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情感故事

作者:短篇

第4章饥渴的熟妇小说 做爰的细节描述和过程,最强小农民

“你这孩子,怎么衣服都不穿啊……”玉梅婶风韵成熟的脸蛋闪过一道红晕。

  穿好衣服后沈小峰才出来,玉梅婶子优雅的坐在了凳子上,他在旁边坐了下来,闻到她身上传过来的一抹香味。

  “玉梅婶,你找我啥事啊?”沈小峰有些尴尬,不敢看她的脸,只能看着她白嫩的双手,玉梅婶是村长马建国离婚后另娶的老婆,看起来才三十出头,但其实有三十五六了,岁月并没有在她身上留下什么痕迹,身前的傲人依旧饱满,没有一点点下垂的迹象。

  小腹平坦,合体的黑色连衣裙在她身上,更显得肌肤雪白细腻,裸露着的两条洁白细嫩小腿一看就是不干农活的,脚上还穿着厚底的高跟凉鞋,脚指甲涂抹着上了黑色指甲油,整个人散发着一种熟透水蜜桃般的诱人风韵。

  “你建国伯伯喊你上家里吃饭,跟你谈谈低保户补助的事情。”玉梅婶露出一抹微笑,妩媚娇艳。

  “真的吗?”沈小峰顿时惊喜,自从大哥死后,家里就剩下自己和嫂子两个人,现在这两个人也等同于分家,沈小峰一个人孤苦伶仃的,只种着两亩地过日子,符合低保户的要求,早在前几个月李甜就带他去民政局申请补助了,现在也终于下来了。

  “是啊,走吧,具体情况我也不知道,上家里说去。”玉梅婶对他招了招手,转身往外走去,带起一阵香风。

  沈小峰赶紧拿上手机关灯出门,跟在了玉梅婶屁股后边,经过隔壁杨翠萍家时他才想起今晚还有别的任务,但他顾不上了,杨翠萍反正迟早都是自己的,现在低保补助的事要紧,一年最少可以领两千块呢。

  “婶子你等我一下,二柱叫了我去他家吃饭的,我跟他说一声。”沈小峰朝前面的玉梅婶喊了一句,急忙跑进了二柱家。

  厕所里传来二柱杀猪般的嚎叫歌声,厨房里也有动静,沈小峰急忙钻进了厨房,杨翠萍在洗菜,她冲过澡了,换上了那一身黑色的单薄睡裙,展露性感的曲线,看得沈小峰心里一热。

  “你怎么来了?”杨翠萍看到沈小峰到来,脸色忽然一慌,不过想到丈夫还在洗澡,她又镇定了下来,对沈小峰抛着媚眼。

  这眼神让沈小峰心跳加快,他从后面抱住了杨翠萍,将手放到了前面,享受着那充满弹性的手感,一边歉意说道:“我申请的低保户补助应该下来了,村长叫我去他家里吃饭,今晚就不在你家吃了,我吃完了就马上回来,咱们晚上继续。”

  “哦——”杨翠萍扭头,俏脸布满了失望,她勉强提起一丝笑容:“那你去吧,早一点啊,不然二柱要缠着我了。”

“好!”沈小峰又蹭了蹭她的身子,才急忙出了二柱家。

  村长马建国拥有村里最高大的房子,三层的红砖小洋楼,外边围了个大院子,院子里还被玉梅婶倒腾了两块菜圃。

  “沈小峰!”屋里边跑出了一个年轻人,是马建国的儿子马富贵,和沈小峰关系要好,两人小时候经常在一起玩。

  “来我家讨钱来了对吧。”马富贵嘻嘻笑着来到近前,他身形瘦削,跟只猴子似的,也有个外号叫马猴。

  “富贵,没礼貌——”玉梅婶子嗔怪说了一句,风韵成熟的脸蛋满是慈爱与亲密,她摸了摸马富贵脑袋说道:“进屋吧,你爸弄好晚饭没?”

