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情感故事

作者:短篇

硕大深入子宫 撑到极致_偷拍自偷厕所偷拍20p

杏儿娇喘着推搡了他一下,小声骂道:“死张寒,你下次再敢欺负杏儿姐,我就把你的命根子剪了!”

  说着,杏儿拉开门栓就要出去。

  张寒的血性被她最后这句话给激起了,伸手揽住了她的柳腰,嘴上说着:“你要是舍得剪就来吧!”

  娘嘞,这小腰手感可比翠儿不知道要强多少倍。

  杏儿怕别人听见,不敢大声喊,只能小声怒斥他:“死张寒,快放开我……”

  “不放,杏儿姐,我打心眼里喜欢你,我知道你心里也有我,不然你刚才干嘛偷看我的裤裆?”

  “你……”杏儿这才意识到原来张寒一直都是装睡,自己偷看他的时候,都被他看在眼里了,这让她一下子又羞又急,脱口道:“死张寒,你怎么能这么无赖!”

  张寒眼看杏儿欲拒还迎,神情纠结,便想更进一步,一鼓作气让她打消估计,没想到正在这时,就听外面有人喊道:“张寒老弟在家吗?”

  张寒一听,就知道是三虎哥的声音,赶忙松开了杏儿。

  杏儿一听三虎来了,急得眼泪都要流下来了:“死张寒,这要是让三虎看见我在你房里,指不定在村里怎么说呢,怎么办呀?”

  “杏儿姐,你赶紧躲到床底下吧!”张寒也着急了,他都还没有尝到杏儿的味道呢,被三虎哥给逮住了不要紧,可万一翠儿嫂子要是知道了这事,自己怕是就没机会跟她“学本事”了。

  杏儿这时焦急的说道:“床底下多脏啊!没别的地方吗?”

  张寒催促道:“没别的地方啦,你再不钻进去可就来不及了”

  杏儿一看也没有其他办法了,忙趴到了地上,往张寒的床底下钻。

  张寒一瞥她圆鼓隆冬的屁股,强咽了口唾沫,心想:娘嘞,这要是不睡到杏儿,老子这辈子可就白活了!

  想到这,他赶紧将门栓抽掉,然后一瞥床下的杏儿,见她躲到了最里面,心里一阵狂喜,趁着三虎还没进来,张寒小声对床底下的杏儿坏笑道,“杏儿姐,我这辈子指定要跟你在一起,你是逃不掉的。我知道张老师自从得了一场病之后早就不行了,你是女人,不可能一辈子受活寡的,杏儿姐,我是真心喜欢你……”

  杏儿一下羞臊难当,脱口问他:“你个死张寒,你……你怎么知道这些的?”

  “这你就别管了,反正我知道张老师现在是假男人,你现在需要一个真男人!”

  “你……死张寒,你坏透了,不理你了!别说话,三虎已经过来了!”

  杏儿清晰地听到了脚步声离张寒家越来越近。

  张寒小声笑道:“杏儿姐,等我先把三虎哥打发走了,我们再好好聊聊…。。”

  刚说完,就听门外三虎在叫:“张寒兄弟,在屋里吗?”

  说着,三虎推门进来,一眼就见到了床上躺着的张寒。

  张寒忙装作刚刚醒来的样子,“啊……三虎哥,有事吗?”

  三虎笑道:“没啥大事,我刚跟张老师从张德旺家回来,正要下地干活,路过你家就过来跟你说一声:驴日的张德旺打算给你到市里争取个见义勇为的典型,搞不好你这次要出名了!”

  张寒惊讶的问道:“真的?”

  三虎笑道:“当然是真的了,你嫂子还说呢,要给你庆祝庆祝,给你做一桌好菜,到时候再让你嫂子好好教教你本事……”

  一听到让翠儿嫂子教自己做那事,张寒心里就涌起一阵火热,可立马就消了下去,没别的,杏儿还在床底下躲着呢,这要是让她听出点啥来,那可就惨了!

  于是他赶紧打岔道:“这点事哪还用得上三虎哥你跑一趟跟我说。”

  三虎摆摆手道:“说这些就见外了,咱俩谁跟谁,再说就是顺路过来说一嘴,你休息吧,我下地干活了。”

  “成,那你先忙。”

  等三虎走了之后,杏儿便从床底下爬了出来,见张寒的贼眼一直盯着自己胸脯,幽幽的看了看他,说:“死张寒,三虎都回来了,我们家张老师肯定也回家了,他到家要是没见着我,肯定要起疑心,他知道我来叫你吃饭,万一直接找过来可咋整?你今天就别难为嫂子了,好不好?”

