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情感故事

作者:短篇

马背上粗大快速深入h限_老师你奶好大呀我要吃

“啪啪啪”房间里响起一阵肉浪之声。

昏黄灯光下,李大柱扛着两条白花花的大腿,双手摁在两团耸动晃荡的奶.子山。

目送大棒子像打桩机似得,一次又一次的深入猛扎,将两片粉红色木耳挤开,带出阵阵白浆,还是热的。

每一次的深入,势必让大奶颤抖不已,远远望去,宛若平静的海面上起了一层肉浪,此起彼伏。

“嗯哼....啊....嘤咛,大柱,轻,轻点儿.....”

杨玉娟娇喘不止,紧咬着嘴皮儿,发出阵阵闷哼之声,下面那小洞像插了一根烧火棍似得,磨的两片饺子皮火辣辣的疼!

忽然,“啪”的一声,大棒子滋溜一声猛地扎了进去,蛇头顶到最深处洞壁,脑袋里“翁”的一声,一片空白!捅的灵魂都在颤抖一般!

“啊!嘶!”

“啪啪啪”

李大柱加快速度,小溪慢慢流出更多的白色汁液,沾满了黑色大棒子,就跟浆糊似得。

润滑效果很不错,一棒子捅到底儿根本不费劲儿!

“嘶,这婆娘下面还挺紧嘛,饺子皮还是红的。”李大柱一抽一送,完全遵循“三浅一深”的真理,认认真真做起了石油工人。

捅进去,拔出来,捅进去,拔出来,一股一股白沫汁液缓缓流淌了出来,伴随着杨玉娟阵阵的欢畅呻吟。

“啊啊啊”

“啪啪啪”

时间眨眼而过,转眼半个小时过去了。

李大柱如同一头野狼似得,两手紧扣着小蛮腰,发起了最后的冲刺。

小腹处猛地升腾起一股火,“啪啪啪”声中送入了大棒子中间!

“啊啊啊!大柱,快,快用力,啊.....啊,我,我....啊.....舒服死了...”

“砰!”

猛地一下,大棒子顶到花.心深处,大棒子猛然间跳动起来。

间接性的喷出一股又一股热浪,火热、滚烫,迎向了小溪深处滑出来的粘稠汁液.....

杨玉娟四仰八叉的躺在缝纫机上,半睁半闭的桃花眼里一片迷醉,好不舒爽。

舔了舔干涸的嘴唇,一种全所未有的舒爽涌遍全身,这种勇猛哪能是赵松那熊样儿能做到的。

每天晚上爬炕上,捅进去就一二三四的能耐,不到三分钟立马软下来,烂泥都没这么烂。

“啪!”

“嘤咛。”杨玉娟吃痛,屁股墩儿颤了颤,白花花的肉浪一荡一荡的,连菊花都跟着一缩。

李大柱坏坏笑了笑,大手滑向了屁股蛋子,到底是没生养过的俏媳妇儿。

大大的屁股墩儿跟白面馒头似得,还有一个小臀尖儿。

一巴掌下去,小臀尖反弹回来,白嫩的肉阵阵摇晃。

两手往外扳开,屁股缝儿黑漆漆的,菊花往里一缩,上面的小溪流了一股白色汁液下来。

“嗯,要是一棒子捅屁.眼儿里去,肯定更紧!”李大柱邪恶的想到。

书上可都那么说的,有些婆娘天生就乐意男人往屁.眼儿里捅,没润滑剂就吐口水儿,实在不行打个鸡蛋。

想着想着裤裆那玩意儿又有了反应,原本耷拉着的脑袋儿,一点一点,从草丛里慢慢站了起来,黑黢黢的棒子上裹着白色汁液。

手指滑向大腿柱子内侧,撩拨着一撮儿小草,轻轻一扯。

杨玉娟嗯哼一声,扭着身子,两颗大奶.子一甩,说不出的快感!