  “妈,我都跟你说过多少次了,在别人面前不要摸我脑袋,我已经不小了。”马富贵一把将玉梅婶的手给撒开,不满说道。

“在我眼里,你就是小……”玉梅婶掩嘴一笑,忽然想到了什么,微笑变成了娇笑,她身前的傲人剧烈的起伏  

沈小峰不敢多看,急忙拉着马富贵进屋,岔开话题跟他聊起农忙的事情。

  马建国端着热气腾腾的一叠红烧肉从厨房出来,腰间裹着围裙,他其实才四十出头,但看起来五十多了,脸庞爬满皱纹,头发灰白,村里很多人都在背后说他老牛吃嫩草。

  “来来,小峰坐,动筷子吧,不要客气。”马建国堆起了笑容,转身又进了厨房。

  “吃吧,不然菜都凉了。”玉梅婶拿起筷子,优雅地夹了一根青菜放进嘴里,慢慢咀嚼,模样端庄,像是一位贵妇,她这一身气质让沈小峰感觉有些自卑,不敢动筷子,只能老老实实地坐着。

  一会儿马建国又端了个菜上桌,他一边解开围裙,一边让马富贵去冰箱里拿啤酒。

  “来喝!”

  冰镇的啤酒下肚,浑身都舒爽,马建国发出满足的声音,咧嘴看向了沈小峰,开口说道:“小峰啊,你们家情况比较困难,我也跟民政局的领导说了情,本来一年是给你两千块的,他们答应给三千,但是怕你不懂事乱花,钱就先放在我这里,你到时候要用就跟我说。”

  沈小峰一听心都凉了半截,钱要是放他这里,指不定什么时候能拿到呢,他之前就听说了,村里另一个寡妇春桃嫂子的低保就被他给扣了,要了几回都没要到。

  “村长,我现在就要用钱啊,我得娶媳妇啊!”沈小峰找了个借口,务必要把钱给拿回来,这本来就是他的!

  “小峰啊,你看上谁家的姑娘了,上门提亲了没有啊?”玉梅婶娇笑看着他,满脸好奇,农村的妇女平日间无所事事,最爱听的就是这类八卦。

  沈小峰脸色涨红,支支吾吾说道:“我没看上谁,就是准备好钱结婚啊。”

  “那八字还没一撇呢,你先跟人谈好了,要提亲了我就把钱给你,我跟你虽然不是本家,但也是你的长辈,以后要是没人帮你提亲,你就喊我。”马建国大手一挥,显得有些豪气,咕咚又灌了两口酒。

这下沈小峰有苦说不出了,他喜欢的人是李甜啊,梦寐以求地想娶她。但现在话说到这个份上他也没辙了,只能以后找机会跟他要钱了。

  一肚子委屈没法发泄,沈小峰只好将怨气发泄在了酒菜上,他平时不怎么喝酒,因为没钱也没这爱好,但酒量还是非常了得的,五瓶啤酒下去面不改色,看得玉梅婶满是惊奇。

  “沈小峰你也太能喝了,我家的酒都被你喝光了,妈你给我钱,我再去买一箱回来。”马富贵打开了冰箱,里面啤酒空空如也。

  “算了,小卖部都关门了,小峰你也少喝点,还年轻呢,以后再找机会喝。”马建国看着沈小峰旁边地上的空酒瓶,有些肉疼。

  马建国的小气是人尽皆知的,但沈小峰也吃饱喝足了,于是站了起来打了个饱咳说道:“我也吃饱了,村长,谢谢你请我吃饭,我先回去了。”

  “哎,我送你出去,别摔着了。”马富贵屁颠屁颠跑了过来,拉着沈小峰往外走。

  两人出了院子,马富贵赶紧将沈小峰拉到一旁:“沈小峰,我跟你说个事。”

