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情感故事

作者:短篇

不许穿内裤进我的办公室(按摩棒 跪 办公室 检查)

天又黑了下来。

姨父白天帮弄了几块床板,小姨打扫了阁楼,整个地和玻璃都擦了一遍,拿了被子,把唯一的一间阁楼布置得清清爽爽,而杨羽以后就睡在这里了。

三妹已经洗好了澡,正在自己的房间做作业;二妹也不知道去了哪里,她的腿一直不闲着,跟家人杨羽都不太合群,老往外跑;而表姐一直躲在房间哭泣,杨羽几次想进去安慰,但是在没想到办法前,也帮不上什么忙,看到表姐那个样子,本来打算勾引的心情都没了。

而姨父冲了澡,就像猪一样去了房间呼呼大睡,这可是才七点钟了,小姨一直在忙着家务活,又洗澡又喂鸡鸭还喂猪,忙得转圈。

杨羽再后院脱光了衣服裤子,就冲起澡了,夜色漆黑,什么都看不见,哪怕开着灯,这后院的门一关,也就啥也看不到了。

后院本来就是和隔壁房相连,没有围墙,直通的。

这时,隔壁房的后院亮起了一点微弱的灯光,走出个女孩子,那女孩子一见到杨羽在后院洗澡,便来了兴趣,靠在墙上,吃着瓜子,欣赏起杨羽来了。

杨羽当然不好意思,自己又没穿内裤,这样赤裸裸的被人看哪里自在,悄悄的侧了下,身子,只让她看到了后背。

“洗个澡而已啊,害羞什么呢?”那女孩子吐着瓜子,倒调戏起杨羽了。

“姑娘,这样看,不太好吧。”杨羽一个大男人当然不怕被人看,但是也不能太放肆了,矜持一点给点对方点想象才是最好的勾引。

“哎呀,都是邻居,怕什么,以前我没见过你啊,你是谁?”女孩子一直盯着杨羽结实的后背目不转睛得看着。

“我昨天刚来,来村里教书,这丝小云是我小姨。”杨羽如实回答。

“哎呀,你就是那个高材生啊,我早就听说了,我叫林依娜,你呢?”女孩子聊得越来越有兴致了。

“我叫杨羽,你好。”杨羽继续冲着自己的澡,也偷偷看了眼林依娜,这林依娜看起来也就比自己小一两岁,165左右的身高,只穿了件背心,鼓着两对饱满,那沟壑远远望去都能显而易见,外貌虽可不及表姐的美,但是却透着一股特别的味道,让杨羽越看越着迷。

这时,小姨正出来喂猪,见那林依娜正色迷迷得看着自己家的小羽,心里已经知道了这妞的想法,喊道:“小娜啊,你下个月都要结婚了,还出来勾引我们家小羽呢。”

“阿姨,你看你说到哪去了,我这不是还有个月才结吗。”林依娜倒是撒娇起来了,杨羽这才知道,这林依娜何止有男朋友,都要快结婚了,果然跟自己猜得一样,放荡货一个。

杨羽洗好了澡,穿了内裤,临走时,朝林依娜微微一笑,还特意道了个别,可林依娜的眼睛却始终看着杨羽的下面,差点看得她留鼻血,惊讶万分。

杨羽正要上楼时,小姨喊住了他:“小羽啊,你表姐心情不太好,上去多安慰安慰她,啊?”

“小姨放心吧,包我身上。”杨羽自信满满得说道。

杨羽先爬到了自己的楼阁,到阁楼还没有楼梯,用的木梯,木梯从杂货物的房间而过,和她们三人的房间隔得都比较远,也比较安静。

楼阁很小很矮,杨羽站起来,差不多要顶到了天花板,靠外的两面墙和地面是水泥砖块,还有两面是木板隔成。三个表姐妹的房间天花板也都是木板的,她们房间天花板的上面也就是杨羽阁楼的外面,就是说,杨羽可以通过阁楼走到她们三人房间的上面。

楼阁被小姨理得一尘不染,窗户也擦得干干净净,透过侧面的窗户,杨羽即可以看到房内的美景,还正好对准了隔壁放二楼的窗户,还挨得很近,而且像是隔壁房的一个卫生间,农村很少有人把卫生间建到二楼,倒也很有城市人的模样。

