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美色

作者:墨武

    道信说完前因后果后,双手合什,念了声佛号。

    船舱内众人表情各异,林士弘目光露出怨毒,萧布衣却只是皱眉,“大师何出此言,天下大乱,能争夺天下之人绝非只有我一个,大师将赌注都压在我的身上,岂不是若是失算,那只怕真的要引起佛家惨事了。”

    他说的也是有些道理,要知道每逢乱世之时,无论门阀士族儒家佛道的代表都会有个选择,门阀士族不想当天子的当然希望投靠真命天子,让家族长盛不衰,而儒释道三家为了宣传教义,也要择人投靠,竭力的为弘扬思想而奔波。

    和尚也是人,并非只知道念佛,而在这个时代,真命天子无疑是影响各派教义的最关键人物,周武帝和隋文帝选择不同,道佛两家的命运就不同,僧粲为佛家兴旺殚精竭虑,道信身为僧粲的得意弟子,当然不会坐等天下太平,而是积极的利用自己的影响来为佛教做出贡献。萧布衣虽明白这些,可见到曰后名满天下的道信都是看好他,反倒有了丝惘然。

    道信听到萧布衣的疑惑,微笑道:“六尘不恶,还同正觉。智者无为,愚人自缚。林施主,不知道你现在考虑的如何了?”

    林士弘霍然站起,怒声道:“我不同意。”

    道信叹息一口气道:“梦幻空花,何劳把捉。得失是非,一时放却。”

    他口气中有了惋惜,林士弘却是伸手一指萧布衣道:“你是萧布衣!”

    萧布衣点头,“林兄,好久不见。”

    林士弘嘿然冷笑,“好久不见,可我却永远不想见你。萧布衣,我一直看不出你有什么能耐,不但袁岚看好你,将巧兮嫁给你,就算道信都是为你充当说客?”

    萧布衣摇头道:“我也不知道自己有什么能耐,或者这就是所谓的智者无为,庸人自缚吧。”

    他说的平淡,林士弘愤怒道:“这么说你就是智者,我就是庸人了?可我没有见到你这个智者有什么无为,千里迢迢的跑到豫章,乔装打扮,你敢说不是为了取我的豫章。你说什么无为,简直是天大的笑话。”

    萧布衣笑了起来,“林兄,你说错了一点,豫章并不姓林!”

    “那难道姓萧?”林士弘并不示弱。

    萧布衣淡淡道:“姓什么无所谓,能让豫章百姓免于苦楚才是好本事。”

    道信轻念道:“阿弥陀佛,善哉善哉。”

    萧布衣越是冷静,林士弘越是愤怒,霍然后退两步,指着萧布衣道:“我不信什么梦幻空花,何劳把捉,我只知道,自己想要的东西,就一定自己要去争取。萧布衣,你蓦然出现,先抢了我的女人,如今更是变本加厉,要争夺我的地盘,阴谋诡计,层出不穷,我如何能服你?我若是投靠你,我还算什么男人。我若投靠了你,不但兄弟不服,就算我这辈子都是抬不起头来,你今曰来得,只怕去不得!”

    他掷杯在地,清脆作响,外边一拥而入,最少冲进来十数个大汉,个个手提砍刀,铮亮森人。

    船舱虽大,这些人到了已经有些拥挤,只听到‘嘁哩喀喳’一阵声响,船舱的各个窗户也被捅开,无数箭头从窗口探了进来,笼罩船舱众人。

    除了杨得志脸色微变外,道信沉默,虬髯客淡然,萧布衣笑了起来,“林兄,道信大师吉安[***],豫章颇有威望,张大侠千里迢迢,助豫章力破隋军,你这等过河拆桥的行径,实在让人寒心。”

    林士弘脸色阴沉不定,“萧布衣,你莫要混淆是非,今曰是你我的恩怨,道信大师、张大侠,只要你等言明不和我为难,不助萧布衣,林某既往不咎,绝不与两位为难。只要今曰事了,我当奉两位为座上贵宾,再行赔罪。”

    道信又念了声佛号,喃喃道:“心魔不除,终难成佛。”

    林士弘厉声笑道:“佛不渡我,我自成魔。大师,林某不管什么佛魔,只知道有些事情不能让,还请大师恕罪。”

    他虽然对萧布衣恨之入骨,可对道信还是恭敬,目光一转,见到虬髯客的漠然,沉声道:“张大侠,不知道你要助哪边?”

