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情感故事

作者:短篇

sm强制公开调教虐女_开了丫鬟小嫩苞经过(暮年壮志)

“叮叮叮。”


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在枕头底下响了起来。


王小薇犹如一只受惊的兔子,一下从老谢身下爬了起来。


“怎么了小微?”


眼看着马上就能吃到手了,肉却一下子跑了,老谢有些郁闷。


“没,没事,我接个电话!”


王小薇拿出手机一看,来电显示竟然是她老公!


稍微犹豫着看了老谢一眼,还是接了。


电话刚一接通,里面就传出了一个男人的咆哮声。


“王小薇你在哪儿呢?表妹说过来给你送米,你人居然不在家?你去跟哪个野男人鬼混去了?”


“我身体有点不舒服,来谢医生这里看看,让他帮我开点药!”


王小薇似乎对这样的语气已经习以为常了,下意识的解释了一句。


“那你拿了药还不赶紧回家?表妹在门口等着呢!真是的,你个败家娘们!”


那边骂骂咧咧的挂了电话,丝毫没有顾忌王小薇的想法。


“谢叔,我有点事儿,先回去了。”


挂掉电话以后,王小薇深深的叹了口气,就开始穿衣服。


老谢一阵无奈,指了指自己下面:“小微啊,要不再呆会儿吧?你看,我都这样了!”


“谢叔,下次吧,我还有事儿!”


王小薇脸色一红,推开了老谢,自顾自的把衣服穿好了。


“唉!”


老谢深深的叹了口气,深知这煮熟的鸭子算是飞了。


“要不我送你回去吧?这大半夜黑灯瞎火的,你个姑娘家也不安全。”


既然已经做不成好事了,那争取给人留个好印象也行啊。


“不用了谢叔,你早点休息吧,对了,谢叔,我心里有点乱,这几天先不要找我了吧!”


说完,王小薇就下了床,整理了下衣物,打着手电走了。


老谢有些无奈,这事儿也不怪人王小薇,毕竟这女人也算是第一次出来偷腥,心里别扭也很正常。


不过,从今天的一系列反应来看,王小薇这朵娇花,迟早都是自己的掌中之物。


不过,这一晚,老谢注定辗转反侧,难以入眠了。


今年已经四十六的老谢,原本对男女感情这块儿已经看得很淡很淡了,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刚刚听到王小薇在电话里挨骂的样子,老谢莫名觉得一阵烦躁。


难道,自己是真的爱上了这个比自己小了二十多岁的女人了?


这一整晚,老谢都在思考着这个问题,脑海中不断浮现出王小薇的样子,一直到凌晨两三点钟,老谢也没想出个结果来,最终只能决定顺其自然,反正不管怎么样,他一个糟老头子,要钱没钱的,在一个年轻女人面前能吃什么亏?


第二天大清早的,老谢还在睡梦中的时候,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却把他给吵醒了。


“谁啊?大清早的!”


老谢打了个哈欠,慵懒的问道。


“谢叔,我是玉珍啊,你快起来,村子里打起来了,你快劝劝架去!”


 文学

门外边传来了一个焦急的女声。


“打起来了?谁跟谁打起来了啊?”


一听到是这事儿,老谢眉头一皱,如今的山南村里,青壮劳力基本都去城里打工去了,留在村子里的,要么是些七老八十的老头老太,要么就是留守村子里照顾老人孩子的女人们。


俗话说,三个女人一台戏,就更别说整个村子里都是女人了,整天叽叽喳喳吵吵闹闹的也是常有的事儿,但平常都是斗斗嘴,吵吵两句就算了,这还是第一次听说真的打起来了的!


“就那个,宏博家那媳妇儿,跟秀兰嫂打起来了!”


季玉珍一边拍这门,一边回答着老谢的话。


“什么?宏博家媳妇儿?王小薇?跟何秀兰打起来了?”


一听说是王小薇跟人打起来了,老谢立马就慌了,连裤子都没来得及穿,随便批了件外套,从被窝里爬了起来。


她一个城里来的小姑娘,能跟整天干农活,到处打滚撒泼的农村妇女掰架么?


老谢一打开门,就看到一脸焦急的季玉珍站在门外。


只是,看到老谢那一瞬间,季玉珍一下子就呆住了,忍不住深深的咽了咽口水。


“赶紧走啊,还愣着干嘛呢?”


看到呆愣愣的季玉珍,老谢连忙催了一句。


“谢,谢叔,你就这样过去?”


季玉珍有些惊讶的看着老谢,支支吾吾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哎呀,这都什么时候了,还管这些?赶紧走啊!一会儿要是打出事情来就麻烦了!”