  “什么事?”沈小峰没好气看着他,有些生气他刚才没有帮自己说话,亏以前他还经常帮马富贵打架出头。

  “我后妈给我说了一门亲事,是她的外甥女,我都打听到她家在哪了,明天你跟我一起去看看呗,要是长得丑,老子就不要了。”马富贵像是个大姑娘般忸怩着说道。

  “不去。”沈小峰心里还有怨气,直接拒绝。

  “你就帮帮我吧,我给你钱,给你一百块怎样?”马富贵急忙从兜里掏出了一张钞票。

  沈小峰眼睛顿时一亮,笑眯眯地收下,谁会跟钱过不去啊,马富贵因为从小长得瘦弱,在村里玩经常受欺负,怕丢脸又不敢跟家里说,养成了胆小怕事的性格。但每次受欺负的时候都会请沈小峰做打手,给几块钱作为工资,两个人的关系才会这么好。

  “行,就这么说定了啊!明早我骑摩托车去接你!”马富贵咧嘴笑着,又跑回屋里去。

  挣了一百块,让沈小峰原本郁闷的心情缓和了不少,想到家里还有位美人在等着,他心情立马激动了起来,一路小跑回到了家里。

  隔壁二柱家厅里的灯没亮,但是房里还亮着,沈小峰估摸着他们进屋要睡了,心痒难耐,赶紧回家里,大声嚎了两嗓子,希望隔壁杨翠萍能听到。

  正所谓饱暖思淫欲,沈小峰将门关好钻进了屋里,透过窗户看向隔壁二柱家,他们家卧室里的灯开着,仔细听还能听到二柱和杨翠萍说话的声音。

  等了半个多小时,隔壁房间的灯终于关了,沈小峰心头顿时一喜,紧接着一阵女人的声音从隔壁传来,他顿时瞪圆了眼睛,这是杨翠萍的声音,怎么两个人就开始呢。

  今天的二柱好像特别猛,杨翠萍哼哼叫了十来分钟,声音终于停了下来,沈小峰在房里听得浑身燥热。

  “你快点来啊!”沈小峰已经急不可耐,可又是等了十来分钟,隔壁一点动静都没有,他也逐渐明白了什么,莫不成杨翠萍今晚得到满足了,不想再过来吗?

  沈小峰郁闷地躺在了床上,看着手机上的时间等到十点多了,仍旧没有听到杨翠萍的敲门声。

  “我去!竟然放我鸽子!”沈小峰气得不行,怎么也睡不着,直接爬了起来。

  低保的补助钱被扣,这边杨翠萍又放鸽子,让沈小峰一肚子火气没处发,差点想摔手机。

  “马建国你个王八蛋!都他妈怪你!”沈小峰气急,要是不马建国喊他去吃饭,今晚他就能在杨翠萍家里把二柱灌醉,今晚杨翠萍就是属于他的了。

  越想越气,沈小峰直接穿上衣服出了门,朝着马建国家里去,今晚不砸两块玻璃他都没法睡了。

  深夜十点多,村子里静悄悄的,只有夜虫的鸣叫声,家家户户的灯都熄灭,沈小峰借着月光迅速地来到了马建国家里。

  他看到马富贵的房间灯还亮着,心里暗想这小子又在玩游戏吗?

  从地上捡了两块石头,沈小峰翻进院子里,朝着马富贵房间靠了过去,得确认他在忙才能砸玻璃,不然被他追出来看到就完蛋了。

  “就两下,行不行啊……”来到窗户下,沈小峰听到了里面传来马富贵的声音。

  “富贵,我是你妈,你怎么能这样呢,都给你说了一门亲事了,这种事你找你未来媳妇去吧。”玉梅婶子的声音也传来,沈小峰心里顿时一惊,他琢磨了下这段话的意思,心跳更是加速,这两人搞什么鬼?

  “妈,我知道我爸喝酒睡死了,您就行行好吧,我憋得难受,我就试两下……”马富贵声音充满了哀求。

  听得沈小峰心头震惊,这话是从马富贵嘴里说出来的吗?他们两母子到底什么关系?

  “富贵,你怎么能……这样子呢……,哎呀,你别碰,不行的……”玉梅带着喘息羞涩的声音传来,马富贵好像要动手了。

  窗户下听着的沈小峰浑身血液沸腾,马富贵你他妈胆子也太大了吧,后妈都敢上手了,谁给你的胆子啊?!

  啪!

