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色芳华

作者:意千重

    、、、、、、、、、、    这样的情形,杜夫人是早就预料到了的,她猛地从头上拔下一股金簪来对着自己的喉咙,尖叫道:“谁敢碰我?蒋重,你果然想要逼死我么?是在这里说还是要上公堂,你自己选!”她余威尚在,又有这个由头,自是没有人敢去强行扶她了。

    蒋族人嗡嗡议论起来。

    蒋重只当杜夫人是在无理取闹在发疯。可他也相信自己如果强来,杜夫人一定会刺下去的,大好的日,他不想闹成这样,可又有点小心思,既巴不得把杜夫人的疯展示给众人看看,以后再有什么也说得通,可又觉得实在是丢脸,害怕节外生枝,不由一个头两个大,只得好言好语地道:“我不是什么都答应你了么?你别这样,放下金簪,有事好说。”

    蒋长义趁隙膝行到蒋重面前哭道:“求父亲收回成命罢!知道母亲心疼二哥,见了今日的情形难免心中郁闷成伤,但这样的罪名儿实在担不起!”他哭得伤心了,一副嫡母发疯,一再退让还是受了大委屈的模样。可他与蒋重这个不知情的却是不同,他心里有鬼,由不得他不胆战心惊,急速寻思,该怎么利用手里那个瓷瓶让杜夫人闭嘴?

    杜夫人眼里闪现出强烈的恨意,抬脚往蒋长义的面门上踢去,喝道:“你这个狼心狗肺的白眼狼!这样的话我又岂敢说?今日就要扒了你的皮给大伙儿看看!你踩着你哥哥的白骨往上爬,夜里头有没有过噩梦?”

    蒋长义赶紧低头大哭,躲开了这一脚。

    萧雪溪先是懵了,随即尖叫:“夫人神志不清了!快把夫人扶下去!”但,宗祠重地,不是什么人都可以随便进来的,萧家跟来的下人并没有几个在里头,多的人是看蒋重的脸色,蒋重都怕杜夫人会刺死她自己,他们又何必上赶着去?所以她尖叫也只是尖叫罢了。

    众人这时候才回过味来,就有宗老问蒋重:“这是怎么回事?”

    “她疯了。给忠儿的死刺激的,还以为她养好了呢,结果又发病了。”蒋重脸色凝重地瞪着杜夫人,郑重警告她:“杜氏……”他此刻真是恨透了杜夫人,这女人原来的主意竟然是这个!他决定,此番若是过得去,定要叫她有生之年都别想再踏出房门一步!

    杜夫人不理他,只是环顾众人大声道:“众位尊长,我没疯,我清醒得很!今日我要请各位做个见证,见证一件庶弟为了承爵,害死兄长的惊天大恶事!这一家老小明知他的恶行,却偏还纵着他,我……”她呲了呲牙,“有证据!之所以这时候才说出来,就是唯恐他们加害我!”

    不是随便说说,是有证据!为承爵而兄弟阋墙,手足相残,这可是了不得的大事!果真是真的,这一家算是玩完了!这蒋长义,平日里不哼不哈的,看着挺软善的一个人,原来手段这么厉害?不管真假,众人看向蒋长义的神色就有些复杂了。

    蒋重狰狞着脸“蹬蹬蹬”冲上前去一脚踹倒杜夫人,这种话都说出来了,竟然是要害了全家人么?他不怕她死,她要死就死了罢!死了才干净!

    杜夫人任由他将自己踢倒在地,只抬起头望着他冷笑:“你害怕了?迟了!”她轻轻地笑:“阿重,你这回麻烦大了,你就算是打死我这事儿也瞒不住了,我和你说过的,你不肯,我没有办法。我天天都梦见忠儿在我眼前喊,阿娘,我疼,我冤枉……你可有梦见过他?”他不会的,他只记得他自己,只记得他那个娇滴滴的小人。

    蒋重被她笑得起了一身鸡皮疙瘩,他悲哀难堪地看着杜夫人,怎么就到了这个地步呢?她一定要所有人替蒋长忠陪葬么?不管是不是真的,他都不允许!他略微一定神,反剪了杜夫人的手臂,将她拖起,打算亲自送她下去。又朝众人行礼道歉,以杜夫人病了为借口,请众人先回去,改日又再另行祭告云云。

    朱国公府自来就是最有威信的一支,虽然现在式微,却也还没倒。蒋重发了话,国公府的下人来“请”,众人虽然惑,也想看看热闹,却不好死赖着不走。

    杜夫人凄厉地笑,犹如夜枭在叫:“你们全都眼瞎耳聋了么?呜呜……”她的嘴给蒋重捂住了。

    萧雪溪大着胆道:“夫人神志不清,快去请医来给夫人诊病!”直接当疯关了罢!

