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情感故事

作者:短篇

(步步生香)教练好想要啊快高h 男友把我摁在桌子上

第9章

 “陈光宗,你给我出来,拿走你的东西,不出来,我进去了。”眼看秦兰即将吻上陈光宗的嘴巴,门外响起了许冰的声音。

秦兰急忙缩回了头,陈光宗顿时变得一脸扫兴,没有回话,眼看要得到嫂子的香吻了,你却跳出来破坏我的好事,真是郁闷!

一道靓丽的身影闪过,许冰走了进来,俏脸微寒,甩手将一个黑色塑料袋扔给了陈光宗,而后对着秦兰道:“兰姐,你最好管管他,别让他乱动别人东西。”

“小冰,你别生气,他送你什么了?”秦兰疑问道。

“你还是问他吧!”许冰不好意思明说,怒瞪陈光宗一眼,转身又走了出去。

“小宗,你送小冰什么了?不会也是内裤吧?”秦兰问道。

陈光宗尴尬的笑了笑,点头默认。

“这种女人用的东西不能乱送,送给我可以,但不能送给小冰,人家还是黄花大闺女呢,没当场臭骂你一顿就不错了。你一定要记住,以后不能乱送了,如果真想送,可以来询问我的意见。”秦兰耐心的说教道。

“我知道了,这个也送给你吧!”既然买了,不能浪费,陈光宗干脆把许冰拒收的女士内裤,也送给了秦兰。

“秦兰,你在家吗?”

就在这时,院里传来一个中年女人的声音,秦兰透过窗户向外看了几眼,急忙将内裤收了起来。“是王婶,估计又是来说媒的。”

王婶是村里的媒婆,特别喜欢说媒,三里五乡哪有未婚的小伙子大姑娘,她绝对一清二楚。最近两年,她也给秦兰说过几次媒,都被秦兰拒绝了。

秦兰没少拜托王婶给陈光宗说媳妇,但陈光宗是傻子,正常人根本不愿意嫁给他。

进屋后,王婶说明了来意,不是来说媒的,而是从秦兰口中打听许冰的一些情况,特别是许冰有没有对象,想找个啥样的对象之类的问题。

陈光宗听得直撇嘴,人家许冰刚来咱们村,你就想着给她张罗对象,真够敬业的。

毕竟接触的时间太短,秦兰只知道许冰没有男朋友,其它的一概不清楚。

没能打问出多少信息,王婶颇为失望,临走前大有深意的看了陈光宗一眼,低声对秦兰道:“我听说今天光宗去镇上买女人穿的内裤了,他是不是变得更傻了啊?”

“有吗,我怎么不知道?你别听别人瞎说。”秦兰明知陈光宗买女式内裤是为了送给她和许冰,但这种事情不能明说,否则传出去好说不好听,只好装糊涂。

“我听在小卖部门口歇着的那些人说的,这还能有假?他该不会有变态嗜好吧,你可得小心点。”

听闻此言,陈光宗顿时满头黑线,不用问,肯定是从二癞子嘴里传出去的,传到王婶耳朵里,相当于全村人都知道了,我的名誉全毁了。

王婶不仅是媒婆,还喜欢打听东家长李家短,嘴上没有把门的,四处传闲话,村里有个大事小情被她知道,不出半个小时,绝对传得街坊四邻人人皆知,比村里的大喇叭还好使。

陈光宗转念又一想,村里人都知道他是傻子,早没有名誉可言了,爱怎么传怎么传吧!

另外,陈光宗还有一个疑惑,那天二癞子撞见了他给秦兰吸蛇毒,误以为两人私通,这事怎么没有传出去?当然,不传出去最好,他就怕二癞子没憋好屁。

送走了王婶,陈光宗刚准备回屋,秦兰道:“你换下的脏衣服呢,拿过来,我给你洗洗,算了,还是我去拿吧!”

“嫂子,你发烧还没好,腿上又有伤,应该多休息,改天再洗吧!”陈光宗劝道。

“扔到洗衣机里又不费劲儿,趁天热洗完晾上,下午就能干了。”

陈光宗的卧室很干净,这全是秦兰的功劳,每天都会给他收拾屋子,洗衣服做饭更是不在话下,有时还给陈光宗洗澡。

 文学

可以这么说,两人除了没干过生孩子的事之外,秦兰跟陈光宗的媳妇差不多,照顾的极为周全。

陈光宗从脏衣服里翻出了换洗的四角裤,想留下来自己洗,秦兰毫不做作的伸手道:“那件也拿来,我帮你洗了。”

“还是我自己来吧!”

