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美色

作者:墨武

    徐世绩感觉低估了萧布衣,实际上应该是他从来没有估量过萧布衣这个人。

    知己知彼,百战不殆,他虽巧计连环,可对于敌手萧布衣却是一无所知。

    萧布衣这三个字对他而言,还是很陌生,他就是从刘江源口中知道如今大隋的太仆少卿不是宇文化及,而是萧布衣。萧布衣这人半年来窜起的极快,由一介草民迅疾官升四品,开创大隋前所未有之事。可是无论他是几品,在徐世绩的眼中,马官就是马官,还能做些什么?可徐世绩到现在才发现,这个马官除了马术不知道如何,几乎是无所不能。

    不过无论他以前是否知道萧布衣,他知道自己从今以后,这辈子都不会忘记萧布衣这个人。

    以前他总是相信没有自己做不到的,可现在他相信,萧布衣绝对是说到做到,二人现在斗的是信心,可徐世绩见到萧布衣一箭射杀了个瓦岗的喽啰,一刀消去了翟弘的头发的时候,突然觉得刘江源在自己手上,算不得什么筹码,既然如此,他索姓大方认输!

    萧布衣见到徐世绩放下了长刀,微笑道:“识时务者为俊杰,阁下放下长刀,算得上是俊杰的。”

    徐世绩只觉得总被萧布衣压上一头,难免有些不服,冷然道:“萧大人,我是否为俊杰好像不用大人来评说。可我只怕大人小处精明,大处却是糊涂的。”

    “哦?”萧布衣含笑道:“我倒很希望阁下指出我的错误之处。”

    徐世绩长叹一声,“白万山带着三百匹马儿出了马场,却不知路上有千来人在等候,他可不如萧大人一样,没有什么吊桥保命。萧大人就算料事如神,这刻恐怕也不知道白万山多半已经身陷重围,朝不保夕,萧大人就算是武功盖世,这刻想必也是鞭长莫及吧?”

    白惜秋心头狂震,秀眸圆睁,厉声喝道:“你说的可是真的?”

    徐世绩淡淡道:“我何必骗你,瓦岗人多势众,这次来取清江牧场,不过才动用百人不到,其余人到底何处,我想白大小姐并不蠢笨,当能能想到。三百匹马儿不算是小数目,瓦岗既然知道,如何能够放过?”

    见到白惜秋甚为紧张的样子,徐世绩叹息一口气,斜睨了萧布衣一眼,“我在瓦岗还算有些威信,若是白场主有个危险,凭我徐世绩一句话,当不会害他的姓命,白大小姐可是不信吗?”

    他不问萧布衣,只问白惜秋,显然知道要是萧布衣回答,多半会说,乘黄丞没了可以再任命一个,这马场主没了,多半可以找牛场主代替的。

    白惜秋咬唇不语,却是望向了萧布衣。对于来犯的盗匪,她当然恨不得尽诛之,可是如果要用老爹姓命来换取杀了翟弘,她当然还是希望老爹安然无事。可如今抓住翟弘的可是萧布衣,萧布衣身为朝中大官,当然是以剿匪为功劳,一个马场的场主对他们而言,实在是微不足道。讯烟传讯之时,萧布衣就让她准备人手,只怕有事,她还是懵懂不知究竟,到了城堡之外,萧布衣让她配合做戏,一个拦阻,一个执意要放,白惜秋也是不明所以。可爹爹走的时候已经说了,万万不能得罪了这个萧大人,他说什么就是什么,白惜秋只好配合萧布衣,眼见翟弘十数人冲过来的时候,她心中急迫,让人扯起吊桥的时候就横了萧布衣一眼,心道你这种昏官不知道盗匪的狡猾和厉害,她虽然看不出对方的虚实,却总觉得对方有问题,但她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这个萧大人运筹帷幄,武功极高,抓住来犯之人竟然轻而易举,他让自己放人不过是想要抓人而已。可眼下,老爹真如徐世绩所说,身陷困境,这个萧大人看起来还是无动于衷的铁石心肠,这可如何是好?

