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色芳华

作者:意千重

    、、、、、、、、、、    杜夫人要的就是蒋重这句话。她很忧愁地道:“还是把事情弄清楚吧,我也担着逼死人的罪名呢……”

    “我还没死!这个还是我说了算!”蒋重一口截断她,道:“要怎么办都是我们自家的事情,用不着给外人看笑话。你听着,柏香是你的人,她的娘老和身后事都是你的事,我不管你怎么办,反正再有任何不利于府里的话传出来,我都唯你是问!”他的目光很严厉,口气很强硬,“和我说你不到。”国公府再也经不起折腾了,唯有快刀斩麻最妥当。

    老夫人见状,连忙帮腔:“对!现在就是要赶紧把这些嚼舌头和挑事儿的给处置了。不过一个区区奴才,竟然搅得阖府不安,真是笑话了。从前我们府里哪里会有这种事?真是越活越回去了。”话里话外都在暗指杜夫人故意放纵奴才闹事。

    这个帮腔作势的老东西!有你后悔的时候。杜夫人几乎冷笑起来,淡淡地道:“我尽力。”

    老夫人拧着眉毛,重重地道:“不是尽力!是非得做好不可!”

    杜夫人恨得牙痒。蒋重和老夫人从来都是要什么就只管张口,什么馊事烂事都是她去做,凭什么!好呀,她就按着他们的吩咐去把这事儿给做彻底了。

    蒋长义幽幽地道:“父亲,还是让大哥背里也查一下吧,万一咱们府里有坏人,就绝对不能轻饶。这次还只是扯进夫人、大嫂和我去,下次还不知会扯进谁去呢。”

    蒋重沉默片刻,道:“把那玉扣给大郎。”竟然是同意蒋长义的意见了。

    “那我先去处理。”杜夫人略微站了一站,和老夫人行了个礼,默默退了出去。

    屋里几人各怀心思,相对无言,蒋重叹道:“都散了吧。大郎,你随我来。”

    走出老夫人的房门,但见外头已经全然黑了,相比适才老夫人屋里那股沉闷的热香味儿,院里的空气格外冷冽清新。她不由得舒服地吸了口气:“真是够冷的,这样下去怕是要下雪了吧?”

    宽儿起灯笼,恕儿小心地扶着牡丹,笑道:“小雪已过,再冷几日可能真是要下了。”

    主仆几人行往映雪堂外,宽儿上前叫门。却不似往常那般一叫就开,宽儿有些不高兴:“杨婆是跑到哪里去了?”便大声叫门。

    这回才听见脚步声,林妈妈来开了门,见着几人就道:“我在小厨房里头做吃食,一直竖着耳朵听,到底还是错过了。”

    牡丹扫了一眼,但见映雪堂里头安静得很,往日拨过来伺候的丫头婆一个都不见,便问:“人呢?怎是妈妈来开门?”

    林妈妈道:“都被叫到前头去了,一个都不剩,也不知要做什么。丹娘您冷么?先往屋里去捂着,火盆烧得旺旺的,老奴去把吃食端过来。”

    牡丹暗想,蒋重不是要杜夫人把传小话挑事的都压下去么?多半是杜夫人又要借机整治这群丫头婆,清除异己了,也不知有多少人又要遭殃。

    她这里吃完东西,才盥洗完毕,外头众人就回来了,超乎的安静,那种沉闷的气氛牡丹在屋里都能感受到。林妈妈出去溜达了一圈,回来后同牡丹禀告:“看门的杨婆和老夫人那边拨过来的采薇没回来。听说柏香在这里挨骂的话就是她们传出去的。那位事先就声明,是奉了老夫人和国公爷之命来的,各房的人都有,清娘身边的武妈妈也在里头,一并处置了十多个丫头婆,这些人打的打,罚的罚,卖的卖,样样有理有据,只等新妇见庙和回门后就要全都处置干净。”

    牡丹微微叹了口气。杜夫人真是厉害,总是能在对她不利的情况下找出对她有利的事情来,并加以实施。可以想象,经过这件事,前段日老夫人安插进去的那些人多半又被拔出了大半。老夫人事后必然要寻机会反击,这二人斗法怕是不死不休了。

    却说蒋重父二人一前一后入了书房,蒋重示意蒋长扬坐下,黯然道:“你对这事儿有什么看法?”此刻他心中无比的难过,他已经厌倦这种生活了。家里各种事情层出不穷,不管是萧家挑事也好,柏香之死惹出的风波也好,究其根由,无非就是他失了势,各人都在为各自的私利打算。杜夫人也好,蒋长义也好,只怕都不是清白的。

    蒋长扬还被他给问住了,因见他殷殷地看着自己,仿佛无比信赖期盼的模样,不由心情格外复杂:“你有什么看法?”

