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情感故事

作者:短篇

深点快点受不了了_ 对着镜子双腿张开 揉

我看了看床上的王忠文,又看看地板上睡着的林诗曼,一颗心砰砰跳了起来。

我深吸一口气,鼓起勇气偷偷摸下了床,小心翼翼的躺在了林诗曼身后,然后从背后一把搂住她。

“老公,睡觉……别胡闹……”林诗曼被我惊醒了,不过她并没有睁眼,而是迷迷糊糊的回应了一声。

我原本心里还十分紧张和忐忑,但听到这话一下子松了口气,反而欣喜不已。

林诗曼居然把我当成了王忠文,这难道是上天赐给我的机会吗?

我抬头亲吻了一下她的脸颊,林诗曼似乎有了感觉,脸色红了,还要推开我,一边迷糊道:“我今天累死了,下次吧……好好睡觉……”

我兴奋不已,哪里理会她的话,一口咬住了她的耳垂,用舌头挑豆,原本在胸口的那只手已经伸进她的衣领。

林诗曼睡衣里是真空的,柔软滑腻至极,我做梦也没想到,自己有一天居然能够摸到林诗曼的胸!

而我的另一只手已经忍不住探进了她的睡裙,让我激动的整个身体战栗起来。

我的手指动作了几下,她便是轻“嗯”了一声,闭着眼说道:“老公,加一倍。”

林诗曼果然是个敏感的女人,就这么一下就渴求成这幅模样…

我不敢说话,以免穿帮,但按照她的要求继续行事。

她咬住了红唇,露出痛苦而享受的神色,不自主的反手伸向背后,当碰到我的时候。

我清晰的感受到,她的手颤抖了一下,身体像触电一般坐了起来,睁眼看向我。

显然,她是感受到我和她老公的差异。

她的表情立马通红无比,张嘴想要叫,当真把我吓坏了,几乎第一时间捂住了她的嘴。

林诗曼挣扎起来,眼神带着无比惊恐的神色。

我低声说道:“你也不想吵醒你老公对不对?林老师,我白天说的话没有变,即便你不喜欢我,我也同样喜欢你,愿意为你做任何事。我没想到今晚会睡在你房间,这不正是天意的安排吗?”

说完我的一只手又伸进了她的裙子,动了几下,明显感觉她挣扎的力度小了许多,瘫软在我怀中,一副心不甘情不愿的样子。

此时我已经被欲望冲昏了头脑,加上酒精作用并未完全散掉,哪里顾得上这么做会产生什么后果,我的手不断动作,林诗曼挣扎力度越来越小,取而代之,眼神逐渐变得温柔迷离。

她抓着我捂住她嘴的手也渐渐松开,慢慢的要放弃抵抗了。

我心中狂喜,尝试着也松开了手,果然,她并没有叫,只是紧咬着红唇,脸上显现出痛苦而享受的神色。

这一刻我真的期待了很久,想不到在这一刻实现了。

我抱着林诗曼,二人重新躺下。

我的另一只手又伸进她的衣领,肆意把玩她那两团雪白丰满的酥胸。

“我……我老公在……不要这样……”林诗曼声音显得楚楚可怜,不过她这么一提醒,却更加刺激了我的欲望。

这种偷情的兴奋感只有身为当事人的我才能真真切切的体会。

我低声道:“没关系的,尽量放轻松,配合我的动作就行了。”

我的要求让她动心了起来,林诗曼不自觉的扭动起臀部,芳华绽放。

我有些受不了了,解开自己的皮带,同时将她的睡裙掀到腰间,看到了红色的雷丝裤裤,一把拽下,两片雪白的浑圆美臀在昏暗中散发出诱人的光泽……

原本她还只是被动的接受,但随着我另一只手从她芊细的腰围探入她的裙中,碰触到了包裹住神秘地带的裤裤,她便忍不住主动回应起来。

  我俩的舌头交缠在一起,互相索取彼此口中的湿润和温度。

  我上下齐手,她俏脸变得通红,眼神也显得温柔迷离起来。

  我的反应一时坚硬如铁,紧紧贴着她的小腹。

  而下边的手已经大胆的从裤裤的缝隙滑入,摸到一片痕迹,随即开始动作起来。

  她被我吻得快要窒息了,赶紧和我的唇分开,申吟一声之后说道:“你真是个大坏蛋!”

  “我只对你一个人坏。”我笑了起来,上边的手已经将她的文胸剥掉,还把她的针织衫给掀到了胸上,两团雪白便跳脱出来。

  林诗曼娇喘连连,两腿不自主的张开,下边起了强烈的反应。

  我有些受不了了,将她按倒在沙发上,脱了裤子就扑上去。

  林诗曼低头看了我一眼我的反应,面色通红的说道:“你的真大!”

