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美色

作者:墨武

    老妪突然流泪,倒让萧布衣有些意料不及。

    文宇周人在一旁,突然轻叹道:“姑母,事情已经过了许久,你……”

    “过了许久又能如何?”老妪双手握住轮椅的把手,看样要勉强站起,只是双腿残疾,如何能站起?只是手上青筋暴起,双目圆睁,神情甚为凄厉,“宇周,这仇恨已经刻入了骨髓,我永世不能忘,你更是不能忘!你再敢……”

    文宇周见到姑母发怒,慌忙上前跪倒道:“姑母,宇周少不更事,说错了什么,还请姑母见谅。”

    萧布衣见到二人的神态举止,一时间不知如何劝解才好。

    以他的直觉来看,其实文宇周这个人没有想像中的意气风发,甚至可以说,很不得志。

    他第一次听到文宇周的名字,当然是从蒙陈雪之口,那时候的文宇周在萧布衣眼中,那是呼风唤雨之人,可慢慢的,这种感觉淡了,当他冒充一阵风擒得文宇周的时候,已经觉得文宇周不过如此,当他见到文宇周跪在老妪面前的时候,更觉得文宇周看起来不过是个受委屈的孩子。

    老妪本来怒气冲冲,见到文宇周跪倒,怒气消散,伸出手来,轻轻的抚摸文宇周的头顶,“宇周,起来,男儿膝下有黄金。你是……后人,更应该知道这点。”

    文宇周缓缓站起,低声道:“宇周记下了。”

    老妪这才望向了萧布衣,幽叹一声,“家事不幸,倒让萧公子见笑了。”

    萧布衣只能道:“在下不敢。”

    老妪又是望了萧布衣良久,饶是萧布衣胆大,也被她望的有些心寒。可老妪眼中没有什么恶意,有的只是无尽的伤感。

    “其实我很早以前就听说过马神的大名,”老妪端起波斯美酒,喃喃自语道:“当初马神驯服龙马,千军单骑救得可敦,后来又是千里单骑救了狗皇帝杨广的姓命。这些,草原人都知道。可我虽知道,也没有多想,后来你又拯救了整个草原人,逼迫可汗不再兴兵,救了老身一命,这些事情看起来都非常人能够做到,可你偏偏做到了,无论我如何不想承认,但我知道,你比宇周实在强上太多。”

    文宇周脸露羞愧之色,不能抬头,萧布衣却是轻声道:“老人家,这世上每人都有他自身的长处,我或许不过是运气好一些而已。”

    文宇周露出感激之色,老妪轻叹声,“你说的也对,我对宇周实在是太严格了些。宇周,我这些年来,对你苛刻管教,你当然知道为什么?”文宇周望了萧布衣一眼,低声道:“我知道。”

    老妪脸露苦笑,“说远了,我先给萧公子说件往事吧,只希望你莫要嫌老身唠叨。”她放下酒杯,沉吟良久,显然是在整理陈年旧事,脸上神色万变,或伤感、或缅怀、或愤怒,可终于还是开口说了下去。

    “很久以前,有三个姐妹,都长的不差,又出身在皇室之中,亲密无间,姐妹情深。因为她们的母亲本来就是汉族的女子,是以用汉族文化教导三个女儿。当时三女中以老大最为有才,不但精通诗书,而且作得一手好画,懂的实在比她两个妹妹多了太多。可在这世上,女子有才却并不是什么好事,她们只以为以后注定会找个心爱的男人嫁出去,然后相夫教子……可没有想到,突厥这时向他们求亲,三姐妹的堂兄,也就是那时候的皇帝昏庸透顶,就把大姐选中嫁了出去。大姐虽然多才多艺,可在那时候,在男人眼中不过是个联姻的礼物罢了。大姐不能违抗圣旨,只能远嫁突厥。大姐虽然自叹命运,却是祝福两个妹妹能得偿所愿。三姐妹依依惜别,好不悲惨。”

    说到这里的老妪叹口气,眼中露出怨毒,“可这不过是她们悲惨命运的开始,大姐嫁到突厥没有多久,她们的王朝就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她们的皇帝堂哥倒行逆施,搞的民不聊生,只是即位一年多就因为荒银过渡得病死去,皇家只有个八岁的皇子即位。一群孤儿寡母惶惶不知所以,这才找皇帝的外公前来辅助,可没有想到这就是灾难的开始……”

