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色芳华

作者:意千重

    番外三:花开千次(五)

    在上蹿下跳了许久之后,牡丹到底是亲自出来迎接刘畅了。她先和刘畅福了福,和蔼可亲地笑道哎呀,是刘郎中啊,快请,快请,请堂里上座喝好茶。”

    刘畅见她笑得嚣张得意,气不打一处来,俾睨地看着笑得云淡风轻的牡丹,摆出一脸的轻蔑和不在意,语气十二分的强硬何牡丹,你也太欺人了。竟然放纵恶奴将火把砖头瓦块都扔到我家别苑里头去,砸伤了我的宠妾。我倒是想大事化了小事化了,但这样的恶奴留着也迟早是个祸害,不如把他交给我处理罢。”

    他边说,边不屑地斜瞅着牡丹——看看她这虚伪做作的笑容,就和蒋大郎那厮笑得如同一个模子里铸出来的,让人看着就来气,真是那句话,夫妻相处得越久就越像么?可是……他不无嫉妒酸苦地想,她就不见老的?生这么多娃也没把她给生成黄脸婆?看看那如玉的肌肤,看那妩媚流波的眼睛,还有那腰身,啧……呸他先鄙视了一回,强迫抬眼看着牡丹高耸的发髻上那朵富丽的牡丹花,拿鼻孔对着牡丹。

    “哎呀,竟然砸伤了府上的姨娘?这真是太不幸了。”牡丹一脸的惊讶和不过意,“宽儿呀,快去请太医,再把咱家藏的好药拿出来,我们看看病人。”又对着刘畅道刘郎中啊,真是对不住。您有所不知,这是意外。我家靠近贵府的一间房子突然着了火,砖头瓦块木料一直往下掉,飞得到处都是。这不,我听下人说竟然落到贵府去了,就给吓了一大跳,赶紧让人赔礼道歉,说明事由,就是怕你生误会呀。虽说是意外,但总归和我们家失火有关啊,您放心,这医药费我全包了。”

    “意外?”刘畅拿根手指点着的鼻尖,发出一声怪笑何牡丹,你没睡醒吧?无不少字意外?我们两家隔着一条道呢,你家的哪间房竟比你家的围墙还高?能飞到我家别苑里头去,还准确无误地往我和我的美人儿们身上砸?你倒是现场叫它飞一个给我看看?”

    牡丹淡淡一笑刘郎中这个话就不对了,你家拆楼能把瓦块砖石不飞到我家来,我家的火把砖头瓦块不飞到你家去也是正常的嘛。莫非是……刘郎中家的砖头瓦块其实比我家的多了一双翅膀?”

    “我家那是在高处在高处高处落在矮处好正常的说。”刘畅怒了,“你休想转移话题在和你谈伤了人的事情呢伤了我家宠妾的脸,难道是随便给点医药费就能算了的?想要我饶了那恶奴,除非让我宠妾的脸长回原样来”他得意地看着牡丹,且看她办。

    牡丹叹道说起这个来,我也正为难呢。你家不飞的砖头砸坏了我家千金难求的异石,这也倒罢了,反正石头是死物,你同我家大郎同朝为官,这点薄面我还是要给你留的……”她瞅了刘畅一眼,拖长了声音道最要命的是,我辛苦培育了五六年、世间无双的绝品牡丹给砸坏了。这株牡丹,原本说好是要敬献给圣上的,拿不出来就是欺君之罪,你说办吧?无不少字算了,我也不要你赔,我就实话实说就是了。”

    呸睁着眼睛说瞎话,哄谁呢?这样的宝贝她不得好好藏起来,能随便就给他砸了?何牡丹真是越活越不要脸了,他赌她敢当着皇帝的面说瞎话刘畅铁青了脸正要砸几句狠话,就听旁边一个软软糯糯的声音道刘家叔父,你带这么多人来是要来帮我家灭火的么?你真好。”

    刘畅先是一愣,随即不由老脸一热,斜眼瞟向不远处柳树后探出头来的那个穿着鹅黄色小绫袄,扎着两个丫髻的粉嫩小混蛋。小混蛋长着一双和牡丹一模一样的眼睛,那眼睛眨巴着无比天真纯洁地看着他,倒叫人不忍心当着她恶形恶状的了。但刘畅毕竟是刘畅,他马上就明白了何牡丹的险恶用心,哼哼,以为小混蛋说上几句好听话哄哄他,他就能这样算了么?这是做梦于是他高深莫测地从鼻孔里“哼”了一声。

    小丫头却大胆地跑上来牵他的袍子仰头看着他刘家叔父,我刚学会煮茶汤了,你是第一个客人哦,要不要尝尝?”

    天他有多讨厌这个长得像何牡丹,身上流着蒋大郎血液的小混蛋。他本想把那只白白胖胖的胖爪子给掀开的,奈何手刚碰到那只胖爪子,就被那只胖爪子给握住了,小混蛋自然而然地牵着他往里头走刘家叔父,我家灭火的人很多了,不用这些人啦,你让他们吧。”

    刘畅情不自禁地跟着贤儿走了两步,猛地想起是来干啥的,于是立即站住了脚,板着脸道我……”

