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色芳华

作者:意千重

    、、、、、、、、、、    “了什么?”扫了乳娘一眼,乳娘早已经退到了角落里,并不敢听二人说话。

    蒋长扬道:“吏部考功司员外郎。”和刘畅原来任的司农寺丞一样是从六上阶,但是那意义完全不一样。不过从刘畅立的那个大功劳来看,得到这样的奖赏也正常。

    牡丹沉默了一会儿,道:“他的日想必不会好过。”吏部是萧父的地盘,萧家和闵王、魏王是穿一条裤的,刘畅这个当口进去,必然会是眼中钉肉中刺,稍有行差踏错就会灰溜溜地被踢出去。

    “想要站稳还是不容易的。”想到自己刚进兵部时到的那些刁难,蒋长扬点了点头。景王这个时候让刘畅去吏部,固然是奖赏,但也不乏试刘畅才能的意思。刘畅若是此番能,将来的仕途才算平稳,倘若他站不稳,那又是另一说了。

    吃晚饭时,夫妻二人都有些沉默。牡丹想的是刘畅的事情,她是不希望刘畅越来越厉害的,那厮又爱抽风又记仇,若是某日突然又抽了风,倒霉的就是她这个小家,只可惜在这件事上,她是没有其他法了。她抬眼看着蒋长扬,见蒋长扬显然也是在想事的样,便轻轻戳了戳他:“在想什么?”

    蒋长扬微微一笑:“我在想,这次朝中变动,起来的人多数都不是五姓的人。看来,圣上是早就想动了。”五姓在社会上影响力大,不但自诩门第高贵,一女难求,多年以来他们的弟门生在朝中更是形成了一股十分巨大的力量。他们之间有矛盾,却也有共同的利益,每逢关键时刻就会拧成一股,甚至可以和皇帝擂台。可以说,每一次拥立的后面,都能看到这些世家的身影。这样的情况,是每个君王都不想看到的,但迫于形势,他们又不得不妥协,妥协过后,只要想有所作为的君王,都不会任由这种情况继续下去。

    见牡丹有些不明白,蒋长扬便低声分析给她听:“当年最盛的是王氏,也就是后族,在圣上登基时立下了汗马功劳。妃也姓王,只是去得早,所以失去了应有的意义。接着宁王两与秦家联姻,更是和秦家绑在了一起。吴家虽然没有明确表态站在谁那边,但把吴十九娘这个偏支嫡女嫁给李荇本身就是一条进可攻退可守的。”

    有大姓的支持,宁王又做得好,但皇帝却迟迟不肯立嗣……牡丹突然明白了过来,王家如此作为,本是想再保险一点,但恰恰就犯了皇帝的忌讳,从始至终,皇帝的心里就一直防着他们的。世家崛起,皇权必然旁落,从另一方面来说,皇帝大概也不想自己的继位者再受这些所谓的世家望族掣肘!

    蒋长扬轻轻叹了口气:“王家用心良苦。但那个时候,圣上还身强体壮,所以闵王和萧家才能有机会起来,乃至于现在,甚至可以和这家相抗衡。”闵王和萧家做的事情皇帝怎会不知道?睁只眼闭只眼,是因为他需要他们,乃至于在闵王和萧家式微的时候,他还会在后头推一把。

    牡丹沉思良久,道:“那么白家呢?”白家的人,虽然与吴家、秦家都有来往,沾亲带故,但白家在这件事中,和其他四家比起来,态实在是淡然了。

    蒋长扬微微一笑:“白家这些年人丁不旺,是最没落的一家,家主韬光养晦,恐怕是想见机行动。”正如景王,他论先天条件,远远不能和名正言顺的嫡宁王和死后,就成了老大的闵王相比。他的身后,更没有世家支持,有的只是一群从底下辛辛苦苦爬起来的人,想要成功就必须韬光养晦,见机而行。现在这个机会算是终于来了。等到闵王和宁王两败俱伤之时,就是他翻身之日。

    “你是早有成算的?所以那个时候我表哥去寻你,你才干脆利落的拒绝了宁王?”牡丹放下筷,撑着下巴看着蒋长扬眨眼睛,“我们当初能成,其实也是沾了这个光吧?”

    “宁王的温润和纯孝其实不完全是做出来的,他的性是软弱了一点,还儿女情长。这家现在撑着他,将来也会霸着他。但这天下,却不是姓王,也不是姓秦。”蒋长扬扫了牡丹一眼,大言不惭地回答她的第二个问题:“说到咱们俩么。我若娶了萧雪溪,又怎能放心用我?放心用义父?但单为了这个原因就同意我和你,那也是不可能的。除了萧雪溪,还有其他合适的人嘛,所以呢,主要是因为我,是我自己争取来的。”

    “啪!”牡丹拍了他的手一下,嗔了他一眼:“知道你最厉害。”听他说了这一回话,倒是把刚才刘畅升官带来的烦恼冲淡了不少。只是将来,李荇怎么办?