  张寒一想,杏儿说的没错,三虎和张海一起去的村长家,三虎刚才都扛着锄头到自己家来了,那张海怕是也到家了,再不让杏儿回去,没准张海马上就找上门来。

  一想到没法跟杏儿深入接触,张寒心里就有些不爽,杏儿见他没开口,以为他不乐意,急忙又道:“你乖乖听话,嫂子今天先给你点补偿。”

  杏儿说完,竟然主动开始解开自己上衣,露出了如凝脂般的雪肌。

  紧接着,杏儿那春光就这么暴露在张寒的面前,顿时让他一下子血脉喷张起来,简直看傻了眼。

  杏儿红着脸对张寒说:“今天只能让你摸一下!”

张寒激动难耐,一把将杏儿抱住,向那一对傲人抓了上去。

杏儿此时羞臊难耐,自己的这哪让自己老公之外的男人摸过,现在让张寒这么一碰,浑身就跟过了电似的,紧张的直发抖。

  在这一刻,张寒数次想直接把杏儿抱上床,但是一想到随时有可能找上门来的张海,心里还是作罢,以后有的是机会,没必要冒这个险。

  于是张寒紧抱着杏儿,在她耳边说:“杏儿嫂子,你早晚都是我的!”

  杏儿娇喘着说:“好……你先放开嫂子让嫂子回家,不然一会儿我们家张老师真找过来啦!”

  张寒这次没有拦杏儿,但是在杏儿走之前,他还是按捺不住心头火热,手上动作着,在她耳边吹着热气:“杏儿嫂子,我想吃一口……”

  杏儿白了他一眼,说:“下次再说!”

  说完趁张寒没注意,转头便出了门。

  中午,张寒如期来到张海家赴宴,夫妻俩给他做了满桌子的菜,女儿凤仙和儿子小强跟张寒也都很熟悉,小强别看孩子小,但知道是张寒救了他的小命,加上张海夫妻俩教导有方,跟张寒特别亲热。

  而这顿酒喝完,已经天色过晚,张寒与张海两人推杯换盏地更是干掉了一瓶多白酒,都喝醉了,杏儿没办法,只好把两人分别搀扶进了她自己的房间和女儿儿子的房间,当然,张寒就睡在了凤仙和小强的床上。

 文学

  女儿凤仙见她娘把张寒搀扶到了她跟弟弟的床上,便问道:“娘,张寒叔叔今天就睡在我们家吗?”

  杏儿对女儿说道:“你张寒叔叔喝醉了,等他酒醒了就回他自己家,你带着弟弟跟二毛他们上林子边玩吧,但不许再到河边玩了,知道吗?”

  凤仙点点头,领着弟弟出门了,杏儿也离开房间,到外面收拾碗筷。

  此时的张寒并没有完全醉,他今天一直留着量,这会儿趁杏儿离开,张寒便偷偷地下了床,躲在一侧看杏儿在客厅里忙活。

  只见杏儿系着围裙,收拾完了碗筷开始抹桌子,她每动一下手,曼妙的身子就跟着扭动,尤其她那两瓣浑圆摆动起来更是无比诱人。

  那模样,看得张寒在屋里都直流哈喇子,不说五官,单就身材、大腿和肌肤,杏儿在灵水村的大姑娘和小媳妇当中,就无人可及。

  正想着,张寒就看见杏儿已经做完了家务,朝他睡的这间房走来,张寒忙飞快上床,佯装睡着。

  杏儿进屋后,见他睡着了,便关了门打算退出去,这让张寒非常失望,他以为杏儿会靠近床边,这样他就可以趁着酒性亲她几口,温存温存,反正张海在隔壁睡得像死猪一样,一时半会天塌了他也醒不了。

  于是张寒决定把杏儿叫进来,便轻声道:“杏儿姐,杏儿姐……”

  刚关上门的杏儿一听是张寒在叫她,心里莫名涌起几分火热,心说这臭小子可算还有点良心,喝多了也没忘了自己,当下就推开门,关切的问:“怎么了张寒?”

