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色芳华

作者:意千重

    几缕淡淡的白云静静地漂浮在湛蓝的天际,有微风拂过,满院桂花香扑鼻香。杜夫人斜倚在窗下的榻上,满目沧桑。犹自记得那年她尚年少,午后无事,领了线儿和雪儿拿了白绸铺在桂花树下,玉手执了碧玉竿子对着桂树枝头一阵敲打,树下便飘飘洒洒下起了一阵金黄色的香雨。

    金黄的桂花收集起来,或是酿桂花酒,或是做蜜饯,又或是做香料,总之不会浪费一点点。那些日子里,无论是在白日还是在睡梦里,每时每刻鼻端总是萦绕着甜甜的桂花香,一如少女时代的她对未来甜美的憧憬,静谧甜美。

    “夫人,该吃药了。”金珠的声音突兀地从身后响起来,不但打断了她的思绪,还吓了她一跳。她不悦地皱了皱眉,带着三分无奈,七分痛恨,接过那杯黑黝黝的汤药一饮而尽。金珠这丫头来去无声无息,神出鬼没的,有时候她半夜里从噩梦中惊醒过来,总会突然对上金珠那张脸,往往吓得三魂失了两魂,想斥责这丫头,却往往总是无法斥责得起来。

    如今的她,可和从前不一样了,万千荣光,到了现在也不过只剩了这个丫头死心塌地的陪着她,不辞辛劳地为她操劳饭食,打理起居而已。再骂,再打,她又从哪里去找这样一个还能信任,又能听她闲叨几句的人呢?

    她几不可闻地叹了口气,不高兴地道:“这药越来越难喝了,我总觉着里头有股子怪味儿。”

    “药喝多了是这样的。这次的药方和从前的稍微不同。”金珠目光沉沉地看了看喝得药渣子都不剩的碗底,满意地道:“夫人,太医说了,这药再喝上一个月,您的病就能好了。”

    杜夫人冷笑:“他一个多月前就说这话了。”还不是不见半点好转,她的精神照旧越来越差,白日里尚能安歇一会儿,到了夜里就是噩梦连连,一场觉从来不会连续睡上一个时辰。醒了睡,睡了醒,旁人睡觉是享受,对于她来说却是活生生的折磨。

    金珠在她身后讽刺地弯起唇角,口气却是一如既往的恭敬小心:“要不,再换个太医?”

    杜夫人未知可否,到底心里存了几分幻念:“再试试罢。”她自来此处后不久就病了,初始还只是觉得乏力没精神,后来渐渐的就是茶饭不思,噩梦连连,无法入睡。换了无数的太医,也不过就是能管上个十天半月的,然后依然如故。这京中,除去御医外,能请来名医也就是这些了,再换,又找谁呢?难道又折回去找原来那些?

    “您想吃什么?奴婢去给您做。”金珠担忧地看着她,“您又瘦了,看看您的手,皮包骨头的,总这样下去不行的。”

    杜夫人举起自己的手来,一层干瘪苍白的皮肤下露着青紫色的血管,再看就是骨头。她厌憎地将手迅速收到袖中——这双手曾经被人夸作天下最美的手,这会儿却是她自己看着都不想再看第二眼了。她忿忿地说:“给我炖碗燕窝吧。”

    金珠有些为难:“燕窝只剩一小点碎末了。”

    杜夫人烦躁地道:“为何不早说?”

    金珠委屈地叹了口气:“奴婢和您说过了的,您……”

    自己又忘了是不是?近来记性越来越差了,听说安眠的药会让人记性越来越不好,看来是这药吃多了,可是怎么办呢?总不能不睡觉吧。从前她尚且不觉得,现在才发现,不能安然入睡实是这天下最难忍受的痛苦之一。杜夫人不动声色地咬了咬牙,从怀里掏出系了钥匙的巾帕递过去:“开了箱子自取钱去买罢。”

    金珠小心接过钥匙,却并不立即去取钱,而是道:“前日崔姑姑来说,要翻修大殿,还有您吃的米也没了,经常熬药用的炭……”

    杜夫人烦躁起来:“崔道姑不就是要钱么?给她就是”想当年,她还是国公夫人的时候,崔道姑见着她恨不得弯下去给她舔屁股,如今真是落毛的凤凰不如鸡,三天两头就追着她要钱,上次甚至还想要她把自己的院子让给一个什么狗屁夫人住她越想越气,头也越来越痛。

    金珠冷漠的扫了她一眼,进了里屋窸窸窣窣地翻了一回,出来捧着两缗钱递给她看:“夫人……”

    杜夫人随意地挥了挥手:“罢了,我还信不过你么?”

    金珠为难地涨红了脸:“不是……现钱没了。”

    “什么?”杜夫人只觉得太阳穴一突突地跳,整个头涨得似要炸裂一般,“我记得我带了好多钱出来的……”

    金珠眼里含了泪,去捧账簿翻给她看:“夫人是带了不少出来,可是现钱重不好搬动,多数都是金玉锦帛,且那日刚到,就给了观主一大半现钱去……您日日要吃燕窝,要用药,药里有上好的老山参,贵……前段日子又买了那坟地,还有棺木寿衣,奴婢都记在上头的,您瞧……”

    杜夫人狂躁地一拍榻,怒道:“现钱没了不是还有锦帛么?拿去换就是,啰嗦什么”

    金珠不敢再言语,抖抖索索地收了账簿,取了些散钱,出外叫了两个粗使婆子来,帮着搬了些丝帛出去,往她身边站定了,担忧地道:“夫人,药力要上了,您上床去躺着吧,别在这里吹冷风。”

    杜夫人便伸手给她,由着她把自己扶了进去。

    少倾,金珠出来,低声命那两个粗使婆子往道观外头一张早就候着的骡车上放好东西,打发那两个婆子离去后,她自己上了车,沉声道:“走罢。”

    车把式是个二十来岁的年青小伙子,沉默着将车赶出老远,方道:“你什么时候才能脱籍?”

