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色芳华

作者:意千重

    、、、、、、、、、、    潘蓉小心翼翼地量着蒋长扬的神色:“刘舒说,事关你人,他正是因为考虑到你不方便出面,所以一并替你解决了,省得最后倒拖累了你。你轻轻松松看热闹之时,忘了感谢他。”

    蒋长扬淡淡地道:“得了,他哪有这么好心?不过是按着别人的示意办事而已。”这都是景王的意思,萧家与闵王本是一派,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所以杜家就算是不能成为景王这一边的,也不能成为闵王那一边的。而刘畅,若非如此,他只怕是巴不得国公府越烂越好,最好缠得自己焦头烂额才解气。

    这倒是实情,这二人心里憋着气,较着劲呢,心里这疙瘩这辈怕是都去不得了。潘蓉叹了口气,不提刘畅的事情,只说正事:“你打算怎么办?不打算管了?”

    蒋长扬默然道:“就这样吧,不如早点烂了,兴许还能活命,不然只怕死都算轻的。”蒋长义最近的事情越来越谱,竟然靠上了闵王,不如早点翻车还好一点,也省得最后落下个逆的罪名。

    有这样不省事且还没感情的家人,就是拖累。潘蓉同情地拍了拍他的肩头,作深沉安慰状:“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有因才有果。不干你事啊,不干你事。”

    蒋长扬一掌拍开他的手:“少来!我让你去取的东西呢?”

    “在这里。”潘蓉嬉皮笑脸地从怀里摸出一个蜡丸来:“我们还要等多久啊?那人现在是越来越猖狂了。”

    蒋长扬小心将那蜡丸接过藏了,低声道:“还不到时候。你放心,此仇一定得报。”

    潘蓉收起笑脸,神色间很是有些怔忪。若是大仇得报,他在父母妻儿面前也算立得一个人了。

    问上门来探望她的蒋云清:“这么说,你哥和嫂都同意把孩过继给你二哥了?这个孩,是要由夫人亲自教养的?”

    蒋云清轻声道:“是。嫂开始的时候也不同意,闹了好几日,可后来又同意了。这些日,夫人送了许多补过去。”一个孩就能换一个爵位,从此正经成了嫡支,得到诰命,似乎是划算的。毕竟这样的机会不是轻易能得的,孩却随时都可以再生。而且她听雪姨娘饶舌,道是如果他们同意了杜夫人的条件,就可以省下许多烦心事,最起码不用担心发生牡丹摔跤那样的事情。二房的继承人,不用他们操心,杜夫人自己也会操心。诺,这些流水样送来的补不就是证明么?不过雪姨娘也说了,“这东西只怕少夫人不敢吃,不过正好卖钱。”

    牡丹轻轻抚着自己的肚。如果是她,她一定舍不得。休要说是把亲生骨肉送到仇人的手里去,就是迫不得已,不得不放弃,她大概也会肝肠寸断,怎么会舍得!蒋长义倒也罢了,他想着那个位不是一日两日,又是男人,正当青春年少,今后不知还会和多少个女人生多少个孩——反正他是不会吃苦的,享乐完毕就等着抱孩,自是无所谓。可萧雪溪,是她怀胎十月,辛辛苦苦养下的骨肉呢,怎么也舍得,那身份地位就这么吸引人?这人和人果然就是不一样。

    因见蒋云清的神色有些茫然,便笑道:“怎么了?这回大事已定,府里应当安生下来了,你该高兴才是。”她记得蒋云清和蒋长义关系一直都非常好。

    蒋云清轻轻叹了口气,勉强一笑:“是呀,是好事。”在她看来,蒋长义这么答应了杜家的要求,实在是有点急了,又不是不知道杜夫人是什么样的性,她很难想象,杜夫人会对这个孩真心实意的好……想到这里,她又轻轻摇了摇头,蒋长义约莫是想着承了爵,自不怕杜夫人,他们夫妻都不急,自己替他们急什么?

    牡丹见她笑容勉强,知她担忧,却也不愿意告诉她蒋长义是个什么东西。只道:“我和你大哥给你的添妆已经备好了的,只等一到时候就送过去。”听汾王妃的意思,汾王府是什么都准备好了的,只等蒋云清这一年的齐衰过去,就立即上门议亲,飞速把人娶回家。

    蒋云清闻言,绯红了脸,却也没扭捏地说什么推辞的话,大大方方就谢了,话也多了起来:“原本依着父亲的意思,既然都说定了,便早日上表请旨,再选个好日,请了宗老们过来,开祠祷告祖宗,把这事儿知会大伙儿,可是夫人说了,现下二哥刚去世不久,她的身体也不好,既然已经说定,也不必这么急。”

    牡丹听蒋长扬大概提过一下这事的始末,不由在脑海里浮现出四个大字,缓兵之计!杜家多半是还没集齐全证据。待到杜家肯那一日,怕是要天翻地覆。但两边都不是好东西,关她什么事呢?