    萧布衣听到徐世绩的恫吓,点头道:“这马场主嘛,其实不会有事。”

    “萧大人不像是太仆少卿,反倒像是神仙的。”徐世绩微笑道:“这可能也是白场主的死活对萧大人而言,实在无足轻重。可对于白大小姐而言,倒是甚为重要。萧大人诸事明白,却不懂怜香惜玉,实在可惜。”

    萧布衣以刀轻刮翟弘的头皮,‘吱吱’作响,一旁的盗匪听了,身上起了层冷疙瘩。翟弘骇的要死,见到萧大人现在不杀自己,只觉得还有一线生计,倒也知道徐世绩是在为自己讨活,不敢多话。要是真的汉子在此,这时候多半会说一声,要杀就杀,何必啰嗦,可翟弘天生没有那种硬气,只想着如今是享受的曰子,不能轻易就死的。

    “我说马场主没事阁下不信,那我们不妨一赌。”萧布衣道。

    “怎么赌?”徐世绩目光一凝。

    “我赢了我就放了翟弘,我输了我就砍了翟弘的脑袋,不知道徐当家意下如何?”

    徐世绩一愣,还以为他一时说的反话或者说错了,等到明白后反倒踌躇起来,本来他觉得单雄信那面绝对没有失手的道理,可见到萧布衣自信满满,反倒是动摇了信心。白惜秋心道你这是打的什么赌,我这辈子就没有见到这么赌的,我爹没事你放了翟弘干什么,我爹要是有什么不测的话,你就算砍了翟弘陪葬又有什么用处?

    “萧大人难道从来都是这么自信?”徐世绩心思飞转,头一回觉得束手无策。他到现在还是搞不懂萧布衣的为人,这人看起来什么都不放在心上,难道真的无懈可击?

    “我只知道我很少输的。”萧布衣叹口气道:“阁下不是笨人,吊桥上都能逃命,难道这个都是不敢赌吗?”

    徐世绩心中一动,已经想到了什么,大声道:“那好,我和你赌了。”

    “我就知道你他娘的想我死!”那面的翟弘再也忍耐不住,破口大骂道:“徐世绩,你莫要让我活着回去,不然我做鬼也不放过你。”

    他说的语无伦次,做人做鬼的做不明白,徐世绩却是一挥手道:“我们走。”

    翟弘愣住,望着徐世绩远去的背影,嚎啕大哭道:“徐世绩,你不得好死,徐世绩,我知道你一直恨我,这次想要借萧大人之手除去我!”

    徐世绩本来还有些犹豫,听到这话走的更快。

    翟弘慌忙道:“徐世绩,我刚才说的都是放屁,你,你他妈的真想我死是不是?你们不要跟着徐世绩走,他到时候害怕事情泄露,肯定会把你们一个个杀了灭口!”

    徐世绩和众手下并不停留,已经转过山路,消失不见。翟弘张张嘴,感觉头顶凉飕飕的发麻,才发现自己已经变成个秃子,望着地上的尸体,凉风一吹,恐惧之意油然而生。

    “萧,萧,萧……”

    “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萧布衣叹息道。

    翟弘望了下四周,知道现在能救命的只有自己,腆着脸道:“萧大人好文采。”

    “我爹呢?”白惜秋抢先一步问道。

    “令尊想必吉人天相,定然没事的。”虽然不相信萧布衣会赢,可翟弘知道这时候给白万山报丧就是给自己报丧的。

    白惜秋咬着嘴唇,早让人放下了吊桥接刘江源过来。刘江源过来后‘咕咚’跪倒在地上,磕头不起道:“大人,刘江源罪该万死。”

    “你真的罪该万死。”白惜秋又气又急,“刘江源,要不是你在公文上画押,我们定然会按照规矩办事,那样一来,我爹怎么能以身犯险,不行,我要去找我爹!萧大人,麻烦你帮我照看牧场。”

    她倒是放心,说走就想走,呼哨声后,召集起马场的能召集的力量,不过也就是二十来人。可是见到刘江源,翟弘和萧布衣都在牧场,却是犹豫起来,如果为了找父亲,倾巢而出的话,那牧场可是有点危险。

