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色芳华

作者:意千重

    、、、、、、、、、、    “这是景王送的。等出了孝,用这个给丹娘身衣裙。”潘蓉把一对玉璧和一对金钗,四匹彩华丽的贡缭绫端端正正放在蒋长扬面前。他是无限同情蒋长扬,若是被很亲近的人拖累了,那也没话可说,可这是只有恨和算计却偏偏被没感情的所谓亲人给拖累了,那才是真真让人郁闷得吐血。

    蒋长扬淡淡一笑:“替我谢过殿下了。”因见潘蓉刻意的讨好样,不由失笑:“不许这样看着我,我没你想的那么难。”

    潘蓉盯了他一会儿,笑起来:“好呀,还以为你会很难受,想安慰你几句,谁知你却享受的很。你是把这个当作放假,享受天天陪着妻儿的日了吧?”说着就很没形象地歪倒在榻上,叹道:“你倒是享福了,可是我却累了。殿下让我传句话给你,本不该用俗事扰你,但他着实不得你,还要你背里替他使把力。”

    蒋长扬早就想到景王不会放他轻松,便道:“我要请你帮我找个人。”蒋长义就这样莫名没了影踪,不是回事,是死是活总要知道个结果才是。

    潘蓉摸着下巴沉吟:“说来也奇怪。老那样的性格,平日里来往的就都是些酸人,没见几个痛快的。偏生他一跑没了影踪还躲得这般痛快,影都找不到。”他找不到是正常的,可是自蒋长义失踪那日开始,蒋长扬就一直暗里布置了人手在寻,竟然也寻不到,奇怪了。

    蒋长扬道:“正是如此,所以一定要找到他。”潘蓉找不到,不是还有景王么?想来这么一个小小的要求,景王不会拒绝。

    “行,我明日就重新布置人手。一定给你把人寻到。”潘蓉贴在蒋长扬耳边轻声道:“萧又有动作了。”

    二人嘀咕了许久,潘蓉方才笑道:“你这里大概不会清净的,应该还会有人来。我不耽搁你了,这就要走的,如今家里老的老,小的小,到点不归家,总是不好。”

    蒋长扬便叫人往里头去请白夫人,又笑话潘蓉:“你如今变化大得很嘛。人家都说你浪回头了。”

    潘蓉嘿嘿直笑:“你不是和我说要惜福么?我就算是不为我自己考,也得为两个老人和阿馨,还有孩们想想吧。要是将来人家说,阿璟,阿瑶听人家说他们的父亲不如阿正和阿贤的父亲,丢脸得紧。”阿瑶是他的小女儿,他只比潘璟还要想得紧。经常道是,他混账点,只要潘璟有本事,人家也不会把潘璟怎么样,可是女儿就不同了,人家一提起这漂亮小姑娘有个混账爹,那可是亲事都要受影响的,所以他一定不能行差踏错。

    说到这里,潘蓉不胜感慨:“我真是没想到,蒋家伯父最后会变成这个样。想当初……”想当初,他们谁不怕那个板着脸,看着风凌厉,什么都讲究规矩和正统的蒋重?临了,最没守好规矩的人就数他了。自己要是蒋重,不如一头溺死在马桶里才干净,偏这位老人家,竟然好意思跟着蒋云清一起搬到这里来住着。身边长随重重地咳嗽了一声。潘蓉脸一红,咽下后面的话,哪儿有当着人家儿说父亲坏话的?哪怕这个父亲再不是人呢。

    蒋长扬淡淡地道:“当初的事情再提。我只想着,不要让自己也成这样的人就行了。走,我送你出去。”他记忆中的父亲也不是这个样的,大家都在变,这么多年以来,没有变的人只有王夫人和方伯辉了罢?可见要保持自己的本性,让自己不断提升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

    潘蓉有些后悔,讪讪地出去,接着白夫人,夫妻二人一同告辞而去。

    蒋长扬目送这二人的车去远了,便往里头去瞧母。时值中午,岑夫人等人都往后头歇息去了,他以为牡丹大概也在睡,可刚进门就看见林妈妈领着宽儿和恕儿在收拾东西,什么珠玉锦缎,描金漆球,银葫芦等小孩儿玩的东西,林林总总地摆了一桌,无一不精美,无一不是好东西。不由感了几分兴趣:“这是谁送的?阿馨拿来的?”

