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情感故事

作者:短篇

情人舔得我好爽 成 人 熟妇小 说在线(枭雄本色)

此刻张雨彤就像发情似的,声音里面,带着浓浓的欲火。

  “别胡说。你昨晚不是刚做过吗,怎么又想要了。”

  “昨晚你听到啦?呵呵,当时的声音是有点大哦。”张雨彤尴尬地笑了笑,“其实我真的很佩服你,居然还是处,难道你夜里寂寞的时候,就没想那些事情吗?反正我就受不了,两天来一次,我都不满足呢。而且他那里小,每次都不尽兴。”

  说完这些,张雨彤沉吟了片刻,忽然又说:“婷婷,要不把小飞叫过来?我保证你做一次之后,就会爱上这种事情。你别说你是他妈妈的朋友,朋友怎么了,朋友就不能喜欢她儿子吗?再说了,只要你不说我不说,谁知道我们做过什么?”

  听到这些话,我真是兴奋得要死,如果真的能和她们来一次,死也甘心。

  也不知道婷姐是因为喝酒的缘故,还是真的很想做那种事情,随后就变得犹豫了,虽然没同意,却也没有拒绝。

  张雨彤趁热打铁说:“我寻思小飞也该睡着了吧,我们偷偷去他的房间,做完就回来睡觉,好不好?婷婷,我真的好想跟他来一次哦。”

  婷姐忽然想到了什么,小心翼翼地问:“你喜欢小飞?”

  张雨彤说:“我现在恨透臭男人了,根本不相信狗屁感情,想要的时候,随便找个男人做一次,只要能满足生理需求就好,不想再谈男朋友。婷婷,你倒是去不去呀,你不去,我可去了。”

  婷姐犹豫了几秒,紧张地说:“万一小飞醒了怎么办?”

  “放心啦,不会的。”张雨彤想了想又说:“要不我先过去看看,等会我叫你再过去。”

  随后,我就听到隔壁房间的门开了,心也悬到了嗓子眼。

  很快张雨彤敲门问,小飞,睡了吗?

  我特别紧张,不敢吭声。见我没应声,张雨彤就轻轻地打开门,又叫了我一声,我还是没回应。

  这时,张雨彤打开灯,小心翼翼地看着我。

  我睡的地铺,眼睛合上只留下一道细缝,可以看到张雨彤伸长脖子,警惕地看着我,我双手攥拳,汗水不停地往外冒。

张雨彤穿着早上那件睡裙,下摆只能遮住大腿根部,简直诱惑死人了。

“小飞,小飞?”张雨彤继续喊我。

  我假装睡得很沉。

  张雨彤终于放心了,然后跑过去叫婷姐,很快婷姐被她拽过来,穿着粉色的睡裙,要比张雨彤那件保守些。

  “你瞧,我没骗你吧,叶飞真的睡着了,我叫他那么多声,都没有醒,睡得够沉的,只要我们动作轻点儿,他是不会醒的。”张雨彤指着我,说着就拉着婷姐走进来,随手关上门。

看得出来,婷姐和我一样紧张,黛眉簇起,每走一步都格外得小心。

张雨彤就胆大得多,走过来蹲在我面前,轻轻晃了晃我的胳膊,一边叫着我的名字,继续试探。

  见我依然没有反应,张雨彤便轻轻揭开被子,一边问:“婷婷,你先还是我先?”

  “真……真的要这样吗?”婷姐的脸羞红至极,灯光的照射下,洁白的额头上已然冒出一层细汗。双手紧紧地抓着裙子,骨节处白森森的,看得出来,她比我更紧张。

  张雨彤却像是没听见婷姐的话,轻轻拨开我的小内,脸色骤然一变,当下吞了口唾沫。

  婷姐差点叫出声,急忙捂住嘴巴,美眸瞪得大大的,里面尽是惊恐的味道。

“还是你先来吧,毕竟是你的初次,让你尝新鲜的。你看着,我先给你演示一遍。”说着,张雨彤便站起来,右脚跨过我的身体,然后做了个坐下来的动作。

  看到这里,婷姐掉头就跑,可刚走到门口,又被张雨彤拽了回来。

  来到我身边,张雨彤指着我腹部说:“婷婷,初次可能有点痛,忍着点儿。学我刚才那样,对准这里,慢慢坐下去吧。”


我虽然未经人事,可以前小电影也没少看,知道张雨彤说的这种姿势叫观音坐莲。


婷姐在张雨彤的引导下,也是轻轻地抬起美腿,跨过我的身体。她光着脚丫子,玉足白嫩修长,五个脚趾,犹如婴儿的手指般粉嫩。


“真……真的很痛吗?”


