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色芳华

作者:意千重

    、、、、、、、、、、    此时老夫人的房里已经成了一团。在下人们被赶出去之后,萧雪溪抱着能够拖下水的就都拖下水,尽量把杜夫人的人多拔出几个的原则,面目狰狞地在那里上蹿下跳,一忽儿在老夫人面前进言说谁谁脱不开干系,一忽儿又在蒋长扬面前道一定不能放过谁,要给报仇,一忽儿又在蒋重面前委屈地哭。反正就是她真冤枉。

    蒋长义一言不发,静静地坐在一旁看热闹。但他无声的沉默,就等于给了萧雪溪闹腾的勇气,于是她越战越勇,包括送信的婆在内,七零八落地揪出了一大串人,谁谁传过牡丹的闲话,谁谁在映雪堂门口偷窥,总之在她说来,这些人都是居心叵测的,早就有人不怀好意地要害牡丹,字字句句都含沙射影地指向杜夫人。

    老夫人板着脸一言不发,觉得萧雪溪真是不识好歹。送信的婆是她的人,人是在院里听了红儿的招呼,直接去映雪堂喊的人,根本就没经过这台阶,人证齐全,萧雪溪怎么也死死揪着不放?难道说,她也想把自己给拖下水?她就不知道,这事儿闹得大了,对大家都没好处么?

    蒋重烦不胜烦,一个头两个大,萧雪溪不服嫉恨牡丹他早知道,萧雪溪脱不掉干系,但是杜夫人只怕也干净不到哪里去。可出于利害关系,他既不敢说是萧雪溪的错,也不敢说是谁的错,只希望能尽数推到下人躲懒失职上面去。只怕一个不小心,又传出治家不严的风声,彻底倒霉,进而又削了萧家的助力,失了蒋长扬的心。一想到这个可怕的后果,他简直就是恨不得把头发都拔光了。

    而被萧雪溪的杜夫人的眼里此刻没有萧雪溪,也没有蒋长扬和任何人,她的眼里只有坐在那里满脸烦恼憋屈之色,已然头发花白,开始现了老相的蒋重。一想到金珠适才在她耳边说的那个狐狸精,她的心就在滴血。这个薄情寡义没本事的男人啊,她当初怎么就瞎了眼,鬼迷了心窍一定非要嫁他呢?二十年,她得到了什么?不过是一腔怨恨和一屋的仇人,一个被惯坏了,时时刻刻都担心会被人算计送了命的儿,还有就是午夜梦回之时的孤寂和冷清。他倒好,儿孙满堂,软玉温香。凭什么!他人模狗样却能继续享福,她耗尽青春心血却要独守空房?!梦!

    萧雪溪跳了一歇,不明白为什么蒋老夫人和蒋重都不肯站出来伸张正义,蒋长扬也是在一旁坐着光看戏不表态,不由越发生气,越说越激动,不过她说的这些话都是口水话,没什么杀伤力,牵扯范围越来越广,听上去倒像是千方计为自己狡辩,狗急跳墙乱咬人一般。蒋长义忍不住长长叹了口气,他就知道不能对萧雪溪抱多大的希望——当初能在自家地盘上折在他手里的人,又能厉害聪明到什么程去?少不得他亲自出马。

    于是蒋长义发了雄,厉声呵斥道:“蠢妇!闭嘴!你是要把所有人都安个罪名,给御史台的人找事情做么?”他这句话立刻得到了蒋重和老夫人的支持,就是,这种丑事闹大了对大家都没好处,褫夺了爵位,降了罪,谁又能得了好去?只是……他们都有些胆怯地看着蒋长扬,他和他们不是一条心。

    蒋长扬却淡淡地坐在那里,面无表情地看着蒋长义。他已经断定,就凭萧雪溪那水平,是做不出今天这个局的。还是杜氏。她这回还是拿准了老夫人和蒋重的心理,烂也是烂在锅里,不能让外人知晓,所以只能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蒋长义被蒋长扬看得心慌,他觉得自从朝会散了之后,蒋长扬看他的眼神里就多了些什么,说不出来是什么,却让人如芒在背,非常陌生的感觉,就仿佛,是看透了他一般。他微不可见地摆了摆头,怎么可能,那事儿天衣无缝,蒋长扬不可能知道。但当下,事关牡丹,他得把话给说圆了才行,于是他沉痛地拉着萧雪溪给蒋重和老夫人、杜夫人跪下了:“祖母,父亲,母亲,溪娘娇纵惯了,没有任何分寸和规矩,请用家法教训她!”

