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情感故事

作者:短篇

电动棒夹住不许受不了_老伯舔的好爽用力插我

擦鼻血的纸巾被扔了半垃圾桶,却依然不能让王强火热的眼神减弱半分。

王强饥渴的咽着口水,不是他有想法,实在是王雅琪太诱人。

脑海中浮现出那个画面,让王强一激灵,他猛地给自己一巴掌。

妈的,对着小姨子想他妈啥呢!

清脆的巴掌声让王强恢复了清醒,他拉过毯子给王雅琪盖上,然后自己去忙了。

王强本以为蒋方婷要联系自己,怎么也得隔上几天,谁想第二天上午这女人就找自己了,说是给介绍了一个朋友过来。

听到不是蒋方婷自己治病,王强有些失落,不过能跟这女人做朋友的,应该也路子挺广的,或许能多赚点钱。

到了上午八点半,一直等在客厅的王强,听到门铃响了,当即招呼王雅琪去开门。

这丫头赖在他家,总也要干点活才行。

王雅琪听话的走向门口,可等她打开房门,却发现外面不是蒋方婷,而是一个手捧玫瑰花的男人。

男人脸上带着讨好的笑容,“媳妇,我是来跟你认错的,咱们回家去好不?”

王强正喝茶呢,听到声音顿时皱眉:“雅琪,是王兴那个混蛋来了?”

王兴一向害怕王强,听到他骂自己,也只是暗中恼火。

谁想王雅琪也不向着自己男人,冷冷的看着王兴说道:

“你还有脸来,先跟那个女人断了,再来找我吧!”

见到王雅琪想关门,王兴一个闪身,钻了进来。

王雅琪见状,刚要骂人,却被王兴一把顶在墙上。

王强本以为王兴会被直接撵走,谁想他竟然直接冲了进来,而且就在门口旁边对王雅琪动手动脚!

只见王兴一手捂住王雅琪的嘴,另一只手则是上下游走。

王雅琪这两天也是空虚寂寞的紧,就被这么来了两下,竟是身子都软了,迷离的看着王兴,只剩哼叫的力气。

王兴大喜,得寸进尺……

王雅琪被摸得一激灵,咬着嘴唇,却看向了远处的王强。

她心中很纠结,明明十分期待王兴的暴力侵入,可当着姐夫的面,总让她有种偷汉子的刺激。

这种感觉真奇怪,明明王兴才是她老公……

王强则是暴跳如雷,他没想到王兴竟然这样龌龊,当着他的面欺负王雅琪。

“妈的,王兴还没走是吧?我看他是欠揍了!”王强是火爆脾气,最不喜欢王兴这样的龌龊男,拿起导盲杖就要过去揍他。

王雅琪吓一跳,无力的推着王兴:“你走,你快走……”

王兴摆弄着怀中女人娇软身体,嘿嘿笑道:“走?老子想死你这只小母狗了,咱们去屋里做!”

说完,王兴竟是让王雅琪骑在他腰上,然后绕过来找麻烦的王强,进屋去了。

卧室,门没关严。

王强愤怒的走过去,只见王雅琪竟然跟条母狗一样,趴在床头高高撅起屁股,原本包裹两瓣雪白臀肉的黑丝连裤袜,被王兴那孙子从裆部粗暴撕烂。

大概是怕王雅琪求救,王兴用撕下的丝袜捆住她手脚,用她那带着骚味儿的红色蕾丝内裤塞住嘴。

见王雅琪愤怒地呜呜叫唤,一巴掌拍在她那白花花翘臀上,舔了舔干裂的嘴唇,猥琐一笑:

“小骚货,看老子怎么把你日上天!”

说着,王兴就猴急地脱下裤子,挺着黑红的老二就刺向王雅琪的粉嫩深处......

王雅琪脸上带着诱人的潮红,双手却死死捂住小嘴,生怕发出声音被王强听到。

却不曾想,王强不但看到了她饥渴的模样,还看到了她双腿间的风光。

这女人虽然年轻,却不知道已经被开发过多少次,已经算是个熟妇,气质很好也很诱人。

王强见到毫不反抗的王雅琪和手忙脚乱去脱裤子的王兴,暴怒,却也迟疑了。

这俩人毕竟是合法夫妻,办事儿也是理所应当的,他现在进去,是以什么身份?

他正寻思着,忽然婴儿发出了一声尖锐的啼哭,显然是饿了母子连心,王雅琪虽然十分想要被男人搞了,听到孩子的哭声,却忍不住要去奶孩子。

王兴却等不及,死死按住王雅琪:“糙,别乱动,老子都他妈找不准地方了!”

王雅琪满脸哀求:“老公,先让我给孩子喂奶好不好?”

“管他干啥,先让老子爽了!”王兴暴躁的说道。

王强一向是心疼小姨子,爱屋及乌,连带着她的孩子也十分宠爱,听到王兴竟然把饿的哇哇大哭的孩子丢到旁边,只顾着自己爽。

他再也忍不住了,一脚将门踹开:“雅琪,孩子都饿成那样了,怎么还不喂奶?”

说着,王强举起手里的导盲杖,朝着床上狠狠一砸。

他假装是来教训王雅琪的,实际上却狠狠抽在了王兴的背上。

王兴十分害怕王强,也知道自己不是这个退伍特种兵的对手,这一下虽然抽的他背都红了,却屁也不敢放一个,龇牙咧嘴的瞪了一眼王雅琪,低声道:“让你这个假姐夫滚出去!”