    外面传来一阵喧哗,杜谦带着一群人闯了进来,后头还跟着蒋家惊慌失措的门房家仆等人。他淡淡地扫了众人一眼,不满地看向杜夫人,原本量的不是这样,她这样倒是解恨痛快了,可怎么不替他和杜家想想?说好先收拾蒋长义,然后再另外找法收拾萧家的。

    杜夫人有些心虚地别开了眼睛,但是随即又抬眼坚定地看着杜谦。既然已经撕破了脸,难道退让能让他们退步么?别傻了!她要叫蒋长义身败名裂!死无葬身之地!再说了,她刚才可没提萧家。

    兄妹二人很快交换了眼色,杜谦皮笑肉不笑地上前轻轻拂开蒋重的手:“到底是二十年的夫妻,有话好好说。”接着就对蒋家族人行礼致歉,道是自己情非得已,不得不闯到这里来,实是失礼,真是抱歉云云。可是他的人却把去给堵死了,谁都别想走,也别想进来。这下众人就算是想置身事外,不看这场闹剧也不行了。

    萧雪溪抱着肚又急又慌,双腿发颤,站也站不稳。稍一定神,便捂着肚哼,要往外头去搬救兵,杜夫人冷眼瞅见,不由冷冷一笑,并不阻挡。

    蒋长义自不会坐以待毙,他立刻站起身来往杜夫人面前行去,一边彬彬有礼地朝杜夫人行礼,一边暗里朝杜夫人晃了晃那个瓷瓶,口里却说得其委屈:“母亲容禀,如果您是不想要我承爵,我不承就是了,何必害人?”

    “闭嘴!谁是你母亲?你这个贱种也配?我若是早知这一日,根本就不该让你来到这世上!”杜夫人根本不看蒋长义手里的瓷瓶,只看着蒋重:“让我来告诉你忠儿是怎么死的,这个人,为了承爵,买通与忠儿有私怨的人,借酒后斗殴杀死忠儿,许那人重金并逃性命,过后又将人灭口喂狼,自以为天衣无缝,谁知却被人看到……”

    到了这份儿,蒋重不会傻得还看不明白,她敢这样大闹,必然是有备而来,不管真假,他都不想给人围观。他发疯似地转动着所有的脑细胞,希望能找到一条活。他抢在杜夫人的话前大声道:“我们回房去说!”还是外人在前的好,关起门来细说吧。

    杜夫人又如何肯依他?冷笑道:“你怕什么?你不是觉着是我疯了,胡说八道么?让大伙儿也看看听听,我是不是胡说八道?!”

    “夫人您过了,原本这些事我是不想说的,可您逼得我没法了。”蒋长义痛苦地从怀里摸出那个瓷瓶来,沉痛地大声道:“不知夫人还认得这个瓷瓶么?里头装的是能让人发作的药。死去的柏香可是跟着夫人做下不少好事,刚巧的,她什么都告诉我了。您别逼我。”

    “呸!”杜夫人啐了他一口唾沫,冷笑:“装不下去了?什么瓷瓶我认不得,柏香,柏香与你勾搭成奸,你弄死了她不说,还要借她的名字诬陷人?”死无对证,她怕什么?说着从袖里摸出一张纸来:“倒是你,上头写得明明白白……”

    蒋长义无限哀伤地道:“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夫人您自来精于算计,杜家舅舅手眼通天,弄点假证据除掉一个人也不在话下。不见证人,如何能让我信服?倒是您,我人证物证都在。您给老夫人下药,趁隙使人诬告大哥不孝,又杀柏香灭口,现在又来害我!您再恨父亲,也不该害这么多人……”拿证人出来啊,一定是见不得光的。他才不怕!

    “你胡说!”杜夫人大吼一声,“你害怕了就诬陷我!”

    这二人都有些心虚了,却都想努力证明对方是坏人,说的话不可信,但蒋重却已经差点晕了。心悸?这家里头有心悸之病的人只有一个。蒋重抖得像风中的落叶,勉强控制住颤抖的身体和心神,强作镇定:“是家务事,我们进屋去说,别让人看笑话。”又命人赶紧把宗老们送走,他改日再登门一一赔罪。但已经有人不想走了,他只得硬干。

    杜谦的神色也渐渐变了,疑地看着杜夫人。她还隐瞒了他什么?倘若只是冒领军功的事情,他自有法应对,但如果是其他事情,他可就被动了。他看了看周围围观的蒋家族人,直觉还是让这些人走的好。便默许了蒋重的行为。

    待到外人一走干净,蒋长义就站直了腰,淡淡地道:“夫人你何必赶尽杀绝?就算是儿媳妇平日里有什么不能让您满意的,您也不该拿蒋、杜两家人的声誉和前程来开玩笑。您不满意的,只管提出来,儿连亲生骨肉都愿意给二哥,还有什么不愿意给的?父亲您说是不是?”潜台词就是,惹急了我,大家都别想落了好。不如求和吧。

    正当此时,外头一阵尖叫:“不得了了,老夫人昏死过去了,少夫人摔跤了!”


    秒记意千重《国色芳华》最新章节网址:http://www.bedbangkok.com/gs_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