  张寒感觉到了杏儿已经到了床前,他蹭地爬了起来,一把将杏儿的玉手给拽住,猛地将她揽入了自己的怀里,在她耳边吹着热气:“当然是想我的好杏姐儿了…。。 杏儿姐,我喜欢你,我爱你。”

  这是张寒在电影里学到的泡妞招式。

  在乡下农村,我爱你这三个字还是很稀罕的,杏儿被张寒死死地搂在了怀里,耳边听着这话,心里就跟吃了颗蜜枣似的甜,可也不敢和这坏胚生出啥大动作,生怕再把老公张海给惊醒了:“张寒,别这样,这是在我家里呢!张老师就睡在对面,咱们要是把他吵醒了,那可就……”

  没等她说完,张寒已经将嘴巴堵住了她的香唇。

  他昨晚和翠儿嫂子把亲嘴练到了一定的程度了,几个要诀他完全掌握,所以嘴巴盖住了杏儿的香唇。

  娘嘞,原来美女的味道果然不一样,这味道,可比翠儿的香唇更香。

  “啊嗯……”

  被张寒这坏胚充满野性的允吸后,杏儿只觉得仿佛天旋地转,身子软软地瘫在了张寒的怀里,毫无反抗之力,心里只觉得有股强烈的渴望在驱使她配合张寒的一切行动,任他欺负了。

  张寒见杏儿失去了抵抗力,知道自己得手了,就一把将她抱了起来扔到了床上……

到了这个份上,张寒管不了那么多了。

他饥渴地盯着杏儿湿漉白皙的肌肤喘道:“杏儿姐…。。我不怕,只要能跟你在一起,就张老师杀了我,也值了……”

“你这坏胚……”杏儿双眼迷离,这心窝子早就被暖化了,渐渐放弃了抵抗,任由张寒的手在自己的身上摸索。

可在这时,就听到张海在喊,“张寒,你……”,

后面说什么张寒和杏儿就没有听清楚了,可就仅仅听到这几个字,也把张寒和杏儿吓坏了,两人忙飞快地下了床。

特别是杏儿,整理了一下衣服,急忙跑出了房间,到了她老公睡的房间,结果一看,发现张海仍旧睡的死死的,只是嘴里嘟囔着:“喝……该你喝了”。

杏儿这才长舒了一口气,明白了原来张海根本就没有醒过来。只是在说醉话而已,他平静了一下心情,她门关上了后,再次回到了张寒的房间。

此时的张寒正躺在床上闭目不敢说话,他正准备着挨张海的耳光子,以为知道他欺负杏儿了。

“这个坏胚……”杏儿走到了床前,看到他这模样,娇羞的同时,心里又涌起几分哭笑不得:“行了,别装了,赶紧起来吧,刚才你故意装醉欺负杏儿姐的劲呢?”。

张寒见张海没有跟进来,再看看杏儿的表情,知道只是虚惊一场:“没装呀,刚才我说的句句都是大实话啊,好杏姐,我是真的想和你在一起……”

说着,张寒的手又摸上了杏儿的腰肢……

杏儿见这坏胚还有胆大妄为的意思,立马抬手阻挡了他的进攻,轻喘道:“你还真是胆大不要命啦!是你的到什么时候都是你的,急个什么?天也不早了,你该回去了,凤仙也快玩回来了,要是被她看见,那叫什么事?要是被张老师知道了,你吃的了,可兜不走……”

张寒听她这么一说,也清醒了不少,知道再呆下去也不是啥好事,再说有杏儿这话搁在心里,值了!

于是他想了想,说道:“那好,杏儿姐,那我先回去,不过有句话我还是要说,只要杏儿姐你有一天需要我张寒,那跑赴汤蹈火,我都愿意,都不带眨眼的,只要你想要,别说下火海,我张寒这条命都是你的。”

说完,张寒就转身离开了房间。

杏儿虽然没有送他出去,但却在窗外目送了张寒离开了她家,脑海里想着这话,她觉得自己的心止不住地涌起阵阵暖意,直到把心都融化开来。

张寒回家后,用冷水洗了把脸,让自己清醒了一下。

想到刚刚明明可以和杏儿发生点儿啥,最后却什么也没发生,他又有些遗憾。

这时候,门外传来了脚步声。

透过窗户,张寒看见三虎走向这边,他忙开门招呼道:“三虎哥。”

“呵呵,兄弟,你从张海老师家回来啦!”

三虎笑着就走进了进来,进屋后,他还随手带上了门。

张寒见状,知道他肯定有事要和自己说。

果然,关上门之后,三虎便笑道:“兄弟,我有个好消息告诉你,知道吗,你的好日子快到了。”

“啊?三虎哥,我能有啥好事呀?”

三虎尤为小心,怕被人偷听到了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