“嘿嘿!”李大柱乐得直贼笑,暗暗道:“村长家的儿媳妇儿又咋的了?还不是让老子给日了,妈的,太舒服了。”

伸出两根儿手指夹起一片面包,杨玉娟嫩的很,面包片儿粉红.粉红的,裹着点点热流,滑腻腻的,饱满的很。

拨开一瞅,啧啧,还流水呢,那地方一缩,顿时一股白沫滑了出来,径直流向菊花。

“滋溜!”两根儿手指并拢往里一捅。

杨玉娟大腿柱子连忙夹了起来,还没消化完呢,咋还捅啊?

“嘤咛....大柱,大柱,不行了,不能日了....啊...啊,我还得回去呢....过两天,过两天赵松一下葬就给你日成不?啊...啊..轻,轻点儿....”

大腿紧闭反而带给李大柱一些快感,日婆娘这玩意儿就跟追婆娘一个道理,越是追不到手,这心就越痒得很。

反而,这婆娘要脱得哧溜溜的岔开着腿让你日,反而没半推半就来的刺激!

这会儿的李大柱就这种感受,滑遛遛的雪白大腿无比火热,夹得异常舒服,手指一伸一缩从里面带出更多的热流。

“说好了以后给我日啊,天天给我日,成不?”李大柱说着,手里也不闲着,啪啪啪的抽送起来,热流一阵一阵的往外喷射。

“啊,嗯嗯....好,好,给你日,一定给你日....啊...别,别整了,要,要出来了...啊....”杨玉娟摇晃着脑袋儿,胸前两团甩来甩去,好不壮观!

“那,只能给我日,不准给别人日,成不?也不准改嫁!”李大柱没停手的意思,反而捅的更快、更深了。

那里面又嫩又滑,给上了机油似得!两根儿手指头都磨得热乎乎的......紧致无比啊!

“啊,啊,好好...啊嗯哼....好,只给你日,只给你日....啊...别,别捅了啊....”杨玉娟差点儿被嘴唇都咬破了。

又一阵热流喷了出来,李大柱这才停手。

坏笑着瞅着杨玉娟,说不出的爽快,他奶奶的,让赵松那王八蛋欺负了十多年,今儿总算找回来了。

不出意外,那顶绿油油的帽子一辈子就挂在赵松头上了,不,是挂在赵松坟头上了。

“呃...嘶....”杨玉娟岔开大腿,一股凉风吹在下面,这才舒服了一些。

先是大棒子一阵猛捅,捅的俩饺子皮都红肿了,接着两根儿手指又给捣腾了一番,以往一个月也没这么大的量啊,可把自己给累着了。

歇了十来分钟,杨玉娟这才提起裤头,收拾了一番,拿起寿衣才撇着大腿,撅着屁股蛋子,一摇一摇的往家里走。

“过两天河边玉米地见啊,搁里面铺好地儿,等着老子来日你.....”李大柱低声道,见杨玉娟没影儿了,这才回屋。

这一炮日的太爽了,杨玉娟水嫩漂亮是一方面,破了身又是一方面。

最最重要的是,忍了十多年,这口恶气终于出了!

估计赵松那小子在天之灵,得知自己干了他婆娘,恨不得诈尸还魂来找自己麻烦吧。

“嘿嘿,小爷这根儿巨无霸不日的你全家趴下,小爷就不叫大柱!他妈的......”嘟囔了两声,李大柱沉沉睡了去。

赵松挂了,挂得不是很光彩,死在婆娘肚皮上,私下大家都说,赵松是个求没用的玩意儿。

那电视里演的都是,大棒子把婆娘捅死的,没演过男人趴婆娘肚皮上累死的。

可赵松有个当村长的爹,这话没人敢大声说。

死的不光彩,加上农村里迷信,越是年轻,越是死的蹊跷,这人就阴魂不散,阴气重。一不小心就要闹鬼。

这一琢磨,赵大宝心想早点儿抬出去埋了算了,不有句话那么说来着,“入土为安”吗?