杨羽躺到了床上,深呼吸了口气,关闭了台灯,顿时,房间黑了下来,黑夜中总有很多眼睛。杨羽在想,怎么才能帮表姐搅黄了这婚事,想着想着也不知道过去了多久。这里没信号,没网络,杨羽的电脑和手机早已经搁那里自生自灭了。

可想着想着,就想到白天表姐那勾魂的呻吟声和那刺激的画面,就一股冲动,当即身下有了反应,猛得坐了起来,准备下楼去找表姐。

这刚出门要爬楼梯,黑夜中撞到了个人。

“哎呀!表哥你怎么不开灯?”三妹不知何时爬了上来,正好和杨羽撞上了。

杨羽一听声音是三表妹,就伸手去牵她,免得在这黑漆漆的地方摔倒,牵回了房间,关了门,才开了台灯。

只见三妹穿着一身粉色睡裙样子一下子从可爱变成了性感,杨羽做梦也没有发现,这三妹穿睡衣的模样会那么性感,睡裙只能勉强遮住了屁股,两条洁白的大腿白花花的露在外面,虽然没有表姐的那大腿那么纤细修长,但是却比表姐的大腿更加鲜嫩稚嫩,秀色可餐啊。

杨羽也只是穿了条内裤,某处正好起了反应,而这一景象被芸熙看得清清楚楚,顿时瞪大了双眼,急忙转过了头去。

杨羽这才发现自己的失态,心中却是暗自好笑,不知道这三表妹看了自己的那儿,会是什么反应。

“表哥,有些题目不会做,所以来找你!”三表妹芸熙说话吞吞吐吐,脸颊通红通红。

杨羽看呆了,在这微弱的灯光下,表妹的面色更加粉嫩,就像个婴儿一样,红润鲜嫩,弹性十足,这种皮肤在城市的女孩子里早已经绝种了,这简直就是上天赐予芸熙的礼物,让男人垂涎三尺的礼物。

“嗯,坐下来吧,帮你一起解!”

阁楼还没有椅子,表妹和杨羽就一起坐在了床上,紧贴在一起,房间里很寂静,杨羽几乎都可以感受到三妹那急促的呼吸声。

杨羽看了下题目,题目对他而言很简单,看了一眼就知道怎么做了,就开始给她解析:“第一步,我们先看清题目,第二步看清条件,不用管题目要我们答什么,你看,根据这两个条件,我们可以得出什么?”

杨羽边解析着题目边看看芸熙。

芸熙睁大着眼睛,使劲得摇摇头,而她挤压在桌上的那饱满,因为没有内衣,露出了一条美丽的深邃的沟壑。

杨羽一看,解题的心思都没了,芸熙那胸前的饱满绝对人间极品啊,不仅白皙丰满,富有弹性,杨羽都看呆了。

“表哥,别看那里。”芸熙害羞得低着头,却丝毫没有去遮掩甚至整理下睡裙的样子。

“表哥帮你把这题目弄懂,你让表哥看一眼又怎么样?”

杨羽故意试探她,虽然知道这程度应该已经过了,甚至很可能会起到反面影响,但是看到那春光,杨羽心里那是百般煎熬,连自己都纳闷竟然说出了这句话。

“不可以!表哥要再这样,我就走了。”说着,芸熙起身想走。

杨羽怎么可能会让她走?一把拉了过来,也许是太过用力,芸熙没有站稳,一把完全正面扑到了杨羽身上,更凑巧的事,杨羽被突然一扑,也没做稳,往后倒了下去,芸熙也跟着压了过来,却正好脸对脸,嘴对嘴压了过来。

竟然就这样,两张嘴巴封在了一起。

芸熙睁大了双眼,那双眼睛清澈纯洁,这是她的初吻啊。杨羽真心没想到会有这样一遭,只感觉到芸熙那湿润弹性的红唇紧贴着自己的嘴唇,顿时惊呆了。

芸熙愣在那里,双眼和表哥对视,又是一阵触电,触电下芸熙完全没有反应过来,甚至都忘记了正嘴巴和表哥对着嘴巴,这一触电足足有半分钟之久,而这半分钟,嘴巴就这么对着嘴巴,眼睛看着彼此。