    牡丹没回答他,林妈妈却是脸色微变,支支吾吾地“嗯”了一声,和宽儿恕儿加快了收拾东西的速。蒋长扬心中生,却不好当着下人的面细问,便回头看了看牡丹。牡丹正在逗弄两个孩,两个孩还木木的,没什么反应,眼神也有些呆呆的感觉,其实逗着真是半点都不好玩,可是她看着就是心疼,觉着就是好看,谁叫她是做娘的呢?没法啊。

    蒋长扬轻轻叹了口气。那天她刚生了孩,他觉着她真好,没有生了孩就忘了他呢,可这才几天啊?她就原形毕露了,眼里没了他,连他问话也没听见,若是从前,她一准儿早就出声打招呼了。他心里突然有些不是滋味儿。

    正在黯然神伤,就听窗外有人小心翼翼地喊了一声“蒋叔好?”却是被冷落了许多天的甩甩,支愣着翅膀,头探脑地偷窥他,不难看出那讨好之意。蒋长扬的心情好了起来,受冷落的人不止是他一人啊,还是有人记得他的(那是只鸟好吧),于是他大声招呼宽儿:“天气热,别忘记给甩甩洗澡,小东西怪可怜的,这两日都没人理睬吧?我都没看到它,喂好了啊,别饿着,别渴着,看看它的小水瓶儿里有没有水?”

    宽儿是个呆,条件反射地先应了好,然后又后知后觉地道:“没有的,奴婢才看过,有水的。昨日才给它打水洗了澡,因怕它怪叫吵着正郎和贤娘,故而不敢让它往这前头来。”

    蒋长扬一听,又觉得有道理了,现在不比从前没孩的时候,这甩甩发起疯来的时候,最爱怪叫尖叫,要是吓着孩可不是玩儿的,当下又改了口:“那今日怎地拿到前头来了?”

    牡丹终于注意到了他,便笑道:“它还算乖了,是个小精怪。约莫是觉着这几日有些不同的,一来就试探着叫牡丹真可爱,我回了它后,就一直在外头探头探脑,鬼鬼祟祟地张望,这么久,就发出过几声,都是叫我的。我怕把它惹得兴奋了吵着孩,就没怎么理睬它,它也就安静下来,一直到你来了,它方才和你问好呢。就让它这么着吧,放在后头孤零零的怪可怜的。这样放些日,它就懂得分寸了。”

    说起这个来,她倒是有这么多可说的了。蒋长扬闷闷地“哦”了一声,靠过去看了看两个孩,两个孩又在闭眼打瞌睡了,不由郁闷得,“怎么又要睡了?我觉着就一直在睡。”

    牡丹笑道:“他们都在生长呢,当然要睡,多睡才好。”

    就她什么都知道。蒋长扬看了一会儿,要伸手去抱阿贤,哄阿贤睡觉,却给牡丹给止住了:“让她躺着睡,别抱成一个落地响,虽然咱们家不愁没人抱,但不能养成这个脾气。”

    蒋长扬又郁闷地收回了手,陪着这母人坐着,有一搭没一搭地问这两孩今日可吃得好了,睡得可好了,牡丹感觉如何了之类的话题。不时地又瞟瞟林妈妈,这几人怎么还不走?

    可怜林妈妈心里有鬼,被他盯得冒了一层细汗出来,匆匆忙忙地将东西收拾干净了,抬着箱要走。蒋长扬偏偏起身道:“慢着,这漆球做得不错,就留下来玩玩。”

    林妈妈皱着一张苦瓜脸,偷偷瞟了牡丹一眼,牡丹点点头:“你们辛苦了,下去歇歇罢,有事儿我会叫你们。”

    林妈妈忙道:“老奴去让乳娘过来把孩抱过去。”要是不小心闹个别扭什么的,总不会惊吓着孩。

    牡丹笑道:“不必了,就让他们在这里睡。乳娘昨夜辛苦,让她们休息一下也好。”

    林妈妈犹自不放心:“那要是孩醒了,您就叫老奴。”一边说一边又偷看蒋长扬,简直就是一步回头。

    “知道了。”牡丹叹气,这林妈妈吧,这两年好日过多了,反倒没有从前在刘家的机灵劲儿了,本来没有鬼的事情,经她这样一瞅一瞅,遮掩了又遮掩的,蒋长扬本来没感觉的都要有感觉了。

    “是谁送的?”蒋长扬把那漆球拿在手里翻来覆去地看,这漆球,只怕宫里头的那些皇们用的也就是这个样了,打磨得一丝不苟的,还描着金漆,拿在手里又轻巧又漂亮。送这种东西,又是白夫人和潘蓉一块儿送来的,潘蓉不提,林妈妈等人一副做了的模样,不用问他也能猜出几分来。

    牡丹一笑:“你应该猜得到的。”

    蒋长扬便挑了挑眉:“秦娘?”

    “她和阿馨不熟。”牡丹接过他手里的漆球,在手里抛了几抛:“是做的不错。”

    蒋长扬一把夺过去:“那就是吴十七娘了。我记得她和阿馨交好。”

    牡丹斜瞅着他:“你真的猜不到是谁?”

    蒋长扬把那漆球扔到床铺最深处,闷闷地道:“我怎么猜得到是谁?”

    牡丹一声笑起来。


    秒记意千重《国色芳华》最新章节网址:http://www.bedbangkok.com/gs_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