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色芳华

作者:意千重

    、、、、、、、、、、    帘幕重重,上好的龙涎香在银鎏金香炉里袅袅绕绕,越发掩得上头那个人的神色晦暗不明。蒋长扬一直保持着同一个姿势,头不动,身不动,眼不动,就连呼吸也都从未过频率,仍是那么平静淡然。仿佛皇帝让他等这一个多时辰,不过就是一眨眼的功夫。

    而在他身边的蒋重就不一样了,虽然站姿也还挺拔,可是额头上早就浸出了汗,里衣更是早就被汗给浸透了。明明是初夏的天气,他就是觉得这大殿里头真冷,紧紧贴着背脊的湿里衣,仿若是一层冰,源源不断地把他身上的热量吸去。他站的时间远蒋长扬的更长,从等候召见到现在,已经过了两个时辰还有余。等候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他心中有鬼,所以倍受煎熬,他想,如果皇帝再不开口说话,他大概支持不下去了。

    就在他摇摇欲坠,咬牙苦苦支撑的时候,上面那个人终于放下了手里的朱笔,淡淡地道:“立嫡以长不以贤,立以贵不以长。这个道理难道你们不懂?”声音虽然听不出喜,但总归不会是很高兴就是了。

    蒋重暗暗叫苦,却又平添了几分希望——倘若,蒋长扬接下了朱国公府,里人的际定会比现在好上许多倍——至少是要比蒋长义继承爵位要好得多的,心思就又活泛起来。他这一迟,蒋长扬便已经跪倒在地,朗声道:“回禀圣上,是臣无能无才。”

    蒋重暗里叹了口气,闭了闭眼,跟着跪下,却是一言不发。

    皇帝似笑非笑地看着这对父,反问蒋长扬:“你无能无才,所以不想承爵?宁愿让给幼弟?”

    蒋长扬沉声道:“是。”

    皇帝便问蒋重:“你的儿你最清楚,你也觉得大郎无能无才?”

    蒋重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才好。如果应了是,分明是睁着眼睛说瞎话,如果说不是,那也是他瞎了眼。正在犹豫间,就听皇帝冷冷地“嗯?”了一声,接着一双眼睛冷厉地横扫了过来,不由又热得出了一层大汗,又冷又热,冰火两重天,简直不知身在何处了。慌之下,只能是下意识地撅起屁股塌着腰重重往下磕头,上牙和下牙磕成一片。

    皇帝犹如看小丑一样地看着他:“朕亲自指派的职方司郎中,竟然是个无才无能之辈,真是笑话了。”

    蒋重到底也不算蠢死,颤抖着声音道:“臣无能……”谁都没错,错的人就是他就对了。虽然这样,但汗水却是越发多了起来,顺着额头不断往外涌,很快就把面前的地砖上给弄了亮晶晶的一摊。

    蒋长扬皱着眉头看了看他,提高声音道:“圣上,臣,不孝。”

    皇帝淡淡地扫了蒋长扬一眼,沉默不语,良久方道:“这是你们的家事,既然你家的人都没意见,朕又何苦这个恶人?”又看向蒋长扬:“蒋大郎,你果是真心?”

    蒋长扬镇定地磕了一个头:“望圣上成全。”

    皇帝再无多话:“准了。退下。”神色怏怏的,一幅不想再多看他二人一眼的模样。

    蒋重与蒋长扬磕头行礼准备告退,在起身的时候,蒋重竟然一个趔趄,歪了下去,蒋长扬无声地叹息了一声,手臂从他肋下穿过,稳稳夹着他走了出去。

    到得外头,蒋重方才,有些惴惴地道:“大郎……”虽然这爵位是蒋长扬自己的,可是这一刻,他却觉着是他辜负了蒋长扬,夺了蒋长扬什么重要的东西一般。

    蒋长扬垂着眼,并不看他,只道:“我让人来扶你出去。”

    “大郎……”蒋重想喊住大儿,蒋长扬却已经头也不回地走得远了。

    殿内,皇帝稳稳当当地重新又握起了笔,扫了一眼跪在地上认真擦拭蒋重汗水的内侍,漫不经心地道:“这对父可真有趣。朕就这么可怕么?”

