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色芳华

作者:意千重

    、、、、、、、、、、    崔夫人一出门,就迫不及待地问李元:“事情谈得如何?”事关全人的平安富贵,由不得她不心急。

    李元疲惫地道:“现在还不知道。蒋大郎倒是热情。”他们是替宁王穿针引线的,同时也是为了给自家留一条后。这样的事情非得寻个合适妥当信得过的人传信,思来想去,就只有蒋长扬最合适。蒋长扬倒是答应了,可还得看景王肯不肯接过宁王递过的这个绣球。

    崔夫人的目光一黯,微微哽咽:“真的就到了这个地步?再无转圜了么?”她是个常年在院里转的寻常妇人,许多事情隐约有数,可是论到细微处和大方向上,却是把握不住。她只知道,倘若宁王不成了,他们一家都不好过!

    李荇见母亲忧愁不堪,心中不忍,低声安慰道:“多半是能成的。”景王最近固然得宠,春风得意,但皇帝并没有流露出过多的意向,照旧还暗里抬着闵王一派,没人摸得透他到底想干嘛,大家都是提心吊胆的过日,没有谁谁好过。宁王虽失了帝心,但他身后还有大姓支持——虽然吴家已经摇摆不定,但王家和秦家却是被牢牢绑缚住了的,这可是一股不可忽视的力量,也是景王所欠缺的,倘若景王愿意与他联手,可以说是双赢的局面。只要宁王拿出足够的诚意来,景王又怎会不愿意?

    就算是宁王退后一步,侥幸保住了富贵,日后也是受制于人,自家就更不必说了,以后事事都要低人一等,低调人,从前的荣光再不复存在。明明占着嫡的身份,又有大姓支持,还有皇后多年以来的经营,为什么要给人做小,不奋起拼个大的?崔夫人沉默许久,不甘心地道:“殿下的性还是软弱了些,又不是……”

    李元眼里闪过一道寒光,厉声道:“闭嘴!你一个妇道人家,懂得什么?”要说,这就是他这一生中最大的遗憾,作为普通人来说,宁王的温润雅致无可指摘,简直不可多见;可作为皇位继承人来说,就过软弱纯善了点。倘若是能有点闵王的霸气辣,景王的忍辱负重和断,这天下,还愁么?只可惜……终究是差了一点。可是赌输的人又何止是他一个?

    见他脸色难看,崔夫人不敢在这个时候触他的霉头,讪讪地闭了嘴,心里却是不服气。转瞬又活动了心思,问李荇:“蒋大郎这个人信得过么?”

    李荇正满腹心思,闻言惊讶地道:“怎会信不过?”蒋长扬为人端方,他们是经过深思熟才会想到走这条的,倘若蒋长扬都信不过,真不知道该找谁去做这件事了。蒋长扬若是做成这桩事,在景王那边也是一个大大的体面,自然有他的好处,而蒋长扬受了益,休说还有这层亲戚关系,就算不看亲戚情面,也不会薄待他们,这正是互惠互利的事情。蒋长扬又不是傻,怎会不尽心尽力地去做?

    崔夫人却是想不到这些的,只道:“我觉着,你们还得另外再寻个妥当的人备着,多一手准备,否则临了他突然说不成了,那岂不是害死人?哭都哭不出来的。”

    李荇大皱眉头,李元不置可否地道:“你怎会有这种想法?莫非你刚才在后堂看出什么来了?”

    “也倒不是,我只是觉得知人知面不知心,何家实际没他们显示出来的那么大。”崔夫人撇了撇嘴:“适才你们是没看着,何家的女人们恨不得把我撕来吃了才解恨,再折辱于我,我几番忍不住想走,可又担心小不忍则大谋,生生受了下来。我受点气没什么,只是你们小心些,别因为人家笑着,就以为人家真的好。”

    说到这里,她又有些怨恨,“我说我不来,十九娘偏要我来。让人家折辱出气都是小事,怕的就是人家看到我反而恨上了我,坏了大事。往日都说她聪明,这次却是大大的思虑不周。”她有些怀十九娘早就料到会发生这种事,故意让她来受这份气的,毕竟自十九娘生了锦儿后,她明里暗里都让十九娘受了不少气。只到底抓不住十九娘的破绽,无法在儿面前指责,只能说是十九娘思虑不周。

    事关妻和母亲,李荇谁都不好说,越说矛盾越大,当下低低咳嗽了一声,别过脸道:“我还有事,先行一步。”言罢打马往前头去了。

    见儿去得远了,李元便沉了脸疾言厉色地骂崔夫人:“就你事情多!一定是你又行止不当,自讨苦吃!十九娘说得一点都没错,以后两家人要长久来往,这些事情当然要撕扯清楚,不然总隔着一层,不尴不尬的,怎么来往?你受点气又怎样?当初人家受的气可比你受的气大得多!身为亲长却祸害人家的女儿,若不是我和行之,满娘做在前头,上门被打出去都是活该!我这辈就是这样了,可是行之还年轻,在官场靠的什么?人脉!若是此番侥幸,将来少不得还要加强来往才是。你这个做娘的就算是不能帮他,多少也多替他着想,别拖了他后腿。你再拎不清,不得儿媳妇尊重,那就是自找苦头吃!”