  清脆的耳光声传来,玉梅婶羞怒说道:“我就过来让你早点睡,别老是玩游戏了,对你身体不好,你给我老实点,想碰女人找你未来媳妇去!小心我告诉你爸!没大没小的东西!”

  “妈,你别告诉我爸,我错了,我以后不会了,你千万别告诉我爸……”马富贵立马哀求了起来。

  “早点睡,以后别动手动脚了,偷看我洗澡的事还没跟你算账呢!”玉梅婶又说了一句,随即关门的声音传来,马富贵也嘟囔了几句,随即灯也关了。

  沈小峰暗暗吸了口气,平日里马富贵老老实实的,竟然敢对后妈动手动脚,更令他想不到的是,玉梅婶子看着端庄秀气,气质优雅,没想到暗地里和马富贵有着不明不白的勾当,这个发现让他浑身一阵激动。

  楼上忽然投下了一片亮光,玉梅婶应该到楼上开了灯,沈小峰急忙躲到了墙角去,等了十几秒,楼上的灯也关了,他贼兮兮一笑,翻身出了院子,手里的石子奋力朝着楼上的窗子扔去。

  哗啦!

  伴随清脆的玻璃破裂声,玉梅婶发出了一声尖叫,沈小峰跟做贼似地头也不回来跑远。

 隔天起来,沈小峰还在厨房里煮饭,就听到外面响起了摩托车的声音,他探了个脑袋往外门口一看,马富贵走了进来。

  “他妈的,昨天晚上不知道哪个混蛋砸了我家玻璃,害我后妈一晚没睡,早饭都没得吃!”马富贵骂骂咧咧地来到厨房里,靠着门框上点了根烟,满脸怒意。

  “哈哈!”沈小峰忍不住大笑。

  “笑鸡毛啊,要是被我抓到,我一定打断他狗腿!”马富贵恼火地说道。

  “就你这身板,你那胆子?省省吧!去洗碗,准备吃饭了。”沈小峰面露不屑,马富贵体形干瘦,一米七不到,要不是一张脸因为长期对着电脑有点显老,别人都会以为他是高中生。

  两人吃着早饭,沈小峰问起了马富贵的未来对象,那姑娘是他后妈玉梅婶介绍的,叫做赵兰兰,是玉梅婶的外甥女,跟马富贵是没有血缘关系的。

  赵兰兰听说是长得跟天仙一样,住在靠近镇子的横沟村,父亲早死,家里就两母女。

  “那你遭殃了,这种姑娘要么性子要强,要么柔柔弱弱一棍打不出一个屁。”沈小峰了解情况后顿时乐了。

  “我看过相片了,人长得挺漂亮的,就是有点高,不是很喜欢。”马富贵嘟囔了一句,有些怨气。

  “高点也好,生了孩子才会高一点。”沈小峰嬉笑了起来,身高一直是马富贵的痛点。

  横沟村靠近镇子,挨着省道,比起沈小峰所在了里河村繁华不少。

  正值农忙的时候,马路边晾晒着花生,空气中也传来了阵阵花生油的香味,是从路边一家榨油坊里传出来的。

  两个人都是第一次来横沟村,马富贵胆小,路都不敢问,还是沈小峰去小卖部买了两根冰棒,才跟老板问到了赵兰兰的住处。

  赵兰兰家住的比较偏,就一间巴掌大的土砖房,不过外面用篱笆围了一块篮球场大的院子,算是私人地方,篱笆的地面晒着花生。

  马富贵根本不敢靠近,将摩托车远远地停了,站在了沈小峰的后头,推着他往前走,然后躲在了院子旁的一棵树后。

  “你就这样能看到什么啊?进去认识一下啊!”沈小峰好笑地看着他,赵兰兰家的木门是打开的,说明有人在家。

  “算了吧,就看看,哎!出来了!”马富贵忽然喊了一声,脑袋也缩了回去。

沈小峰转头一看,顿时嘶的一声,吸了口气,一位靓丽的年轻姑娘拿着竹扫把从屋里走出来,她穿着一件白色的T恤,下半身穿着洗的发白的牛仔裤,紧紧的包裹着圆润的双臀。

身材高挑,体态婀娜,一头及腰的秀发如云般披散在脑后;她长着一张瓜子脸,眉毛浓密而修长,如柳叶般,琼鼻高挺,微微笑着,露出一排洁白而整齐的牙齿,浑身散发着清丽脱俗的气质。

