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情感故事

作者:短篇

东北大炕乱欲狂 坐地铁被顶进去了_我回乡的那些年

“雪漫妹子在家吗?”

张云赶紧胡乱的把裤子提上,想要找地方躲却被张雪漫一把推到了门后。

院子的门被人推开,走进来的是村长的老婆苗翠花。

“妹子,你的脸咋这么红?一个人搁家忙活啥呢?”

苗翠花上下打量着张雪漫,眼睛里带着笑意。

“没忙啥,这不刚才准备睡个午觉吗?”

“哦,你要是没啥事儿的话,给姐姐我松松身子骨呗。”

说完之后,也不管人家答不答应,直接把鞋蹬掉,就这样撅着上了炕。

张雪漫瞥了一眼门后的位置,随后就从桌子上拿出了几个瓶瓶罐罐。

“怎么又不舒服了?”

“别提了,最近这两天总觉得腰酸,女人那点事儿,你明白的。”

说话的功夫,这苗翠花三下五除二,把自己身上的衣服给脱了个精光。

趴倒在炕上的时候,鼓鼓的胸脯,硬生生的被挤成了肉饼的形状。

“姐,你咋连内裤都没穿?裙子这么短,你就不怕让村里的男人占了便宜?”

张雪漫打开了其中的一个小瓶子,从里面倒出来一些散发着香味的液体,均匀的涂抹在了苗翠花的后背。

“不穿凉快,而且办事也方便,村里面那帮臭男人也就只有眼气的份。”

苗翠花完全不以为意,随着张雪漫涂抹的动作,从后背蔓延到了臀瓣之上,还轻声的哼了两下。

“真舒服啊,要我说,你可比那些男人强多了。”

“姐,瞧你说这话,我哪能跟男人比呀。”

赵雪漫的动作非常的熟练,一双小巧的手掌来回缓慢轻柔的移动,顺着苗翠花诱人的背部曲线揉搓,就连臀瓣当中的缝隙也都不曾落下。

 文学

优雅又不失分寸,指尖堪堪已经触到了,苗翠花的妙处。

“嗯哼……咋不能比?每次从你这出去,我都是一身的轻松,那些个不中用的男人又能给我啥?”

张雪漫又向门后面看了一眼,手上动作始终未停。

“姐,你这说话也不知道注意分寸,让人听去了,多不好。”

“怕啥的?”

苗翠花转过脸来。

“这里就咱俩,难不成你这屋里还藏着男人?”

“去你的,再敢取笑我,不帮你按摩了。”

“嘻嘻……要我说啊这女人就得趁着年轻漂亮的时候多享受,何必苦了自己?”

说着苗翠花撑着身子转了过来,胸口那一对雪白颤颤巍巍的,自己还颇为自得的摸了两把。

“妹子,今天给我按按那里吧,上次你给我按过了,轻快了好几天。”

随后就自己曲起了两条腿,门户洞开。

躲在门后面的张云都看傻了,屋子里面光线充足,村长老婆的身子已经是一览无余了。

再加上这女人一番说辞,更是惹得张云血脉喷张,裤子里的帐篷很快就高高的支楞了起来。

由于跟门板贴的太近,直接就顶了上去,传来了咚的一声。

“谁在那?”苗翠花喊了一嗓子。

张云吓得一激灵,赶紧把身子紧贴着墙,大气都不敢出,这要是让苗翠花给发现了,岂不是坐实了小舅妈跟自己之间不清不楚的关系吗?

“可能是耗子吧,最近一段时间闹得厉害。”

张雪漫赶紧解释。

“那你可得多注点意,我还以为那藏着人呢。”

苗翠花笑起来的时候,两条大白腿上面的肉晃晃悠悠的,细皮嫩肉的,并不像是普通的庄稼人。

“姐,你刚才是不是干啥事儿了?”

张雪漫看着苗翠花的那个地方,捂嘴笑了起来。

“这你都能看得出来?”

“那啥东西还在上面挂着呢,我说你咋连内裤都不穿,今天又是跟谁呀。”

苗翠花,抬起头来看了一眼随后皱了皱眉。

“还真是,幸亏你提醒了,要不然回家让我那老头子给发现了可不好。”

看着苗翠花一副无所谓的样子,以及那个地方被战斗过的痕迹,张雪漫一阵失神。

同样都是女人,为啥人家苗翠花就能活得这么潇洒,想让哪个男人睡就让哪个男人睡,自己却只能独守空房呢?

转过脸去的时候,恰巧看到了张云那快要喷出火来的目光。

那小子现在恐怕也憋的不轻吧,不过平白的看了村长老婆这白花花的身子也不吃亏呢。

“哎呦,你咋摸到那去了……弄的人家可不得劲儿了。”

苗翠花咯咯的笑了起来,继续的对张曼雪谈论着村子里面男人的长短和粗细。

张云都已经快要听傻了,今天这信息量可真是够大的。

敢情苗翠花给村长戴的小绿帽子可不是一顶两顶,那可是一大摞。

这个时候,张曼雪的手已经是从苗翠花的小腹上移到了胸口的位置。

由于抹了精油的缘故,女人的身上泛着一层油光,晃晃悠悠的那一对大白肉在张雪漫的手里面,不断的被挤压成各种各样的形状。

顶端的颜色已经略显暗红,毕竟是生过孩子的人,而且光看体积的话,要比张雪漫的要大上至少一倍。

张云瞪大了眼睛,想象着自己变成了小舅妈那双巧手,不断的感受着村长老婆身上的柔软和弹性,想象着自己扮演着村长的角色,爬上了那张大炕分开苗翠花的腿,长枪植入横冲直撞。

让这女人在淫声浪语当中乖乖求饶。

“今天怎么没见张云那小子呀。”

冷不丁的苗翠花居然是提到了自己,张云心中的幻想立刻就被打破。

“不知道,可能到田里看瓜去了。”

“我说,你们俩一个舅妈,一个外甥,年纪轻轻的岁数差的也不大,平常的时候就隔着一堵墙,你心里会不会有点啥想法?”

张曼雪的动作立刻停了下来。

“姐,你说啥呢,我们俩可是亲戚呀,我怎么可能会对张云有想法呢。”

“谁信呢,隔得这么近,你又常年没个男人,我就不信你真的没有那方面的需要。”

说话的功夫,苗翠花探起身来,伸手就在张曼雪的裆里掏了一把。

“还敢说没想法,你那里都湿了。”

“姐你烦人不?张云还是个孩子呢。”

“啥孩子呀,早就成人了,你发现没,那小子的东西真大,得有这么老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