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情感故事

作者:短篇

再摸就忍不住了_男人不插只蹭蹭的感觉 第6章 我罩着你

张清扬吃着螃蟹,想了想说:“我一个外来的,随便捡个别人剩下的就行了,官场上重视资历,我一个毛头小子,也就干干端茶倒水的活吧。”

 文学

    张素玉抬起头来扫了他一眼,见他说得认真,不像是做作的,叹口气说,“我虽然不知道你和北江省的刘书记是什么关系,但是就凭你是我的弟弟,我也不能让你去干那种工作。你要记着你的身份与别人不同,该摆架子就要摆架子,官场上不当的谦虚只能受人欺负!”
    “姐,我记下了,我知道你说的有理。”张清扬虚心接受,心说别看对面的女人偶尔像个小孩子,可是官场上的道道可比自己强多了。
    “嗯,态度不错,一会儿见了我爸,该怎么说话你知道,不要耍小聪明,领导就讨厌遇到比自己聪明的,与领导说话,要时刻体现出领导的智慧,明白吗?”
    “嗯,”张清扬只能点头。
    “好了,我也不倚老卖老了,快吃吧,你别怪姐多事啊!细节决定成败,你是颗好苗子,也有好的背景,姐看好你。”
    张清扬的血此刻沸腾了,不过只见过几次面而已,人家就这么坦诚相待,想不感动都不行。“姐,谢谢你。”
    “都叫我姐了,还客气什么!”
    “姐,你为什么不问我和刘书记的关系?”
    “男人的事情,女人要少问,这是我爸从小的教导,你想说的时候,我洗耳恭听。”
    这女人真不简单,张清扬很少佩服什么人,不过眼前的这位大姐姐却让他内心产生了悸动。
    刷卡结帐的时候,张清扬吓了一跳,两个人吃掉了八千多块钱,那瓶酒就好几千!见到张清扬的神色,张素玉淡然一笑,“我去延春时,你再请我!”
    这种给男人面子的细节心里,更令张清扬对她产生了好感,“姐,我们延春穷,可没有这地方,我只能请你到我家吃碗朝鲜族的冷面,外加一盘辣白菜。”
    “呵呵,成交,去你家看看阿姨也不错,听说是位大美人呢。”
    两人闲聊着去省党委的办公大楼,经过门卫时,门口的警卫还给了一个标准的立正。张清扬已经习惯了这种特殊的待遇。
    张清扬走进张书记的办公室时,态度坦然,平静地望着眼前的两个男人。见到这两个男人时,张清扬却是一惊,因为他万万没有想到“他”也在。坐在主位上的张书记见到自己女儿领着人进来时,认真地打量起张清扬。
    当看到他那气宇轩昂的平静面色,心中暗暗竖起了大拇指,心说仪表堂堂,不愧是刘家的子孙。其实他并不知道,张清扬只是戏演得好一点而且已,心里也紧张得要命。
    “爸,刘叔叔,你们谈,我先出去了。”说这话的自然是张素玉。
    “小玉辛苦了!”高大威风的刘远山微微欠身。
    张素玉笑了笑,离开时却从后面拍了拍张清扬的后背。
    “坐吧。”刘远山和几年前的气度又是不同,随身而带的压迫力令人窒息。他正是张清扬的亲身父亲,要不是他的原配妻子几年前去世,真不知道他们父子何时才能相见。
    张清扬却没有坐下,而是走向办公桌,对桌后的双林省的张书记微微的躬身道:“张书记,您好!”