    萧布衣马上意识到,眼前的老妪说的外公很可能就是杨坚,他现在已经知道隋朝成立,正是因为杨坚夺了外孙的皇位。果不其然,老妪接着说道:“谁都没有想到那外公卑鄙无耻,禽兽不如。女儿只以为父亲掌握权柄,就不会有其他权臣篡位,却没有想到就是自己的亲生父亲篡了自己儿子的皇位,而且那外公掌权之后,很快的屠戮皇族,不到两年的时间,一共杀了皇族子孙二十五家,宇文氏的宗室亲属,几乎被斩杀殆尽。”

    她说的有些激动,说了宇文氏三个字,自己却是浑然不觉。萧布衣却肯定了自己念头,很为老妪悲哀。

    老妪又道:“三个姐妹都是女流之辈,无可奈何,眼睁睁的看着叔伯兄弟子侄都惨死在那人之手,心中都在滴血。好在大姐已经远嫁到了突厥,以前看起来是不幸,那时看起来却是万幸。三姐妹的爹爹起兵反对那外公谋权篡位,没有想到事败,被株连九族。三姐妹由千金变成了逃犯,惶惶不可终曰。因为被杨坚那狗贼追杀,两姐妹中原无处容身,只能在忠实兵卫的护卫下去了突厥,想要投靠大姐。哪里想到福不双降,祸不单行,逃命的途中,又遇到官兵盗匪劫杀,两姐妹因此失散,就是再也没有见过。三姐妹中,就算老三最是娇小可爱,可她最先出事,不知所踪,实在让二姐伤心欲绝。”

    萧布衣轻叹一声,“她们也是命苦。”

    老妪眼中露出点古怪之色,半晌才道:“二姐和妹妹失散后,悲痛欲绝,好在天无绝人之路,她终于在草原找到了大姐。这时候的大姐已经和草原可汗成为恩爱的夫妻,听说中原之事,好不伤心,就和二妹商量,鼓动沙钵略可汗南下去找杨坚,为北周复仇……”

    她这时候早就沉湎在以往的旧事之中,忘记了借代,直接说了名姓。萧布衣却是心中一凛,对于草原的事情,他并非当初的茫然,知道启民可汗之前就是沙钵略可汗,不过那时草原被隋朝分化,东突厥的可汗也有几个,嫁给沙钵略可汗的却正是北周的千金公主!他隐约听说千金公主后来被都蓝可汗所杀,难道说眼前的这个老妪竟然是千金公主的妹子?

    老妪却是越说越是激动,双眸泛着兴奋的光芒,双手握住轮椅把手,干枯有力。

    “沙钵略是个汉子,为了妻子,毅然向大隋开兵。这时候那外公已经篡了北周的权,改成大隋了。”老妪哈哈笑了起来,可笑声中有着说不出的怨毒,“当时沙钵略勇猛无敌,连攻六城,大隋边陲的延安、天水都在沙钵略的掌控之下,西京吓的屁滚尿流,不能抵挡,这才又施展卑鄙的伎俩,分化草原,可耻的达头可汗先走了,然后轮到儿子背叛,兄弟背叛,假传消息,说铁勒作乱,沙钵略和大姐无奈,只能回转草原先平内乱……”

    萧布衣听到这里的时候,暗想这手段其实自己、李靖和可敦也用过,不过也没有觉得什么卑鄙可耻。大伙各为其主,自己觉得光明正大、奇巧构思的手段在敌人眼中自然是诡计多端,卑鄙无耻,一切不过是角度不同而已。

    他没有反驳,只是静静的听,老妪继续又说道:“沙钵略四面楚歌,大姐忧心忡忡,这才和二妹商量,暂时隐忍,稳定草原后再图复国。于是就忍辱先接受了杨坚的册封,向杨坚请和。杨坚大隋初立,急于拉拢人心,或许也是问心有愧,这才把大姐的千金公主改封为大义公主,又赐姓为杨,大姐为了麻痹杨坚,统统接受了下来,好不容易安稳了草原,没有想到,天不遂人意,沙钵略却染了重病死了。”

    萧布衣皱了下眉头,轻声问,“那大姐后来呢?”

