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情感故事

作者:短篇

从小肉到大的养成文,男生摸吻女生下边图片(窃玉生香)

第4章:挨骂
    我转身看着从赌石店里走出来的人,他长的高挑,一米八多,脸很黑,寸头,头上的头发每一根都像是钉子一样,很精神,穿着西装,皮鞋很亮,看着就像是有身份的人,他手上戴着一枚戒指,是翠绿的翡翠戒指,这枚戒指怎么都得二三十万。

 文学

    他走过来,那个胖子有点不高兴,说:“大哥,你管我的闲事?”
    “虽然不是一个妈生的,但是你叫我一声大哥,我就得管着你,老五,别打架,这年头,赚钱要紧,姐告遍地都是黄金,人家抢好来不及,你却把功夫耽误在这个上面,不值当。”
    他说完就走到我面前,把西装的扣子给扣上了,说:“小兄弟,你眼光很准嘛,那块料子虽然小,在我眼里不过是个芝麻,但是你却说他能出料,他就出料,这种自信的人很少见,除非是真正的行家,不知道有没有荣幸跟你进行一次深层次的交流呢?”
    他的话,让我很惊讶,我没想到在那个大环境里居然有人注意我,不过我看着那个胖子,他跟这个人应该是兄弟,所以被他注意到也不足为奇,但是他们看着就不像是好人,特别是这个跟我说话的人,他给我的感觉,比这个胖子还要阴坏,所以我就拒绝了,我说:“我还要上课,没时间。”
    我说完就要走,那个胖子就说:“妈的,你小子是不是觉得自己挺有能耐的,来来来,咱们比比,到底谁横,操你妈的。”
    他的话很难听,我看着几个人要围着我,但是那个穿西装的只是挥了一下手,他们就后退了,虽然心有不甘,但是都不敢在过来,这个时候那个穿西装的人从里面的口袋里拿出来一张名片,说:“我在瑞丽做夜场生意,也喜欢赌石,这是我的名片,拿着我的名片,随时都可以来找我,你这个人,脾气很对我的胃口,希望能跟你做个朋友。”
    我拿着名片,他就带着人走了,我看着名片上的名字,心里吓了一跳,田光。。。
    这个人在瑞丽很有名,他有五个兄弟,他的爸爸以前是派出所的所长,这个田光是老大,从小就仗着他父亲做一些黑道上的活,他的父亲很生气,还亲手抓过他,但是却无法改变他走上与之背道而驰的道路。
    田光的三个弟弟都坐过牢,他也坐过牢,每个人都是混子,有的还是持枪被捕的,而这个田老五是后妈生的,也是非常的霸道,听说他们兄弟四个跟这个田老五的感情都不好。
    我怎么也没想到会遇到田光,他们混事的事迹是我们上初中高中的时候经常在球场上吹牛的话题,每个人都叫田光光哥,搞的好像认识他似的,说白了,这个田光就是我们上学时候的偶像。
    我真的没想到我能遇到他。
    我把名片收起来了,但是我不觉得我会找他,毕竟我是个好人,我不想跟这些黑道人的有任何过节。
    我在瑞丽住了一天,不想脸上的肿块被人看到,第二天我才买了高铁票回昆明,回到了学校宿舍之后,我看到我的室友都不理我,每个人都对我很冷漠,我知道他们害怕我借钱。
    我也没有怪他们,毕竟欠了太久了,我把欠的钱都给还了,一共三千多,然后请他们去撸串,但是没人去,都说还要复习要考试了,我看着不停打游戏的三个人,我知道,他们都是在躲我,虽然我还了钱,但是谁知道什么时候还会再借,都在给我脸色看呢。
    我懂,也没多说,就自己一个人出去了,我不能怪人家给我脸色看,借钱次数多了,总是会招人嫌的。
    我有了钱,在学校附近的烧烤摊点了很多吃的,还点了三瓶啤酒,我自己一个人喝,怎么说,也得犒劳犒劳自己。
    我吃着吃着,突然看到有两个人站在我面前,我抬头看了一眼,是韩凌还有一个同学叫周娜,这个周娜挺高的,一米六多吧,但是长的丑,嘴大眼小,而且在班级里属于火爆脾气的那种,没人愿意跟这样的女孩子多打交道。
    就连放炮都不找这样的,难甩,我看着他瞪着我,心里就有点堵,我说:“干嘛?我记得我不欠你钱啊?”