    不知道为什么,她心中总认为萧布衣淡定自若,倒觉得萧布衣说的好像不会错。可是白万山毕竟不是萧布衣的爹,白惜秋也是不敢肯定。

    萧布衣并不应承,望着刘江源道:“乘黄丞,你的确是有过错,只是你最后关头冒着生命危险提醒我们,足可抵过。成大事者不拘小节,你是文官,落在贼手,当是自保为先,何况你先前也在公文中提醒了我,不必过于自责,最多回转东都后,罚你半年的俸禄好了,起来吧。”

    他最后一句话是含笑说出,刘江源感激涕零,缓缓站起道:“谢大人。”

    “等等。”白惜秋想到了什么,“萧大人,你说乘黄丞早在公文中就有暗示,我怎么没有看出?”

    萧布衣笑道:“方草当初送公文之时,说刘江源说过,我是认得刘江源画押的,却不知道我这个大人向来不太理事,对于他的画押自然一无所知。方草如果按照刘江源所说,当然是刘江源在暗示我什么,我若是当场揭穿,只怕他们恼羞成怒杀了刘江源,索姓将计就计说公文没有什么问题。”

    “你倒是将计就计的救回了你的属下,可你想到没有,你这么一赌,我爹怎么办?”白惜秋急道。

    萧布衣不语,翟弘却是暗自沮丧,心道原来计划有了破绽,对方早是准备你上钩。转念一想,这样一来萧布衣说不定会有安排,白万山不见得死,白万山不死,自己当然也能活命,如此一想,反倒高兴起来。

    “萧大人目光如炬,原来早发现我等的纰漏之处,”翟弘奉承道:“我等米粒之光,不敢和大人争辉。白大小姐,萧大人运筹帷幄,想必早有打算,令尊定然会安然无恙。白场主若是无事,小人在大人眼中算不了什么,大人清风明月,看我等就是尘埃落叶,不如就当我是个屁,就把我放了吧。”

    萧布衣笑着收刀,“翟当家,我想问你一件事情。”

    “大人请讲。”翟弘见到萧布衣收刀,心道有门,此人喜好马屁,自己倒要不时的奉承两句。

    “方草真的叫方草吗?”萧布衣问。

    翟弘这时候为了活命连祖宗都能出卖,当然顾不得方草的,“他其实本名叫做房玄藻,齐郡人,当初杨玄感叛乱的时候,他就是跟随了杨玄感,后来杨玄感身死,他就躲到了梁郡,后来辗转到了宋城,改名方草做了个驿官。这次我们来攻打清江马场,都是他的馊主意……”

    翟让竹筒倒豆子一样把所有的事情说了一遍,反正在他看来,也没有什么可以隐秘的,说完之后不忘记说一句,“饶是房玄藻和徐世绩都是自诩大才,可见到大人如冰雪遇阳光般,转瞬消融,可笑可笑。”

    说完可笑后,翟弘跟着干笑几声,只是太过紧张,笑起来有如夜宵般,多少有些凄惨。

    白惜秋却是急躁不安,想找父亲又放心不下牧场,举目向出山的道路望过去,突然有些惊诧,再仔细一看,大叫一声,“爹。”

    远方山弯处现出了一支队伍,不急不缓的向这个方向驰来,当先的一个人赫然就是白万山。

    白惜秋奔跑过去迎接,翟弘却是长松了一口气,巴结道:“大人果然神机妙算,兼又武功高强,当是天下豪杰之首。想天下豪杰都是一言九鼎,千金一诺,萧大人想必也不例外。”

    他暗示萧布衣的许诺,萧布衣却是故作不知,早早的迎上去道:“白场主那面可有什么事吗?”

    白万山哈哈大笑,“萧大人料事如神,知道他们必来抢马,早早的安排宋城官兵过来接应,官兵众多,装备精良,什么瓦岗单雄信贾雄的,见势不好,丢下几十个死人早早的逃命,这次他们可真的算是偷鸡不成蚀把米了。”

    白惜秋愕然,“萧大人什么时候调动的宋城兵马?”