    虬髯客笑了起来,“林将军,你莫要执迷不悟,大师已经数次救你,你难道真要闹的鱼死网破,不可收拾才会罢手?”

    林士弘放声长笑起来,“我已经做到仁至义尽,我知道张大侠武功盖世,可你是否知道,这茶中早就放了药物,任凭你是大罗神仙,如今想要动弹也是不行。”

    虬髯客皱起了眉头,“林士弘,你在茶中下了毒?”

    林士弘冷声道:“不错,这茶中放了软骨散,大侠高僧喝了,都会和乱泥一样动弹不了分毫。可惜萧布衣人歼如鬼,竟然不喝。我还是那句话,你们不帮萧布衣,我依旧奉二人为座上宾……”

    “阿弥陀佛。”道信缓缓站起,上前了两步,“林施主,还请放下屠刀……”

    林士弘见到道信竟然站起来,不由大吃一惊。他亲眼见到道信喝了有毒之茶,过了许久,盘算动弹不得的时候这才发难,哪里想到道信竟然行若无事。

    手臂高举,林士弘想说放箭,可又想到道信是得道高僧,在豫章一带颇有威望,就算这船上,对道信拜服的也是不少,若是放箭出去,只怕后患无穷。

    道信凝望林士弘,脸上平和一片,面对钢刀利箭,并没有丝毫畏惧。

    林士弘只觉得背心满是汗水,才要放下手臂,只听到窗外突然高声道:“放箭!”

    声音清脆,却是女人的声音,声音中满是怨毒恨意。

    “住手!”跟着喊的却是另外一个女子的声音,满是仓惶惊骇。

    盗匪都是箭在弦上,虽有犹豫,可有些人神经绷紧,却是下意识放箭出去。

    船舱中只听到嗖嗖声响,乱箭齐飞,数十箭已经分向在场的四人射了过去。

    萧布衣暗叫不好,却是抢了张桌子,窜到杨得志身边,只是一抡,已经帮他挡住了数箭。

    “当当当”数声响后,桌子变成了刺猬,萧布衣和杨得志却是安然无恙。

    利箭虽密,却没有虬髯客弓箭骇人的力道,射不穿木桌。

    杨得志望见萧布衣前来救护,目光中露出感动之意。虬髯客见到乱箭射来,却是不慌不忙,伸手抓出去,放下手的时候,几支长箭已经整齐的放在地上。

    抓利箭对虬髯客而言,实在比抓臭虫还要容易。

    萧布衣见到虬髯客的神乎其技,不由心中喝彩,暗想茶中当然有毒,虬髯客却是没事,多半是修习易筋经的结果。不过他觉察到林士弘有了异样,知道林士弘捣鬼,毕竟不敢托大,,还是不敢把茶水喝下去。舱内舱外的盗匪看到,眼珠子差点爆了出来。他们知道这个张大侠两箭射死了隋军中带军将领,可那毕竟是听说或者旁观,只有亲眼目睹才知道这种恐怖的压力。

    可众人最终的目光却是落在道信身上。

    林士弘脸色大变,萧布衣也是难以置信,他虽然从没有见到过道信施展武功,可总觉得道信武功深不可测。

    乱箭射来,四人中武功当是杨得志最弱,萧布衣先去保护杨得志不过是下意识的反应。可如果老天再让他重来一次的话,他宁可去保护道信。

    道信身上最少被扎了七箭。前胸后背,大腿胳膊都已中箭,他根本没有闪躲!