“每次都是我给你洗,你自己又洗不干净。”秦兰抢了过去,塞进了衣服里,下意识的瞟向了陈光宗的下身,脑海中再次浮现出婆婆临终前的遗言。

秦兰答应过陈光宗的母亲,如果陈光宗两年内找不到媳妇,她就嫁给陈光宗,给陈家传宗接代。如今距离约定的时间仅剩不足半个月,陈光宗肯定找不到媳妇。

有时她也会想,陈光宗各方面的条件都不错,长得一表人才,只可惜摔傻了,不知道如果将来两人有了孩子,会不会受影响?

“嫂……嫂子,我身上穿的这条是刚换的,不用洗。”见秦兰看向自己的下身,陈光宗误会了她的意思,讪讪一笑道。

“我没说要给你洗身上穿的,我……算了,等到了时间再说吧!”秦兰瞬间脸色绯红,不胜娇羞。

“什么到了时间再说,现在说也一样,嫂子,你到底想说什么啊?”陈光宗追问道。

秦兰想了想,红着脸道:“小宗,你觉得嫂子漂亮吗?”

“漂亮,比电视上的明星还漂亮。”陈光宗毫不犹豫道,说的也是实话,不带一丝水分。

“如果将来有一天,我要嫁给你,你愿意吗?”秦兰的脸色更红,好似熟透的苹果,诱人忍不住扑上去咬几口。

陈光宗错愕道:“嫂子,你怎么突然跟我说这种话?我没有思想准备。”

“实话给你说了吧……”正所谓死者为大,秦兰要遵守跟婆婆之间的遗言约定,从未想过反悔,她迟早都要告诉陈光宗,既然话赶话说到这了,现在告诉他也无妨。

听完秦兰的讲述,陈光宗不知如何是好,我妈去世前,竟然留下遗言让我和嫂子结婚生孩子,传宗接代,我是答应呢,还是不答应呢?

第10章

“小宗,家里没洗衣粉了,你去买袋吧!”

陈光宗正在考虑要不要跟秦兰结婚时,窗外传来秦兰的呼喊,他答应一声,起身走了出去。

村里只有一家小卖部,小卖部的门外有一棵两人才能合抱过来的柳树,长得非常茂盛,街坊四邻都喜欢在树下纳凉,打麻将打牌。

“傻宗,听说你去镇上买女人内衣了,给未来媳妇买的,还是自己穿啊?”

“肯定是自己穿,快把裤子脱了,让我们看看。”

“以后别去镇上买了,可以找你嫂子,直接从她身上脱。”

几个无聊的村民见陈光宗走了过来,纷纷拿他取乐逗闷子。

陈光宗对这些闲得蛋疼的人嗤之以鼻,懒得理睬,假装没听见,迈步走进小卖部。

此时,小卖部里只有一对年轻男女,女的叫王芳,小卖部店主的女儿,还曾是陈光宗的初恋女友,长得有几分姿色,身穿吊带短裙,黑丝袜,打扮的花枝招展。

若换成夜店之类的场所,百分之九十的人都会认为王芳是小姐。

男的打扮得人摸狗样,头发梳的油光发亮,耳朵上戴着耳钉,一副流里流气的样子。他叫常有米,跟二癞子走的很近,也是不学无术的主儿,经常在城里混,很少回村。

常有米正在跟王芳打情骂俏,眉来眼去,似乎两人之间的关系不同寻常。

“这不是傻宗嘛,正好我找你有点事!”

见进门的是陈光宗,常有米强行搂着他,又走出了小卖部,压低声音道:“我听说二癞子憋着劲儿的想教训你,至少打你个半死,只要你帮我做件事,我可以替你说说好话,让二癞子放过你。”

“什么事?”陈光宗忍着厌恶之心问道。

“很简单,你趁你嫂子洗澡的时候,拍几张照片交给我。记住,要不穿衣服的那种,穿衣服的不要。”常有米猥琐的笑道。

“滚,你少他娘的整幺蛾子!”陈光宗顿时恼火,一把推开了常有米。

“如果你不按我说的做,就等着被二癞子打成白痴吧,几张照片衣换你平安无事,只有你这样的傻子不知道哪个划算!”