直到杨羽的嘴巴动了一下,芸熙才从触电总反应过来,两脸瞬间通红,啥也没想没说,直接奔了出去,慌乱爬下了楼。

杨羽长呼了口气,松了口气,刚才那一刻,真是太舒服了,心中暗自得意,表妹一定会喜欢上自己了,干她是迟早的事,心急吃不了热豆腐。

也不知道因为是触电带来了灵感还是怎么,杨羽突然灵光一闪,总感觉表姐这门婚事有事可挖,急忙开心得往表姐的房间而去,表姐还闷在房间正愁着呢。

现在这心情的表姐媛熙除了杨羽表弟几乎是谁都不想见。杨羽还特意做了两次俯卧撑和仰卧起坐,将自己的胸肌和腹肌展现在一个完美的状态。

果然,表姐看到杨羽只穿了条内裤,露着兽性的肌肉,这模样不正是她梦中男人的形象吗?

而农村的男娃要么扛多了重活矮得要死,要么山上晒多了黑得要死,很多男娃年纪轻轻看起来就跟个大叔一样,每次有这些‘大叔’经过家门口朝她吹口哨的时候,她心里都作呕,悔恨自己怎么就生在了这种没个像样男人的地方。

表弟杨羽的到来一下子将幻想的牢房打破,活生生的一个心中完美的美男子就站在自己眼前,可天杀的,竟然他是自己的亲表弟,这都是命。

杨羽关上了门,用最直接的方式哄表姐开心:“你把你知道的有关傻狗子的事全部告诉我。”

一听这话,表姐原本忧郁的眼神一下子亮了起来,兴奋地说到:“你有办法了?”

“解决问题一定要对症下药,我们要找出那傻狗子一家的缺点,然后攻之。所以你将你知道的一切情况都告诉我。”杨羽虽然是师范生,但是却长着理科生的脑袋。

逻辑思维,分析能力都特别出众。

媛熙对傻狗子的了解真心少,因为不喜欢,所以压根没放心上,只是知道些普通资料,傻狗子的家里是富农,他爹经营农场生意,晚年得子,异常开心,可惜早产了点,这娃子智商有点问题,但还算乖。

傻狗子因为傻,二十七了也没娶到老婆,比表姐大五岁,表姐属蛇,傻狗子属老鼠,但是这两生肖并不冲,老鼠和马才冲呢,杨羽心里想着,看来拿生肖做文章是行不通了。

接着表姐还说了生辰八字,虽然杨羽完全不懂这玩意,但是媒婆说生辰极配,大家也就没法子了。但杨羽都纳闷了,都什么年代了还算生辰八字了,这也太迷,信了吧。

“迷,信?”杨羽自言自语道,脑子一转,突然有了办法,露出了诡异的笑。

“即然下周他们就来提亲了,那我趁这周末休息就去隔壁村一趟,帮表姐摆平这件事。”杨羽自信得说道,这傻狗子家已经有了突破口,当务之急是要对着这个突破口狂轰烂炸,让突破口越变越大,最后举手投降。

“真的?哈哈”表姐兴奋得手舞足蹈起来:“我就知道我家表弟最聪明了。”

“那表姐还不赶紧赏一个?”杨羽赶紧趁火打劫。

“好吧,本小姐今晚开心,就赏你个拥抱吧。”媛熙说着就站起来,展开双手,一副小baby过来给姐姐抱抱的可爱样子。

“切!我们是亲表兄妹,本来就是可以拥抱的啊。好歹也得吻一口!”杨羽嘻嘻笑着说道,一副调戏娘子的模样。

“吻?表弟你脑子秀逗了啊,我们可以是亲表兄妹,最多亲一下,不可以讨价还价了。”表姐装出一副女王的样子。

杨羽看着表姐要就要不要就拉倒的模样一时也拿她没办法,杨羽突然觉得就伦理这思想,小姨的接受能力最差,甚至强烈反抗,而表姐次之,也接受不了这亲人之间的乱伦,年纪小一些的二妹三妹就完全不同了,她们从小就不认识杨羽,没一起生活过,平时也从来没走亲戚。