    蒋长扬顺势按住她的手,笑道:“你别担心了。刘舒若有那个能力一直往上走,按是按不住的,要就是我一直压着他,让他翻不了身。他不惹我,我也不惹他。”

    牡丹道:“你放心好了,只要一有机会,他一定会惹咱们的。还没怎么呢,不就已经惹过咱们好几次了么?要是能把他一次给收拾乖咯就好了。”刘畅就是那天不打,上房揭瓦的啥。

    但目前为止,刘畅也没从他手里得了好去。蒋长扬笑而不语,牡丹这个“咱们”真是深得他心,刘畅不管怎么闹,他和牡丹都是一起的,让人嫉妒让人眼红感觉其实也不错。蒋长扬目光切切地看着牡丹,灯光下的牡丹美得炫目,肌肤白嫩水滑,从前略显瘦削的身如今却是纤秾合,摸着又暖又软又滑。想到黑夜里那种妙不可言的触感,他的手就顺着牡丹的手臂往袖里慢慢摸上去,指尖下,牡丹的肌肤微凉,却又透了温暖,又嫩又滑,实无言语可以形容。

    牡丹被他摸得心口一缩,心神控制不住地荡漾起来。二人的目光对上,就有些分不开,蒋长扬轻声道:“你吃好了么?我今日有些累,想早点安歇。”

    自出孝以来,他每每就爱说他有些累,想早点安歇……其中的暗示不言而喻。但她却不想这么快又接着生孩,也不想胡吃药伤着身体,故而,总是算着安全期拘着他的。牡丹对着蒋长扬比平时黑亮幽深了数倍的眼眸,脸微微红了,身上的皮肤也有些发热发烫。偏又握了筷,拿乔道:“没呢,光听你说话去了。你不再吃点?”

    门口轻轻一响,恕儿和宽儿低声说了几句话,蒋长扬忙收回手:“不吃了。”他想吃的不是这个,而是另一张嘴饿了,恨不得马上就能吃。

    被他目光炯炯地盯着,牡丹再好的胃口都吃不下去,须臾放了筷,命人进来收拾了,回头看着蒋长扬嫣然一笑:“今晚天气好,没风,咱们抱了孩去园里消消食。”

    蒋长扬万分不愿,却没理由拒绝,他每日早早出门,傍晚归家,总要陪陪孩们的。夫妻二人一同去抱了孩,在院里散步消食。蒋长扬有些心不在焉,说了好几次两个孩的眼皮长,怎么这会儿还不睡觉。牡丹心中暗笑,故意道:“玩高兴了,不想睡觉也是有的。”

    蒋长扬立刻道:“那可不好,到了该睡的时候就要睡。”不等牡丹回答,就叫乳娘把孩送回去睡觉,半点榷的余地都没有。夫妻二人一前一后地走回去,因着心里都想着要做坏事,气氛就有些异样,一进门宽儿和恕儿就感受到了,当下默默把热水送上就退了出去,都没问要伺候。

    丫鬟会看眼色其实也不好,牡丹有些恼羞成,去揪蒋长扬的眼皮,一定是他满脸的淫荡让人看出来了。蒋长扬其实也觉得有些尴尬,但他脸皮厚,更觉着牡丹恼羞成怒的样可爱,厚着脸让牡丹揪眼皮:“你揪嘛,揪了帮我洗。”

    牡丹顺口回答:“我帮你洗?你帮我洗还差不多。”才开口她就后悔了,某人已经开始给她解衣服,还一本正经地回答:“好,听从你的吩咐,我帮你洗,可不许羞。”

    牡丹赶紧捂住了,去推他:“去,不要你洗,快去洗你自己的。”

    “一起洗。”蒋长扬坚持不懈,扯开了牡丹绯色的外袍,露出凝脂般的肩头来,顺势轻轻咬在了她的肩头上,听到牡丹骤然加重的呼吸,他的眸色越发深了起来,拉她的手去摸着他,暗哑了声音,不容拒绝地道:“你帮我洗。”

    “嗯。”牡丹红了脸,几不可见地轻轻点了点头。头刚点下,就被猛地抱了起来,送入了净房中。蒋长扬微微红着脸,把一把水壶递到牡丹手中,眼睛亮亮地看着她。

    水声响后不久,屋里传来发簪撞击在瓷枕上的叮当声,叮叮当当,犹如乐声,又如清泉砸在石上,良久不绝,在寂静的夜里显得格外绵长响亮。宽儿和恕儿微微红了脸,拉起被捂住了耳朵,只当那是风吹动了水晶帘。


    秒记意千重《国色芳华》最新章节网址:http://www.bedbangkok.com/gs_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