    张书记微微一笑,赞许地对张清扬摆了摆手,“客气什么,快坐下。”
    张清扬坦然坐下,挺直了腰板看向张书记,半点惧怕也没有。
    见到张清扬坐下,张书记却把脸转向了刘远山。“老弟,现在延春的政局不太稳,让清扬过去有点……”
    张书记这话说得有点无奈,看来堂堂的省委书记有时候是无法影响地方上政局的,他把这话讲给二人听,也是掏心窝子的实话,明着告诉你了,那是一滩混水!
    刘远山淡然一笑,“年轻人,历练一下也好。”
    刘远山看似只是随感而发,却道明了他对张清扬的心思,政局乱也许对他而言更是好机会。此事张书记自然也懂得,所以点了点头。就在这时,桌上的坐机响了,张书记拿起来一听只说了两句话三个字。
    “是我。”
    “好。”
    刘远山好奇地看向张书记,没有多问。
    张书记平淡地看向他说,“延春的市委书记孙常青,要来看我,一会儿和常青研究一下清扬的工作问题。”张书记脸上的表情显得古怪,说:“要不然让清扬去省委某个部门怎么样?”
    刘远山却答非所问,吸着烟说:“延春市长是方国庆吧?”
    张书记顿了顿,露出了会心的笑容,缓缓地说,“是啊,方国庆是省委刘为民副书记提名的……”
    张清扬渐渐听出了端倪,所谓的延春政局不稳,就是一二把手之间的较量,而这一二把手的较量实则是省委两位书记高层之间的较量!
    不是自己省内的事情,所以刘远山不好发表看法。而张书记之所以说这些,一是没把刘远山和张清扬当成外人,二来也是最重要的目的无非就是给张清扬交个底:孙书记是自己人!
    张书记见沙发上的一老一少都不说话,自己接着说:“以我的能力,让清扬在省委工作,还是行得通的。”
    其实这话的意思是说,双林省有我在,张清扬可以高枕无忧,我保你了!
    刘远山似乎是想说话,这时候外边有人敲门,张书记说了声请进,走进来一位四十岁左右的中年人。此人一进门看到刘远山和张清扬,便皱了下眉头,对刘远山客气地点点头,叫了声“刘书记”,然后才向张书记打招呼。
    张书记站起来,笑道:“长青同志,你来的正是时候,来……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就是我从京城挖下来的张清扬同志,才子啊,交给你怎么样?”
    “张书记放心,我们延春正在开发建设,缺的就是人才,多谢老领导体贴下属!”
    张清扬主动地伸出手来,“孙书记,我一定好好工作。”
    “嗯,不错,真是青年俊杰啊!”
    几人客套一翻,才落了座。这时候孙书记看了看刘远山和张清扬,机警地对张书记说:“老书记,我这次来是有重要的事情向您汇报。”
    张书记说:“没有外人,但说无妨。”其实意思说明了就是:在坐的全是自己人,放心吧。
    孙常青仔细斟酌了语言,说道:“老书记,信访办接到一封举报信,状告延春合作区管委会主任刘一水等人收受利民集团巨额贿赂,我已经安排人进行暗中调查。可是您也知道刘一水是刘副书记的侄子,合作区又是省管单位,所以我想省纪委出面更好一些………”

