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色芳华

作者:意千重

    、、、、、、、、、、    蒋长扬有些恼羞成,面上仍然着淡淡的样:“你笑什么?我猜不到有什么奇怪的?”

    便敛了笑容,正色道:“是刘畅送来的。我本不想收,但又觉着,如今这情形,你与他是难免要来往的,正常送礼,正常交往,才是正理。若是不收,让阿馨带回去,反显得没气。所以做主收了下来,等你来处理。没和林妈妈她们细说,倒叫她们提心吊胆了一回。”

    蒋长扬没说话,只探手又把那个漆球抓了出来,在手里转了几转,淡然地道:“你处理得妥当。既然他能想到恭贺我们,那我自当改日送他一份大礼,绝不白收他的礼。他送多少,咱们就收多少,只要他送得起。”刘畅不会是真心,送这礼就是给他心里添堵,他越不受,刘畅越欢喜。既然如此,不如次次都收,反手再送回去,心里堵的人反倒是刘畅,他倒要看看刘畅能送多少次,难不成他生十个孩,刘畅还能送十次???听说刘畅最近新得了一个美人,正好以这个为由头送礼过去。想到这里,蒋长扬不厚道的想笑了。

    “你安排就好。”牡丹根本不放在心上,只偷瞟着蒋长扬,见他上挑的眉头已经放平,自知他已然不放在心上了,不由偷乐。却见蒋长扬也偷偷瞟过来观察她的神情,二人的目光一时躲避不及,直直撞上,都有些傻傻的。

    牡丹最先忍不住,大笑起来,蒋长扬恼羞成怒,猛地往前一探,一口咬在她的嘴唇上,恨道:“叫你笑!”却见牡丹睁大了黑白分明的凤眼,妩媚流光,静静地看着他,心中不由一荡,齿上的力气就小了,却又被一点丁香小舌软软的,滑滑的,轻轻舔过唇齿,所过之处如上云端。不自觉的,蒋长扬的手捧上了牡丹的脸,张嘴准备开吃,哪怕是根本吃不着,不能吃,尝尝味道也好呢。

    “咳,咳!”有人在外头不正常地咳嗽了两声。二人俱都吓得惊魂出窍,迅速收回各自的作案工具,正襟危坐。牡丹垂头假作给孩拉被,蒋长扬一本正经,神色端肃地往外看去。但见窗外安静得很,人影全无,只有一只探头探脑的鹦鹉小眼珠瞪得溜圆,蹲在银架上随着午后的轻风荡啊荡。

    “这个小鬼东西!”蒋长扬大恨,弹起身去对着甩甩比了个很凶狠的动作,随即又觉得好笑,被一只鹦鹉偷窥调戏了,总比被人给撞破了的好吧。

    甩甩惊恐地缩了缩脖,发现他是逗自己玩,便着他的样,怪声怪气地哈哈了两声。蒋长扬好气又好笑:“以后我们俩单独在的时候,不许它在外头。”

    牡丹收了一本正经的样,捂着嘴笑起来。说,这样偷偷摸摸,想要却又得不到的感觉真的挺不错的。

    二人没笑多久,真的来了人,宽儿道是袁十九领了一群人过来,请蒋长扬出去,方伯辉里的几个儿媳也携伴而来恭贺,这会儿正由岑夫人出面招待着,马上就要过牡丹这边来。蒋长扬只得别了妻儿,夫妻二人各自招待客人不提。

    无巧不成书,傍晚时分,大家都以为没人会来了的时候,却又迎来了远客。来的是方伯辉家里的一个姓高的管事并几个家人,足足拉了一车礼。除去若干给孩准备的衣物玩具,再有就是给何家人,汾王府,方家人的礼。

    “主君和夫人一切安好。”那高管事禀明了方伯辉和王夫人的近况,方作揖恭贺道:“这可巧了。因着不知是男是女,主君和夫人便各自准备了一套,这回正好用上。可见,小公和小娘都是非常有福之人。”接着说了一串吉利话,他们很早就出发,上丝毫不敢耽搁,只望能抢在孩出世之前把东西送到。虽说还是迟了,但恰恰地赶在洗这日到,不能不说又是福分了。

    “老高你们辛苦了。”蒋长扬已看完了方伯辉和王夫人的信,让人送往里头去给牡丹看,赏了众人,却又十分小心,毕竟王夫人已然是嫁了方伯辉的,万里而来,不好叫人说厚此薄彼,生恐方家的人会有想法,忙忙地让人去和方家说道,表示今日情况特殊,招待了饭,就让人过来请安送礼。

    方家人倒也大方,连连说不必这么客气,众人远道而来也辛苦了,让高管事第二日再去方家也不迟。蒋长扬很高兴,大家都互相体谅尊重彼此,这亲戚才能做得长。

    晚上一对小包吃饱喝足,由乳娘抱了去歇下,牡丹与蒋长扬这才命人拿了王夫人和方伯辉带来的礼物细看。因见里头有两匹印花印金绫,花色奇巧,不由想起高管事曾说,这东西是当地一位人送的,颜色艳丽了些,王夫人穿不上,所以带回来给牡丹看是否能用上。

    蒋长扬便捡了稍次的一匹橙黄地蓝色印花印金绫道:“这块衣料的色彩略轻浮了些,不比这个蓝色印金的来得端庄雅致正好配你,不妨添点香料珠之类的送去刘家。你看如何?”