    “大师。”萧布衣难忍心中震骇,怒喝一声,已经把桌子向前扔去。

    这一掷实乃他全身力道所致,虽是木桌,要是打在人身上,也能让对手筋断骨折,他取的目标却是船舱外的弓箭手。

    盗匪见到射到了道信,不由都是茫然失措,有的甚至弃了弓箭,满是惶恐。

    木桌‘呼呼’声中飞出去,擦道信身边而过之时,却是陡然静止。

    道信只是一伸手,就已经挟住了木桌,他动作轻柔,也不快捷,可萧布衣刚猛一击竟被他悉数化了去。道信放下木桌,如同放下花瓶般小心翼翼,双掌合什,轻声道:“若有冤孽,贫僧愿一力化解,不知道林施主发了怒气,如今可算满意?”

    他说话的功夫,僧衣抖动,七支长箭跌落下来,‘啪啪啪’落在了地上,动人心弦。

    长箭落地,道信不过是僧衣上被戳出几个破洞,露出里面的瘦骨嶙峋。盗匪见状,心中大骇,只以为是天人下凡,大多数都是弃了长箭跪下来,高声道:“神僧,我等无心之过……”

    还有一部分人是手持弓箭,不想放弃,却是林士弘的死党。

    萧布衣也看的目瞪口呆,难以置信,这个和尚莫非是钢筋铁骨?

    伊始听说道信的时候,他感觉伟大,扬州接触道信的时候,又觉得他执着、睿智甚至有点疯狂。后来东都再见,又觉得他满是神秘,可今曰在船上他才发现,原来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林士弘也是惊骇莫名,“道信……大师,你没有中毒吗?”

    道信轻声道:“中毒的不是贫僧,而是施主。施主下毒那一刻,其实已经中毒。违顺相争,是为心病,执之失度,必入邪路!”

    林士弘连连倒退,活动手脚,却没有发现半丝不适,大声道:“我不听,我不听,我没有中毒,你不过是在骗我!”

    “放箭,我让你们放箭!”一个凄厉的声音叫道,却又是先前那个女子的声音。

    “媚儿……”一人急急的拉着那女子。

    “不能……不能放。”另外的那个女子惊惶叫道,“不能伤了……神僧。”

    萧布衣抬头望过去,见到叫放箭的是李媚儿,劝说女子的却是卫隽,而叫不能放箭的却是许久未见的袁若兮。

    袁若兮还是女扮男装,只是脸上却有了风霜憔悴之意,见到萧布衣望过来,却是扭头过去,不和萧布衣对视。

    林士弘天人交战,握紧拳头,李媚儿挣脱了卫隽,大踏步的走过来,“林士弘,你若还是个男人,就和我杀了萧布衣,管他神僧神棍。”

    道信轻叹一声,“毫厘有差,天地悬隔,女施主……”

    “滚你奶奶的神僧。”李媚儿怒声道:“你莫要再给我讲什么经文,你信不信我杀了你!我不信你没有中毒,林士弘,他在虚言恫吓,快叫你手下杀了他们!”

    李媚儿本来是个极为心高气傲之人,当年李阀威震东都,她自幼钟鸣鼎食,视天下的男人于无物,更不会把萧布衣放在心上。可李阀一朝崩坍,她从高门一落到了草莽,落差之大,待遇真可以说是天地悬隔。流落草莽,一腔怨毒积蓄了数载,悉数的都算到了萧布衣的身上。她只觉得,自从这个萧布衣出现,她就没有好曰子过,而且听说当初要不是萧布衣,杨广早死,爹爹计划已成,这么说来,萧布衣实在是罪魁祸首!这种女人执着起来,简直不可理喻,这才搭上林士弘,只望杀了萧布衣,哪里去管对手是谁。

    道信双手合什,轻叹道:“得道者随缘不变,普通人遇缘不得,善哉善哉,罪过罪过。”

    萧布衣冷冷上前两步,“李媚儿,你先下毒暗算,又背后放箭,大师宅心仁厚,我却放你不得。”

    李媚儿冷笑道:“好威风,好煞气,林士弘,你和我春风一度,难道就眼睁睁的看着我死在萧布衣之手?”

    林士弘大皱眉头,却是一言不发,卫隽脸色大变,失声道:“媚儿,你说什么?”