    “是啊,你不欠我钱,但是你钱韩凌钱啊,你自己一个人在这里大吃大喝,你良心被狗吃了?”
    我听着周娜的话,心里就不爽,我说:“我欠韩凌的钱,她都不说话,要你管啊?”
    “废话,她是我姐们,你知不知道韩凌把生活费都借给你了,她以为你是真的遇到困难了着急用钱,但是没想到你居然一个人在这里大吃大喝,你知不知道韩凌这两天自己吃的什么?馒头,都是白面馒头,你知不知道要吃多久?吃一个月馒头啊,你要不要试试吃一个月馒头什么滋味?”
    我听着周娜的话,就看着韩凌,她急忙把手里馒头背到身后,低着头,不说话,但是从表情看,很伤心,我心里非常的过意不去,真的,我不知道韩凌真的把自己所有的生活费都给我了,我也有点混蛋,回来的第一时间居然不是找她还钱,而是在这里大吃大喝。
    还好我赢了钱了,如果我输了,那真的是对不起韩凌了,我跟韩凌其实并没有什么交情,只能算是同学,但是她愿意拿自己一个月的生活费给我,宁愿自己吃馒头也要借给我,就这份真心,真的不比我那些宿舍的兄弟差。
    我说:“一块吃吧,想吃什么我请。”
    “哟,拿着韩凌的钱在这充阔呢?你要点脸行吗?早就听说你这段时间把所有的同学都借遍了,大家都躲着你呢,我看是你躲着大家呢吧?自己一个人在这享受,你把大家当提款机呢?”周娜说。
    我看着她义愤填膺的脸,心里很不爽,真的,这种女人能找到男人一定是老天爷瞎了眼,但是她把我说的无话可说,我从口袋里拿出来一叠钱,数了一千,我觉得过意不去,又多数了五百,我说:“一千五,那五百当利息。”
    我塞到韩凌的手里,她有点惊讶,看着我,说:“别了,一千就一千,多的你拿回去吧,但是我要问你,这钱那来的,你千万不要做坏事,会毁了你一辈子的知道吗?”
    我听了心里又感动又好气,怎么都觉得我会变坏呢?我说:“不偷不抢,赌石赢来的。”
    韩凌更加吃惊的看着我,说:“赌石?你疯了吗?你忘记你爸爸怎么死的吗?”
    我听了就很生气,我说:“韩凌,我是借了你的钱,但是别以为这样你就有资格教训我,我走的路我自己能负责,行吗?”
