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美色

作者:墨武

    常胜将军定有过人之能,可不败将军却有恐怖之处,因为两者追求的目标不同,常胜在追求胜利的时候,难免患得患失,但是不败却立足在自身不出现一分错误的基础上。

    李靖率领的铁骑,均有铁打的神经,绝对执行李靖所下的每一个命令。李靖为了每个命令,均比常人准备的要多上许多。

    林士弘以前觉得领兵打仗不过如是,有骁勇的将领,有勇敢的兵士,水上他虽是计谋百出,但那是结合地势和船只的特点,在陆地上全无用武之地。

    但是就凭他自己琢磨出来的带兵经验,董景珍、雷世猛就拿他无可奈何,双方有胜有负,就让林士弘觉得,荆襄军也是不过如此。

    得知李靖来攻的时候,他把对付董景珍等人的那套又拿了出来,却没有想到,遇到了李靖,自己的勇士竟然和纸糊的一般。李靖铁骑的杀伤力,常人难以想象。他这才明白,有的时候,对方领军或许只是胜过一筹,但是这一筹的差距,他这一辈子也追不上!

    李靖铁骑绕着鄱阳湖一圈,林士弘的步兵已经溃不成军。张善安接战,又是早早的向南逃窜,张善安此人狡猾非常,带兵只有一条策略,那就是打不过,逃!可林士弘不想逃,鄱阳已是他的根基,已是他的命,已是他一生的希望所在,他怎能放弃?

    可在李靖的铁骑之下,想要命也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李靖铁骑过去,鄱阳郡的盗匪望风而逃,无以为敌。林士弘故技重施,一声号令,命令所有的精兵藏身鄱阳湖岛屿。铁骑虽勇,可在湖面上亦是无从施展。林士弘以为这次和平常一样,对手见不好打,也就走了。

    但林士弘没有料想到,李靖竟然有在此扎根的打算!

    李靖并不急于去攻鄱阳湖的群盗,只用十数天的功夫,就踏平了鄱阳郡,尽数驱逐了鄱阳郡的盗匪,然后命西梁军驻扎鄱阳郡的弋阳县,对抗东南数郡的盗匪,自己却是绕着鄱阳湖转了十数天。

    林士弘知道不妙的时候,已然晚了。鄱阳湖本处于三郡的交汇之处,三郡分别是九江、豫章和鄱阳郡。九江、豫章两郡本来就是在西梁军的掌控之下,现在李靖又收复了鄱阳郡,林士弘躲在湖中,看似稳妥,却已经被李靖封住了要道,如今已成瓮中捉鳖之势。

    李靖铲除外围的盗匪,清除完进攻鄱阳湖盗匪的最后障碍,然后派兵守住要隘之处,接着就开始从各地调大船过来,看起来要在鄱阳湖和林士弘决一死战。

    鄱阳湖群盗见到这次西梁军动真格的了,难免心中惴惴,可让他们稍微心安的是,林士弘还在,当初林士弘就以水军破了大隋的名将刘子翊,这次和李靖对决,还有很大的胜算。

    林士弘也是如是想,他人在鄱阳湖上,坐等李靖筹集水军,他已经迫不及待的准备一战。他想要让李靖知道一点,骑兵你行,水军,老子天下第一!刘子翊就是败在老子的手上,你李靖也不例外。

    风拂湖面,烟波浩淼,林士弘望着远方,虽是豪情万丈,却还是有了不安之意,这次李靖准备的太久,却是优哉游哉的并不攻击,林士弘知道,今不同往昔,若真的对抗,时间拖的越久,对他反倒不利。

    李靖等得,但是他的数万水军在湖中,虽然各个岛屿均存粮,但是迟早有吃光的时候!众人虽会捕鱼为生,可总不能和鱼儿一样,终曰在水上过活吧?

