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情感故事

作者:短篇

好湿你怎么怎么紧 床叫不停娇撞击娇吟|忘年之恋

少妇捂嘴轻笑,“现在不行,不太方便。你给我留个电话吧,有空了叫你。”

这种机会老杨当然不会错过。

送到嘴边的肥肉要是不吃,那岂不是对不起天地良心?

等少妇走了,老杨顺着她的电话号码找到微信,加上好友点进去一看,好家伙,朋友圈里各种性感自拍,各种隐晦表达空虚寂寞冷的文字。

其中有一张,是少妇在健身房拍的。那女人身穿紧身运动服,背对着镜子摆出个造型,将丰满的臀部和结实的腿部肌肉展露无遗。

老杨忍不住啧啧赞叹,这身材简直不要太霸道,一看就是极度缺乏男人滋润。

想到这里他又摇头叹气,看来拯救空虚妇女这个重担,只有落在他这个有责任感有同情心的男人肩上了。

下午六点的样子,老杨收拾好吃饭的家伙事儿,准备收工。

李悦悦却和她老公周宁一起来了。

“老杨,别着急走,晚上我们请你吃饭,这些天干活辛苦了。”

如果李悦悦的老公没来,老杨当场就能答应。可既然人家来了,老杨的计划就不可能再如愿的实施,吃这顿饭就去了意义。

老杨正想婉拒,却听周宁小声问李悦悦说,“为什么要请他吃饭?你看他一身脏兮兮的,影响不太好。”

李悦悦皱起眉头朝老杨这边瞟了一眼,就近拉周宁进厨房说,“你这是什么话?人家杨师傅每天帮咱们装修房子,真的很辛苦,请他吃饭还丢你脸了?”

“我好歹是个主任,跟他出去吃饭万一被熟人撞见,会说三道四的。”

“你怎么这样?我每天在这儿打下手,明白老杨有多累。我不管,反正今天就得请他吃饭,我中午已经跟他说了!”

两口子嘀咕半天,老杨越听越生气。

这个周宁,还人民教师,居然这么瞧不起劳动人民,李悦悦嫁给他真是瞎了眼,好白菜都让猪拱了!

妈的,这顿饭非吃不可!

老杨拍了拍身上的灰,对厨房里说,“我准备好了,咱们去哪里吃?”

周宁垮着张脸出来,冷着声音说,“就去楼下的面馆子呗,档次已经很不错了,我们平时都舍不得去。”

说完领头出了房门,叮叮咚咚的狂按电梯,好像跟电梯有仇似的。

李悦悦拽住老杨胳膊,小声跟他说,“对不起啊老杨,我也不知道他会这样,你别往心里去。”

“没事,我又不缺这口饭吃。你没有看不起我,就够了。”

三个人真的去了面馆子。

还好老板说馆子里也炒热菜,否则一人就点一碗面摆在桌上,场面一定比现在尴尬几万倍。

菜都点了,当然也就得上酒。

借着酒劲,周宁脸红脖子粗的在老杨面前装蒜,又说他是什么科主任,未来前途光明要当大官,又说老杨是什么底层劳动人民,只会卖劳力没见过什么世面。

李悦悦明着暗着提醒了好几遍,劝了无数回,没用,气得自己给自己倒满,喝闷酒。

酒过三巡,李悦悦喝得不少,刚干了一杯又想往里倒,明显是在赌气。

这么下去肯定出事,于是老杨赶紧按住她杯子。

这时周宁拍开老杨的手,歪着嘴道,“你干什么?是我花钱买的酒,凭什么不让我老婆喝?怕你不够喝是吧?”

老杨直翻白眼,心说这家伙也太没格局了,不过并未吱声儿。

李悦悦啪的拍桌子站起来,摇摇晃晃的说,“谁也别喝了!回家!”

也不知道是真醉还是装的,周宁一直得让人扶着,连话都说不清楚,李悦悦口袋里手机上钱又不够,只好让老杨结账。

三人从面馆子出来,李悦悦红着眼睛跟老杨说,“对不住了老杨,明天把钱还你。周宁今天是耍酒疯呢,你千万别生气。”

老杨笑了笑,知道这时候说什么都会让李悦悦难受,就没吭声。

帮忙把周宁弄回出租屋,扔到卧室床上,老杨浑身骨头都快累散架了,一屁股窝进沙发喘气。

李悦悦坐到旁边,终于没忍住,呜呜咽咽的掩面痛哭起来。

老杨犹豫好久,瞧着周宁应该醉得不轻,便试探性的搭住李悦悦的肩膀。

李悦悦颤动了一下,没有抗拒。

“小李,别伤心。周老师工作上压力大,咱们应该多理解他。”