老谢还以为季玉珍是看他没穿衣服,出言提醒,抱怨了一句之后就转身大步朝着村子里走了过去。


“这...”


季玉珍还有些发呆,她刚刚看到了什么?她竟然看到老谢那里竟然撑起了帐篷?


这说明了什么?说明老谢竟然还跟年轻人一样!睡了一晚上以后,有使不完的精力,才会大早上的支帐篷!


一想到老谢的规模,还有自家那逢年过节才回来交一次公粮,都还两三分钟完事儿的丈夫,季玉珍的脸色就是一阵发烫。


老谢挂念王小薇,所以一路小跑到了村子里。


一进村口儿,果然听到一阵叫骂声,正是何秀兰!


只是,怎么没听到王小薇的声音?不会是已经被何秀兰这个泼妇给打趴下了吧?


一想到这里,老谢心中又气又急:“狗日的何秀兰,小微要是有什么事儿,老子非扒了你的皮不可!”


等到老谢赶到的时候,正好看到何秀兰和王小薇扭打成一团,在地上滚来滚去的,旁边几个看热闹的中年妇女一点都没有上去劝架的意思。


“小娘皮,老娘今天非要你长长见识,不就是从城里来的吗,拽什么拽?”


何秀兰一边扭打,还一边骂骂咧咧的说着话。


而王小薇呢,毕竟是从城里来的,虽然身高占据优势,但哪里是何秀兰这种泼妇的对手?


两个人的衣服都被对方扯得稀巴烂,该露的不该露的全都露在了外面。


“你们两个快住手!”


老谢连忙一声大喝,冲过去把两个人拉开了。


“何秀兰!你狗日的怎么回事儿?”


老谢一把护住了王小薇,对着何秀兰劈头盖脸的就是一顿骂。


何秀兰一下子呆住了,她不是被老谢骂懵的,而是刚好盯到了老谢那顶帐篷上!

当老谢出现在现场的那刹那间,除了王小薇之外,其余人均是呆住了。


老谢看着周围这些女人们诡异的眼神,一下子有些不知所措。


这到底怎么了?怎么一个个女人看自己的眼神,像是饿狼看到了肥肉一样?一个个的盯着自己裤裆看呢?


老谢下意识的低下头,结果连他自己都震惊了。


特么这怎么回事?难怪这群女人这样盯着自己看。


自己都快五十的人了,怎么还跟早上的一柱擎天沾上边了?


难道说,是因为王小薇的刺激?焕发了第二春?


老谢摸了摸鼻子,严厉的问道:“何秀兰你怎么回事儿?为什么跟人打架?你看看你把人小微给挠的,到处都是伤口。”


他是山南村唯一的医生,在村子里的威信比村长还要高,所以平时村子里有个啥矛盾争吵的,都是找老谢来解决。


可何秀兰一听这话,瞬间不干了:“谢医生,你说这话我可就不爱听了,你为啥直接问我怎么回事啊?说得好像是我在欺负王小薇一样,你这不是明显的偏袒这个小骚蹄子么?”


何秀兰此时的衣服被撕得破破烂烂的,胸前大片大片的雪白暴露在了空气当中,可长在农村,又是十里八乡有名的悍妇,根本就没在意这些细节,直接跟老谢怼上了。


听到这话,老谢转过头,看向了身后的王小薇:“小微,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你不要怕,告诉谢叔,谢叔给你做主!”


“谢叔,她摘我们家的菜,我就说了两句,她就过来打我,我才还手的!”王小薇捂着脸,原本漂亮的脸上也有了几道明晃晃的挠痕,看得老谢一阵心疼。


特么何秀兰这娘们,打架也太狠了吧?专往女孩子脸上招呼。


“何秀兰,你为什么要摘小微家的菜?嗯?”


老谢怒气冲冲的回过头,看向了何秀兰。


“诶,谢医生,这你就得讲点道理了,老蒋家搬去城里的时候,我可是问过的,他们家那块菜园子拿给我种菜,我摘的是我自己的菜,跟她王小薇有什么关系?小骚蹄子一个,一天就知道勾搭男人。”


何秀兰双手叉腰,一副典型的泼妇形象。


难怪王小薇的伤口大都在脸上,感情这女人是嫉妒了啊?


不过说起来,老谢以前也没发现,这个何秀兰的皮肤竟然这么白,那些被撕掉衣服露在外面白花花的一片,还是很惹眼的。


“何秀兰我警告你,王小薇刚到乡下来,对很多东西都不清楚,你跟老蒋家都是沾亲带故的,说起来小微还得管你叫声二婶,你就不能跟人好好说?你看把人给挠的,一点长辈的样子都没有!”