    “狗咬吕洞宾,那天你要跳楼了,给我发一短信,我去围观。”周娜说,他说着就拉着韩凌走了,我心里特别生气,我看着韩凌还回头看我,眼神里有很多想说的话,我知道她要说什么,无非就是不要让我重蹈覆辙之类的。
    我觉得我爸爸的研究经验有用,所以我也不会重蹈覆辙的,我一定能翻身的。
    我也没心情吃饭了,就结账准备走,身上还有五千多块钱,等有时间再去赌一次,这次赌个大的,说不定我就能一夜暴富了。
    我没准备回宿舍,免得那帮兄弟晚上睡觉还得惦记着怎么防着我借钱,我找了一旅社,三十多块钱,准备住一晚上。
    昆明大学附近到处都是旅社,高档的低档的都有,我走在灯红酒绿的大街上,看着那些高档的酒店大楼,不知道我什么时候才能住进去。
    “哎,邵飞,真巧啊,遇到你了,你爸爸怎么没来接我啊。。。”
    我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就回头看了一眼,我还奇怪呢,这是谁啊,我一看,居然是陈玲,她穿的可是有点性感,我从来都没见他这么穿过。
    她朝着我走了过来,我都没敢认,一身粉紫色的短披肩小外套,衬托出她绝佳的身材,一双黑色的高腰丝袜,将她的美腿修剪的笔直,漆黑的头发有着自然的起伏弧度搭在肩上。清澈明亮的瞳孔,弯弯的柳眉,长长的睫毛微微地颤动着,白皙无瑕的皮肤透出淡淡红粉,薄薄的双唇如玫瑰花瓣娇嫩欲滴。
    这一看就知道出来玩的,她说的话也有点奇怪,我爸爸死了她应该知道,不知道她什么会这么问,当我看到她身后追着三个男生的时候,我就懂了,拿我当托来了。
    “邵飞,我都忘了,你爸爸去世了是吧,不好意思,刚好,你也会开车是吧,你送我吧,我喝了酒了,不能开车。”陈玲说,她说着就把车钥匙给我,我拿着手里,看了一下,玛拉莎蒂GT,这车得两百多万呢。
    “哎,兄弟,你是路过的吧?要是路过,你就走吧,兄弟们还有事呢,要不然,兄弟几个可得找你弄点乐子了,谁叫你把我的乐子给带走了呢?”
    我听着说话的人,就扫了他一眼,穿着一身休闲名牌装范特西款的,长的不是很好看脸上都是疙瘩,瘦高瘦高的,留着长头发,跟披头士似的,这人是学校的小霸王,谁都认识。
    “王青,我是你的乐子?”陈玲不高兴的说了一句。
    这人叫王青,家里有点钱,具体有多少钱我不知道,就是很有钱,所以很霸道,换女友跟翻书似的。
    “陈玲,都他妈是出来玩的人,都到宾馆门口了,你要回家,逗哥们玩呢?”王青说。
    “我给花花面子,她邀请我来参加你的生日宴会,没说要跟你们开房,时间也不早了,我司机来接我了,就不陪你们玩了。”
    她说着就按下了我手里的钥匙,打开了车门坐了上去,我看着王青,他瞪着我,一副要是我敢走就弄死我的样子。
    我心里很不爽,其实我不想帮陈玲的,但是我特别不爽王青看我的眼神,所以我还是开了车门,坐了进去。
    “妈的,你有种,小司机,看老子以后怎么收拾你。”

第5章:冲动

第5章:冲动
    车子里面弥漫着优雅的法国香水与酒气的味道,这种味道很复杂,让人又爱又恨,充斥着糜烂的味道。
    我看着后视镜里的陈玲,她从化妆包里面拿出来口红,补一下妆,很优雅,也很漂亮,黑色的丝袜透着油一样的光,让人忍不住顺着那优美的曲线朝着黑暗的深渊望过去。
    陈玲收起来镜子,抬头看了我一眼,她打开窗户,风吹动她的头发,将她的衣领吹开,黑色蕾丝的内衣裸露在外面,她也不在意。
    我专注开我的车,对于陈玲,我再也没有好感,在她的心里,我只不过是司机的儿子而已,而现在,我也沦落到成了她的司机。
    同样大的年纪,同样的年华,我却要为生计奔波,到处受人脸色,而她却豪车座驾,游走于酒池肉林之中,这种落差感,让我有些颓丧,感叹命运的不公。
    “王青以后要是找你麻烦,你来找我。”
    陈玲跟我这么说,我点了点头,但是心里没有要找她的意思,如果王青找我麻烦,找陈玲帮忙的话,那很丢人,估计以后学校里又会说邵飞这个人不但爱借钱不还之外,还喜欢靠女人。
    “今天其实是给花花面子,她说王青生日,让我给个面子来一下,我就来喝喝酒,没想到王青还想要我跟他开房,你说什么人?仗着他老子有几个臭钱,就到处玩女人,玩其他女人就算了,还想玩我?”