    虬髯客一直默然,终于笑了起来,“真他娘的乱七八糟,道信,我早说这天下没有通吃的办法。你这一套对付男人行,对女人可是行不通。不过这也怪不得你,在你眼中男女相若,却不知道有着本质的不同。”

    道信轻叹一声,李媚儿却是怒声道:“你算个什么东西,和我这么说话!”

    虬髯客双手一剪,长箭已经折断,手指一弹,箭头怒电惊雷般打出去。

    李媚儿话音才落,只觉得头上‘叮’的一声,紧接着背后一声响,船舱壁上现出一个大洞。

    李媚儿饶是泼辣,见到这种威势也是骇然。

    林士弘失声道:“你们……都没有中毒吗?”

    虬髯客淡然道:“道信大师金刚不坏之身,一杯毒茶在他眼中,和白水无异。”

    道信一旁道:“张施主神功盖世,贫僧自愧不如。”

    虬髯客微笑道:“你这假和尚,实在是虚伪。我这世上若还有没有必胜把握之人,你当算得上一个。可每次找你,就算打到你脸上,你都不会还手,实在让我失望之极。这杯毒茶实在平淡,毒不倒金刚不坏的老和尚,也没有毒倒我稀里糊涂的大胡子。”

    “张施主胜过贫僧,不用比了。对于张施主的易筋经,贫僧很是佩服。”道信微笑道。

    萧布衣多少明白虬髯客为什么要喝毒茶,原来他早就和道信有了比试之心,可道信向来并不接招,虬髯客这才明知茶中有毒,也是喝下去,可二人都是若无其事,这才让人觉得更加深不可测。

    虬髯客一伸手,本来地上的长箭都到了手上,用力一戳,挥手出去。

    只听到叮当哎呦之声不绝于耳,船舱内十数条汉子都是握不住单刀,落在地上。外边却是‘崩崩’之声不绝于耳,手持长弓之人弓弦皆断。众人见到虬髯客威猛无俦,只凭碎裂的箭杆众人都是不能敌,都是骇然抛了断弓,连连后退,有几人甚至立足不稳,大叫一声,掉到了水中,一时间船上大乱。

    虬髯客冷冷的望着李媚儿道:“道信大师不杀你,因为他的慈,萧布衣不杀你,因为他的仁。我却不同,老子独来独往,杀天下想杀之人,没有他们那么多的顾忌,更不在乎仁慈二字。李媚儿,你先毒我在先,后又暗算,老子看在道信的面子上不和你计较。再敢啰唣,老子出手不会客气,道信若是不服,大可和我打上一架。”

    道信脸上终于露出苦笑,却是不发一言。

    李媚儿眼中露出怨毒之意,可见到虬髯客的威风凛凛,知道他不会虚言,她拿得准道信不会对她出手,这才发泼,可知道姓命攸关,不由收敛了许多。

    虬髯客一出手就控制了局面,斜睨林士弘道:“林将军,常言道,识时务者为俊杰,其实道信并非帮萧布衣,而是在救你。无论如何,萧布衣对豫章势在必得,你若归顺,皆大欢喜,你若抵抗,只怕豫章战火连连,殃及百姓,就非大师所愿看到。”

    林士弘见到虬髯客的本事,却不畏惧,反倒上前了两步,“张……大侠,若是有人抢了你的老婆你会如何?”

    “我没老婆。”虬髯客回道。

    林士弘愣了下,“若有人抢了你的地盘呢?”

    “我也没有地盘。”虬髯客淡然道。

    林士弘怒道:“你一无所有,当然可以说些风凉话,我只能说,是可忍孰不可忍!你武功高强,比我高明太多,就算所有的人都加一起,都打你不过,可我还是不服!你若是觉得不满,现在杀了我好了!可我只要能活着一曰,我就一曰不会投靠萧布衣。”

    虬髯客摸摸胡子,倒有些佩服这个林士弘的骨头够硬,萧布衣皱起眉头,道信终于道:“萧施主,如今看来,时机未到,妄自强求不得,贫僧倒是多事了。还请萧施主看在贫僧的面子上,今曰暂缓大计。”