    金珠淡淡地道:“哥哥,这种事情岂是那么容易就能做到的?再说了,现在她手里的钱还多着呢,我要走了不是便宜别人么?”她恶狠狠地道:“老虔婆口里说得好听,说要放我为良人,可她从来就是那种握着人短处不放的人,她若不死,是别想她松手了。”

    小伙子沉默片刻,低声道:“算了吧,咱家的钱财也够用了,你别留在里头受苦啦,若是她要死,就让她早些死了罢。待她没了,我再另寻法子把你赎出来。”

    金珠冷然道:“哥哥好菩萨心肠,你记不得她活生生打死娘的时候了?我是自小给了人的,没吃什么苦头,倒是你啊,还和猪狗抢过吃食呢。还有阿姐,如果不是娘没了,她又怎会失了清白悬梁自尽?”她尖锐地道:“你忘了,我可没忘我要她活生生地忍受折磨,叫她尝尝这吃不下睡不着的滋味儿,慢慢地痛死病死”

    小伙子不敢再说话,只把头越垂越低。金珠尖利的指尖刮着身边精美的丝帛,淡淡地道:“你也是真傻,她要是突然死了,我岂能脱得了干系?你以为你又能逃得脱?慢慢的来吧。这丝帛,你搬些回去,其他的就不要管了。”

    小伙子轻轻叹了口气,“你还去那家药铺么?”

    金珠轻笑:“去,当然去。”

    “啊”半梦半醒的杜夫人猛地一颤,在冷汗涔涔,和心跳如鼓中惊醒过来。她大声喊金珠,却只有一片静寂,许久她才想起来,金珠去买东西了。她无力地瘫倒在床上,久久不敢闭眼,只怕一闭眼就想起刚才的噩梦来。

    她梦见那一年,她绞尽脑汁地想嫁给蒋重,正没有任何法子的时候,恰逢蒋家老夫人病倒,她偶然听得前朝有人以人肉做药引子的故事,不由计上心来。买通太医,先让蒋老夫人的病情反复,然后割了臂肉给蒋老夫人做药引子,果然成功得到蒋重垂青,一举打败王阿悠,顺利嫁入蒋家的往事。梦里头,她正春风得意,与蒋重红烛高照红妆,浓情蜜意之时,突然看到满身是血的蒋长忠在哭着叫娘,说他疼,又看到白发苍苍的老夫人望着她冷笑,说杜氏你也有今天……再看到一个血肉模糊的肉团蠕动着去抓她的脚,叫她祖母,还有骨瘦如柴的线姨娘,叫她过去玩,又有柏香围绕在她周围,为她化妆穿衣。

    这些梦,她从前是从来不做的,但只是最近他们越来越频繁地进入她的梦中,可从来也没哪一次有这样来得齐。她捂着头,喘着粗气,挣扎着爬起来,跌跌撞撞地走到门口,无视闻声而来的粗使婆子,抖抖索索地走到院子里,站在太阳下,好半天才缓过气来,觉得身上渐渐有了热气。

    她是从来不信鬼神的,要不然这世上的恶人早就该死绝了。比如说皇帝舅舅,最该死的人就是他,但他不是照旧高床软枕,美人在怀的过着好日子么?可是现在……她回头看了看藏在阴影中的自己的房间,却是再也不愿意回去了。

    可是,她又能去哪里呢?她早就已经没有家,没有依靠了。别人还有个想头,她却是连想头都没了的。那一日蒋重来寻她,追问她从前的事情,她干脆利落地把所有的事情都说给他听了一遍,他看似想掐死她,但她根本不怕,因为她知道他不敢。但他转身走出去的那一刻,她却觉得全身都没有力气,没有任何希望,任何想法了。

    假如人生还能再重来一次,她再不想认识这个叫蒋重的男人。她原本不该过这样的日子,她原本该被人捧在手心里珍藏心疼的。

    她轻笑出声,这世上哪里又有后悔药可吃呢?完——*——*——*——

    全文到此彻底结束鸟。

    谢谢各位正版订阅的书友们,非常感谢你们。然后再厚脸皮给自家刚生的孩儿打个广告,迫切需要收藏、点击以及推荐票票

    古代言情:《世婚》

    简介:

    世代为婚,不问情爱,只合二姓之好。

    春花般凋谢,又得重生。

    一样的际遇,迥异的人生,她知道过程,却猜不到结局。

    重生,并不只是为了报复。

    重生,并不只是给了她一人机会。

    重生,原是为了避免悲剧,让更多的人得到幸福

    ——*——*——

    男主:愿得一人心,白首不相离。

    女主:嗯,这话好听。不过,金银田产还是都交给我管理吧?

    (本文无公侯皇子朝堂,只有坏蛋几枚,好人无数)


    秒记意千重《国色芳华》最新章节网址:http://www.bedbangkok.com/gs_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