    崔夫人悻悻地咬紧了牙齿,却找不到一句可以反驳的,只自低头垂泪不提。心里却对十九娘有了看法,大家出来的女儿,能干是能干,可是心眼也多了,明明叫自己受了气,吃了亏,还全家上下都站在她那边,都说她好,说自己不对。但这气她就算是明白,也只能忍着,不能明白发作出来,吴家,从前对于他们来说,是一个高高在上的所在,现在也还是。可以生闷气,却不能明着来。

    李元叹了口气,又道:“不是我说你,你待十九娘过了。你是要养仇人呢,还是养亲人?来日方长,你急什么?你这样,逼的是儿。你的目光放长远一点好不好?凡事不留余地,吃亏的人是你自己。”

    崔夫人抿紧了唇,侧头不语。

    老两口回到家中,就见十九娘大腹便便地迎出来,一手牵着锦儿,一手扶着腰,脸上堆满甜美的笑容,嘘寒问暖,一举一动实在是让人熨帖了,李元道了声辛苦,交代了李荇的去处,笑眯眯地抱起锦儿,边逗孩说话边往里头去了,扔了崔夫人在外头独自与十九娘相对。

    十九娘坦然望着崔夫人一笑,若无其事地扶了她的手,含着笑亲亲热热地道:“娘,事情办得可顺利?”

    崔夫人目光复杂地看着十九娘,良久方道:“还算顺利。”当着儿媳的面,让她说出她在何家因为何事被骂,如何低头伏小,这个脸她还丢不起。她的目光落在十九娘的肚上,殷切地道:“好好养胎,别辛劳了。医不是说了,让你多多卧床休息么?”

    “一天到晚都躺着实在不舒坦,想走动走动。”十九娘的眼里闪过一丝阴霾,她这一胎怀得不好,原本身就娇弱,锦儿的个头又大,生的时候着实费了不少力气。本该休养年余再说,可被崔夫人逼着,她不敢歇气,没歇上几个月就又怀上了,难免天两头总是有些不妥,吃了不少苦头,近一个月来才算是安稳了下来。可这其间,她所受过的心理上和生理上的委屈却是一辈都不能忘记。

    崔夫人本想要求她去躺着休息,可听出了十九娘言语里带着的那一丝火气,也就沉默下来,转而不经意地道:“今日我在何家,见着了丹娘那对孩。虽然伶俐漂亮,但个比锦儿同期的时候小得多。”

    这算是间接的安慰么?十九娘轻轻“嗯”了一声,并无其他言语。崔夫人也就打发她:“你去忙你的罢,不必管我。”

    十九娘顺水推舟,自回了房不提。不多时,身边陪嫁来同她说了崔夫人白日在何家的遭,言语间颇有些幸灾乐祸的意思,她并不见喜乐,只淡淡地道:“一报还一报,正是应该的。”

    天色黑尽,李荇回到家中,但见屋里一盏小小的纱灯,十九娘独自歪在榻上,一张秀丽的脸苍白憔悴,还带着些浮肿,秀气的眉毛微微蹙着,说不尽的孤独寂寞。心头突地一软,低低喊了一声:“十九娘……”

    十九娘回过头,但见李荇直直地站在帘下,一双眼睛黑幽幽地看着她,一脸的疼惜怜悯,不由漾起一个笑容来,准备起身下榻:“你回来啦?饿了么?给你留了热饭菜,我这就叫人去拿来。”

    李荇快步上前,扶住了她,弯腰给她套鞋,轻声道:“十九娘……”

    他待她不是不够好,可是总感觉隔着一层。似现在这样体贴的给孕期的她穿鞋,是第一次。虽然有丫头伺候,可到底是不一样的,十九娘垂头看着李荇的动作,心头猛地一抽,又痛又痒,眼泪不知不觉流了满脸。她听见李荇说,“十九娘,你别着急好不好?来日方长,就算这一胎还是女儿,我也一样会待你好,我说的话算数。”

    这个男人,他心里什么都知道。十九娘忍住眼泪,低低地说了一声:“好。行之,你待我好,我也不不弃。”


    秒记意千重《国色芳华》最新章节网址:http://www.bedbangkok.com/gs_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