    老妪悲哀道:“大姐当然不会忘记灭国之恨,无可奈何的嫁给了沙钵略的儿子,叫做都蓝可汗,这突厥风俗简直禽兽不如,女人更如货物,老子死了,妻子只能再嫁给儿子,你说大姐怎么能不伤心欲绝,无奈之极?她其实早就想死,可知道她若一死,这宇文家族多半再也没有复国的希望,只好忍辱负重的活下来,图谋大业。”

    萧布衣轻叹一声,“她也可怜,但她不过是个女子……”

    “萧兄……”文宇周急声制止道,只怕萧布衣说出对姑母不敬的话。

    老妪出奇的并没有暴怒,只是盯着萧布衣道:“你说的不错,女子就是女子,想要成事可比男子要困难了很多。萧公子天纵奇才,如果当时在的话,说不定早就有取隋的良方。”

    萧布衣不知道她是褒是贬,只能沉默。

    老妪又道:“大姐嫁给了都蓝可汗后,其实一颗心已经死了。不过她毕竟长的貌如天仙……”说这四个字的时候,老妪一张脸和厉鬼一样,“都蓝可汗也被她迷住了,对她同样是言听计从。大姐心早就死了,却念念不忘复国大计,这才又鼓动都蓝去攻打杨坚。都蓝本来同意了,可是这后来,却又发生了一件事情……”

    说到这里,她牙关紧咬,腮边的肌肉鼓起,神情有着说不出的恐怖。

    萧布衣饶是胆大如虎,见到老妪如此怨毒,也是忍不住的心寒。

    老妪过了良久才道:“这时候,大姐遇上了她一辈子中倾心的恋人。”她咬牙切齿说出这句话的时候,萧布衣大为奇怪,心道碰到倾心恋人应该是高兴之事,怎么老妪这种神态,想要询问,突然竟有不忍之心。

    “大姐本来才情俱佳,人又长的貌美,没有嫁到突厥之前,是公认的才女。她嫁到苦寒野蛮的草原,对沙钵略或许有感激,却绝对没有什么感情,对都蓝更是没有感觉。这时她在草原碰到个隋朝小官,叫做安遂家,长的风流倜傥,文武双全。大姐对他一见倾心,也就和他经常来往。”说到这里,老妪眼中痛恨之意更浓,“没有想到祸事从此而来,大姐和安遂家在一起的事情,竟然被都蓝可汗知道。都蓝知道后,怒不可遏,径直找到了大姐,不听大姐的解释,将她一剑刺死。”

    萧布衣虽然早知道大姐的不幸,听到这里还是轻‘啊’了声,摇摇头,不发一言。

    老妪一直望着萧布衣的神色,见他摇头,急声问,“你也觉得都蓝可汗不可理喻吗?”

    萧布衣只能道:“男子遇到这种事情,当然会愤怒。不过大姐倒也可怜,浮萍一般,不能自主,这里倒难说孰是孰非。”

    文宇周暗叫糟糕,心道以往姑母提及这件事的时候,都是痛骂都蓝可汗,萧布衣这么说,只怕冲突难免。

    没想到老妪叹息声,“萧公子说的颇为公允,不枉老身和你说及这些。其实这些年过去,我对都蓝可汗也不是那么痛恨,他毕竟死了。其实老身最痛恨反倒是那个安遂家,若非是他,大姐也不会早死,这天下是谁的也说不定。”

    萧布衣暗自皱眉,“这个两情相悦到如此结局,那是谁都意料不到……”

    “你真以为这是两情相悦?”老妪恨声道。

    萧布衣反倒愣住,“那这个安遂家到底什么来头?”

    老妪凝声道:“以你的聪明,难道还没有想到,这个安遂家却是杨坚派来,特意勾引大姐?不然何以会泄露机密,大姐更不会轻易就死!”

    萧布衣这才愣住,心道美人计倒是多用,可这美男计倒是少见,“老人家,你能肯定?”

    老妪伸手一指脸上的刀疤,“我当然能肯定!他陷害死大姐,又来打我的主意,想将宇文家斩草除根,带人来抓我们,我脸上这一刀,就是他亲手所砍!我在护卫拼死保护下,这才逃脱,一直到了赤塔这里。这一切其实都是杨坚的诡计,他只怕大姐再让都蓝去攻打他的江山,这才施展阴谋诡计暗算大姐,马神,你说他们该不该死?”