第7章 请领导指示

“确有此事吗?”
    “利民集团自从进入合作区以后,明显存在问题,但是方国庆市长以利民集团是延春的利税大户为名,一直没有深入调查,所以……”
    “知道了,我会和纪委江书记说明情况的,如果确有此事,一定要下派专案组深入调查,估计此事没表面上那么简单!”
    此刻,张书记的心中已经露出了笑意,他还真想让这件事情闹得大点!刘一水是刘副书记的侄子,而方国庆也是刘副书记力荐的市长人选,如果操作得好,有可能把刘为民拉下马。
    张书记挥了挥手,说:“这件事先这样,接下来谈谈清扬同志的工作问题。”
    “请书记指示!”
    张书记把目光转向了刘远山,刘远山客气地笑道:“年轻人需要锻炼,我就不多说什么了吧。”嘴上说他不管,其实已经给了暗示。
    张书记再次把目光投向孙长青。而孙长青心里现在看张清扬的目光就有些复杂了,心说这年轻人到底是什么来头。
    动脑子想想……京城下来的,刘远山……想到刘远山,孙长青的心里渐渐明了了,刘远山可是有望进最高一层的。看来这年轻人应该是上头某位的亲戚了!而且又姓张,难道和张书记也有某种关系吗?那么此次自己的机会也就来了,正好结交上头,同时报答老领导对自己的支持。
    主意已定,孙长青立刻说道:“先把清扬安排在某个局吧,然后慢慢调整,去基层锻炼一下。两位领导看呢?”这是争求张书记和刘远山的同意呢。不过此话一出,孙长青似乎又有了新主意,见领导还没发话,接着问道:“不知道清扬是学什么专业的?”
    张清扬利索地回答:“大学我学的是法律,不过后来学了经济,又自学了新闻。”
    孙长青眼前一亮,撮着双手说:“好,好,那么我有一个提意,请两位领导批准。不如先把他的关系放在省纪委,等纪委派工作组下去的时候,让清扬挂上一个名额,然后案件办理之后,以后想怎么安排就方便得多了。”
    张书记低头沉思,他知道孙长青下了招妙棋,让张清扬以省纪委的关系去延春,然后再调到延春任职,这一切都给了张清扬巨大的机会,是让张清扬在省委渡了一层金,这样的年轻人下到地方上,肯定会有压倒性的优势。
    这种安排当然最好不过了,可还是要看看人家老子的意见。张书记把目光看向了刘远山,见刘远山一脸平和地看向张清扬,张书记就明白他是同意了。
    所以张书记笑着对张清扬说:“清扬,你觉得呢?”
    张清扬立刻从座位上站起来,平稳地说:“一切听领导安排。”
    张书记和刘远山同时满意地点点头,大家心照不宣,都知道张清扬也明白此种安排的妙处。张清扬不傻,虽然不懂官场里的事非,不过这种到嘴的肥肉还是能品出美味来的。
    孙长青退出去以后,张书记和刘远山明显态度上有了变化,刚才有下属在,他们是领导,就应该有领导该有的威严。现在下属走了,他们之间就成了朋友。
    见到自己的事情已解决,张书记和刘远山似乎有话要谈,张清扬知趣地退出来。走到外间秘书办公室的门口,张素玉就从里边出来了。
    “怎么样了?”远离了办公室,张素玉这才小声问道。
    “延春有件案子,张伯父让我和纪委工作组下去,以后的事情慢慢说吧。”张清扬不温不火地回答,眼神却没有老实,偷偷地看着张素玉那性感的身材。
    张素玉一听,笑道:“安排得不错!”
    张清扬说:“姐,等我的工作关系办好以后,我要回家看看我妈。”
    张素玉虽然心中不舍,却没有一个好借口把他留下,只好说,“什么时候想走,我送你。”
    “行,就让你送我。”张清扬知道无法拒绝,连假装客气都免了。
    张清扬回到酒店,想想今天所见到的暗地斗争,心里说不出的迷茫。休息了一会儿,张清扬拿出电话打给了老妈。
    “妈,我过几天就回延春。”第一句话就是这个,这一刻他需要亲情的温暖。
    “见到他了?”老妈的问话一针见血。
    “见到了,他还是那么帅气,比前几年更有风度了。”张清扬和老妈开起了玩笑。
    老妈美滋滋地笑了。
    张清扬接着苦笑道:“妈,官场不好混啊,比我想象中还要黑暗,复杂得多。”
    老妈明白了儿子的意思,安慰道:“儿子,顺应潮流吧,做人要做好人,做官要做好官,可是有时候是要讲究手断的,妈经商以后渐渐明白了很多。”
    “你放心,我不会给你丢脸!”张清扬说这句话的时候,充满了斗志。
    “儿子,回家的时候不要回老地方,那地方已经开发了,妈新买了一处房产,就在………”
    张清扬第二天早早接到了张素玉的电话,电话中说张书记让她陪着张清扬去组织部报道。看得出张书记对张清扬是有私心的,不然单凭和刘远山是党校同学的关系,不会如此对他。
    一切有了张素玉的出面,复杂的程序也变得简单起来,越过了层层的工作人员,张素玉直接把张清扬领到了省委组织部部长面前。五十岁左右的组织部部长贺保国是个微胖和蔼的笑面虎,眯成一条缝的小眼睛透露着精明。他紧紧握着张清扬的手客气地说了不少鼓励的话,最后语重心长地拍着他的肩膀说:“请代我向远山书记问好!”
    张清扬心中一惊,立刻明白,他与张书记一样,和刘远山同属一个政治派别,能拉拢自己,自然是上进的表示。
    贺部长这位省委常委亲自安排秘书送张清扬二人去省纪委监察厅,不料半路上,张素玉又接到了省纪委书记江山的电话,说他已经对监察厅的厅长安排好了。
    张素玉苦笑着对张清扬说:“你一个小人物,害得省委几位常委都给下面的人发了话,哎,我当初都没这种待遇!”
    “当官真好……”张清扬心里的滋味有些古怪,长叹一声。
    省纪委监察厅的厅长焦铁军是张书记提起来的,见到张素玉等人后,一点官架子也没有,客气地说已经接到领导了指示,暂时把张清扬安排在监察厅的调查二科。
    从监察厅出来,张清扬也是体制内的人了,此刻已是中午,汗水经浸湿了衣服,张清扬抬头望了望火辣辣的太阳,对张素玉说:“姐,有句话说‘要办事,先找人’,假如我没有任何关系,会这么容易吗?”
    >>>>本文《足0浴的诱惑》全文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