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情感故事

作者:短篇

空姐内射出白浆10p_我被两个男人玩到早上

“教练,你觉得我能考得过吗?”车子重新起步,黄琴主动开口了。

老王沉吟一会儿笑了笑:“只要你用心,多练车,就一定考得过。”

黄琴点了点头:“那也是多亏您教的好。”

这黄琴还是第一次跟自己闲聊这些,老王心里舒服的不行:“没事儿,只要你以后想练车,什么时候找我都行!”

这一天两人的关系倒是走进了不少,黄琴也会主动跟老王说话,在黄琴内心里,倒是认同了老王这个负责任的教练。

因为王琴对自己的认可,老王赫赫业业,上班儿教车比谁都认真,只可惜在那次摩擦之后两个人就没有单独相处过。

 一天老王睡得迷糊,突然感觉有人来到了他的身边,还撩开了他的被褥,发出了一声甜甜的声音:“王哥我来了……”

  “黄琴?”老王眯着眼一看,黄琴竟然穿着几乎透明的的粉色丝质里衣,一双大长腿搭在老王的肚子上,一双眼睛娇滴滴地看着他。

 “黄琴……你??”老王感觉浑身一震,猛的坐了起来,一张脸扑在了黄琴的怀中,那柔软的触感令他感觉快要升空。    

  “我不在这里,还能去哪儿?”黄琴伸出了手,滑进了老王的裤子,轻轻把控住,还温柔的动作起来。

  感受到黄琴小手的安慰,老王喘着粗气:“黄琴,你……你再这样,可不要怪我了!”

   “我喜欢你还来不及,怎么会怪你呢……人家想的恨呢,快用你的很狠弄我……”

“那我不客气了!”老王红着眼,欺身而上!

就在要提马上刀的时候,老王感觉身体一轻,周围的环境一变,麻痹居然是梦!

坐在床上,老王对刚才的梦境回味无穷,可眼瞅明天就要考科目三了,上午模拟下午正式考试,一旦考完科目三,学员就能直接考科目四,考完科目四就能当天拿驾照。

因为自己的尽心尽责,王琴的驾驶技术日渐提高,这样一来的话,以后恐怕真要跟王琴失之交臂了。

一想到这里老王就难过的不行,买了一打啤酒打算把自己灌得半醉,街头上失足女给老王打着招呼,拉着他胳膊不让他走。

要是以前,老王还会进去玩儿玩儿,但现在他的心中只有王琴这么一个女神,这些庸脂俗粉岂能入他的眼睛?

老王拿出手机,翻出自己偷拍到的王琴的照片给失足女看:“这是我老婆!离我远点。”

失足女白了老王一眼走了开:“也不瞅瞅自己什么德行。还你老婆?呵呵……”

失足女的话深深刺痛着他,老王心中越来越难受,酒也没心情喝了。他打开微信,打算给黄琴表白。可当他翻到黄琴微信时又停了下来。

照目前的状态,他跟黄琴平日里都是有说有笑,偶尔自己还能揩揩油占占便宜,这样的日子让老王十分开心,但如果这么一表白,恐怕自己连跟黄琴以后做朋友的机会都没有了。

这么一想,老王深深的叹息了一口,准备回家,可就在这时候,老王微信响了。

老王心想这么晚谁跟自己发消息,可当他一看手机愣住了。是黄琴。一直以来老王在微信上都是小心翼翼跟黄琴说话,生怕自己过分了黄琴把自己给删了。

这都快十一点了,黄琴还给自己发消息,而且是第一次主动给自己发消息,老王激动的快哭了,点开微信,黄琴发了一个五个字字:“教练,你在吗?然后加一个抓狂的表情。”

老王忍着自己狂跳的心,回了个我在,你怎么了。

黄琴发来语音,老王点开,里面是黄琴有些慵懒的声音:“我睡不着……”

这声音跟有魔性似得,老王的内心当时就澎湃起来,而且黄琴跟自己说睡不着,难道?

