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色芳华

作者:意千重

    、、、、、、、、、、    蒋重尚未见得杜谦,他请了看顾蒋长忠的人也派了最亲信的人带着蒋长忠的长随赶上门来先报信。一看到那长随身上带着的孝,蒋重不用问,就已经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在听来人说了因由,并告知蒋长忠的棺木大概将在五天之内到达后,他麻木地看着脚下的方砖,久久不发一言。

    不多时,整个蒋府都知道了二公蒋长忠没了。而且死法很窝囊,他不是死在战场上,也不是死在敌人手里,而是因为酒后斗殴,被他手下的小兵一刀毙命。时间就在他最后一次立功后的第5天。杀人者连夜逃走,天之后被发现被饿狼啃得只剩下了半个头和一只残缺不全的脚。很多人都作证说是蒋长忠仗势欺人,先动的手,又说他平日里长期以来都在欺压众人,那个人是被欺负得最惨的,换句话来说,他完全是咎由自取。人分六九等不假,可是兔急了也会咬人,更何况这个人,本就是个无父无母,一人吃饱全不饿的莽汉?他怕谁?

    在这样的情况下,已经不能再什么了。蒋长忠的上级愿意让人长途跋涉把蒋长忠的棺木押送回来,还专程派了个人来说明情况,已经是仁至义尽。蒋重对杜谦等人的劝导和蒋长义等人的悲声没有任何反应。不管再怎么不成器,到底也是他的骨血,他难过;可是这样的死法,丢尽了他最后的脸面,他也难过。

    但是没有时间给他缅怀和悲伤。老夫人乍闻噩耗,一口痰迷了,当时就翻着白眼晕了过去,上上下下都忙着灌参汤,请医,他这个儿必须得守在一旁尽孝。而杜夫人清醒过来的第一件事,就是发疯似地找到他,要和他拼命:“你赔我的儿!你赔我的儿!他终于死了,你如愿了!”怎么死的不是他!如果不是他一定要把蒋长忠送去军队,蒋长忠此刻还活得好好的。她当初那么哀求他,他始终就是铁石心肠。她好恨,好恨。

    蒋重麻木不仁地任由她推。蒋长义在一旁伤心得话都说不出来,而萧雪溪则拿了一方帕掩着脸装哭,偷偷地看热闹,二人都不劝。倒是杜谦和独孤氏为杜夫人着想,她已经没了儿,没了倚仗,怎能再和蒋重撕破脸?当下二人拦的拦,劝的劝,硬生生把杜夫人拖回了房,自与她分析利弊,苦劝她节哀顺变不提。

    杜夫人什么都听不进去,只是发疯似地嚎哭。哭到后面,她已经完全发不出声来,只是机械式的抽泣。她已经不知道自己到底是为了什么哭,只是觉得悲伤怎么都止不住。弄得独孤氏和她一起哭,杜谦则是愁眉不展。

    长长短短的哭声传到映雪堂,听得直打冷战。蒋长扬问林妈妈要了些丝絮给她塞耳朵:“我出去看看。你就出去了,当心被疯狗咬。等会儿我先把你送回家去,此地不宜久留。”又命林妈妈等人看好园,收拾行李,不要轻易放人进来。杜夫人这会儿只怕是已经疯了,说不定会到处咬;还得防着旁人趁乱伸手。

    牡丹见他波澜不惊,沉沉稳稳的样,不由有个猜想,便背着林妈妈等人低声道:“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了?”他人脉广,提前天把知道这事儿也不是什么稀罕的。

    蒋长扬不承认:“我哪会知道?不过看惯了生生死死而已。好了,盖着被再睡一会儿,外面的事情都不干你的事。”说着给牡丹掖紧了被。

    牡丹听话地闭上了眼。蒋长扬摸了摸她的脸颊,沉思着走了出去。蒋长忠的死法,实在是很干净利落。

    医正给老夫人问诊施针,蒋重无限愁苦的坐在一旁,不知神思所属,就连蒋长扬走进去都不知道。蒋长义小心翼翼地喊他:“爹,大哥来了。”

    蒋重僵硬地抬起头来看着蒋长扬,神色有些茫然。蒋长扬自顾自地坐了下来:“人什么时候到?”

    蒋重的嘴唇微微动了动,却什么都没说出来。

    蒋长义低声道:“说是五日之内。二哥他好冤……”他突然哽咽起来,再也说不下去。

    蒋长扬冷淡地看着他,清晰地道:“弟请节哀。现在国公府里要靠你了。”

    国公府要靠他?!虽然是长久以来的心愿,可是蒋长义还是被吓得把眼泪和悲声都收了回去,他迅速抬起头来看看蒋重,见蒋重没什么反应,又迅速瞟向蒋长扬,随即又有些心虚地把眼睛瞟开,低声而清晰地道:“大哥,现在我们该怎么做?”