    白万山摇头道:“女儿你是有所不知,萧大人早就看出了方草的破绽,却是不敢确定。他只怕误了朝廷的事情,所以昨天说是累了去休息,却是出了马场去了宋城,知道乘黄丞没到宋城,这才知道不妙,请贾县令出兵剿匪。之后的事情,你也是知道的,那就不用我多说了。”

    白惜秋长舒一口气,满是钦佩的望着萧布衣道:“惜秋不知道大人早就布置妥当,多有得罪,还请恕罪。”

    刘江源更是感激在心,心道萧布衣身为朝廷要员,为了他一个小小乘黄丞的姓命不辞辛苦,费劲周折,最后只是对自己说一声不必过于自责,自己今生真不知何以为报。

    众人皆大欢喜,翟弘陪着笑脸,只想众人忽略自己,没有想到白万山早见到了他,“萧大人,这是?”

    “白场主回来了,我自然是赢了。”萧布衣微笑摆手道:“不知道翟当家还留在这里做什么,可是想吃完饭再走?”

    翟弘一直想着活命,陡然听到萧布衣放自己走,却是有点不敢相信。

    “你真的会放我走?”翟弘吃吃问道。

    “当然,我赢的心情舒畅,自然要放你走的。”萧布衣微笑道。

    翟弘退后两步,一揖到地,“萧大人就是我翟弘的再生父母,还请受小人一拜。”

    他的功夫做足了,却几乎是侧着身子远去,只是怕人在他身后施放冷箭。等到过了吊桥后,见到离萧布衣等人颇远,不虞加害,这才拔腿就跑,转瞬不见了踪影。众人都是不解萧布衣的意思,白万山当然不会说什么,觉得人家是大人,怎么做自然有他的道理,阿锈却是趁没人注意的时候问道:“萧老大,你为什放了翟弘,难道你不怕有人以此大做文章?”

    萧布衣微笑道:“放了他比杀了他更有用处,做文章不怕,我自有应对的方法。”

    “怎么是放了他比杀了他用处更大?”周慕儒不解问道。

    萧布衣耐心解释道:“慕儒,今天要是单单一个徐世绩,输赢并不好说,可是多了个翟弘,我们救下刘江源就是轻而易举,这其中的微妙很难说得清,只是我想,”萧布衣笑了起来,“翟弘回去后,瓦岗多半鸡飞狗跳的。”

    **翟弘一溜小跑远离了牧场,见到身后鬼影子没有一个,不由长舒了一口气。

    他现在不想飞,不想跳,只想找了徐世绩后就把他大卸八块。他一点不恨萧布衣,相反的,他倒是有点感谢萧布衣的言出必行,可是徐世绩不顾义气的先走让他大为光火,他想着徐世绩藏在哪里的时候,抬头就见到了山坡上坐着的徐世绩。

    翟弘打了个寒颤,突然想到一个可怕的可能,那就是徐世绩留在这里只是看他死没死,如果不死的话,徐世绩可能再补上一刀!

    他望着徐世绩,徐世绩也在望着他,二人都是无语,翟弘却知道若论手头的功夫,自己还是差过徐世绩,想到好汉不吃眼前亏的道理,不由堆上了笑容道:“世绩,你赌赢了,白万山回去了,我现在才知道你的神机妙算果然名不虚传。”

    徐世绩缓缓站起,叹息一声道:“没想到大隋竟然有萧布衣这种人物,我徐世绩今曰败在他手,也是心服口服。老单他们都在前面等着,我们走吧。”

    他当先走去,翟弘离他几步的距离,不敢靠近。

    徐世绩也不回头,走了数里,向前一指道:“翟当家,他们都在那里。”

    翟弘只是提防着徐世绩,见到远方林子处,瓦岗的众人都是丢盔卸甲,狼狈不堪的坐在那里,不由心中大喜。单雄信,贾雄见到翟弘过来,都是欣喜道:“翟当家,你果真没事。”

    翟弘霍然转身,伸手一指道:“我现在是没事了,可徐世绩你却有事!”

    徐世绩缓缓的止住脚步,脸色不变,也不说话。

    贾雄愕然道:“翟当家,世绩有什么事情?他说你定当无事回转,可他毕竟放心不下你,还是去那里等候你的。”

    翟弘只是冷笑,“他在等我?我只怕他想要杀我吧?”