婷姐摆好姿势,并没有立即坐下来,黛眉紧紧地簇起,显得特别犹豫。我知道婷姐喜欢我,也想跟我做这种事情,可她迈不过心里那道坎。


“哎呀,其实也没多痛,而且一会儿就过了。来,姐扶着你,坐下去吧,动作轻点儿,别弄醒他了。”张雨彤一只手拉着婷姐的胳膊,另只手压她的肩膀,让她缓缓坐下来。


下蹲的同时,婷姐那双白嫩的玉腿,也缓缓地从睡裙中暴露出来。睡裙下落,裙摆落在腹部,摩擦间,有一种无法描述的美妙的感觉。


我忍不住去想象睡裙里面的景色,里面应该什么都没穿吧,只要婷姐再往下一点,或许就能触碰到她的臀部。


这时,婷姐回头看了眼我,眼神充满复杂,但更多的还是羞意。


“彤彤,我……我不敢,还……还是……你先来吧。”


最终,婷姐还是没有坐下来,快速走到一边,整理着睡裙,好像怕走光似的。


看到婷姐红着脸走开,我心里还是很失望的。


张雨彤忍不住叹了口气,说道:“刘婷,你怎么了,为什么忽然反悔?你可想清楚哦,要是我先做,你可别后悔。”


婷姐什么都没说,只是慌乱地摇头。


张雨彤看到婷姐这幅表情,倒没有再说什么,目光缓缓滑落到我那里,眼中尽是贪婪的味道。


此刻,我如同是张雨彤的猎物,被她炙热的目光看着,总觉得不太舒服。


“婷婷,既然这样的话,那我可就不客气了。”不等婷姐再说什么,张雨彤迫不及待地走过来,然后又详详细细地打量着我那里,冒出一句真不小呢,一定很舒服吧。


婷姐站在旁边,脸红得要死,明媚的眼睛也被羞意蒙住,轻咬嘴唇,脸色说出来的复杂。


看着我某处,张雨彤的脸色几经变化,最后她忍不住蹲下来,白嫩的玉手轻轻地放在我胸口,手掌温热细滑,摸得我浑身瘙痒,真想翻身压在她身上。

 文学


玉手缓缓游走,从胸膛到腹部,张雨彤的情欲上来了,舌头吐出一点,舔着红润的娇唇,那模样儿,真是骚得很。


于此同时,她将一条腿跨过我的身体,面朝我,睡裙也被她撩起,作势就要坐下来。


我紧张得要死,却也期待万分。


没想到的是,婷姐却一把抓住张雨彤,不让她坐下来,一边皱着眉头说:“你……你真要做吗?”


“废话,我可不像你,敢想不敢做。”张雨彤笑了下,“婷婷,好好看着,就当姐姐亲身示范了。”


话音落地时,张雨彤便撩起睡裙,缓缓地坐了下来。

我全身紧绷着,心里有种说不出来的紧张,很快,就感觉到某处抵达秘境口,只要张雨彤再往下一点,就能滑进去。


可婷姐的眉头皱得更深,紧紧地拽着张雨彤,不肯撒手:“彤彤,不行,你不能和小飞做,因为……”


张雨彤一愣,“因为什么?”


“因为……因为……”婷姐慌乱的眼神,躲着张雨彤质疑的目光,支支吾吾的,最后就说:“因为你不喜欢小飞,小飞也不喜欢你,你只是想满足生理上的需求,小飞就好像是你的发泄工具,这样对他不公平。”


张雨彤听到这话,完全愣住了,好半晌才回过神,翻着白眼说:“刘婷,你没搞错吧,我才是女人耶,要说吃亏也是我吃亏好吗?再说了,不喜欢就不能做,那一夜情又怎么解释?”


婷姐支支吾吾道:“反正你不能和小飞做。跟我走吧,睡觉去。”说着,婷姐就拽着张雨彤要出去。


张雨彤也是精明的女人,看到婷姐一反常态,眼珠子咕噜一转,便说:“婷婷,你是不是喜欢小飞,所以才不让我和他发生那种关系?”


张雨彤这样一问,婷姐的脸就红透了,心虚地说:“才没有,你别瞎猜好不好。”


“没有才怪呢,别人看不出来,难道我还看不出来吗?我们认识这么多年,我还不了解你?你肯定喜欢小飞。”张雨彤笃定地说。


婷姐不敢和她对视,一时间乱了方寸。


见状,张雨彤算是肯定婷姐喜欢我,就说:“喜欢就承认嘛,有什么不好意思的。既然小飞是你喜欢的男人,那姐姐就不和你抢了,把他让给你,趁今晚这个机会,把该做的都做了,如果被他发现了,你就说你喜欢他。”


张雨彤说完,连拉带拽把婷姐拉过来。


“嘭!”


结果就在这时候,卧室门忽然被暴力踹开,婷姐和张雨彤都吓得叫了一声,娇躯也忍不住哆嗦着。


我眯着眼,往门口看了一眼,居然是张雨彤的前男友周斌回来了,看到卧室里的画面,瞬间便明白是怎么回事。


几乎是瞬间,一股怒火就从周斌的眼中射出来,杀气也破体而出,笼罩着整间卧室,指手画脚地说:“两个不要脸的臭婆娘,老子回来得不是时候吧,打扰到你们的好事了,没有被叶飞插,是不是很难受?!”


婷姐急忙从我身上走开,可能是因为心虚吧,不知道怎么回答周斌。


张雨彤倒是要冷静些,看到是周斌,整张脸都冰冷下来,说:“周斌,你来干什么,你现在不是应该在陪那个骚狐狸上床嘛!滚出去,这是我租的房子,不欢迎你!”


“张雨彤,你是不是早就想和我分手,然后和这个小杂碎在一起?贱人,你欺骗了老子的感情,老子一定不会放过你!还有你刘婷,叶飞把你叫婷姐,你居然还恬不知耻地做这些事,老子要把你们的事情传开,让所有人都知道你们有多么的恶心!哈哈哈。”


周斌狰狞地笑着,说话间就拿出手机,咔咔咔的拍了几张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