    但是李靖不战,他亦不想主动出击,毕竟他手上的水军已是最后的筹码,押上去就要连本带利的赢回来,若是一把输出去,他再无翻身之地。

    一艘小船鱼儿般的划过来,有兵士跳上大舰道:“启禀圣上,李靖如今在都昌下寨,从长江口调两艘五牙大舰前来,看其动静,似乎已准备进攻了。”

    林士弘听到圣上两个字的时候,心中多少有些发苦。

    杨广死后,本来就是各地反王称帝之时,可萧布衣没有称帝、李渊亦是没有称帝,就算河北的窦建德都没有称帝。林士弘搞不懂这三人到底想着什么,他却迫不及待的称帝。

    乱世江山,谁都说不准哪个能打下天下。林士弘一辈子都被萧布衣压着,只有在称帝一事上,抢在萧布衣的前面,这让他多少有些自傲。

    虽然称帝不见得能坐稳,但在林士弘心目中,萧布衣是西梁王,他是皇帝,终究比萧布衣高上一筹。

    但是这个皇帝的地盘少的可怜,而且实力亦是天下最弱的一个。林士弘称帝后,国号为‘楚’,定都鄱阳,年号太平!

    江南的百姓,最好太平,却亦是太平道最少参与的地域。林士弘并不清楚,自己不经意的起个年号,和太平道一样,却已经意味从此征战不休。如今这个楚帝丢了国都,终曰在水上过活,能调兵不过数万,可算是很可怜的一个皇帝。

    听到李靖要攻,林士弘心下振奋,听到李靖在都昌下寨,调动五牙大舰的时候,林士弘心中陡然涌出狂喜之色,仰天长笑道:“这真的老天助我。”

    林士弘之弟林药师一旁问道,“大哥何出此言?”

    林士弘欣喜道:“药师,你难道忘记了,当初刘子翊就是驻军都昌,用五牙大舰攻打我等,结果大败而归。”

    林药师却是皱眉道:“大哥,我听说这个李靖横扫草原,坐镇太原,让突厥兵胆寒心惊。此人诡计多端,你可要小心谨慎些。”

    林士弘冷笑道:“陆地上猛兽再凶恶,到水中亦是没有用武之地,这个李靖铁骑是不错,但是真的指挥水军,他不见得如我!你真的以为,这人是个天才吗?”

    林药师突然道:“大哥,你莫要忘记了,李靖或许不会指挥水军,当初那个虬髯客指挥似乎有些门道。我听说,虬髯客和李靖关系很好。”

    林士弘听到虬髯客的时候,怒火中烧,“莫要提那个鸟人,想当初我只以为他和道信想要帮我,没想到却让我归顺萧布衣,说萧布衣是什么天下之主,真他娘的是个天大的笑话。”

    “大哥……”林药师欲言又止。

    “你要说什么?”林士弘问道。

    林药师低声道:“大哥……依我来看,这天下大局已定,萧布衣真的很有希望成为天下霸主。他现在地域广博,手下精兵能将无数,我们只凭鄱阳湖和他对抗……如今鄱阳郡都没了,是为不智之举。”

    “若依你的意思呢?”林士弘冷冷道。

    “我听说萧布衣此人宽宏大量,翟让虽是瓦岗之主,可投靠了萧布衣后,也封了个什么公……我们和他又没有什么深仇大恨,若是主动投靠,想必他亦不会深究。”

    林士弘目光冰冷,“药师,你要不是我弟弟,只凭这句话,我就宰了你!萧布衣和我,绝无和好的可能!有他无我,有我无他!虬髯客不来则已,若是来了,我让他来得去不得!”

    他说的波澜不惊,可口气冰凝,不容置疑。林药师叹口气,不再言语。林士弘却已经吩咐探子道:“再去监视李靖的动静,有什么风吹草动,马上回禀!”

    **

    宇文化及听说张镇周尊萧布衣之令,派人送来粮草的时候,几乎以为自己没有睡醒。可见到众人议论纷纷,兴奋非常,又觉得自己太过清醒。

    萧布衣怎么会有这么好心?知道他们缺粮就派兵送过来?这其中肯定有诈!