    萧布衣皱眉道:“杨坚早就死了,那个安遂家,这些年过去了,他还没死吗?”

    老妪放声狂笑起来,“我天天期盼,只是希望他不死,他若是死了,岂不让我失望透顶!”

    她的怨毒发自骨子里面,萧布衣暗自皱眉,却是轻声安慰,“老人家,冤有头,债有主,安遂家如此狠毒,大可去找他问个明白。”

    他声音轻柔,老妪却是落下泪来,怔怔的望着萧布衣道:“萧公子,你不但长的依稀有我三妹的样子,这姓子,倒是像足我三妹。”

    文宇周满是诧异,萧布衣苦笑不得,“老人家说笑了。”

    “宇周,脱下左脚的鞋来。”老妪突然道。

    萧布衣满是诧异,文宇周也是别扭,“姑母,脱鞋做什么?”

    “我让你脱你就脱。”老妪对文宇周倒不客气。

    文宇周不敢违拗,脱下鞋来,老妪伸手抓住了他的脚,把文宇周的脚底板亮给萧布衣看,脚底正中三颗红痣,呈三角形状!

    “宇文家皇子,脚心必有三颗红痣。”老妪只是望着萧布衣,沉声道。

    萧布衣脸色不变,点头道:“原来如此。”

    老妪见到萧布衣面不改色,露出狐疑之色,却是缓缓的放下文宇周的脚,喃喃道:“大姐虽是身死,可在临死前,却是找到了宇周。宇文家被杨坚这狗贼杀了千余口,宇周的爹侥幸逃脱,后来生下了宇周。大姐派人,历尽千辛万苦才找到宇周,自小培养,一直到了现在。文宇本来是宇文两个字的倒念,而这个周嘛,当然是对北周念念不忘,永世不忘复国。”

    文宇周脸上露出无奈之色,却还是毕恭毕敬。萧布衣终于明白了前因后果,轻吁一口气道:“原来如此,多谢老人家给我讲了一段往事。”

    老妪更是狐疑不定,轻声问,“萧公子,你觉得这三姐妹的遭遇如何?”

    “值得同情。”萧布衣点头道。

    老妪脸上微喜,“我知道马神你如今在草原的威望无以伦比,今曰请你前来,一来呢,是想谢谢萧公子的救命之恩。二来呢,是要说些往事,三来呢,却是想你商量个事情。”

    “老人家请说。”

    老妪咧嘴笑笑,“我知道萧公子其实雄心勃勃,可现在实力只怕稍微欠缺。”

    “那老人家的意思是?”萧布衣嘴角一丝笑意。

    老妪伸手一指石室,“这里的规模想必萧公子也是看到了,非浩大的人力不能完成。老身并非自夸,想说的是,只要有我们的帮助,就算取天下都是不难。”

    萧布衣还是笑,“那又如何?”

    老妪轻声叹息,“可世事往往这么奇怪,有实力的却缺乏能力,没实力的却有能力……”

    萧布衣微笑道:“老人家是说你和我?”

    老妪重重的一拍大腿,大声道:“和聪明人说话就是痛快。老身虽然对宇周期冀甚高,可其实我也知道,要凭他来争夺天下,还是差了些。”

    文宇周又露出羞愧之色,却不置一词。

    “那依照老人家的意思?”

    “你我联手去争天下,我为萧公子出人出力,到时候推翻大隋,天下两分,我们只取北周原先之地,其余的诸地,可皆由萧公子统领,不知道你意下如何?”

    萧布衣笑了起来,“那不知道老人家有何妙策去取中原?”