兴许埋了啥事儿也就没有了。

因此,赵松时候第三天就被抬出去给埋了,埋的那地儿人们都绕着道儿走,害怕闹鬼。

李大柱全然没放在心上,要真有啥鬼魂,赵松早就来找自己麻烦了,日了他婆娘多大的仇啊,魂儿咋没来把自己拖走呢?

所以,李大柱照常趴在柜台上,俩眼睛贼溜溜的盯着门口来来去去的姑娘媳妇儿,碰见脸儿俏的,身条好的,总忍不住调戏两句。

自打开荤之后,李大柱发现裤裆这玩意儿总容易硬起来。

哪怕四十岁上下的大妈,瞅着那拽来摇去的屁股墩儿,总有掏出大棒子往里塞的冲动!

“奶奶的,莫不是大棒子吃了婆娘下面,还能再长大不成?”

李大柱心里这样想着,可实在琢磨不透,书上也没这么说啊?

书上只说,男人裤裆那玩意儿硬起来了就能日婆娘,一直日到口吐白沫,那东西就要软了。

书上说,那射出来的东西是男人的精华,搁婆娘下面那洞里能下崽儿。

“吃过饭让老妈看会儿店子,找杨玉娟那骚蹄子去,奶奶的,憋了两天,这裤裆都能憋出火儿来了。”

嘟囔了两句,李大柱一把揪住裤裆大棒子,上下撸了两把这才舒服了些。

“大柱,大柱,嘿嘿。”田秀香胸前两颗大奶.子抖动着,贼嘻嘻的跑了来,“你一个人在家呢?”

李大柱上下打量了一番,今儿的田秀香似乎打扮了一番,穿着花布碎衣。

胸脯里塞了棉花球一样,鼓鼓的,把领口都给撑开了,斜刺里望过去,一片白,隐隐跳动着。

下面穿了一跳浅色粗布裤子,膝盖往下宽松的很,可到了大柱子。

绷的紧紧的,内裤都给勒了出来,好像是一条红色的小裤子。圆滚滚的屁股墩儿,正中一条明显的小缝儿。

“啪!”李大柱越过柜台,搁屁股蛋子上拍了一把,坏笑道:

“婶儿,你这屁股蛋子好大,摸起真舒服。村里人说,这都是生儿子的好屁股,好生养得很呢....”

“呸!”

田秀香白眼一翻,瞪了李大柱一样,脸上却带着媚笑,哪个女人不乐意听人夸自己?

“臭小子,涮你婶儿来了呢,生不生儿子你知道啊?”

“婶儿,你来干啥?大姨妈走了?”李大柱贼溜溜的眼珠子转了转,转向了田秀香胀鼓鼓的胸脯。

没戴罩子,硬硬的两颗小点儿,暗红色的乳。晕都能瞅个明明白白,大得很,一把抓上去,软绵绵的,弹性十足。

村里人儿都说田秀香是俏寡妇,模样俊俏,身条子好看,柳条细腰大屁.股,大胸脯,男人见着都想捅两棒子。

龙根这一摸,裤裆那玩意儿又给硬了起来。

“嗯哼...别,大柱,这儿可日不得,来,我先摸摸你这大棒子....”田秀香也馋得很。

要不是大姨妈来了,咋能忍得住啊?

自打前两天见着了李大柱这大家伙,每晚睡觉这心里麻酥酥的跟蚂蚁爬过似得。

要搁以往早拿大黄瓜插两棒子解解渴,可大姨妈来了实在不好解决。

这不,今早大姨妈一走就来找大柱了。

以往可不知道大柱家伙事儿大,不然早就滚炕上真刀真枪的干了。

没干过还不知道大棒子战斗力如何,田秀香盘算着,先摸两把,试试威力再说。

“嘶!这么粗啊,啧啧啧,好硬!”刚握手里,田秀香就瞪大了眼珠子。

我的乖乖,那啥玩意儿啊?滚烫滚烫的,又长又粗。

跟家里那擀面杖有啥区别,带点儿劲儿捏下去,根本没啥反应!