老王咽了口唾沫赶紧回复:“你怎么了?为什么睡不着?明天还要考试呢。”

黄琴发来语音:“就是因为明天要考试了,我好紧张,要是考不过怎么办。”

老王一听,嘿嘿笑了。学员考试前紧张,是常有的事情,他遇到的可多了:“别紧张嘛,你的技术那么好,应该没问题。”

黄琴马上回复:“为什么是应该没问题,教练你是不是也觉得我考不过?”加大哭的表情。

老王回复道:“你别激动,我是你教练,当然有什么说什么。你切换档,和靠边停车处置的不是很好。”

黄琴又发了一排抓狂的表情,都快把老王手机屏幕给霸占了。然后又发了一排可怜的表情:“教练,能不能帮我一个忙。”

老王听看到王琴的回复,就知道自己的机会或许来了:“你说说看。”

黄琴说:“你能不能今天晚上再教我练练,帮我巩固一下,我好担心考不过……”

老王说,这样不好吧。都这么晚了,你一个大姑娘出门,父母不担心吗。你还是好好休息吧。

老王这是欲擒故纵。如果他太容易答应,反而会有点唐突。

果然,老王刚一回复完,黄琴就打来了电话。老王忍住内心的激动接通了。

“教练……”黄琴的此时的语气跟撒娇没什么区别。

老王一听到黄琴软绵绵的声音,下面一下子怒吼了起来:“恩,怎么了琴琴?快睡了,不然影响明天的状态。”

黄琴俏皮的哼了一声:“你不是答应过,我想练车随时都可以吗?你怎么说话不算数!没想到你是这样的教练,呜呜。”

老王假装很激动的说:“我这人一向说话算数!”

黄琴马上道:“那我现在想练练,教练你得教我。”

老王心中冷笑,然后一副勉为其难的口气:“好吧好吧,怕了你了,那咱们在哪儿汇合?”

老王这么一答应,黄琴十分高兴,就给了老王一个地址。让老王去接她。

到了之后,老王就看到黄琴站在路边等他。此时的黄琴在路灯的映照下,看的老王都呆住了。

一件白色T恤被她两团胸脯绷得紧紧的,平坦的小腹露出了一截皮肤,跟水晶似得晶莹通透,一张小脸粉嫩,鼻梁精致挺巧,小嘴性感无比,整个人都美到无可挑剔。

而她下面穿着条白色热裤,几乎都快包不住她浑圆的翘臀。一双长腿饱满,腿心一点缝都没有。

老王也是一把年纪,很清楚这种腿型的女人,一般男的要是弄起来,根本超不过三分钟就要投降。

平时黄琴穿的十分保守,但本来她已经换好衣服睡了,但又激动得睡不着,这会儿就光是把内衣穿上就出来了,热裤里面还是缕空的。

见老王来了,黄琴十分高兴。老王把驾驶位让给黄琴,黄琴坐上之后就对老王甜甜一笑:“教练你真好。”

这一句话把老王美的不行,这玲珑有致的身材就这么近距离坐在自己身边,老王强忍着自己想要犯罪的冲动,认真的指点着黄琴。

此时的老王可是确确实实把自己二十年的驾驶经验耐心的传授给了黄琴,黄琴听的十分认真,很快终于能够准确按照路口情况变换灯光,和刹车鸣笛。

“做的很好,靠边停车试试。”老王指挥了一下,黄琴便点了点头,打了转向,就开始靠边停车。

靠边停车是科目三很重要的一门,需要离路边线三十公分内才算合格。黄琴努力停靠之后,老王下了车,一看,离得起码有四十公分以上了。

老王叹了口气:“我说了多少次了!你没听吗?一定要点对点,看好了之后再打方向,你看这个距离肯定是不行的!”

