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色芳华

作者:意千重

    、、、、、、、、、、    萧跟去的人见吴氏坐在那里不说话,也不给暗示,一时不知接下来该如何办才好。萧雪溪的婶娘便猜着吴氏这是对这种事情见识少了,应对无方,性站出来道:“这件事好办得很,都是下人在嚼舌头。既然夫人说了要严那不知事的奴才,我们就等着。”

    她这样一说,吴氏就明白过来。赌气不嫁是不可能的,但不追究这事儿,忍气吞声也是不行的,这还没进门呢,就给人这么糟蹋,待到新妇进门,还不得被人给糟蹋死了?如今只能是这么处理最妥当,蒋是庶还是嫡都只有认了,假作不知,姑且当他是嫡,既然杜夫人推到下人身上去,她们就找下人的麻烦,扳回这一局来,为难一下国公府。

    当下吴氏就道:“按说今日是大喜的日,是不该生这些闲气的。但是,我们听到这种没由头的话实是非常生气的,亲家也要互相尊敬,这样的闲话传了一次还可能传二次,得把根由才好。”言下之意就是要杀鸡猴,未进门先立威,重惩那说闲话的下人。

    杜夫人早就料到会这样,当下笑道:“多谢众位贵客不计较,原是我们府上的下人失了礼。但我重病刚刚归家,有些事情还没理清,不得不觍颜请客人帮忙告诉我是哪个大胆的奴才干的好事,我好处置了她替贵客出气,断了这个根由。”一壁厢又给金珠使了个眼色,金珠得令,立刻往里头去禀告老夫人,禀告蒋重。只说吴家不知从哪里听来的闲话,非得说蒋长义不是嫡是丫头生的庶,闹腾着不结亲了。

    吴氏听杜夫人这话心里十分不舒坦,明明是国公府的下人自己失了分寸,这样的情形在哪个府里都该被严惩的,轻则赶出去,重则悄悄死了的都有,怎么现在听杜夫人这话倒只是为了替她们出气才要找下人麻烦的?难道倘若不是为了替她们出气,就不严惩这挑事儿的下人了?让她们去帮着指认,那嬷嬷本来就是在里头听见外面的人说闲话,只闻其声不见其人,难不成还能把国公府的下人全都叫到面前来一一指认?把所有人都得罪光了,日后萧雪溪怎么做人?

    吴氏此时是看出杜夫人不怀好意了,当下便淡淡地道:“夫人说这话我不敢受。倘若夫人是为了让我们出气,那不必了。夫人事多,府上忙碌,我们就不打扰了,走罢。”于是酒席也不吃了,站起身来就要走。萧家众人见状,也都纷纷扔了杯盏碗筷,闹嚷嚷地要走,讥笑嘲讽一片。

    杜夫人稳坐钓鱼台,面上却做出十分惊慌的样来:“好端端的,怎么要走?可是我们哪里做得不妥当?我不是不明事理的人,说出来好量呀。该怎么办就怎么办,绝对不含糊。”又叫柏香去通知蒋长义。

    吴氏要的就是这个效果,当下十分得意,表情却越发冰冷倨傲:“不必了。就不给府上添麻烦了。”

    一场好戏刚刚开头,杜夫人怎肯放他们走?当下也肃了神色淡淡地道:“如今两京的人都知道我们两府已然做了姻亲,好日就在明日,要来做客的人不说多,但也绝对不会少。若是府上有什么不满意的,只管开诚布公地说出来,我们不是不讲理的人,我已然说了,该怎么办就怎么办。少夫人不肯吃酒席,也不肯说什么地方不满意,非得一定要走。就不怕我们心里有想法,传出去人家笑话我们两府的人儿戏么?被人笑话事小,耽搁了孩们却是大事。”

    她这话说的义正词严的,让人无从反驳。毕竟一开始她的姿态摆得就低,并没有明着和萧家人对着干,众人要驳也不好驳。吴氏就动了心思,这事情事关两府,不是小事,她不是萧雪溪的父兄,只是长嫂,做不得这些主。做好了没功劳,做不好却要讨埋怨,前头做得好的全都没了,萧雪溪的婚事若是因此受损,过后还不知怎么埋怨她呢。当下便有些犹豫,动了心,想要留下来,可是又觉着杜夫人最后甩脸给她看,而不是软声说好话,面没捞回来,没台阶下,便也不说话,也不走,板着脸不动。

    杜夫人一看这情形,就知道吴氏的小心思,于是越发迫着吴氏说话:“少夫人你倒是说呀,别让我急。好说好商量,这是办喜事呢,就要大家伙儿心里都舒坦才好。”