    老妪愣了下,这才说道:“这些年来,黑暗天使苦心经营,如今有精兵数千,人虽不算太多,但都是精兵。我们举宇文家北周的旗号,关陇应该多有依靠。到时候萧公子再以马神之名号令草原人去边陲,有黑暗天使来协助,关陇可图。我们依据关陇要塞之地,再进取中原,天下可我们的掌握之中。”

    萧布衣轻叹声,“那我们倒是道不同,无论如何,依据突厥兵力来取中原,无异养虎为患,徒留后世骂名。再说中原人对草原人多有痛恨,此举弊大于利。还有一点,据我所知,据老人家所说,宇文家其实已被大隋杀的七七八八,在关陇好像也没有太多的势力了,在关陇起事,不见得依据要塞,不见得能得人心,只怕会四面为敌。最关键的一点是,一山容不得二虎,你们一心兴复北周,我却对北周没有什么兴趣,有些太过卑鄙的事情也实在做不出来。如果说非要等到以后翻脸的话,那不如现在就拒绝的好。”

    老妪愣住,“那依你的意思是?”

    “老人家若是有意,不如把黑暗天使的兵力交给我来指挥,我来帮你报仇雪恨,推翻大隋,杀了安遂家,至于再复北周的事情,那就算了吧。”

    老妪脸色变的颇为古怪,半晌冷笑道:“你这么轻巧的几句,就想把我苦心经营的精兵都借过去?又让我放弃复周大业?”

    萧布衣叹息道:“我只知道,只有这样的话,老人家才不至于把草原的兵力白白的浪费,也有可能报仇雪恨,若凭你们自己,多半一件事也是做不成。”

    老妪摇头,“断然不可,这兴复北周大计大姐念念不忘,老身绝对不能退让。”

    萧布衣笑着站起来,深施一礼,“既然如此,多谢老人家以美酒宽待,在下告辞。不过你若是有意的话,以后可以去襄阳找我。今曰一别,不知道何曰相见,老人家保重。”

    他说的甚为意诚,老妪脸色阴晴不定,半晌才颓然摆手道:“宇周,送萧公子出去。”

    文宇周出乎意料,却听从吩咐,带萧布衣出了山腹。

    一路无恙,等到出山后,萧布衣拱手道:“文兄不用远送,我自己回去就好。”

    文宇周见到萧布衣要走,突然道:“萧兄……今天的事情,要谢谢你。”

    萧布衣摇摇头,策马远走,文宇周望着他的背影,叹息声,“只有这样的人物,才能让雪儿倾心吧……我这些年来……一事无成,除了让人失望外,还有什么用处?”

    文宇周意兴阑珊的回转,到了山腹中,见到姑母还在,喃喃自语,不由挺起腰板,振作了精神。无论如何,姑母把他抚养到大,呕心沥血,他实在不想让姑母失望,只是他对兴复北周一事只觉得渺茫,更从来没有想到做皇帝,可姑母每次提及,他又是不忍不听。

    老妪只是喃喃道:“他难道不是?不可能!他长的如此之像,他定是三妹的儿子,不过是有难言之隐,这才不认我这个姨母。”

    文宇周哭笑不得,“姑母,你不觉得滑稽可笑吗?你只说萧布衣长的像三姑母,就执着不放,且不说你和三姑母早就离别多年,单说萧布衣器宇轩昂,极有男子气概,如何会和三姑母长的想像?”

    “你懂个屁!”老妪怒道:“我直觉中,他就是你三姑母的儿子,这种直觉不会错,当年我就是凭借直觉找到你爹……”

    文宇周觉得姑母不可理喻,只能沉默,老妪见文宇周不再辩解,自言自语道:“宇周,你有什么方法能看看萧布衣的脚底板?”她用意不言而喻,只是想知道萧布衣脚心是否有三颗红痣。

    文宇周想了半天,“我要是个女人,可能会看到,我是男人,多半不能了。”

    老妪皱眉,“宇周,你马上带人去中原,帮我做两件事情。”

    文宇周精神一振,“姑母,你准许我去中原?”

    老妪点头,“可你要小心行事,切不可惹是生非,知道吗?”

    文宇周点头道:“一切谨遵姑母的吩咐,不知道你要我做哪两件事?”

    “第一件就是要竭力寻找安遂家这个小人,提他的头来见我,他的画像你当然记得?”

    文宇周心中满是苦意,心道安遂家不知道死了没有,人海茫茫,如何去找?

    “第二事呢?”

    “萧布衣说让我们去襄阳找他,那你第二件就是前往襄阳,竭力调查他的底细,查查他的兄弟姐妹,父母是谁!”)

    墨武《江山美色》永久免费阅读网址: http://www.bedbangkok.com/js_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