老王这么多年,还是有点教练脾气,说话一时没注意就重了一点。黄琴下车一看,一听,眼睛都红了。

老王惊觉赶紧安慰,用手拍了拍黄琴的肩膀:“哎呀,别气馁,咱们继续。”黄琴的香肩摸起来柔滑无比,老王的手流连忘返。

不过黄琴并不买账,蹲在地上哭了出来:“呜呜……我肯定考不过……好丢人……”

他这不蹲还好,一顿,胸前浑圆雪白的巨物几乎都被被膝盖顶了出来。老王居高临下,刺目的白皙,看到一清二楚。更让老王激动的时,今天T恤的领口很松,几乎都看到黄琴整个胸脯的一半。

 文学

老王内心狂跳,心中冒出一个疯狂的想法,当下赶紧蹲下来,出声安慰:“别急,别急,我还有一个办法。如果这样你就应该没问题了。”

黄琴一听,立马不哭了:“什么办法?”

老王脸上迟疑的说道:“额,这样,我来主控,你坐在我身上,我手把手教你。姑娘你可千万别多心,我只是为了你能过关。”

黄琴听老王这么一说,有点为难了。坐在教练身上,那多羞耻啊,而且自己只穿了件这么薄的热裤,里面还是缕空的。

老王见黄琴开始犹豫,马上趁热打铁再给黄琴加了一剂强心针:“那是算了吧,我这糟老头子抱着你这确实不像样。那咱们就先回去了,你也别太紧张,就算明天考不过,以后都还能再考四次,总能成功。”

黄琴看着老王,老王故作一脸正色,看着十分正经。

黄琴轻轻咬了咬嘴唇:“那好吧,我试试。”

见黄琴答应,老王知道自己的机会来了。虽然自己现在老了,但年轻时候挑逗的女人的技术并没有丢下。

上次在路上的意外,老王就十分清楚黄琴的身子是非常敏感的那种类型,凭借自己的技艺,今天无论如何也得把黄琴给拿下!

老王先坐进驾驶座位,将车子座位尽量往后挪又下降了些,给黄琴留了足够的空间,也是给自己留了足够的空间。

到时候情难自制时候,谁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要不是路灯不是很亮,此时都能看到老王的脸都臊的厉害。

“来吧?”

看着老王做好了准备,黄琴还是有点犹豫,毕竟他内心真的很单纯,也很保守,这种跟男人如此亲密的动作,对她来说有些过了。

老王见黄琴一而再再而三的由于心中急了,很快的欲望就转化成了不耐烦:“行了,你不想考过就算了,上车,我送你回家去。白瞎了我真心实意想教你!”

老王脾气不好,黄琴也是十分了解,见老王真生气了,就连忙走上前来:“教练,你别生气,我坐上来就是了。”

说着黄琴一只手扶着方向盘,一只手按着老王的大腿,翘臀轻轻一挪。

黄琴的小手摁在自己腿上,老王感觉整个人都轻飘飘,见她翘臀挪过来,甚至隐隐能看见一条凹陷的纹路。

黄琴居然是空的!?

老王见状,呼出的气息都带着火星子,趁她还没坐下来之前速的拉开拉链,将自己给放了出来。

而黄琴根本没察觉什么,对着老王的双腿就坐了上去。

就是现在!

老王抓住机会,悄悄把沙滩裤的大裤脚往下一拉,半边大腿露在外面,连着他的那怒吼的身躯释放了出来。

随后,他趁黄琴坐下的瞬间,不露声色的将黄琴的热裤拨在了一旁……

他知道,黄琴并没有穿内内,所以……

黄琴哪知道老王正在算计她,坐下的那一瞬间,便顿时感觉到一处滚烫的坚硬,毫无阻隔的紧贴着她的圣地,那一瞬间,灼热和空虚瞬间弥漫着她整个身心……

为了防止她逃脱,老王故意抱住她的腰,把她死死压在自己身上……

黄琴忍不住扭动着身体,关键处的摩擦给她带来了巨大的敏感,瞬间击中了她,将她撩得一片混沌,快感如潮。

她只觉得浑身一软,战栗着软趴在了方向盘上。

这一瞬间,她很想摆脱老王,却又使不上力气,而且他完全控制不住身体的自然反应,紧紧地夹住了老王那儿,浑身瘫软、娇喘连连。

老王也感觉浑身都被点燃了一般,他那多年没有再开光的老枪再也忍不住了,管它呢,这么完美的女人,先弄了再说!

想到这,他扶正自己的老伙计,对着黄琴的深处,狠狠的冲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