 文学

“好棒,好家伙啊!”

李大柱咧咧嘴笑了,“婶儿,这棒子还成不?”

一边说着,一边捏着两团棉花球,软,大!

杨玉娟的奶.子也不小,可跟田秀香一比,要小了一些,更有弹性。

田秀香年纪稍微大一些,奶.子饱满浑圆,失去了几分坚定。

没戴罩子略微有些下垂,两手抓上去,就跟握着两个掉下来的大香瓜似得。

“成成成,好的很呢。”田秀香心里一颤,“那个,大柱,晚上婶儿给你留门儿,吃了饭早点儿过来啊,婶儿等你。成不?”

“成,做点儿好吃的,晚上包你爽快,捅的你三天都下不了地儿。你信不?”李大柱眨了两下眼睛,冲田秀香道。

“呸!”

“臭小子口气还不小呢。咯咯咯,那婶儿就等你来捅,看看你咋让婶儿下不了地,我先走了啊.....”

田秀香眨巴着桃花眼儿,水汪汪的骚魅的很,扭着屁股墩儿一摇一摇的出了小卖部。

李大柱搂了一把裤裆,那玩意儿硬梆梆的撑的老高,跟造反似得,望着那白花花的屁股墩儿恨不得狠狠捅上两棒子!

“骚婆娘!”骂了一句,李大柱从柜子里拿出一本儿书来。

《春.宫.图》,这书上次去镇上买回来的,里面画的那些婆娘可丰满了,那奶.子大的都吊地上了,一浪一浪的。

李大柱看得津津有味砸了砸嘴,嘟囔着:“对,晚上来个老汉推车,再试试观音坐莲!”

“神仙抱月这个动作难度有点儿大,挺费劲儿的,暂时不用了。对了,对了,一定要来个梅开二度!”

“嘿,老子不信了,一棒子捅屁.眼儿里,你能拉屎?嘿嘿,想下地?老子日得你下蛋.....”

........

夜,到处都是黑漆漆的一片,整个村子像睡着了似得,只听见几声蛙叫。

许是赵松刚死,路上没多少人儿。

倒是给李大柱行了方便,寻了路往田秀香家里奔去,一路上脑子里还想着究竟用哪个姿势日田秀香来着。

田秀香住的不远,十来分钟就到了。

“汪汪汪”刚进院儿,窜出一条大黄狗来,冲李大柱龇牙咧嘴的。

“天杀的,求玩意儿,叫啥叫?老子把你鸡.巴割了!”李大柱吓了一跳,骂了两句。

“啪”!

院子的灯亮了起来,见是李大柱,田秀香连忙把大黄狗撵到一边儿,上来就往屋里拉。

“大柱,先坐坐,我给你倒点儿水。呵呵,哎呀你可来了,等的我这心里不得劲儿啊....”

李大柱刚坐下,田秀香骚劲儿就上来了。

扭着水蛇腰,拿奶.子直往李大柱怀里蹭。

“嘿嘿,急啥?我这不来了么?”李大柱坏笑两声,手底下也不含糊。

一手端着茶杯喝水,一手放在凳子上,两根儿手指顺着屁。股缝儿一阵抠弄。

顺着小缝儿一抠一揉,猛地一按!

“呃,恩哦....大柱...来...”田秀香多饥渴的寡妇啊,只倒弄了三五下,那下面的水就流了出来,李大柱沾了一手。

这婆娘咋怎么骚贱呢?比老子反应还快!

心里嘀咕了两句,田秀香衣裳脱的都快差不多了,两颗饱满的大香瓜滑了下来,一颤一颤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