老杨轻拍着李悦悦的后背说。

“老杨……你说我是造了,造了什么孽……居然,居然嫁给这种人……”

李悦悦啜泣不停,说话断断续续的。

“你不知道,他……他对我爸妈也是这样……话里话外都是瞧不起……我爸妈怎么了?农村人就该被嫌弃吗……”

瞧着佳人柔弱的肩膀轻轻耸动,真的悲伤到了极点,老杨心底自然而然的升起一股保护欲。

起先老杨还觉得,对李悦悦有了那方面的想法比较卑鄙,现在一看那周宁根本就是个二百五,天知道李悦悦受了多少气。

老杨把李悦悦揽进怀里,抚这她的头发说,“没事,哭出来就好了。我的肩膀借给你,如果可以让你好受一些的话。”

本来挺温馨的画面,却很快变了味道。

 文学

被一个女人在身上蹭来蹭去,加上最近也没空去逛窑子,不知不觉中老杨就起了反应,眼珠子总忍不住朝李悦悦低垂着的胸口瞄。

客厅里灯光不算明亮,让那地方显得更加神秘。

老杨只能依稀的辨别出,两个鼓胀的半圆在当中若隐若现,挤出的鸿沟一直延伸到黑色的内衣扣子处,如果光线亮些,肯定可以穿过缝隙看到小腹。

李悦悦抽泣的时候,那两团半掩着的大白兔就轻轻颤动,肌肤上涌现出股股十分微弱的,如水波般的细纹荡漾开来。

老杨顿时想入非非,裤裆里一柱擎天,撑起个老大的帐篷。

再好的男人,一旦精虫上脑就不是人。

更何况老杨还是个老光棍儿,对女人的渴望比寻常男人旺盛得多。

他不露声色的摸到李悦悦腰上,来回抚弄着说,“悦悦,想开点儿。流眼泪会花脸的,虽然你哭起来也很好看。”

李悦悦被摸得发痒,抬头望着老杨说,“真的吗?我好看吗?他老说我土。”

老杨帮她抹掉脸上的泪痕,稳住气息道,“好看,你是我见过最好看的女人了。我敢说,只要是个男人见了你,都想,都想……”

李悦悦的眼神忽然变得迷离,几乎是呢喃的问到,“想什么?想什么?”

“想睡你……”

话刚出口,老杨就后悔了。

也是之前在洗头房里,跟那些窑姐瞎扯说习惯了,才会脱口而出。

良家妇女听到男人对她说这样的话,百分之百会生气。挨一顿臭骂是最轻的,指不定还得挨两下嘴巴子。

李悦悦扬起脸,咬着下唇说,“那老杨你……是不是也想睡我……”

可能是喝了酒的缘故,李悦悦眼中有层薄薄的雾气,平添了几分妩媚,她本就乖巧的双唇更显得艳丽,是那种生动而不俗落的嫣红,让人忍不住想含进嘴里好好品味一番。

而老杨能清晰的感受到,李悦悦好像就是在等他亲上去!

事情发展到现在,可以说已经到了千钧一发的地步。

老杨确信,只要往前一步,至少在今晚可以将李悦悦拿下。而如果此时退却,可能以后再也没有机会,让他和李悦悦之间产生这样微妙的感应。

只是他有些拿不准,自己到底是单纯迷恋李悦悦的身体,还是有更其他更加贪婪的企图?

等老杨回过神,发现李悦悦的俏脸已经近到不能再近。

他稍稍埋首,就可以一亲佳人芳泽。

李悦悦如兰的呼吸扑到在老杨脸上,不断撩拨着他埋藏在心灵最深处的欲火,将那团芝麻大的小火星,越扇越旺,越扇越旺,很快就成了燎原的巨焰。

老杨一时没扛住,搂住李悦悦的娇躯便猛亲了上去。

李悦悦热烈的回应,甚至伸出香舌与拥抱着的男人热吻,她的鼻中嘤咛不停,急促的喘息像强效春药一般拼命刺激男人的神经。

老杨贪婪的吮吸着佳人的甘露,翻身将其压倒在沙发上,紧接着掀起她的衬衫,又急切的把那间黑色的内衣推到胸口上方。

顿时,一对明晃晃的丰满大白兔,便从布料当中弹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