    又是萧雪溪的婶娘站出来道:“这是办喜事呢,大家都坐下,有话好好说,夫人已经说了,好说好商量。咱们请老夫人出来,敬老夫人一杯酒,听老夫人和大家说。”既然是嫡母而非生母,哪会有那么好心?说不定巴不得这事别成才满意呢。还是得越过杜夫人,直接找老夫人才妥当。

    杜夫人才不拦着呢,含笑道:“适才已经让人去请了,马上就来。请诸位稍候。来,来,来,吃着喝着。”又当着众人的面大声叫厨房重新换热菜。

    却说老夫人在里头听见这事儿,气得当场就砸了杯。一边怀是杜夫人使坏,又对萧家十二分的讨厌,连带着厌憎上了萧雪溪。她原本就觉得萧雪溪不守妇道,只是这门亲事到了这个地步,着能替家里捞回些好处,也就算了。萧家这样的闹腾,分明是不把人放在眼里。蒋家是娶媳妇,可不是请菩萨。

    其余人见她大发雷霆,都不敢上前去劝。只有金珠睁着黑白分明的眼睛,懵懂不知事地催:“请老夫人示下该怎么办才好?那萧家许多人围着夫人一个人说个不休呢。夫人连连赔小心,说她们要怎样都好商量,还是不饶,怕是支持不住了。”

    老夫人瞪着金珠喘气,又听外头来报:“萧家人要走了,酒席也不吃了。夫人苦劝,萧家少夫人刁难夫人呢。”

    接着又传话进来:“好了,好了,夫人拦住了。但是萧家人非得要见老夫人,要您给她们个交代。”

    要她给交代?给什么交代?一个脸的小娼妇,也值当么?老夫人气得颤抖起来,硬是不想去了,这亲别结了!却又听人说:“公来了。”

    接着蒋长义大步走进来,脸沉如水,猛地往她面前一跪,泣不成声:“都是孙儿不孝,给家里蒙羞,让祖母操劳。”然后伏地痛哭不起。

    蒋长义这里哭声未落,蒋重又板着脸走进来:“母亲您莫操心,待我去。”然后长长叹息一声。

    老夫人将这门亲事的利弊分析了一回,将手里的拐杖使劲一顿,恨声道:“好!我忍!”于是不许蒋重出面,男人是家里的顶梁柱,这种丢脸的事情还是让她去处理好了。蒋长义么,她恨恨地道:“义儿!你要好生记住今日的耻辱!他们无非就是欺负我家失势,你官职低微罢了!想当日……”

    当着下人的面,老夫人顾及脸面,没继续说下去。但众人都明白她的想当日是什么意思,就是蒋重还风光之时,萧家算计这门亲的丑样。

    于是蒋长义默默收了眼泪,重重磕了一个头:“孙儿不孝。”这门亲,他无论如何都是要结的。现在忍忍算什么?

    老夫人蹬蹬蹬出了门,扶着拐杖赶到宴席场所,却不忙进去,只听杜夫人和萧家人怎么打的交道。只听得都是萧家人在说话,杜夫人很沉默,偶尔一句都是催厨房快上菜。一个一直在一旁守着的仆妇上前来回话,把刚才的事情一五一十地说给老夫人听。老夫人虽然讨厌杜夫人,却觉着她对着萧家人说的那席话说得真好。当下便让人进去通传,说她老人家大驾光临了。

    见着老夫人来了,萧家人一改先前的冷脸,笑眯眯地上前行礼问好,然后软悠悠地拿话逼老夫人。老夫人暗恨,笑得无比慈祥地道:“义儿本来就是养在他嫡母名下的呀,而且也一直就是他嫡母和我亲手养大的,这事儿我们可从未有过故意隐瞒,难道府上不知么?”

    这亲事可不比其他亲事,先打听清楚才下的定论,这是先成了才定的,是什么都得接着。萧家人的脸色就难看起来。杜夫人快意无比,这可不是她撕破的,而是老夫人自己撕破的。第一个目的达到。

    接着老夫人又冷笑:“虽然事实如此,但是说那话的人果然是没规矩!不但轻慢了客人,也丢了国公府的脸面。不能轻饶,势必要断了这个根由!来人,马上给我查!”哼哼,分明是杜氏搞鬼,等她借着这机会好好收拾一顿。

    从来真的想查就没有查不出来的,更何况是有人早就做好准备等着老夫人去查的。半个时辰都不到,就有两个婆给绑了来扔在众人面前。老夫人看了这两人,不由微微吃了一惊,这两人是她自己的人,并不是她以为的杜夫人的人!

    那两个人自然不肯认,说她们只是在那外头呆过而已,根本不可能说出这样不知轻重,不懂规矩的话来。

    老夫人却是想好了的,便皱着眉头吩咐道:“每个人打四十军棍,赶出去!”

    杜夫人忙道:“重了,大喜的日不好这样。”


    秒记意千重《国色芳华》最新章节网址:http://www.bedbangkok.com/gs_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