老谢劈头盖脸的就是一顿骂,看着王小薇脸上那些伤口,他简直对这个何秀兰是烦到了极点。


“切,有什么不得了的。”


何秀兰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叉着手走了。


只是,在走的时候,那眼角的余光总是不自觉的往老谢的裤裆处瞟。


“好了小微,你也不要生气了,去我家里,我给你上点药,伤口都是在脸上,万一要是留下疤痕就难看了,你放心吧,这事儿不算完,谢叔以后一定替你出气。”


看到何秀兰走了,老谢无奈的摇了摇头,看向了王小薇,眼神当中满是温柔。


“嗯,谢谢你了,谢叔。”


王小薇眼眶红红的,不由自主的抱住了老谢的胳膊,脸上很是委屈。


“好了好了,都散了吧,你们这群老娘们也真是的,就知道看热闹,也不知道拉拉架,玉珍,时候不早了,你也赶紧送二丫去学校吧。”


老谢背着手,在一群农村妇女当中昂头挺胸,颇有几分威严。


“知道了谢叔。”


季玉珍脸色红红的,也转身走了,只是,在离开的时候,跟何秀兰一样,眼神始终离不开老谢的裤裆。


“走吧,小微。”


稍微叹了口气,老谢带着王小薇回到了自己家里。


“谢叔,我这个会留下疤痕么?”


摸了摸脸上的痕迹,王小薇眼神当中有些担忧,也带着丝丝怨恨。


“放心吧,我家有一种祖传的秘方,专治这种伤,不会留下疤痕的!”


老谢勉强笑了笑,对着王小薇安慰道。


“好吧,那谢谢你了,谢叔。”


王小薇有些怀疑,但是并没有讲出来,她从小在城里长大,各类药品化妆品也接触了不少,那些所谓能治疗疤痕的药品,要么都是假货,要么就是价值连城,这么个偏僻的小村子怎么可能有?


等到老谢拿出那药膏的时候,王小薇更是大失所望,情不自禁的捏住了鼻子。


那哪里是什么药膏啊?分明就是一坨坨黑泥巴,而且还散发着一股难闻的恶臭味。


“来来来,你可别看这玩意儿臭,你信你谢叔一回,这是真的有用!”


看到王小薇脸上那浓浓的嫌弃,老谢也不多解释,直接抓了一把,就往王小薇脸上抹。


“好吧。”


王小薇也没什么办法,只能任由老谢抓着那黑泥往自己脸上涂。


“对了小微,你今天怎么跟何秀兰那个泼妇打起来了?不就是一点菜么?摘了就摘了呗,没必要跟何秀兰那种女人计较啊。”


一边给王小薇抹着药,老谢一边问道。


对于现在的老谢来说,王小薇已经是他内定的女人了,哪个男人能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女人受欺负呢?


“我...”


王小薇低着头,支支吾吾的有些说不出话来。


“嗯?怎么了?”


看到王小薇这幅样子,老谢敏感的感觉到,事情不可能那么简单。


“没事,谢叔。”


王小薇勉强的笑了笑,不过眼角却带着丝丝的苦涩。


“话说,小微啊,你不会是没菜吃了吧?”


老谢突然想起了一个很现实的问题,蒋家搬去城里好几年了,地里也就荒了好几年,就连吃的米都还是蒋宏博的表妹送来的,又哪里去弄菜吃呢?


“我...”


王小薇再次低下头没有再说话,但是老谢已经彻底明白了过来。


“汗,这个事情怪我,我怎么早点没想到呢!”


老谢狠狠的拍了拍腿:“对了,你没菜吃了,可以跟人买啊,咱们这村子里虽然没有什么山珍海味的,但只要有钱,什么腊肉白菜的也能买到吧?”


“那个,我身上没有现金了...村子里又没银行...所以...”


王小薇有些哭笑不得,她怎么知道这个破地方连个银行都没有啊!


“汗,那你到底为什么回乡下来啊?在城里呆着多好的啊。”


随即,老谢又想起一个问题来。


按道理来说,像王小薇这种美女,那蒋宏博再怎么嫌弃她生不出孩子,肯定也舍不得把她送回乡下啊!


“还好吧,只是我公公一直骚扰我,我又不能跟我蒋宏博明说,再加上他本来就喜欢虐待我,我也是实在是没办法,才回乡下来了!”


王小薇低下头,脸色很是伤心。


“什么?你公公?蒋国军?骚扰你?”


听到王小薇这句话,老谢觉得自己的脑子里一下子响起了一颗闷雷,蒋宏博虐待王小薇的事情,老谢是知道的,可是没想到,蒋国军这个老东西,竟然连自己儿媳妇儿都想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