杨羽对她们两个而言,就是突然闯进来的陌生人,二表妹甚至不把杨羽这个表哥放在眼里,三表妹却是从来没觉得表哥就不可以恋爱吗,这就是四个年龄层对伦理的理解和接受能力。

杨羽是出生在农村,童年在农村,但是上学在城市,所接受的一切教育和成长环境都是城市的观念。

“好吧,亲就亲吧。”杨羽故意很失望的样子,有个亲也比没有好吧,心急吃不了热豆腐,这表姐迟早也是自己的。

媛熙慢慢地把嘴巴凑了过来,这是她第一次亲自己的表弟,不,这是第一次亲男人。别看表姐一副镇定的样子,但心早已经砰砰直跳,这是她想亲的一个男人,但是又是自己的表弟,这种矛盾感让她特别纠结。她知道,已自己的魅力,如果放下伦理道德,这表弟肯定会是自己的。

媛熙闭上了眼睛,渐渐地亲了过去。

么!

随着一声轻微的亲脸声,杨羽转过了头,看着表姐,表姐早没有了之前镇定无所谓的样子,脸色突然变得尴尬和严肃,而自己的表弟竟然用这种眼神看着自己。

媛熙只知道自己的心狂跳不止,被表羽表弟看着自己,甚至都忘记了躲闪。

突然,正在媛熙发愣的这一刻,杨羽竟然一口吻了过来,直接封到了表姐的嘴唇上。媛熙当即瞪大了眼睛,马上醒悟了过来,急忙双手推开杨羽。

可杨羽突然就变成了禽兽一样,表姐太美太美了,这种美跟三表妹不同,三表妹终究是少女,很多男女之事还不懂,只能欺负,只能像熬汤一样慢慢熬,而表姐这种焕发着强烈女人味的雌性生物,越熬只会把味道全给熬没了,对副这种女人,用忽冷忽热,更重要的事,要激烈要野性要疯狂,还要很突然的那种。

 文学

杨羽见表姐想躲开,还想推开自己,早已经一手抱住了她,一手按在她的后脑勺上,强行把表姐的嘴巴压在自己嘴上。

媛熙完全没有料到表弟会突然发狂,会突然强行吻自己,神智早已经清醒,急忙想挣开,谁知脑袋被养羽强行按住,嘴巴完全封在了他的嘴上,更要命的事,杨羽有力的舌,头正在撬开自己的牙齿,马上就要伸进来了。

媛熙一见更慌了,这突如其来的暴,力,让她慌了,挣扎得更激烈,双手疯狂拍打着推着杨羽的胸口,可怎么也推不开,想喊又喊不出来,只能发出模糊的不要不要的声音。

杨羽见表姐挣扎更厉害了,甚至腿脚并用,干脆身子压了过去,直接把表姐压在了身下,这下子,媛熙是动弹不得了。

媛熙第一次被男人如此侵犯,杨羽的舌,头已经撬开了起来的嘴巴,正疯狂地在舔着自己的舌,头,杨羽拿强有力的舌,头在她的嘴内如同暴风雨一样肆虐。

这种感觉让媛熙欲罢不能,但是这样被表弟压着,不知道会出什么事,可杨羽太重了,自己完全没力气去挣开,一狠心,一慌,一冲动,竟然咬了下去。

啊!

杨羽当即舌,头一股剧痛,本能得放开了表姐,鲜血顺着嘴巴流了出来,一股浓浓的血腥味。

媛熙本来火气还在头上,一看杨羽满口是血,马上想起这咬舌自尽的场景,把刚才被表弟强行欺负的事忘得干干净净,急忙站起来,去查看杨羽的伤情。

杨羽被咬破了皮,出了点血,伤势其实并没有那么严重,但这可是让他逃脱刚才强行欺负表姐罪行的好机会啊,还不赶紧装得痛苦无比的样子,甚至夸张得整个身子倒在地上卷成一团。

媛熙这下子更慌了。

“表弟,表弟,你不要吓表姐,表姐是无意的,谁让你欺负表姐,表姐还是初吻吗。”看着杨羽那般模样,媛熙的心一下子悬了下来,刚才的火气全没了。

“初吻?哈哈”卷缩在地上的杨羽抬起了头,一副得意洋洋的模样,嘴巴里哪里还有什么血啊。

“哦,你个臭表弟,又骗表姐,啪死你啪死你!”说着双手狠狠得拍打着杨羽:“我恨死你了。”

