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色芳华

作者:意千重

    、、、、、、、、、、    不知道蒋长扬怎么和蒋重说的,也或者他根本就没什么都没说,反正没多少时候他就把孩抱了过来。蒋长扬的动作很笨拙,僵硬得不得了,总怕一不小心,就坏了臂弯里的奇珍,脸上却带着满足得不得了的笑容。

    是顺产,人又年轻,加上之前一直在锻炼身体,精神还好,便在林妈妈的帮助下坐了起来,招手叫他把孩递给自己,并不问蒋重如何。蒋长扬也知趣地不提,只在一旁用一根手指小心翼翼地抚摸着孩的脸蛋,力图证明孩哪里都长得像他,简直一模一样。

    因为是双胞胎的缘故,孩很小,被捆成了两个又小又直的小卷筒,唯一露在外头的就是那张又红又皱,长着胎毛的小脸。兄妹二人一直都在呼呼大睡,牡丹盯着看了许久,也没看出什么地方长得像蒋长扬,真是难为他言之凿凿地讲长得像他了。便笑道:“眉毛几乎没有,头发不好啊,还有好小,好像没有秦娘生的那个大,也没阿馨的女儿大。”

    “这不是眉毛是什么?”蒋长扬不满:“谁的孩儿刚生就能看得出来头发好不好?”他的儿女,头发不好也是暂时的,很快就会别人的长得好。至于孩有些小嘛,一次生俩,能不小么?但是他的孩,看看吧,他长得这么高,牡丹也不矮,还能矮了去?

    “是,你说得对。”牡丹忍笑,决心满足他刚了父亲的悦和快乐,他说什么就是什么吧。抱着孩端详了一会儿,她开始赶人:“你守了一天也累了,去休息一会儿吧。”

    蒋长扬含着笑:“我不累。”有了孩还不忘自己,牡丹真是好。

    “你不累也要去休息。”牡丹红了脸。她要喂奶,他能留在一旁么?两个人的时候当然又是另说,可现在屋里有其他人呢。蒋长扬坐了一会儿,心里有些明白了,怏怏地走了出去。

    牡丹立即让林妈妈帮忙,林妈妈不赞同,明明请了最好的乳母,两个乳母都是又白净又丰满,尽职尽责之人,她还瞎折腾什么?这个当口,专心养好身才是正理。

    牡丹耐心地解释:“是我生的孩,却没吃过我一天的奶,不像话。”她自知自己根本没法满足两个孩,但最起码也得吃上几天吧?怀着的时候觉得很想腹中的孩,可是生后见了面,才又发觉更想,哺乳什么的,也可以增进母之间的感情是不是?

    林妈妈心里却又有另一层算,按着牡丹的指使,替她清洁后,带着点小得意道:“可是孩们都睡着的呢。”刚才蒋重不就是以影响孩睡觉为借口阻拦着让别抱过来的么?这会儿她也会。总不能给弄醒吧?

    牡丹只笑不语,顺手抱了身边的贤儿,可又皱起了眉头。怎么说呢,在娘胎里的时候贤儿抢不过正儿,明显小了一圈。看着她皱皱的小脸蛋,牡丹竟然舍不得把女儿给弄醒。好吧,刚出生的婴儿吸奶是件力气活,就由身体强健的哥哥来替妹妹效劳咯。

    牡丹便把贤儿给放下盖上了小被,抱起正儿来,对着他的小耳朵轻轻一弹。屋里立刻响起了响亮的哭声,正儿一张小脸红得简直不能再红。

    “呀!”林妈妈心疼得如同割她的肉,要从牡丹怀里接过孩去哄,牡丹含着笑,并不给她,只轻轻抚摸正儿的脸颊,轻声哄着。不一会儿,正儿停止了哭泣,牡丹这才艰难地操作起来。一个不会喂,一个不会吃,但都为了一个共同的努力前进着。如此折腾再,她总算是有了点反应。到了傍晚的时候,两个孩都尝过了亲娘的奶。牡丹对这事儿乐此不疲,有两个备用粮库,她不用担忧自己的奶够不够,孩们会不会饿着,更不用半夜时候起来哺乳,所以很随意,很惬意,很轻松。

    林妈妈却觉着她仿佛是小孩过家家,玩上瘾了,不方便告诉蒋长扬,便把这事儿告诉岑夫人,实指望岑夫人劝劝牡丹,岑夫人听了,淡淡地道:“算什么呢?她自己的孩,她爱怎么就怎么。从前大郎刚生,我也亲自喂养过的。”

    林妈妈讨了个没趣,自是再没什么可说的。

    转眼到了该洗的时候,原本蒋长扬和牡丹在蒋家还没出事之前曾经量过,要隆重操办的。可是计划不如变化快,到这种事情,就意味着什么都不能做,凡事从简,否则就要被口水给淹死。

    “就不通知其他人了,就自家人一起吃顿便饭就好。”蒋长扬很内疚:“只是委屈你和孩了。”