王强冷哼一声,继续抽下来。

王兴彻底被打服了,连滚带爬的跑到旁边,裤子都没来得及穿好,就跑出了卧室。

见到这孙子总算走了,王强扶了扶墨镜,冷声道:“雅琪,刚才是不是王兴在这里呢?”

王雅琪抱着大口喝奶的孩子,裤子都来不及提上,身子就这样暴露在王强面前,她又羞又怕:“没……没有……”

“哼,最好别让他出现在我家里,不然我一定抽死他!”王强沉着脸喝了一声,便出去了。

王强正坐在沙发上灌凉水压火,谁想余怒未消的时候,房门再度敲响。

啪!

茶杯被砸在桌子上,王强暴怒:“王兴你这个王八蛋,竟然还敢来?!”

说着,他拿起导盲杖气冲冲来到门口,猛地将门拉开:“你……”

怒气勃发的王强,举起拳头刚要打人,却发现门外站着的是个女人。

这女人是属于那种个子娇小,模样也玲珑可爱型的,此时却被王强吓得花容失色,一双大眼睛噙着泪,水汪汪的:“你干嘛啊。”

这女孩生气的质问,声音却也软绵绵的,一看就是那种好性格的女孩。

王强看着女孩被吓得要走,赶忙道歉:“对不起,对不起,刚才有人来找麻烦,我还以为是他又来了,毕竟我是瞎子,看不到。”

这个杀手锏又被王强拿了出来,他还扶了扶墨镜示意,这已经成为他面对女孩时的习惯了。

果然,女孩不但立马不责怪王强了,还有些歉意:“对不起,我不知道你是盲人,其实我是婷姐推荐来按摩的,您叫我秦雅静就好。”

王强听到是蒋方婷推荐来的人,顿时爱死这女神了,竟然给他推荐了这么一个温柔可爱的女孩!

看这小姑娘年纪不大,皮肤很好,这要是按摩起来,估计不用抹油就得滑溜的没法下手。

蒋方婷果然是做老婆的好人选,还没进门呢,就开始帮自家男人张罗漂亮姑娘了。

王强心里想着,同时笑呵呵的看着秦雅静:“你好,我叫王强。”

秦雅静有些惊喜:“你就是婷姐说的按摩师?原来你是盲人,太好了!”

“……”王强心说这姑娘貌似有点缺心眼吧?

秦雅静也看出王强的不高兴,一下子反应过来:“对……对不起,我不是因为你眼睛看不到而高兴,是因为这样我就不会担心了。”

 文学

王强闻言,有些不高兴:“你在怀疑我的人品?”

虽然他确实对能为这样的女孩按摩而感到高兴,毕竟男人都是喜欢女人的,但不代表他会做什么无耻的事情!

无论是曾经作为军人为国家拼战,还是今天靠一双手按摩吃饭,王强都是十分自傲的,因为他从不会做什么龌龊的事情。

可现在这样被人怀疑,实在让他觉得生气。

秦雅静见到王强发火,不禁慌乱,眼泪一下子就下来,抽噎道:“对不起嘛,我不是故意的,呜呜呜……”

王强没想到这姑娘说哭就哭,不禁头疼:“你咋又哭了,我不生气了行不行,你先进来,告诉我哪不舒服,咱们直接按摩吧。”

秦雅静抽噎着进了门,换鞋的时候动作却很僵硬,好像是不敢坐似得。

王强皱眉,他大概知道这姑娘是什么地方有问题了,应该是摔伤了屁股。

碍于盲人的身份,王强没有多说,而是带着女孩来到自己的房间:“本来是应该要你去次卧的,不过隔壁房间临时住了人,所以你就在我的床上按摩吧。”

秦雅静见到是个卧室,本来还有些惊讶和迟疑,不过想到王强是个盲人,而且因为担心王强觉得会被侮辱,她也不敢再多疑。

她是个温柔性子,不喜欢惹人生气。

王强本以为要解释好半天,见到秦雅静如此顺从的趴在自己床上,略有些惊讶,不过也没多想,而是低声问道:“姑娘,你哪不舒服?”

秦雅静小脸瞬间通红,羞涩的不敢开口:“我……我……你能不能把脉检查?”

王强很无奈:“姑娘,我是按摩师,不是中医师,你既然是我的病人,就不要讳疾忌医,因为这是对我的极不信任,那就是对我的……”

“好了好了,你肯定又要说我侮辱你了,我不是不相信你,是因为我伤到的地方是……是……屁股。”秦雅静说完,一头埋在了枕头里,羞臊的耳根子都红了。

见到这姑娘如此可爱,王强不由得心里多了几分宠溺,下意识的把她当成了一个小妹妹,笑着掀起了她的裙摆:“那我帮你检查一下。”

秦雅静忍不住惊叫一声,但她之前在医院的时候,也没少被女医生这样看,倒是知道这是必经过程。

只是之前是女医生,现在却是个老爷们。

王强掀起这姑娘的衣服,才发现她身材发育的相当好,而且看她那羞臊的样子,似乎从未被人看过。

还是个雏儿?

看着那美妙的身材,王强有些把持不住了。

同时感慨道:“这妹妹,发育的可是真好。”

秦雅静的贴身衣物被拽起来,顿时闷哼一声,羞涩的结巴道:“别……别用力拽,勒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