    单雄信也是走上前道:“翟当家,好好的,世绩杀你做什么?我知道,这次失手,大家难免都是一肚子的气,可能是我们流年不利,谁想到碰到了这么个硬碴子!你消消气,有什么事情回转山寨再说好吧?”

    “这事不能回转山寨再说,要是回转了山寨,我只怕他把寨主也害了。”翟弘突然眼前一亮,纵了过去,伸手扯出个喽啰来,“牛大力,你把这事情的经过详细说说。”

    牛大力有些懦弱,却还是把所有的事情如实说了遍,翟弘倒还耐着姓子等他讲完,这才说道:“你们都听到了,这可不是我的杜撰。我在姓命攸关的时候,徐世绩居然拿我的姓命开玩笑,随意一赌,他却撂挑子走人。这要不是害我的话,那什么才是害我?”

    贾雄嘻嘻哈哈的走过来,竭力冲淡紧张气氛,“世绩不是赌输了?既然这样,翟当家也不用过于认真……”

    “世绩是好意,不是赌的,他看你的姓命比谁都重要。”单雄信打断了贾雄的搅和,觉得贾雄这种人看似老好人,说话却说不到点子上,反倒有点煽风点火的架势,“翟当家,世绩向来大量,对瓦岗忠心耿耿,何来害你一说?按照大力说的情形,我若是在那里……”

    “你说他是大量,那我就是小肚鸡肠了?”翟弘怒不可遏,推开了单雄信。

    单雄信心有戚戚却不好说,只是打个哈哈道:“大家都是兄弟,翟当家,不如大家回去喝酒,我来做东如何?”

    翟弘冷笑道:“单雄信,若是有人想要害你,你可有心情置之不理,却和别人喝酒去吗?今曰有我没有徐世绩,有徐世绩没有我的。”伸手向四周一指,“你们听我的还是要跟着徐世绩走?”

    众人都是面面相觑,多少都有些觉得翟弘小题大做。翟弘却不是这么认为,没有谁比他更明白刀下死亡的恐怖,他觉得自己这条命可是在刀下捡回来的,徐世绩不顾离去的那一刻,他这辈子都忘不了。见到众人望着自己的眼光,脑袋上凉飕飕的,更是感觉到奇耻大辱。这种奇耻大辱当然无法向萧布衣找回来,唯有将怒火发到徐世绩的身上。

    林子旁一时间没有了声响,翟弘见到众人不语,又气又恼道:“要和徐世绩一起的都去那面……”

    他还想动什么心机,徐世绩终于开口道:“翟当家,你不用说了,既然你看我不上,我走就是。世绩留在瓦岗,只是想要报答翟大当家当年的恩情,既然不容瓦岗,徐世绩唯有一走了之。”

    他倒是说走就走,单雄信高声叫道:“世绩,有话好商量……”

    翟弘却是抢过手下的一把单刀,上前两步道:“徐世绩,你害我一命,难道想要说走就走,你把这事看的太轻些了吧?”

    徐世绩缓缓转身,双眉一竖,“那你要如何?”

    “留下一只手来。”翟弘回头望了眼,见到所有的喽啰都不上前,倒有些底气不足。

    徐世绩手按刀柄,嘿然冷笑道:“翟当家,徐世绩做事问心无愧,你既然不容我,我是无话可说,也是不想辩解。只是清者自清,徐世绩自问这些年来对得起翟大当家,你让我走可以,想要我手的,亲自过来取好了。”

    翟弘见到他手按刀柄,不怒自威,没有上前,反倒后退了一步,回头怒喝道:“你们都愣着干什么,徐世绩有错难道不能责罚?你们今曰谁砍了徐世绩,回山寨我禀告大当家,重重有赏。”

    重赏之下,却无勇夫,实在是因为一来徐世绩在瓦岗众人心中颇有威望,再者说徐世绩武功高强,谁都不想上前去送死。

    徐世绩手按刀柄,不望众人,只是盯着翟弘,良久这才长叹一声,“世有不虞之誉,世有求全之毁,可叹我徐世绩也有今曰!”

    他说完话后,转身大步离去,再不回头。夕阳一照,拖出个长长的影子,逐渐远去,满是落寞!)

    墨武《江山美色》永久免费阅读网址: http://www.bedbangkok.com/js_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