  “我草!好漂亮,果然跟天仙一样啊!”沈小峰忍不住低声说了起来,赵兰兰浑身没有一点农村人的气质,跟电视上的模特一样,她清扫落叶的动作优雅而大方,随着手臂晃动,身前的傲人也跟着起伏,整个人的气质和这片院子格格不入。

  “有点高啊……”马富贵偷偷看了两眼,苦悲地说了一句。

  “怕个毛线!”沈小峰心里痒痒的,赵兰兰太漂亮了,气质又好,他都很动心。

  “你长这么高当然不怕了。”马富贵嘟囔了一句,忽然脸色一变,看到赵兰兰拿着扫把往这边走了过来,他急忙拉了拉沈小峰:“快走,人家过来了。”说完他撒腿就跑。

  “站住!”清脆的声音响起,赵兰兰飞跑了出来,秀发飞舞,胸前乱跳,看得沈小峰一颗心扑通扑通跳了起来。

  “这就是心动的感觉吗?”沈小峰心里暗暗想着,没几秒种赵兰兰已经提着扫把来到了近前,修长浓密的眉毛一挑,红唇紧抿,虎视眈眈看着沈小峰。

  “你们是干什么的!躲在我家门口干嘛?是不是想偷花生!”赵兰兰质问着沈小峰。

  马富贵已经跑到摩托车那边去了,车子已经启动,蹭蹭没了人影。

  沈小峰暗骂了一声,赶紧堆起了笑脸:“没有没有,我就路过,突然看到你,长得跟天仙一样,都舍不得走了。”

  赵兰兰脸色一红,后退了两步将扫把横在胸前,轻哼了一声:“不用花言巧语,赶快走,不然我不客气了。”

  “还是个辣妹子啊——”沈小峰心里痒痒的,赶紧点头,目光在她胸口扫了一眼,白色的T恤有些透明,近在咫尺能够看到她里面穿的内衣是黑色的。

  “流氓!”赵兰兰眼神锐利,注意到沈小峰的目光,顿时羞恼,扬起扫把砸了过来。

  “我靠!”沈小峰骂了一声,脚底跟抹了油一样开溜。

  马富贵骑着车在路口等着,看到了他立马喊了一声,两人骑上摩托迅速离开了横沟村。

  “你他妈像个男人吗?老子差点被她打了。”坐在摩托车后边,沈小峰气不打一处来,一巴掌盖在了马富贵脑袋上。

  车子晃了晃,马富贵赶紧道歉,随即说道:“这种女人我受不了,她不是性子要强,就是个母老虎!”

  “那你要先搞定你后妈了。”沈小峰呵呵嘲讽了一句,脑子里又想起昨晚听到的内容,眼珠子乱转了起来,这马富贵到底跟玉梅婶子是什么关系啊?

  回到村里,经过小卖部的时候沈小峰看到了杨翠萍在里面,心里顿时一气,让马富贵放他下来。

  在路边等了会儿,杨翠萍从小卖部里走了出来,手里提着两瓶啤酒,她走了两步,忽然看到了前边的沈小峰。

  “大太阳的你站这里干什么?”杨翠萍走了上来,目光还很谨慎地朝着左右看了看。

  “你昨晚干嘛放我鸽子!”沈小峰有些恼火。

  杨翠萍嘻嘻一笑,有些不好意思说道:“昨晚你不是去了村长家吃饭吗?我等了老半天都没见你回来,加上二柱想要,我没忍住就跟他睡了。”

  “难怪!爽了吧?还会买酒给他!”沈小峰酸溜溜地说道,二柱好酒,一般杨翠萍是不让他喝太多的,今天还主动买酒了,昨晚肯定舒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