    蒋长扬沉声道:“人还在上,不知道也就算了,既然知道了,就不能让他孤孤单单的回家,你要去把他接回来。”

    让他去接蒋长忠?蒋长义迅速思考起来,还没开口,一旁站着的萧雪溪就使劲儿拉了他一把,暗示他拒绝。那个死女人遭到报应是活该!凭什么要蒋长义去接人,做那费力不讨好的事情,他蒋长扬却留下来在众人面前轻轻松松地扮好?这么想管闲事,就自己去啊!

    蒋长义正在心烦,不知该不该听从蒋长扬的吩咐,被萧雪溪重重拉了这一把,更是厌烦,不由恶狠狠地瞪了她一眼。昨日那种预感仿佛是验证了,蒋长扬一定是知道了什么,可他拿不准蒋长扬到底是怎么想的,知道了多少,又是怎么打算的。他只是感觉,任他怎么讨好,蒋长扬似乎都不想搭理他。

    蒋长扬把他夫妻二人的小动作看在眼里,面无表情地道:“你若是不想去也行,我先把你大嫂送回曲江池,我去。”

    蒋长扬与杜夫人有仇,与蒋长忠从来不和,他都要去接了,自己这个从来都和蒋长忠关系很好的弟弟怎么能不去呢?哪有嫡长兄跑外头去接人,庶弟弟却在家里撑门户办丧事的?那不是等于把他所有的野心都暴露在外了么?杜夫人看到他撑门户在人前露脸,一定会把矛头对准他的,还不如躲到外头去接蒋长忠的灵柩呢。蒋长义忙道:“我去!我去!”

    蒋长扬淡淡地扫了他一眼,用不容置地口吻道:“那就马上准备出发吧。宜早不宜迟。”

    蒋长义一想通这一节,就显得格外配合,赶紧让萧雪溪去收拾东西。夫妻二人先后回了房,萧雪溪便道:“他让你干嘛你就干嘛啊?你是他养的?好不容易有了这机会,你却只会被他压着……”

    蒋长义阴鸷地瞪了她一眼,狠狠道:“蠢货,不懂就给我闭嘴!”这事儿现在看来做得很干净,但如果在做的时候不小心被人看破了的话,那就是一辈的噩梦。蒋长扬到底知不知道?到底知不知道?蒋长义烦躁的使劲扯了扯衣领。

    萧雪溪在一旁看着他,觉着他最近的脾气越来越怪了,整个人都阴沉沉的。到底不敢惹他,把无数抱怨的话憋在喉咙里,气呼呼地命人给他收拾东西不提。

    蒋重见蒋长扬安排蒋长义做事,眼睛终于亮了亮,希冀地看着蒋长扬:“大郎,你……”

    “死者为大。”蒋长扬板着脸不看他:“丹娘不适合住在这里,我先命人把灵堂搭起来我就送她回去。我已经让人去通知族里了,自会有人过来帮忙准备丧事。你还是去和夫人量,先把墓地定下来吧。”

    蒋重一听,不由黯然。蒋长扬这是看他可怜呢,不然怎会在昨日发生那种事情之后,扔下那种狠话之后还肯管他?让蒋长义去迎蒋长忠的灵柩,怕也是要把事情都扔给蒋长忠的打算,只要这里的丧事一铺陈开,蒋长扬就不会再出现在这里。这样不行!自己已经没了一个嫡,不能再失去蒋长扬。蒋长扬虽然每次说话都说得很难听,态也强横,可是他关键时刻总是向着府里的。这说明什么?他面恶心软!而且也大识体!蒋重猛地站起来:“你是长兄!这些都是你的事情!你怎能把它们都扔给族里和义儿!义儿他懂得什么?”

    得寸进尺!蒋长扬眯了眯眼睛,一声不吭地看着他。

    蒋重与蒋长扬对视片刻,最终败下阵来。他和蒋长扬就是这样了,这辈都不可能再回到从前,这个儿,已经不是他的儿了,再也无法挽回。他颓然坐倒,有气无力地朝蒋长扬挥了挥手。蒋长扬看了看才醒过来又开始大哭的老夫人,起身走了出去。

    不过一个时辰,在闻讯赶来的蒋家族人的帮助下,灵堂很快就搭了起来,一切事务有条不紊地迅速开展起来。蒋长扬趁着没人注意,静悄悄地带着牡丹等人回了曲江池别院,然后一连几天,都在家里关着门,陪着牡丹说话。

    杜夫人不吃不喝了两日后,终于重新打起精神,开始喝药进食,沉默着精心给蒋长义挑选墓地,准备丧事和陪葬。萧雪溪看到她这样的情形,很识相地躲开她,不敢招惹她。

    第五日的清晨,蒋长义终于把蒋长忠的灵柩接了回来。


    秒记意千重《国色芳华》最新章节网址:http://www.bedbangkok.com/gs_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