    萧雪溪不敢置信,眼睛瞪得溜圆地看着蒋长义,他,他竟然说让他们教训她!他明明和她说过,他们是一体的,夫荣妻贵,他不会对不起她,可是,她明明受了这么大的冤屈,他竟然让人罚她!难道是算认下这个错处么?何牡丹是宝,她难道就是草?不!她才不肯!她尖声叫起来:“凭什么!国有国法,家有家规,我做错了什么?要冤枉我,我不认!你这个没出息的东西,算什么男人!尽会让人欺负!”

    蒋长义的眼里闪过一丝寒光,重重地搧了她一个耳光,打得她的头嗡嗡作响,眼花缭乱,半晌出不得声,只有眼泪哗啦啦地流。蒋长义看也不看她,朗声道:“她无状娇纵是事实,但如果说她有意害大嫂,说她不认,我也不敢认!”

    “人贵有自知之明。”他的声音一下降低,无限深沉:“都是祖母慈爱,父亲教导,夫人仁慈,兄长提点,我才能有今日,所以我从来不敢忘记自己的本分。承爵,继承家业,都和我没有关系,我所求的,就是做好分内的事情,为国,为家族绵延尽一己之力。”他无限深情地看着蒋长扬:“大哥和二哥是嫡长,也比我能干,我只希望能在他们需要的时候,帮上一把,尽尽做兄弟的责任和心。溪娘虽然娇纵,但这些大道理她是懂的,她不敢在这种事情上胡来的,若是她真敢,我就休了她……”一句话,朱国公府的一切和他们夫妻都没什么关系,蒋长扬和牡丹不好了,也轮不到他,还有一个蒋长忠呢,所以他们完全没必害牡丹。

    当着婆家人挨了这一巴掌,萧雪溪只觉得所有的尊严都没了,她清醒过来的第一件事就是想挣扎着站起来和蒋长义拼了,可是她却听到蒋长义在替她辩解,同时也在替他自己辩解,她看到蒋长义不时瞟过来的的眼神,她下意识地认为她还是低头继续哭泣的好。可听到蒋长义说要休了她的时候,她还是愤恨地咬破了嘴唇。

    蒋长扬的唇边露出一个淡淡的笑容来,他静静地看着蒋长义。虽然蒋长义说得合情合理,但这说辞,这作派……果然是在杜氏身边呆的时间长了,耳濡目染,无师自通。

    蒋长义谦卑而讨好地看着蒋长扬,他不想招惹他啊,真的。拜你老兄,别这样看着我笑,就算是你知道点什么,也别说。损人不利己的事情我不干,你也别干,成么?我会回报你的。蒋长扬似乎是看懂了他的眼神,收起笑容,别开了眼睛。蒋长义轻轻松了口气,继续用小狗似的眼神可怜地看着蒋重。他其实比这两个哥哥都对蒋重更忠心,对这个家更爱,真的,他发誓!

    蒋重的神色渐渐软和下来,这个儿多懂事呀。原来还担心他收拾不住萧雪溪,会被萧雪溪和萧家骑在头上,如今看来,这个儿也不是那么懦弱嘛。难得的是,蒋长义是个识大体,体贴人的好孩,好孩啊。要是蒋长扬有他这么懂事,那该多好?蒋重不由长长叹了口气:“都起来吧。既然是下人做错了事情,该严惩的就严惩,别再出乱了。”

    他看向蒋长扬和杜夫人,语重心长地道:“有些不该传出去的话,就不要乱传了。不然,全家人都没颜面。若是被有心人知晓,御史台参上一本,谁也得不到好。”然后大手一挥,指点众人:“溪娘到底是失职了,你祖母惩罚你也不算冤枉。从你手里出的错,你就先纠正。先去把这些懒惰的奴才们给处置好,不许轻饶。”

    都说不是她干的了还是要惩罚她?萧雪溪不平之余又听说要让她惩罚木耳等人,心情这才好起来。这个她喜欢!