“你跟二癞子简直是一丘之貉,敢打我嫂子的主意,我跟你们玩命!”陈光宗恶狠狠的道。

“傻比,跟我们玩命,你玩得起嘛!”常有米竖起一根中指,鄙夷道。

陈光宗冷哼一声,不再理会常有米,返回小卖部,强行压下怒火,挤出一丝笑意道:“小芳,我买袋洗衣粉。”

“自己拿!”王芳努了努嘴,傲慢的回应,态度冷淡。

陈光宗脸上的笑容瞬间消失,默默的哀叹一声,拿起洗衣粉,给了钱,转身离开。

“好狗不挡道,给大爷把路让开!”常有米叼着一根烟,横在了门前,故意拦住了陈光宗的去路。

陈光宗错开身,继续向外走去。

“果然是好狗,下次再来,大爷给你准备好骨头。”常有米大肆嘲笑道。

陈光宗却充耳未闻,情绪低落,初恋女友对他如同陌生人,心里有些难受,不禁回忆起少年往事。

王芳小时候长得非常水灵,在同龄的孩子中算是最好看的,初中时经常跟陈光宗一起步行,去镇上上学。

初中正是男孩女孩感情懵懂的年纪,一来二去,陈光宗发现自己好像喜欢上了王芳,没敢表白,纯属暗恋,一直到初中毕业,他考上重点高中,才鼓起勇气向王芳表白。

王芳对陈光宗也有意思,羞涩的答应,两人背着家里的大人偷偷的谈起恋爱。

不过王芳的父亲重男轻女思想严重,初中毕业后,就不让王芳上学了,强迫她外出打工赚钱。

由于不在同一个城市生活,陈光宗和王芳只有逢年过节才会见上一面,感情渐渐变淡,但谁也没有提出分手。

农村结婚比较早,陈光宗考上大学那年,王婶给他提过一门亲事,对象就是王芳,不过被陈光宗的父亲以儿子的学业为重,暂时不考虑婚事为由,拒绝了。

大学第二年,陈光宗发生意外,摔成傻子后,彻底跟王芳失去了联系,如今再见已形同陌路。

初恋都是美好的,陈光宗难以割舍这份感情,心中苦涩纯属正常……

下午,阳光不那么强烈了,陈光宗独自背着锄头上山,去果园干活,秦兰发烧还没好,留在家里休息。

陈光宗不清楚自己的病情是否会反复,趁恢复清醒多干点活,帮秦兰分担家务,所以一直干到了天黑,才披星戴月的下山回家。

晚上山风凉水,一片寂静,虫鸣幽幽,路过水潭时,陈光宗突然隐约听到了女人销魂的叫声。

“谁这么大胆,在山上打野战?免费现场直播,不看白不看!”他邪恶的一笑,放轻脚步,缓缓走向声音传来的位置,朦朦胧胧的看到一男一女正在水潭边的草丛中缠绵,画面不堪入目。

躲在一棵视线最佳的树后,陈光宗瞪大了眼睛,看清女子的容貌,顿时愣在当场。“竟然是王芳!”

男子正是常有米,就在陈光宗愣神的几秒,他虎躯一震,喘着粗气,如同烂泥般瘫在了地上。“小搔货,你越来越厉害了,弄得我坚持了不到五分钟。”

“别往自己脸上贴金了,两分钟都没有,我还没满足呢,起来,继续……”王芳欲求不满,似嗲似嗔道。

“几年不见,她变得这么放荡了?幸亏已经不是我女朋友了!”陈光宗心里不是滋味,转念一想,不能这么轻易放过常有米。

你他娘的爽了,让我在这喝西北风,岂有此理!

“还我命来,还我命来……”想到这,陈光宗阴恻恻的一笑,哑着嗓子,发出了如鬼哭般渗人的声音,在晚上听着有些恐怖。

“什么声音?”常有米吓得浑身起了一层鸡皮疙瘩,慌忙坐了起身,东张西望,隐约看见不远处的树后有个白影。“好像在那,潭水里淹死过人,村里都知道,不会是淹死鬼冤魂不散吧?”

陈光宗穿着一件白色衬衫,整个人躲在树后,看不到脸庞,只能看到一部分白色衬衣。

“鬼啊!”王芳也被突如其来的声音吓的惊声尖叫,她毕竟是女人,胆子小,连衣服都顾不上穿,起身就跑。

“喂,你等等我,这年头哪有鬼!”常有米也爬起身,抱着衣服,追了上去。

时间不大,两个光腚男女消失在了夜幕之中,恶作剧得逞,陈光宗忍不住捧腹大笑起来。

“奶奶的,老子这么多年了,还是雏儿,真是失败!”笑罢,陈光宗暗骂一声,观看了一场爱情动作片直播,触动了他某方面的邪念,忍不住想:“要不回去找嫂子试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