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色芳华

作者:意千重

    事实证明,没人争抢的东西怎么都没有人争抢的东西更有诱惑力,贵子放下筷子后,雨荷很快就觉着撑得慌,不情不愿地放了筷子,撑着桌子起了身,望着早就放了筷子的李花匠道:“干爹,您吃好了么?我扶您进去。”

    李花匠惊讶地看了她一眼。他哪里就到了需要她搀扶的地步了?他的目光淡淡地从贵子的身上扫过,贵子仍然沉稳地坐在那里,脸上带着一丝若有若无的微笑,这种微笑让李花匠心里也极为不舒坦。他果断伸手给雨荷,示意雨荷扶他进去,这丫头不就是不想对着这张脸么?行,老头子就成全她。

    雨荷笑吟吟地对着贵子道:“贵大爷,您慢坐,我扶老人家进去休息。”没问他吃好吃饱没有,也没问他天色晚了,他是怎么打算的,更没给他一碗水或是半盏茶什么的。她想过了,她心里不爽,干什么还要无微不至地照顾他?

    贵子点了点头,起身做了一个请的姿势:“您请便。”

    他说的是“您”,半弯月牙儿散发出的光淡淡的,她看不清那张半掩在阴影里的脸孔,雨荷微微冷笑了,仰着头扶着李花匠从他身边走过,稳稳地进了屋子。点灯,倒水,替李花匠用热水泡脚敷膝盖,然后又给他补衣服袜子,忙碌中,雨荷纷乱的心情总算是平静下来了。

    她把手里的针线活放下,看着那盏油灯微微出神,有什么了不起的?不就是一个去了好几年然后突然回来的人么?心平气和地听,听他说什么,冷静持重地看,看他要做什么就是了,实在不值得她大动肝火,实在不值得她胆怯地跑到这里面来躲着。不值当。他还以为他有多厉害呢,吓得她都躲起来,不敢面对他了。

    想到这里,雨荷看向李花匠:“干爹,我出去了。”

    李花匠淡淡地点了点头,并不关心她要做什么。

    此时月亮已经升上了天空,星星越发的闪亮,院子里即便是没有灯火,也被照得一清二楚。贵子还坐在那张青石桌旁,青石桌上的残羹剩饭已经被收拾干净,俨然还有一壶茶,两只杯子。他正好整以暇地喝着茶汤,静静地看着站在不远处的雨荷。

    一定是阿桃这个多事的丫头,不过这样也好。雨荷轻盈地走到贵子面前坐下,执壶给自己倒了一杯已然冷透了的茶汤,轻轻啜了一口,淡淡地道:“还以为你已经走了。”

    贵子看了她一眼,苦笑道:“这黑灯瞎火的,我能往哪里去?今夜少不得要借住在这里了。”

    雨荷很想说,她可没这个权力不经过牡丹和蒋长扬的允许就私自让人留宿。话在嘴里绕了两圈,终是没有说出来,这样无聊的事情她尚且做不出来。她轻轻叹了口气,准备起身:“是我疏忽了,我这就让人给你收拾屋子。”她已经给了他机会,他不想说,就算了吧。

    一只温热的手猛地握住了她的手腕。雨荷颤抖了一下,犹如被火烧了一般,反射性地一甩,没甩掉,贵子握得越发紧了,他的声音带着些微颤抖:“雨荷……”

    雨荷反感地去扒他的手,气咻咻地道:“你干嘛?松手?让人看到很好看么?”有许多委屈,随着他这一握排山倒海般地朝她袭来。那个时候,他看似有意实则无情,故意招惹她,却又不肯留下任何承诺,每当她失望透顶,想忘了他的时候,他又总是去撩拨她,等到她放下所有心结,想朝他靠拢的时候,他却又躲得远远的。如果不是牡丹逼他,只怕他都不肯对她许下那个承诺吧?许了那个承诺,一去多年,杳无音信,突然回来了,什么都不说,就敢抓她的手,他把她当成什么了?!她等了三年的人,就是这么个货色!

    雨荷越想越替自己委屈,眼泪不争气地往下流,她咆哮着:“叫你放开!你听不懂人话么?”贵子却只是抓着她的手不放,雨荷不假思索,抓着那只手低下头就是一大口,她倾尽了所有的力气,恨不得将他的血肉咬下一大块来,不能吃他的肉,喝他的血,又怎能对得起她这些年受的煎熬?