    蒋重又看向杜夫人,用一种命令式的口气淡淡地道:“有人送了我一个姬人,这会儿在外头候着的,你去把她安置妥当了罢。”几十年来,他第一次用这种口吻让杜夫人做这种事。不知怎地,他觉得很爽快。

    杜夫人猛地抬头,眼神锋利如刀,脖上的青筋都爆了起来。蒋重让她做的,是任何一家的男人都会吩咐女人做的事情,很正常。但在她看来,却是最后一点情义和幻想都彻底断绝了。她紧紧地抿着唇,半晌不语,最终妩媚地笑了:“好。”言罢转身走了出去。蒋重,从此以后,我再不会当你是我的夫!我只有儿,没有丈夫。

    萧雪溪所有的委屈都不见了,她恨不得仰天长笑。妖婆,你也有今日!赏松香和在那个死人柏香身上下功夫的时候,怕是没想到过会有今日吧?她早说过了,蒋重的那两个妾室,甚至赶不上她父亲送出去的那些姬妾的十分之一。现在精挑细选出来的这个年方二八的绝色,怎会得不到蒋重的欢心呢?将来枕边风吹一吹,由不得蒋重不偏向房。

    萧雪溪正在开心,便收到了蒋长义警告的眼神。意思是让她别得意忘形,泄了行径。萧家选这个人不难,难的是巧妙地塞给蒋重——总不能让儿媳的娘家给公公塞美人吧?那是大笑话了,所以只能是通过旁人送。这上头花了不少心思的,一旦让人察觉了,就没了意义。萧雪溪收敛了神色,着杜夫人的样,庄严地转身往外走,准备大开杀戒。

    蒋长扬一看她那表情,就知道她想干什么,淡淡地道:“弟妹,丹娘和我说,别给孩造孽,大节下的,没必要为难几个做不得主的下人,适可而止吧。”

    弟妹?她如果没记错,这还是她进门以来,他第一次主动和她说话。萧雪溪皮笑肉不笑的道:“请大哥放心。我一定会按着祖母和父亲的意思来办,给您和大嫂出这口气。”然后挺直了腰板往外而去。

    蒋长义忙追了出去:“不许出人命!”

    萧雪溪冷笑:“出人命正常不过。谁让他们有眼无珠,竟然敢拿大少夫人腹中的嫡长孙开玩笑呢?”事情是牡丹闹起来的,蒋重和老夫人都让她严惩,她就顺着这风儿吹一吹又如何?将来人家说起来,还不是因为牡丹这一跤?

    没见识的东西!只能看到眼前的那一小块地。蒋长义恨得笑了,“哦,这么说来,你今日不弄死几个人,不让人见识到你的威风和狠毒就不算了?也行,你只管做,过后可别后悔。我忘了告诉你,大哥似乎知道了好些事情。”

    他的声音很温柔,萧雪溪却忍不住摸了摸脸颊,还在疼,他刚才下那手,真的很狠。她咬了咬嘴唇,不甘心地道:“我知道了。”

    蒋重看向蒋长扬,声音里有掩饰不住的心虚和哀求:“大郎,我准备把南边两个最好的庄给你们。给,丹娘压压惊。”

    蒋长扬定定地看了他两眼,随即哈哈笑了:“好呀。我的儿值两个庄。”

    蒋重知道自己说错了话,但他又能如何?他叹了口气:“大郎……别这样刻薄……如今家里难,等丹娘养好以后,你们就搬回去吧。以后没事儿,就别……过来凑热闹了。你知道,我是心疼那孩的。”

    “心疼倒是未必,心虚怕是真的。”蒋长扬嘿嘿笑了两声,收了笑声道:“下一次我再来的时候,就是给人送终的时候。”言毕拂袖而去,有道是,天作孽犹可活,自作孽不可活。

    老夫人一口气差点上不来,指着蒋长扬的背影对着蒋重道:“这个孽障!听听他在说什么?”下次他再来的时候,就是给人送终的时候?这是咒她死还是咒蒋重死啊?她承认牡丹出了事又没出这口气是让人憋屈,可是总不能不管这一大家人的死活吧?不要说没出事,就是真的出了事,一个没成型的胎儿,能和这么多人的前程和富贵比么?

    蒋重的阳穴突突地跳,他有种非常不妙的预感,总觉得,什么地方不对劲。


    秒记意千重《国色芳华》最新章节网址:http://www.bedbangkok.com/gs_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