    陈玲抱怨着,我没有搭理她,在我眼里,他跟王青是一样的人。
    “邵飞,你爸爸死了,生活很困难吧,我爸爸那个人很倔,我说不动他,对不起啊。”
    我看着陈玲满脸抱歉的笑容,就点了点头,我说:“没事。。。”
    陈玲的虚情假意我都已经看清楚了,但是我不想撕破脸皮,没这个必要,她也不欠我什么。
    “邵飞,你车开的也不错,以后给我开车吧,你爸爸拿多少钱,三千是吧,我没那么多零用钱,我给你一千五怎么样?”陈玲认真的说。
    我听了之后,心里很火,但是我笑着回头看着陈玲,我说:“谢了,不过我的志向不在这,我也不会做一个司机。”
    陈玲看着我,有些尴尬,问我:“那你能做什么啊?”
    我说:“赌石。。。”
    陈玲听到我的话,觉得很可笑,她压抑着嘲笑的声音,说:“赌石也能算是职业吗?你忘了你爸爸是怎么死的了吗?”
    我突然刹车,陈玲因为惯性,一下子扑了上来,她生气的骂我:“你干什么?你疯了?”
    我看着前面突然塞进来的车,心里很生气,有人故意别车,这个时候,我看着前面的车走下来几个人,手里都拿着铁棍,我知道麻烦了,把车窗锁死。
    “下来,妈的,小王八羔子,你给老子下来。”
    车窗被人给敲打的叮咚响,我看着外面凶神恶煞的人,是王青,他带着三个人把我们给围起来了。
    陈玲看清楚了情况,有点害怕,她说:“别开门。”
    我当然不会开门,我只要下去,肯定就会被打的。
    陈玲对着王青喊:“你什么意思?你敢动我试试。”
    王青冷笑了一下,说:“我哪敢动你啊,我他妈的要这小子好看,你有种给我下来,不然老子把车给砸了,到时候老子把你拖出来打个半死,你信不信,给我下来。”
    我看着王青,他是冲着我来的,但是其实还是冲着陈玲来的,我回头看着陈玲,我说:“你说过的,王青要是找我麻烦,就找你,现在该你出面了。”
    陈玲听了我的话,就看着外面的王青,她小声的对我说:“你下车,我相信他不敢打你的,我的车好几百万呢,被砸了你赔不起的。”
    我回头看着陈玲,很迷,她也看着我,说:“邵飞,我不是那个意思,我的意思是,他们的目标是你,你们打架斗殴,把我的车给砸了,那不得你们赔吗?我是为你好,他那么有钱,几十万不是事,你呢?是不是?”
    我点了点头,咽了口唾沫,陈玲的虚情假意让我看到了人性的更高的一层,我指着外面的王青,我说:“我要是把他们给撞死了,你是不是也要有连带责任啊?这车是你的是吧?怎么说,你也得有次要责任。”
    陈玲听着我的话,脸色变得有些难看,她说:“邵飞,你没喝酒吧?你说什么疯话?你给我下去。”
    我没有听陈玲的话,我看着前面那辆车,根本没牌照,应该是无牌车,我把车窗锁死,猛然启动车子,打了个方向盘,一下子就把旁边的人给甩飞了,我开车后退,我看着王青他们四个站在前面,愤怒的拿着钢管指着我,我加大了油门,朝着他们开了过去。
    “妈的,我就不信你敢撞老子。。。”
    王青叫嚣着,我把安全带系好,把眼睛蒙上,看到我这个动作,他们四个一下子就散开了,陈玲抓着我大喊:“你疯了,放我下去。”
    我没有跟陈玲废话,踩着油门就撞上去了,突然,我听到砰的一声,巨大的撞击力将前面的车子给撞飞了,我有踩刹车,我又不是不要命了,只是突然有点愤怒加上头,所以才这么做的。
    我把车子后退,看着前面已经变形的车,就摇开车窗,我看着王青,他脸色有点难看,我说:“你不是说我不敢撞吗?你躲什么呀?装什么孙子?”