    其实这印金绫是很不错的,牡丹还没见京中谁家女眷用过这料。她理解蒋长扬要送新奇去压刘畅的心思,这属于他们男人之间互相的较劲。便无所谓的道:“只要娘不怨你把她给的东西拿了胡给人就好。”蒋长扬也不是个好人,这东西到了刘家,又怎会落在那美人手里?多半要被清华给截了的,还要给刘畅惹祸。

    蒋长扬便笑了:“给我的东西,自然是由着我处理。”便叫林妈妈进来,让准备一个礼盒。林妈妈听说是送给刘畅的礼,不由惊讶了,看向蒋长扬的眼神中又多了几分佩服敬重之意。这神色她没掩饰,明明白白落到蒋长扬眼中,蒋长扬心里头受用之。

    刚好把礼盒收拾好,恕儿便进来道:“熊大嫂请娘示下,老爷那边有两个不懂规矩的奴才冒犯了老爷……”

    牡丹沉默不语,蒋长扬板了脸:“怎么回事?”他这府里,还真没出过什么不懂规矩的奴才,蒋重一来,就有不懂规矩的奴才了。

    却是因着有远客至,下人们晚饭后没事儿的都去听高管事说安西都护府的奇闻轶事,道上的见闻。蒋重住的院里也有两个小厮去听,听了回来就在外头说笑,于是吵着了在拜佛诵经冥想中的蒋重。

    蒋长扬一听,就知道某人这是心里酸。不由冷笑了两声,起身去看蒋重。蒋重背对着他跪坐在老夫人从前供奉的那尊佛前,闭着眼睛,专心专意地低声诵佛经,一副超脱出了红尘的样。

    蒋长扬也不催他,只静静地坐着等他念完佛。蒋重是临时客串的,业务不熟,鼓捣了几下,就歇下了。回头死气沉沉的看着蒋长扬,有气无力地道:“有事?”似是万事皆休的样。

    蒋长扬也不和他绕弯,也不提小厮得罪他的事情,直截了当地道:“您近来越发爱这佛理了。”

    蒋重的眼里就闪过一丝苦涩。他落到这个地步,还能如何?在这佛像前跪着,总比傻傻地对着一个空荡荡的园好得多。

    蒋长扬淡淡地道:“今日我请托了人去寻弟。我想着,无论如何总要有个结果,不能这样不明不白的,若是被人利用上,可是再没可以拿来输的了。”

    蒋重明白他的意思。蒋家没给他任何好处,却连累他把他辛辛苦苦挣来的拱手交了出去,还饱受攻讦,谁会服气?谁心里会好受?蒋重垂着眼想了一会儿,道:“你看着办就好。我本想,请旨去边疆戍边杀敌,哪怕就是做个士卒……”

    这话分明是试探自己,再傻也不可能不知道皇帝根本不会理睬他。蒋长扬没接他的话,只道:“现下清娘的终身大事最要紧。”

    一个成为笑谈,还随时可能被人拿来当箭靶的父亲,其实是蒋云清的拖累,这样的亲家,只怕汾王府为难。对于蒋长扬来说,则是养活自己不难,难的是日夜相处。避而不见,不可能,自己若是搬出去住,又是大不孝。蒋重的心里苦涩到了点,彻底打消了心中最后一分残留的希望,他轻轻地道:“我近来心中颇不安宁,总觉得从前做错了许多事情,唯有在佛前才能得到几分宁静,听说你有个好友福缘在法寿寺,我打算去那里住,向他讨教一下。”

    蒋长扬有些,却又释然,随即点了点头:“我替你安排。”不管蒋重是真的觉得做错了或是没有做错,他都当蒋重是真心觉得做错了,所以才愿意顺着他的意思退这一步,成全其他人,所以不必再在这上头纠缠扰了自己的心情。

    到了这一步,父二人再无其他话可说,面地坐了一会儿,各各散去不提。

    第二日,蒋重果然叫了蒋云清和雪姨娘过去,说了自己的打算,然后由两个老成的家丁陪着,带了简单的行李,由蒋长扬送到了法寿寺。蒋长扬重重给了法寿寺一笔香火钱,自回家不提。


    秒记意千重《国色芳华》最新章节网址:http://www.bedbangkok.com/gs_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