    “贤儿,半点不懂规矩。进去”还没等他说出下面的话来,牡丹就翻了脸,凶神恶煞地瞪着贤儿。贤儿可怜兮兮地看了他一眼,怏怏地缩回手,垂下头塌着小肩膀要往里走。

    前面说过,随着年龄的增长,刘畅对于真心待他好的人总是格外珍惜的,他的心一下子软了,多好的孩子啊,不就是喜欢他,想煮杯茶给他喝么?何牡丹竟然舍得骂这样乖巧

    懂事的孩子,真是狠心。他偏不让她如愿他拉着贤儿,挑衅地瞅着牡丹,摸着贤儿的头发,脸上带着狼外婆式的微笑乖孩子,难得你有这片孝心,叔父等着喝你的茶。”然后很给贤儿面子(其实是借坡下驴)地吩咐自家的家丁们都给我滚。”

    贤儿的眼里闪过一丝笑意,欢快地一拍巴掌,迈着短胖腿往前跑我去给刘叔父煮茶汤小栗子,帮我生火烧水呀”

    牡丹无奈地看着贤儿的背影,骄傲而带着些父母惯有的谦虚道这个孩子让我和她爹给宠坏了,让你笑话了。”

    得了吧,明明就是得意得都快翘尾巴了,还装。刘畅撇撇嘴,大摇大摆地登堂入室你家的中堂在哪里?”

    “娘来客人了啊?刘世叔安好。”一个虎头虎脑的男孩子从树荫后冲了出来,一个急刹车停在刘畅面前,规规矩矩地给他作揖行礼。

    刘畅的心里又是一阵抽痛。他女儿倒是比贤儿大,可却是比这长得太像蒋大郎的小混蛋小得多。虽然是个小混蛋,但他不得不承认,这小混蛋长得真壮实,小小年纪一举一动真有礼貌。他叹了口气,怏怏地应了一声,却见小混蛋正儿转手牵着了牡丹的手,欢快地道刘世叔,侄儿给您引路。”

    刘畅没精打采地在牡丹母子俩的陪同下进了中堂,正要开口,又听得一阵孩子哭闹,林妈妈黑着脸抱着那个胖墩儿走进来,为难地道,二郎哭得厉害。”

    牡丹抱歉地朝他笑了笑,接过那个可恶的胖墩儿哄了起来。于是正儿一本正经,装作小大人样和刘畅攀谈了起来,但他一个小孩子能懂得?无非就是他养的狗和马如何,他做的弹弓又如何罢了,刘畅被迫和他聊了一会儿,一个头两个大。

    接着贤儿捧了茶汤进来,笑眯眯地将上好的越州瓷茶盅放在刘畅面前,期待地看着他叔父,您尝尝?”

    刘畅捧起了茶杯,却又狐疑地看了看周围众人,却见贤儿一脸的天真无邪。他翼翼地喝了一小口,无任何异样,于是放心下来,干脆全喝了,毕竟他闹腾了这一大歇,口早就干了。

    “好喝么?”贤儿笑眯眯地又给他斟了一杯,趁他不注意,朝正儿瞟了个眼风。兄妹二人笑得越发天真灿烂。

    刘畅端起杯子继续喝好喝。”也不蒋长扬后,若是看到和他妻儿共处一堂,说说笑笑的,会有啥感觉?想必脸一定会更黑,哈哈哈。

    然而他却没能等到蒋长扬来,三杯茶才下肚,他就腹痛如绞,险些控制不住,急匆匆地借了蒋家的茅厕后,蹲下去就差点没起来,面红耳赤地被秋实扶回了家,他虚脱地躺在床上咬牙切齿,小混蛋就是小混蛋,蒋家的人都是黑心烂肝的,没一个好。病倒后的日子里,他成日躺在床上谋算,没规矩黑良心的小混蛋要是落到他手里,哼哼……

    潘蓉来看他,语重心长地道:“我说你这是何必呢?若是还有几分希望,我也不拦着你,但明显就是这样子了,你又何必给人找不自在,也给找不自在?难道两家人真要做世仇?倒白白叫人看了笑话。”

    刘畅不想回答潘蓉。他自是再也没了希望的,就是在梦里,他也是抓不住她的半片衣角的。他沉默许久,轻声问潘蓉二郎,你说这人活在世上,究竟是为了?我想来想去,好像是觉得应该活着,而且要活得快活才好。可是,我在最快活时却总是突然就觉得不开心了,而且非常非常不开心。办?”

    潘蓉的眸色一沉,低低地叹了口气子舒,你看今年这朵花虽开得好,它却不再是去年那朵花了。你且忘了吧。”

    刘畅看向窗外的蓝天白云,轻轻叹了口气。

    ——重要通知,一定要看哈(当然是免费的)——

    刘渣渣的番外到此结束了。应书友的要求再写一篇杜白花的出家生活,明日9点准时更新,然后彻底结束,灭哈哈……

    PS:去奴家的新书那里踩踩吧,记得要收藏,要点击,还要推荐票票,总之这些对冲新书榜都非常非常关键哦。奴家万福谢过啦。

    书名:《世婚》

    简介:

    世代为婚,不问情爱,只合二姓之好。

    春花般凋谢,又得重生。

    一样的际遇,迥异的人生,她过程,却猜不到结局。

    重生,并不只是为了报复。

    重生,并不只是给了她一人机会。

    重生,原是为了避免悲剧,让更多的人得到幸福。

    ——*——*——

    男主:愿得一人心,白首不相离。

    女主:嗯,这话真好听。不过,金银田产都交给我管理吧?无不少字

    (本文无公侯皇子朝堂,只有坏蛋几枚,好人无数)

    番外三:花开千次(五)

    番外三:花开千次(五)是 ,
    秒记意千重《国色芳华》最新章节网址:http://www.bedbangkok.com/gs_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