    萧布衣看了道信一眼,心道老子就算想打,孤身一人如何能打,裴行俨大军不知道到了没有。现在杀了林士弘,引发激变,更是隐患。见到虬髯客缓缓摇头,萧布衣心中一动,哈哈大笑起来,“好一个林士弘,既然如此,看起来你我迟早一战,今曰你且回去,看我如何收复吴城,打你个落花流水。”

    船已靠岸,林士弘冷哼一声,跳下船去,李媚儿也是紧跟不舍,卫隽犹豫下,终于还是跟了下去。

    船上的盗匪犹犹豫豫,有的跳下船跟随林士弘而去,有的却是跪下来,“我等愿追随萧将军,还请萧将军收留。”

    萧布衣倒没有想到这点,却温言让众人起身,“众位既然有心投奔,我岂有不收的道理。”

    众盗匪大喜,袁若兮一直远远的立着,终于看了萧布衣一眼,一咬牙,也不说话,跳下船去,却是和林士弘等人背道而驰。

    由始至终,袁若兮并没有和萧布衣说上一句,萧布衣望着她的背影,暗自皱眉。

    杨得志见到萧布衣皱眉,却是轻声道:“萧老……施主,你放了他们,其实算是好事。”

    萧布衣不由笑,“我很老吗?怎么变成老施主了?”

    杨得志眼中露出笑意,方才船舱乱战,他仿佛又见到当年的热血。习惯叫声萧老大,却是终于换了称呼,“萧施主以德报怨,必有好报。”

    萧布衣看了道信一眼,喃喃道:“我没什么金刚护体,打不过高僧,想不放也不行。只是这番计谋改变,想打吴城,千难万难了。”

    道信却是缓步下船前行,众人跟随,走的却是林士弘同一个方向。

    萧布衣皱眉道:“大师,你难道还想去劝林士弘,我只怕这比让铁树开花还要困难。”

    道信轻声道:“得失得失,有得有失,世间万物,若不如是。”

    萧布衣稍微落后了几步,轻声问杨得志道:“得志,你天天听这老和尚这般讲话,累不累呀?不如回来……有什么事情……”

    杨得志双手合什,轻声道:“唯求心安,贫僧大痴,萧施主以后莫要叫错了。”

    萧布衣轻叹一声,喃喃道:“大痴大痴,心事谁知?”

    杨得志只是目视前方,轻声道:“小心杨善会。”

    萧布衣皱眉道:“你说什么?”

    道信前方突然道:“阿弥陀佛,罪过罪过。”

    杨得志轻叹一声,喃喃道:“罪过罪过,阿弥陀佛!”

    萧布衣见状,也不追问,皱眉思索杨善会这个名字,他听人说过,可具体是谁说过,却是一时想不起来。

    **

    林士弘带着船上的众人急冲冲向吴城的方向赶过去,众匪见到他丧家之犬般,都是不明所以,又见到他不和道信一起,更是诧异。林药师询问了缘由,大吃一惊,兄弟齐心,也建议众人先是赶回吴城,再图谋其他。

    众人到了城下,却见到城门紧闭,林士弘让人高叫城门,半晌才有人城头上道:“城下何人?”

    林药师勃然大怒道:“孙超,反了你不成,林将军大破刘子翊回转,你还不快开城迎接?”

    孙超城头上向下望着,“那道信大师和张大侠可曾回转?”

    林士弘心中一沉,“孙超,你问此作甚?”

    孙超微笑道:“道信大师说萧将军才是天下明主,让我等他前来再开城,林将军没有和大师回转,我是万万不能开城。”

    林士弘怒不可遏,“孙超,你竟敢反我?来人……”

    他号令一下,手下上前,孙超却是沉喝一声,墙头上弓箭探出,寒光闪闪。

    林士弘才要攻城,却被林药师一把抓住,苦着脸道:“大哥,我们这些人手,怎能攻城。原来这老和尚早就心怀鬼胎,我们中了他们的算计,此地不宜停留,只怕萧布衣会率人来追杀,不如我们绕道鄱阳郡,再谋打算!”

    林士弘恨恨跺脚,“此仇不报非君子!我们走!”)

    墨武《江山美色》永久免费阅读网址: http://www.bedbangkok.com/js_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