    牡丹只是笑:“没什么委屈不委屈的。我觉得这样就很好。”她握住蒋长扬的手,“那些都是虚的。最起码,我们一家四个人还完完整整地在一起,这个可是什么都换不来的。”她自知蒋长扬刚做了这个职方司郎中没多久,就因为那个猪国公的事被迫退了下来,心里必然不好受。

    蒋长扬却没她想象的那么难受:“不论什么事,听你一说总是有好的一面。其实这个关口,我躲开也不是没有好处的。”他轻声道:“我把袁十九举荐给景王了。”

    牡丹打起精神:“那好呀。袁先生没有犯倔吧?”这是给前程,按说普通人都不会拒绝,但袁十九那个脾气,却是说不清楚的。

    蒋长扬笑道:“他说好。”他不在朝中,很多事情都不似从前那般好把握,有袁十九在景王身边经营着,将来再回去的时候会轻松许多。

    牡丹就松了一口气,看这样,他是早就打算好了的,原来真的不用她替他操心。

    转眼到了洗这一日,何家众人早早来了,也没怎么弄,就是意思意思,给孩洗了个澡,坐在一起吃了顿再简单朴素不过的家常便饭。可是出乎意料的,刚收了碗碟,臧嬷嬷就奉了汾王妃之命来了,送了新生儿一对赤金打造的长命锁,四端锦缎。礼物不是很重,只是寻常,但是在这个时候让人送礼来,表示不忘之意,却是让人很高兴。

    臧嬷嬷这里刚走,李满娘又与吴十九娘协同而来,都带了重礼。吴十九娘丝毫没有生产不久的妇人那种圆润样儿,看着清减不少,看了新生儿一回,把目光落在正儿的身上,脸上闪过一丝怅然,叹道:“你真有福气。”李荇待她很好,但她就是个暗里好强的人,生了女儿,不用人说她自己就已经非常不好受了,更不要说是有了崔夫人那样一个婆婆。因而她便是硬生生把自己给逼成了这个样。今日本来李荇劝她莫来,既然心里不舒服,又何必呢?可是她却和李荇生气,觉着李荇这意思是说,生了女儿就低人一等,出门都不好意思了,于是偏要顶着来。

    “你也有福气呀,先开花后结果,你那女儿又乖,体又好,不似我这两个,看着这么小,真是急人。”牡丹知道吴十九娘的心结所在,压制着不让自己在她面前表现出高兴的样,只找些其他话来说,不管怎样,吴十九娘肯亲自上门来看她,就是一份人情所在。

    可牡丹没想到的是,她这个话在吴十九娘听来,还是有些炫耀的意思在里面。于是吴十九娘接下来的表现就让牡丹有些不舒服。也不知道吴十九娘是故意的还是无意的,一直就不停地安慰她,让她莫要为蒋家前段时间发生的事情烦恼,不管那些人的名声有多坏,人家都晓得蒋长扬和他们不是一人,又说李荇当时也很担心,上下打听,意思是蒋长扬这件事,李荇也在中间使了不少力气,又隐隐透出李荇升了职的意思。

    李满娘便拿话去拦,吴十九娘却装作不懂,笑道:“不管怎样,就凭你家这位的本事,将来指不定比现在还要好,不会受这件事影响的。所以你莫要担忧了。”她呵呵地笑着,一副热心体贴的模样,但那语气和笑容,看着就让人不舒坦。总之就是小孩之间的较劲,我这件比不过你,总有一件要压过你。

    牡丹开始有点不舒坦,随即又想,自己实在是没必要和吴十九娘计较的。吴十九娘到现在,满打满算也没满二十岁,她却是前世后世加起来,十岁的人了,不看僧面看佛面,李荇的情是要记的,于是一笑而过:“承表嫂吉言。我这里先谢过了。”

    吴十九娘见她笑得开心,自己反倒觉得有些无趣,正当此时,李满娘提出要走,她也就借坡下驴,很有礼貌的告退了。李满娘瞅了空和岑夫人悄悄道:“让丹娘莫要往心里头去。十九娘平日里没这么小心眼,只是这些日受了气,有些想不开。”崔夫人听说牡丹一口气生了一儿一女,突然之间就儿女双全了,于是气得“病”又加重了几分,虽然不敢明目张胆地给吴十九娘脸色看,但这样病着,几乎不过问孙女儿的大事小事,本身就是给脸色看了,谁受得了?

    岑夫人淡淡地道:“谁会和她计较?要真计较得起这么多,早就不来往了。”

    李满娘微微一笑:“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

    送走李家的人不久,潘蓉和白夫人也来了,还分别带来了两个人的礼。

    注:有童鞋提醒我,祖母丧,孙只需守一年的孝。但我前给写了年,实际上当时我翻了资料,说是承重孙,既长房长孙要服斩衰年,但却没有注意到,其实是明清以后才这样实行,之前都是承重孙为祖父服斩衰,祖母就没有提。所以这里特意声明一下,改过来。


    秒记意千重《国色芳华》最新章节网址:http://www.bedbangkok.com/gs_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