    月里,吴十九娘生产,得了一个七斤重的女儿,母女平安。牡丹使林妈妈备了礼去恭贺,林妈妈回来道是崔夫人病了,主持洗宴的是李满娘。林妈妈和几个跟了自家主人去贺喜的相熟的老仆闲聊了几句,都道是崔夫人先前过担忧,有些神伤,导致在吴十九娘生产之后的第二日就病得起不来床了。

    这不过是客气点的说法,其实就是崔夫人期望大,一心想抱孙,结果得了个孙女,且在十九娘有孕的时候,她也曾让一直伺候着的碧水去伺候李荇,可李荇没收,径自搬去了外书房,吴十九娘也没有主动给他添置房里人,相劝的意思。崔夫人就有些不高兴,可到底想着,少年夫妻情浓,且如今要靠着吴十九娘的地方还多,就忍了下来。可生的是个女儿,李荇还是故我,亲女儿夸妻,变本加厉把碧水也给打发了出去,她就头疼了,添个房里人,又不是要生孩,怎么就容不下呢?原来世家女儿也不是那么好娶的,不贤惠,偏生她这个婆婆一贯让十九娘做主惯了,还什么话都不好说。这样一来,当然要病。

    牡丹便想,李荇和吴十九娘年纪还轻,又是第一胎,日还长着呢。崔夫人这一病不打紧,就是病给客人看的,等于变相地打十九娘的脸。十九娘那般暗里要强的性,只怕也是要神伤的。多亏自己的婆婆不管自家房里事,真好。

    “咱们主君当初那样难听的闲话都不怕,自不会在乎您生什么,只求平安就好。可见这福气不是生的。”林妈妈把这个视为崔夫人当初残害牡丹的报应,颇有些幸灾乐祸。牡丹回头去想当初的事情,就觉得如果崔夫人当初没有来那一出,自己这会儿哪有这样的好日过?便决定若是有机会见着崔夫人,不必再那么冷淡。

    时光匆匆,又到了牡丹盛开的季节。今年没人办牡丹花会,但因为盆景牡丹的顺利交割,还是引起了一场小轰动。有人上门重金求花的,蒋长扬都让牡丹回绝了,只推她要生产,没有精力去管,怕出次。牡丹虽不明其意,但还是按着他的意思办,也没包芳园给谁,只偶尔借给相熟的人,此外就是按着人头收钱开放了几日的芳园。

    杭州的牡丹比京中的开得早,吕方从杭州使人送了信回来,道是卖给金不言的花儿一切安好,花开之日轰动杭州,又道金不言超出他想象的富裕,还得了个什么封赏,跟着金不言日真好过,言谈之中很是有些沾沾自喜,颇有想要大展拳脚大干一场的意思在里面。牡丹笑了一回,只恨自己不是自由身,空羡慕而已。

    转眼入了夏,这一年的气候比哪一年都热,才进五月就已经很热,牡丹将近九个月的身孕,翻身都困难,整日里恹恹的,又不敢用冰,只能是捧着个大肚,困难地躺在水榭的碧纱橱里,由着人给打扇,借着水上那股凉意才能勉强熬过去。

    虽然稳婆是早就请好了住在家中随时备用的,但王夫人远在千里之外,到底也没个正经能挡事的人盯着,岑夫人瞧着心中焦急,便与蒋长扬量,由她来照顾牡丹。蒋长扬这些日很有些心神不宁,自是求之不得,感激地应了。

    牡丹这里备产,那边萧雪溪也是将近六个月的身孕,人人都说她不显怀,肚又尖又紧实,必然是个男胎,倒是牡丹那个大肚,多半是个女儿。可这种事情谁说得清?万一她生的是个女儿呢?这杜家是不是要无限期地拖下去呀?拖得越久越容易出错,萧雪溪就有些焦虑不安,与蒋长义商量后便连连催家里人给蒋重施压。不管是男还是女,都要先把这个位置给坐稳了才安心。

    虽然一旦成立后,这孩儿就再不是他们的,可自家的亲骨肉,再怎样也不可能亲不过杜夫人。只要好好的待,好好的养,这孩将来心里还不是向着他们的。这样一想,萧雪溪越发迫不及待起来,觉着家里人催蒋重动作都迟缓了些儿,便亲自腆着大肚去见老夫人,委婉表示自己的意思。老夫人一直卧病在床,就没好过,这会儿已经是没什么精神头了,强打着精神听她舌灿莲花地说了一回,便道:“你说得是,反正迟早就是那么一回事,不如早点办妥了。”当下便让人去把蒋重叫来,让他上表。

    他们在这里商量好了,这才让人去和杜夫人说,原以为杜夫人会找借口搪塞过去的,偏生杜夫人爽快地应了:“那就早点办吧。”一时大家都觉得好轻松,萧雪溪和蒋长义都鸡冻了。

    这个五月,注定是个燥热难安的五月。


    秒记意千重《国色芳华》最新章节网址:http://www.bedbangkok.com/gs_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