  “是不是比你老公大?”我笑问道,露出一丝得意之色。

  我不提她老公还好,说出这话,她面色就变了,瞬间恢复了理智,一把推开我,然后就开始整理衣服,口中说道:“我……我不能做对不起我老公的事,对不起。”

  她的动作很快,在我愣神的几秒钟,已经起身打开门迅速逃走了。

  这让我有种想哭的冲动,原本雄赳赳气昂昂的反应瞬间偃旗息鼓。

  尼玛,就差最后一步,居然跑了!

  我忍不住给了自己一个耳光,肖凡啊肖凡,你嘴可真贱,不提她老公不是什么事也没了吗?

  我郁闷了一个下午,晚上的时候忍不住给她发了个信息:“你不要逃避心里的感觉,你已经喜欢上我了。”

  “你胡说。”林诗曼回复了一条信息。

  “为什么不能坦然面对现实呢,我喜欢你,你也喜欢我,为什么不能在一起?”

  “因为我有老公,这种事是注定不可能发生的。你不要胡思乱想了,去找一个女朋友,你就不会再想我了。以你的条件,很容易找到一个漂亮可爱,喜欢你的女孩。”

  “我不要谈什么女朋友,我只想要你。”

  林诗曼没有再回复信息,令我心里十分失落。

  我打开电脑,看监控画面。

  夫妻二人已经躺在床上了,王文忠问林诗曼给谁发短信。

  林诗曼说同事,立即收起了手机。

  然后王忠文抱住她,想要和她亲热。

  林诗曼却拒绝了他,说很累,然后转身背对着王忠文睡觉。

  王忠文叹了口气,表情有些失望。

  我心里也很不是滋味,为什么偏偏我会爱上一个有夫之妇呢?

  第二天晚上我下楼吃饭,由于走的太急,出电梯的时候不小心撞上一道俏丽的身影。

  对方“唉哟”一声,踉跄着摔倒在地。

  我连忙说不好意思,想上前扶,结果一个女人先我一步把对方扶了起来。

  我愣了一下,没想到扶她的是林诗曼。

  “婷婷,你没事吧?”林诗曼关切的问道。

  “我没事。”被我撞倒的是个二十多岁的姑娘,长发披肩,染着漂亮的栗色,肌肤雪白,五官端正美丽,不过却画了个浓浓的烟熏妆,使得眼睛看上去更大了。

  她穿一身牛仔装,扣子没扣,里面是黑色的汗衫,胸前鼓囊囊的,有两团很明显的轮廓,看上去十分诱人

  下边配牛仔短裤和黑色的丝袜,显得亭亭玉立,又不失性感。

  “喂,你怎么走路的,不长眼睛还是眼瞎呀!”女孩的脾气却有点坏,揉着自己的膝盖,一边骂道。

  毕竟我是我理亏,只能向她道歉:“对不起啊,我真不是故意的,请你多多见谅。”

  “婷婷,别生气了,她是我的房东肖凡。”林诗曼劝说道。

  “她就是你说的有五套房,还没交女朋友的肖凡?”女孩的眼睛亮了起来,马上转怒为笑,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真是不好意思,原来是诗曼姐的房东,我以为是谁呢,你好,我叫张婷,很高兴认识你。”

  张婷笑着伸出手,要和我握手。

  我有些诧异,想不到林诗曼会跟别人提起我。

  张婷笑起来很好看,大大的美眸弯成两瓣月牙,即便她刚才说话很难听,但毕竟面对主动握手的美女。

  我还是跟她握了握手。

  她的手芊细柔软,手指很长,涂着亮彩的指甲油,肌肤雪白细腻,关键是手腕上还纹了个字“勇”。

  我想是她男朋友的名字吧。

  “房东,你去哪呀?”张婷自来熟一般,笑着问道。

  “哦,我出去吃饭。”

  “这么晚了还没吃饭呀,待会来诗曼姐家坐坐呀。”

  我有些纳闷,我刚才撞了张婷,她怎么还对我这么热情。

  我微笑着点点头,不由看了林诗曼一眼。

  林诗曼连忙躲开我的目光,说道:“婷婷开玩笑的,别当真,你去吃饭吧。”

  我心里苦笑,没再多说,随即便离开了小区。

  吃过饭刚回到家,想不到接到了林诗曼的电话。

  我心里一喜,马上接通电话,问道;“林老师,有什么事吗?”

  电话那头传来咯咯的笑声:“你别误会,我是张婷,只是拿诗曼姐手机给你打的电话。”

  “请问你有什么事吗?”我有点失望,礼貌的问道。

  “你回来了吗,诗曼姐和我找你有点事。”

  听说林诗曼找我,我马上说回来了。

  张婷笑着说道:“那行,我和诗曼姐过来找你。”

  没一会,我就听到了敲门声,立即跑过去开门。

  林诗曼和张婷跟着我进屋,我给她们端茶倒水,还拿出水果招待她们。

  张婷却四处打量,笑着问道:“三室一厅呀,这么大的房子,就你一个人住吗?”

  我微笑着点头,问道:“你们找我来有什么事吗?”