“哈哈,初吻哦!”杨羽又一次强调了下初吻,眉头都扬了起来。

“你!”媛熙气死了,气得那个可爱:“不理你了。”

“好了,表姐我错了,我错了,下次不敢了!”杨羽马上转为哄,别看表姐比自己大,但天下的女人都是一样的,都需要哄。

“你还想有下次啊。”表姐撅着嘴巴,一下子从一个女神变成了一个乖巧的小女孩。

“表姐别生气了,求你了哦,我真的错了,我现在马上回去计划你的事,肯定做到一路马脚,表姐就放心吧。”

杨羽见已经入了夜,就退出了房间,回到了自己的阁楼,躺在床上,心里那个美滋滋的,今晚不仅偷了三表妹的初吻,还强行要了表姐的初吻,尤其是表姐那条香舌,天那,真心是人间极品啊,恨不得含在嘴巴细细品尝。

杨羽躺在床上没多久,竟想着这些事,熄了台灯,窗户的月光银白白得照进来,杨羽辗转了一下,发现兴奋地睡不着,窗户就在床边,就顺势趴到了窗户口。

没想到,这无意中的一趴,竟然看到了满窗的春色!

这不是邻居林依娜吗?她在洗澡?

杨羽咽了口气,擦了擦眼睛,再仔细一看,没错,是林依娜,还是个没穿衣服林依娜。隔壁二楼卫生间的窗户正好对准着杨羽阁楼这里,而阁楼是在三楼,这样看下去,正好一清二楚。

窗户挂着窗帘,窗帘敞开了一半,估计林依娜也不知道,这上面还睡着个杨羽。

在农村哪有什么淋浴器这种高级货,都是烧了开水,用毛巾洗,更舒服点的,就是找个专门洗澡的木桶,然后人坐在里面,就像泡澡一样。

而眼前的林依娜早已脱光,一屁股坐在木桶里,正拿着毛巾将热水送到身子淋浴,那木桶散发热气,卫生间里被热气充得朦朦胧胧,杨羽看得若隐若现。

林依娜差不多正面对着窗户,胸前挺立起来。

奇怪的是,那神秘地带却很干净,难道是白虎?

杨羽心中暗喜,白虎这种极品那是千年难遇的尤物。可一看这林依娜举手时腋窝下长满了毛,杨羽马上打消了此念头,看起这妹子是刮掉了。

林依娜拿着毛巾从上到下,缓缓的擦拭着身体,杨羽看得激情澎湃,可恨的是这热气越来越浓,将林依娜的酮体遮掩的若隐若现,杨羽恨自己少买了个望远镜,下次去镇上一定要悄悄带个回来。

杨羽将头狠狠得伸出去,希望能看得更清楚一些,可哪灯光微弱外加热气浓密,实在是憋屈啊,可哪怕如此,杨羽还是偷窥的津津有味,很久没有偷看过女人洗澡了,最初偷看还是小学时,偷看房东儿女,那次差点被房东抓住。

偷窥是人类对未知或不属于自己事物的一种欲望,杨羽还特别强烈,高中时,就曾经躲到女厕所里,用手机去拍女妹子尿尿,结果被班主任抓了,幸好没有公示全校,后来班主任拿此威胁他,说要是考不上一本,就把这事传出去。