    去了祸根就好了,但这祸根岂是轻易去得掉的?他这辈也就是这样了。蒋重愁苦的看着桌上的灯烛,轻轻道:“你查到结果后和我说一声……尽量不要让外人知道。”

    蒋长扬有些讥讽的挑了挑眉:“我查到什么就是什么?”

    蒋重缓缓点头,仿佛魔怔了一般,他问了蒋长扬一个从来没有问过的话题:“这些年,你们过得好么?”

    蒋长扬没有回答,只问:“知道了结果,你会怎么办?”若是从前,蒋重问他这个问题,他一定是非常愤怒的。可是现在听蒋重问起这个来,他只是觉得好笑,连气都懒得生了。他不知道蒋重这个时候问起这个来是什么心思,但他觉得,他们之间剩下的,大概只有一个姓和一个称谓。

    自己该怎么办?无论是杜夫人还是蒋长义,都不能怎么办。若是蒋长义失德,自己最多就是严加管教,加以惩处;若是杜夫人,自己还能怎么办?休了她?休了她皇帝会饶他么?蒋重愣住,不知该怎么回答。

    难怪得杜氏会如此嚣张,肆无忌惮,原来是早把他看透了,拿住了他的七寸。蒋长扬的好笑又变成了轻蔑:“我其实并不想掺杂到这件事中去,之所以会多嘴,是因为不想有人无事总给丹娘添堵。事实的真相如何,难道你真的半点都想不到?柏香果是意外倒也罢了,倘若是有人要了她的命,要么就是她知道得多,威胁大,她不死不能安心,要么就是她招了人的恨,不死不能平恨。我去帮你查玉扣的事情,府里的其他事情你自己料理。”

    蒋重目送着蒋长扬的背影,无力地瘫坐在椅上,耷拉下肩头,头脑一片混沌。柏香是杜夫人的丫头,她知道得最多的就是杜夫人的事,她为什么会死呢?一阵寒凉从他的脚底处升起,渐渐浸透全身,冷入骨髓,冷得他不停地打颤,他大声喊着:“来人,来人,给我上火盆!”

    回答他的是窗外呜咽的风声。他愤怒起来,难不成连下人也在看不起他?他气冲冲地走出门去,大声暴喝:“人都死哪里去了?”还是没有人回答。大红宫灯在寒风中来回转着圈,显得空旷的长廊上越发冷寂。

    蒋长扬穿过重重树影楼阁,行至映雪堂附近的一个转角处,忽见蒋长义从斜刺里走将出来,一把将他拉进阴影里去,倒头便要拜倒:“多谢大哥救命之恩。”

    蒋长扬一把提住他的胳膊,不让他拜下去,淡淡地道:“弟言重了。何来救命之恩?”

    蒋长义沉默片刻,低声道:“大哥待我好,我会一直记着的。我有事瞒了大哥,玉扣是我送柏香的,但人真不是我害死的。”

    蒋长扬的语气很平淡,半点惊奇都没有:“我知道,过几日我把玉扣还你。”言罢径自走了。

    蒋长义的唇边露出一个微笑来。他用不着骗蒋长扬,骗也骗不了,不如趁早自己说了更好。他和蒋长扬有什么仇呢?没有,他们没有利益冲突。蒋长扬会不会帮一个曾经帮着杜夫人害过他和牡丹丫头呢?不会。相反,和蒋长扬有仇的人是杜夫人。但柏香是怎么死的?因何而死?柏香还知道什么他不知道的要紧事情?他一定要知道。

    不过刚成亲,杜夫人就这样逼迫。长此以往,他在这府中的日只会越来越难过,要想好过起来,必须得搬掉杜夫人这座大山。怎么才能把这座大山搬掉呢?杜夫人现在靠的无非就是娘家和儿。杜家他是碰不着也惹不上……那么蒋长忠呢?他摸不着蒋长忠,萧家可以呀。剩下的就是如何打动萧家了。萧家兄妹都不是甘居人下的人,只差一个合适的契机。等到那个时候,没有了依靠的杜夫人会怎样?他想着就很愉快。

    第二日清早,新妇见庙,礼仪完毕后,老夫人拉着萧雪溪,难得亲热地问好问歹,然后又暗示,让萧雪溪回家去以后不要乱说。萧雪溪的脸色不好看,却委委屈屈地答应了下来。应这一声并不难,反正她和蒋长义昨夜就量好了的,她一定要把这些事说给尉迟氏听,让尉迟氏知道杜氏是怎么欺负她,挑拨间他们夫妻感情,不要她过好日的。

    于是新妇登车往萧家而去,牡丹和蒋长扬自回自家。牡丹回家的第一件事就是洗了个热水澡,洗去从国公府带回来的一身晦气。


    秒记意千重《国色芳华》最新章节网址:http://www.bedbangkok.com/gs_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