  “是这样子的,婷婷是我的好姐妹,她最近刚换了工作,想找个离工作地点比较近的地方住下,我们就是想问问你有没有多余的房子,可以租给婷婷。”林诗曼说道。

  “林老师,不是我不帮你们,只是四套房子都出租出去了。”我说道。

  林诗曼说:“听说杨明那对这几天要搬走,是不是真的?”

  “他们原本是打算搬走的,不过后来又改变了主意,国庆那会就把房租交给我了,所以真是不好意思了。”

  “房东,你这么大的房子,一个人住不是太浪费了吗?要不我搬过来跟你一起住吧,相互之间也好有个照应,你说对不对?”突然张婷笑着提议道。

听到张婷的话,林诗曼顿时皱起了秀眉:“婷婷,这不太好吧?”

  “有什么不好的,反正房租我照给。而且说不定房东还能享受到我的厨艺哦!”张婷笑着说道。

  “我不是这个意思,毕竟男女合租,有点不太合适。”林诗曼说道。

  “没关系啦,以前也不是没跟男生合租过。房东,你说行不行呀?”张婷笑问道。

  和美女合租,而且是林诗曼的朋友,我自然不会拒绝,说道:“你都不介意了,我还介意什么,看在你林老师面子,我房租收你便宜点。”

  最后,我收她600块一个月,张婷爽快答应了。

  林诗曼对我说道:“房东,你可不许欺负我的好姐妹,不然看我怎么收拾你。”

  我本来想说我只会欺负你,怎么会欺负你的好姐妹呢?

  不过毕竟有张婷在,我就笑着说绝对不会。

  我和张婷当场签了协议,押一付三,她交了2400块房租给我。

  没想到第二天一大早,张婷就拖着两个大行李箱,背上还背了个吉他盒,进了我家。

 文学

  “哎呀,真是累死我了,房东,快帮我一下,我撑不住了。”张婷在门口喊道。

  我刚刷完牙,连忙跑到门口帮她拖箱子,诧异道:“你搬家怎么这么早?”

  “反正起的早,也没什么事,就刚好搬家啦。”她进屋跟我解释,把吉他盒放在了茶几上。

  我帮她倒了杯水,略带好奇的问道:“你会弹吉他?”

  “就是靠这个过日子呢。”张婷喝了一大口水,然后爱惜的抚了抚吉他盒。

  “音乐老师?”我自然联想到林诗曼,二人是好姐妹,可能也是老师。

  “以前是。”

  “什么叫以前是?”

  “我刚辞职呀,现在在一家酒吧做驻唱歌手。”张婷笑着解释,两条修长光滑的腿交叠在一起,腿上的肌肤白嫩细腻,十分诱人。

  说着,她还把外套给脱了下来,只穿一件黑色的汗衫。

  这种汗衫一般都是男人穿的,女人穿的话就显得特别性感,因为圆润的香肩和胸前大片雪白都暴露在外,更何况张婷身上全汗湿了,几乎贴着身体,明显看到那饱满轮廓上两个显眼的地方。

  尼玛,汗衫下面居然是真空!

  我盯着她那饱满的胸看,眼睛都快直了。

  张婷也没注意到,问道:“有没有饮料呀?”

  “有,我给你拿!”我心里有些兴奋,心想看来答应张婷合租是个明智的选择。

  我从冰箱给她拿了一罐可乐,不时瞄一眼她的胸,问道:“老师不是挺好的吗,干嘛要转行?”

  “因为当歌手一直是我的梦想呀!酒吧驻唱和老师不同,虽然舞台很小,但是台下至少有听我音乐的观众。”

  听到这么单纯的回答,我心里不禁对张婷多了一份好感,说道:“老师也有观众。”

  “但观众都是一帮学生,两者是不一样的。”张婷喝了几口饮料起身道:“不多说了,我先收拾一下房间,房东你有什么事忙自己的吧,不用管我。”

  我并没有什么可忙的,就帮着张婷一起收拾,她的行李很简单,床单被套和几套换洗的衣服,还有几双鞋子和洗漱用品,连化妆品也很少,都装在她的包里。

  张婷没带被子,说不方便拿已经送给室友了,幸好我家里还有两床新被子,就拿给了她。

  在收拾的过程中,她一弯下腰,我就可以透过汗衫的衣领看到两团雪白丰满,忍不住暗自咽口水,裤子一下子有了反应。

  她似乎注意到了我的异样,没想到不但不害羞,反而笑眯眯的问道:“你是不是有反应了?”

  我这么一问,搞的我反而有点不好意思了,没想到这女孩这么开放。

  我赶紧侧身躬起身体,以免太过显眼,没有回应她的话,而是说道:“你去洗澡吧,我帮你收拾就好了。”

  “也行,那真是谢谢你啦。我看你年纪和我差不多大,以后能不能不叫你房东,直接叫你的名字肖凡?”张婷笑问道。

  “当然可以。” 

  随后,张婷便拿着换洗的衣服离开,走到门口的时候,突然回头,笑着说道:“肖凡,别忘了诗曼姐的话,以后可不许欺负我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