那以后,杨羽每天拼命学习,学习突飞猛进,从一个全校倒数的差生一下子成了尖子生,另所有同学刮目相看,可谁都不知道杨羽心中那个是有苦说不出啊。

哎,杨羽叹了口气,往事不堪回首,想多了多少泪。

可正在杨羽走神之际,林依娜不知何时,已经从木桶里站了起来,也许是热气太浓,便去开窗,这一开,才发现,对面楼上的杨羽正目光迷离得望着这里。

两人几乎同时发现了对方,杨羽想躲,天杀了,已经来不及了。

杨羽摸摸额头,掩饰下自己尴尬的表情,呵呵一笑,偷看女孩洗澡被抓个正着,这事要是被小姨表姐表妹们知道,那可多丢人啊。

杨羽已经料到这林依娜就算不喊,也会私下告知他小姨了。

“想看我身子就说,干嘛这么偷偷摸摸的,是不是想看的这?”说着,林依娜竟然自己双手托起了那饱满,还挤出了条深沟。

杨羽一把鼻血喷出,这太出乎他的意料了,这纯色满园啊,用句俗话,那就是坐等墙头等红杏的真实写照啊。

杨羽正要开口说好对柔软时,林依娜先插口说到:“要看就过来看,还给你摸呢,趴窗口有什么意思。”说着一把窗帘给关上了。

杨羽愣在那里,不知道她这话是当真还是玩笑,顿时矛盾了起来,如果是假的,去了,不给看还被嘲笑一番也就罢了,万一遇到她的未婚夫,那才说不清呢。可要是真的,这不是天下掉下的馅饼吗,人生有几次馅饼是砸到你头上的?这砸中了你,你还撒起娇来不要?这不是婊子立牌坊吗。

杨羽纠结了好一会儿,见那卫生间熄了灯,也没了人影,而隔壁一点动作也没有,整个农村都安静了下来,杨羽才不得不说服自己,打消了这个念头,一个劲的摇头,可惜啊。

农村的夜晚天气那叫一个爽,威风舒畅,天气清爽,气温适宜,杨羽一趴下就睡着了。又是不知道睡了多久,杨羽被一股尿意憋醒。

可在三楼,又没马桶,直接从那窗户尿下去也太邋遢了吧,无奈,朦朦胧胧得摸起来,摸着黑夜,下了木梯,又穿过走廊,下了楼,准备往后院的杂草堆去随意解决下。

可刚下了楼,一个手电筒在面前晃来晃去。

“哎呦,小羽,你可吓死小姨了,怎么不开灯呢。”这拿手电筒的当然不可能是鬼啊,既然是人,杨羽碰了自然也不怕,这一碰面原来是小姨。

小姨传了丝绸睡裙,可这睡裙明显短了,连屁股都没遮住,小姨半条蕾丝内裤露在外面,而这蕾丝内裤还是半透明的,如此一来,那私处也露了一半出来。

杨羽一见这春色,管你是不是小姨,顿时清醒了过来,男人就是这么可爱的下,半身动物。

“我起来尿尿呢。”杨羽故意擦眼睛,好掩饰自己的眼神。

“小姨也是,来,小姨牵你去。”说着,丝小云小姨就拉起杨羽的手,一起往厕所行去。

农村一般都是茅房,很少有卫生间还部署了陶瓷马桶这玩意,这因为小姨家女孩子太多,这三姐妹又爱干净,三表妹的百般催促下,前年姨夫才从镇上买了个陶瓷马桶回来,塔了个厕所,洗澡拉撒都方便了许多。

之前三姐妹上茅厕时,总有些村里的变态想一睹这三美女的隐私,总是躲起来,偷看她们上茅房,弄得三姐妹每次上茅房都是很郁闷的事。

有几次表姐上茅厕,一变态直接冲出来,蹲在表姐面前看她拉撒,弄得表姐拉也不是,不拉也不是。

才有了今天这个独立的卫生间。

“小姨憋死了,先让小姨先上吧,来,拿着手电筒。”小姨递过手电筒,也不知道该照哪里。

而小姨就站在自己面前,背对着马桶,杨羽是愣在那里,不知道该出去呢,还是该站原地呢,这手电筒是照着小姨呢,还是照外面呢,杨羽左右为难。

都什么事啊,不就小姨尿个尿吗,我为难啥呢?杨羽突然想通了,自己就靠在墙上,侧对着小姨,手电筒也照也墙壁上,光线的右边就是小姨。

小姨是尿憋坏了,递过手电筒,二话不说,就托下了内裤,一屁股坐了下去,刚坐下,只听见一顿哗啦啦嘘嘘的尿尿声钻入了耳朵。

那尿尿声又响亮又急促还很有力,汹涌而出。

杨羽余光瞄了一眼小姨,小姨张开着双腿,内裤脱到了脚腕上,睡裙盖到漆黑,遮住了两腿之间的地方。

“小羽,有没女朋友了?”小姨边尿着边问起了问题。

杨羽只好使劲得摇摇头。

“没事,赶明儿小姨给你介绍一个,包你满意,憋坏了身子可不好。”小姨尿了好久才尿完,

小姨一点都不害羞,是真把小羽当真了孩子。

杨羽本来还是很尴尬的,小姨这么一说,心里一下子乐了起来,心想怎么不介绍你三个儿女给我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