之后才诊出来的。大概是中秋前后点吧。”

    老夫人观察牡丹的表情,见她不似是装出来的,便默默算了算,现在已然是十月十六,那也就是说将近两个月了。女人家,又是结过一次婚的,怎可能什么都不知道?分明就是刻意隐瞒!心里顿时就不舒坦起来,便疾言厉色地道:“你也不小心了,自己的身体是怎么一回事都不清楚?还四处走,多亏得是那日没有出意外,否则岂不是犯下大错了?”

    牡丹嫣然笑道:“您老说得是,孙媳妇这就告辞了,以后也自当小心,不会出来乱走的。”言罢行礼告退。

    林妈妈忙战兢兢地上前将她牢牢扶定:“您走慢一点儿。”走到门口,牡丹还能感觉到杜夫人如火如荼的目光落在她的背上。她是盘算过的,再过几天就是蒋长义结婚的日,到时候无论如何都要把她已经有了身孕的事情说出来,不如提前几天说一声,到时她才好合情合理地偷懒。


    秒记意千重《国色芳华》最新章节网址:http://www.bedbangkok.com/gs_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