    一直隐形人一样的邵公公在一旁磨着墨,微微笑道:“其实奴才觉着,最有趣的人是蒋郎中。敢对着圣人直言不讳说自己不孝的人,满朝武恐怕也只有他一人了。”

    皇帝道:“他这是拿准朕不会治他的罪呢。”说起来,蒋长扬的不孝真是不孝,随时随地都可以发落。

    邵公公笑得越发灿烂:“蒋郎中这是知道圣上圣明,更何况……”他略微顿了顿,“他那个脾气,牛一样的。只怕就是圣上要治他的罪,他也还要死赖到底不认的。有谁见过和牛说前头去不得,牛就不去了的?就算是硬要去拉,也得费些力气呢。”

    “死赖到底?对,可不就是赖皮么?朕怕的是一心想要爵位的,还真不怕一心不想要爵位的。”皇帝哈哈大笑起来。

    蒋家父二人一同出了宫门,一前一后,一左一右,各回各家,蒋重骑在马上,恋恋不舍地目送着蒋长扬的背影,最终使劲磕了马腹一下,马归家不提。

    却说蒋长义听说蒋长扬也被宣入宫中了,只当皇帝那一关过不掉,不由急得如同热锅上的蚂蚁,急得团团转。可还不方便表露出来,看什么都不顺眼,简直日如年。来回走了无数回,突然站住了,小心翼翼地从书桌下面的暗格里摸出一只小巧精致的瓷瓶来。瓷瓶里犹有一些残留的药粉,他嗅了嗅,唇边露出一丝笑。新近得来的这东西本是想留着关键时刻用的,可现下,若是宫里头又起了波折,他也不得利用这东西做点事情了。

    “吱呀”一声,萧雪溪扶着肚走进来,满脸的不高兴:“都去了这么久了呢,你说会不会又出什么乱……”

    蒋长义不高兴地横了她一眼:“休要胡说,能有什么乱?”

    “来啦,来啦……”一想端庄稳重的采莲兴高采烈地奔了进来,对着二人倒头便拜:“恭喜世爷,恭喜夫人!”

    哎呀呀……萧雪溪和蒋长义互相对视了一眼,都从对方脸上看到了一个大大的笑容。蒋长义到底是低头伏小多年的人,很快就稳住了,笑道:“乱叫什么?当心被人听见了笑话。”

    采莲笑道:“不怕。国公爷回来了,倒是圣上准了!请世爷和夫人去老夫人房里说话呢。”

    萧雪溪忙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装扮,觉着这身半旧的家常襦裙实不合适这个大喜的日,忙道:“待我换身衣服。”

    蒋长义一把扯住她:“换什么换!让人笑话!就这身过去就好。荣辱不惊,你父母没教过你么?”

    萧雪溪憋气……旁的世家女,人家都说是家教第一,没人挑错,偏蒋长义最爱说的就是,你家里没人教过你么?真是气死人了。可他今日说的却没错,那就这样吧。

    二人一受着注目礼,感觉分外良好,云淡风轻的到得房里,蒋重道:“我请人看日,到时请了宗老们,开了宗祠祭告祖宗罢。”

    杜夫人淡淡地道:“不必请人看了,大后日就是好日,到时候,最好记得当着宗老们把答应过我的事情说一下,请大家做个见证。”随即把目光放在了萧雪溪的肚上,神情专注无比。

    萧雪溪情不自禁地把手放在了自己的肚上,可转眼,她又觉得这个孩是个有福气的,便骄傲地挺了挺肚。杜夫人注意到了她的小动作,唇边露出了一丝微笑:“孩六个月了吧?真是快啊。”

    萧雪溪无比骄傲地点了点头。杜夫人侧过脸,笑容更深了。

    到了祭告这一日,老天爷都仿佛感受到了众人的好心情,阳光灿烂无比,一大清早,国公府就热闹得不得了,包括杜夫人在内,众人都换上了华丽的新衣。蒋重更是穿得一丝不苟,笑嘻嘻地和宗老们说话:“大郎有要紧差事,不来了。”

    国公府的事情,众人都是有数的,如今这爵位即将落在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庶身上,由不得人不暗自嗟叹,却也没人那么没眼色,非要管人家的家务事,便都热情洋溢地围着簇然一新的蒋长义说些恭维话。

    蒋长义看着祠堂里头层层叠叠的蒋家列祖列宗的灵位,有种强烈的不真实感和不踏实感。这感觉他只在梦里有过,下意识地,他回头扫了一眼杜夫人,杜夫人神情肃穆,衣着光鲜,怎么都不像是会闹事的样。他微微松了口气。只要先把这一关过掉,以后又再慢慢细说。

    “吉时到了。”有人提醒了一声。

    人也到齐了,蒋重忙敛了神色,正要开动,就听杜夫人突然一大声哭起来:“忠儿!忠儿!我可怜的忠儿!你死得好惨!死得不瞑目……可那害死你的人,却夺了你的一切,在这里人模狗样的要承爵了!”

    众人大惊,纷纷看向杜夫人。只见杜夫人刷刷刷把身上套着的那件华丽的泥金披袍给扯了,露出里头的素白袍来,挣扎着往前冲:“列祖列宗睁睁眼吧!残害手足,大逆不道,不仁不义,天理不容的畜牲也能继承家业么?”

    “胡说八道什么!把夫人给我请下去!”蒋重脸色大变,蒋长义的脸上闪过一丝狰狞,眼看着有人朝杜夫人扑过去了,他方捂住脸大哭起来。


    秒记意千重《国色芳华》最新章节网址:http://www.bedbangkok.com/gs_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