    满嘴的血腥味,雨荷听见贵子抽了一口凉气,然后就再也没了声息,他一动不动地任由她咬着,无声无息。这是怎么了?雨荷惊觉不对,忍不住松了口,抬眼看向贵子。但只见,贵子静静地站在她身边,默默地看着她,面容平静无波,仿佛她咬的不是他的手,而是一只与他无关的鸡腿。

    他看着明显有些疑惑的她,有些欢喜又有些快意还有些忐忑地说:“我想你,我一直都想着你。”她这样仇恨的咬他,爱有多深,恨就有多深。

    “呸!”雨荷听见自己很没风度地骂了出来。他想她?一直都想她?把她当成什么了?这个骗子!他以为挨了她这一口,就可以把这些恩怨全都消弭干净了?做梦!她厌弃地把他的手猛地一摔,淡淡地说:“可是我已经不稀罕了。”

    她说她不稀罕了。贵子这次没有再拉住她。他只是站在那里,微微皱起了眉头,盯着她看。

    雨荷微笑道:“我以为你已经死了,不然怎会三年都杳无音信呢?如果你活着,但凡你心里还有我,又怎么会舍得让我一直牵肠挂肚?所以,就在刚才,我在屋子里,”她指了指李花匠的小屋,“我在屋子里想明白了,可能你的一年之约,是被逼迫的。”

    “我没有。”贵子不高兴了,“这种事情没有人能逼迫我。我是真心的,之所以会拖到现在是因为……”

    “我知道,你是有苦衷的。”雨荷笑着接口,“敢问你的大仇得报了么?”

    “得报了。”贵子的眉头越皱越紧,一双眼睛死死盯着雨荷。三年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但足够改变很多。他变了,他知道,但变到什么地步,他心里有数,可是这个爱说爱笑,爽利泼辣的姑娘呢,她的心里在想什么,他曾经知道,现在却不知道了。他之于她,她之于他,就像是半个陌生人。

    “那恭喜啊。”雨荷闲闲的笑,神态越来越轻松,她朝他懒懒地挥挥手,止住他要往下说的话,“我知道你回来做什么的,不就是为了从前的承诺么?不必说啦,也别有什么歉疚之类的,我刚开始的时候是在等你,现下却已经不是了,我只是不想委屈自己去伺候一个莫名其妙的臭男人罢了。我现在过得可好,你大可放心,想干嘛就干嘛去吧。夫人那里我会和她说清楚。”

    她把他当成什么了?贵子控制不住地冷笑起来,强压着怒火道:“你把我当成什么人了?”

    雨荷的脸沉下来,她抬起头冷冷地看着他:“你又把我当成什么人了?我是给人做奴婢的不假,但你不是我的主子。”所以他不能对她召之即来挥之即去,她用心去对待他,他当然也该用心来对待她。

    贵子一怔,看着她默然不语。

    雨荷扭头看着天际的那弯月牙儿,眼睛有些发酸,又有些发热,盼了三年呢,却没想到最后会弄成这个样子。走吧,走吧,她有些绝望,又隐隐觉得自己没有做错。这个男人呢,现在可以随意抛下她三年不闻不问,慢吞吞地寻来找她,然后想当然地认为她还想着他,那么以后再有其他事情呢,他是否还会再扔下她不管?她这一生能有几个三年?

    贵子却突然动了,他飞快地解开了腰带,把外衣脱下,雨荷下意识地想尖叫,却又忍住了,她淡淡地看着他嘲讽地笑:“你想干什么?当心我叫人把你打出去。”

    “我知道你的意思,你觉着我没把你放在心上,你觉得委屈。你怪我三年没给你任何音讯,薄待了你。我承认,当初说了假话,实际上我要去的地方光是来回少下一年半载就别想回来。更不要说是能不能活着回来。”贵子缓缓地褪开里衣,把精壮的背脊露在雨荷的面前,“你看清楚了,我九死一生,这条命差点就没在。”

    他的背上有一大条狰狞的疤痕,从肩头一直拖到腰际,雨荷捂住了嘴,一颗心狂乱地跳个不休,她稳了稳神,反问:“所以,从一开始,你就没想过回头来寻我?”

    贵子缓缓穿上衣服,背对着她沉声道:“是。一年的时间,你已经淡忘了我,再等不到我,自然会死心,以公子和娘子的为人,断不会委屈了你。”

    一只杯子砸在他的身上,雨荷怒吼道:“那你干嘛又来了?你来找死啊?”

    贵子回头笑看着她:“因为不管怎么样,我总算是活下来了,所以我就回来找你。我只打算在周围看看,如果……”他顿了顿,上前握住她的手,“如果你还等着我,我不管如何都要娶你疼你一辈子,如果你已经嫁了人,就让你当我已经死了……”

    “你以为你是谁?我不是等你,我不稀罕。”雨荷使劲踢他。

    “没有关系,我等你。”贵子笑得灿烂,“我明日就去和娘子说,我还回来做管事。三年不行,我就等你三十年。”他看到雨荷的神色有些松动了,忙又添上一句:“不是不想送信,一开始的时候是因为太凶险,自己都不知道能不能活下去,送信给你没意思,后来是因为送信的人不会有我自己跑得快。”

    “干我什么事!”雨荷腾出一只手,抓起那壶已经冷透了的茶毫不客气地从他的头上淋了下去。

    (完)

    ——×——×——×——

    哈,接下来,是刘渣渣的番外

    PS:大家看看自己手里有没有订阅本书后系统免费送的评价票(一本书订阅消费十元产生一张免费评价票,只能投给该书),不投白不投啊,投啦,呵呵


    秒记意千重《国色芳华》最新章节网址:http://www.bedbangkok.com/gs_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