    王青脸色铁青,指着我就要冲过来,我锁车窗倒车,然后离开现场,我从后视镜看到王青愤怒的追我,但是根本就追不到,而他的车子也报废了,被撞进了绿化带,我不怕他报警,无牌车,他不敢的。
    车子开了一段时间,我打开窗户,舒了一口气,我回头看着陈玲,她紧紧的抓着安全把手,瞪着我,我笑了起来,她愤怒的吼道:“你还笑?你疯了?你知不知道我还在车里?”
    我说:“咱们不是朋友吗?得共患难啊。”
    陈玲气的脸色煞白,突然,她指着我,说:“我跟你不一样,你的命不值钱,我老爸好几亿的身家,都是我的,都得我来继承,我不能出事,不能死的,你知不知道。”
    我停下车,我说:“终于说出来了是吗?在心里憋着是不是特难受?真对不住你,让你憋了这么多年。
    陈玲看着我,愤怒的踹了两脚前面的座椅,她说:“是你逼我要把我跟你划分开的。”
    我停下了车,我说:“我没逼你跟我做朋友,如果一开始,你就跟我爸爸说别公器私用,我坐公交车也能回家的,每次放学回家,好像都是你找我跟你一起坐车回去的,是吧,你自己想想。”
    陈玲瞪着我,说:“这车两百万呢,你给撞了,你得赔。”
    我笑了一下,把车停了,下车看了一眼,车还挺好,这么撞,只是保险杠变形了,我说:“行吧,我赔,到时候多少钱,你找我要。”
    说着我就朝着公路对面走,陈玲对我喊:“你干什么?”
    我说:“不送了,你自己开车回去吧。”
    陈玲愤怒了,她说:“我喝酒了,不能开车。。。”
    我没搭理陈玲,管我屁事,我拦了一辆出租车,找了一家小旅馆住下来,躺在床上,我看着天花板,手里捏着烟头,我决定了,明天就去瑞丽,这种受人蔑视的生活,我必须要改变。
    必须!
    昆明的阳光总是那么刺眼,这里没有冬季,一早起来就是大太阳,我得先去学校点了名,免得缺课太多,导师给我扣学分。
    我到了教室,准备点名之后就溜,但是我刚到教室门口,我就看到一群人站在那,我看着是陈老板,就奇怪的走了过去。
    陈老板也看到我了,他脸色难看的走了过来,他身后几个人还拉着我,我说:“陈老板你什么意思?”
    “找你到谈谈话,你别叫,到时候丢人的肯定是你。”
    我被陈老板的人带走了,我心里知道,肯定是陈玲昨天晚上的事情,我被带到了操场上僻静的小树林里,刚到,陈老板身边的人就朝着我肚子打了一拳,很疼,疼的我趴在了地上。
    我抬头看着陈老板,他说:“昨晚上的事还记得吗?”
    果然是为了昨天晚上的事,我说:“我跟陈玲都是成年人了,我们之间的事,不用你这个长辈来掺和了吧?”
    “你他妈的贱命一条,老子当然不会管你,但是我女儿不一样,她比你高贵一百倍,你昨天晚上把她丢在马路上多危险,我今天来找你,是告诉你,以后离我女儿远一点,别以为你天天坐你爸爸的车跟我女儿一起回家,你们就是朋友了,你爸爸的车是我的,你知道吗?你爸爸只是个司机,你就是个司机的儿子,其他的你什么都不是,我女儿找你帮忙,那是看的起你,你知不知道有多少人排着队巴结我女儿呢,你他妈还跟那拽来拽去的。”
    我看着陈老板,我点了点头,我说:“知道了陈老板,对不住你了,让你女儿受委屈了。”
    陈老板瞪着我,伸手在我脸上拍了两下,说:“我知道你不服气,但是你能把我怎么样啊?相反的,我能把你弄死,下次见到我女儿,你得低着头,乖一点,懂了吗?”
    他说完就站起来了,然后看了看才离开,我看着他的背影,吐了口唾沫,我心里告诉我自己,陈玲,总有一天,你得抬头看着我。

>>>>本文《窃0玉生香》全文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