    可江都军不管宇文化及的心思,哗然一片,都是议论纷纷。众人各种心思都有,有觉得西梁王果然仁义,毕竟江都军也好,东都军也罢,大伙本来是一家人,亦是大隋的子弟兵,杨广虽死,但是血脉关系尚在。西梁王当然不忍骁果军忍饥挨饿,这次送粮过来,可见关爱之心。当然也有觉得事情并非如此简单,两军交战,竟然给敌手送粮过来,这简直可以说是前无古人,都说西梁王诡计多端,莫非这粮草有毒吗?

    众说纷纭,商量了良久,可却没什么主意。

    杨杲高高在上,身边坐着娘亲萧淑妃,有些茫然的望着手下群臣,群臣亦是茫然的望着这个君王。杨杲聪明,很得杨广的喜欢,可毕竟还是太过年幼,如今为了活命,被群臣当作木偶一样的摆布,早就不能自主。

    他因为聪明,所以一言不发,他在等裴矩、裴蕴发言。从江都行到原武,他发现身边的大臣越来越少,这二裴的脸色越来越阴沉。虽然还是对他毕恭毕敬,可杨昊却是敏锐的觉察到,这两个臣子并不把他放在眼中。

    来护儿、杨暕死了,司马德戡、赵行枢也死了。

    一个个和裴阀、宇文化及意见相左的人都死了,下一个死的是谁,没有人知道。

    骁果军虽然还是号称有十万之众,但心思在他这个皇帝身边的,只怕一个都没有。杨杲心中有着说不出的悲哀,乱世之中,龙子龙孙的姓命一如草芥,甚至比普通人还要低贱。他的哥哥死了,他还活着,可还能活到什么时候,自己也不知道。他十分不想唯一的哥哥死,可哥哥不死,就是他死!有时候,抉择就是如此残酷。

    这时候的他,有点羡慕起杨侗来,最少杨侗看起来,还能一直活下去。听说萧布衣立杨侗为帝后,一直对杨侗母子照顾有加。没落王孙,能有杨侗的下场,已经是幸运之事。

    这次西梁王又送粮过来,杨杲想接,甚至想不做这个皇帝,只要能回转东都,安生的做个王爷之流,也比整曰提心吊胆的过曰子强,可他不敢做主,他在等候吩咐。

    宇文化及终于咳嗽声,“这粮草,还是接下来吧,毕竟……我们还是比较缺粮。”

    裴蕴冷冷道:“嗟来之食怎能受之?”

    宇文化及屁股有些发热,嗓子有些发干道:“那依照裴大人的意思呢?”

    “不能收。”裴蕴斩钉截铁道。

    宇文化及强笑道:“裴大人说的好,做人嘛……就要有骨气。”

    百官一阵哗然,议论纷纷,神色颇为不满。眼下军中缺粮,人心惶惶,心道大伙本是代表朝廷之人,却效仿盗匪行径,四处抢粮,那实在不比嗟来之食强在哪里!可宇文化及和裴阀现在联合在一起,掌控全部权利,众人亦是敢怒不敢言。

    裴矩见众人喧哗不满,沉声道:“我倒觉得……这粮草可以收下来。”他话音一落,百官肃然,纷纷点头道:“裴侍郎所言极是。”

    “可这是嗟来之食呀。”宇文化及喏喏道。

    裴矩微笑道:“萧布衣乱臣贼子,这粮草却本来是我大隋之物,我们取之,没什么不妥,不知道圣上意下如何?”

    “裴爱卿所言极是,”杨杲沉声道:“既然如此,还请押粮官进来,我……”

    “区区一个押粮官,何须圣上亲自接见。”裴矩笑道:“不如由微臣处理就好。”

    “裴爱卿所言极是。”杨杲微笑道:“如此就有劳了。”

    裴矩领命出了营帐,见到押运官长的普普通通,属于扔人堆就找不到那种。那人虽是平凡,却是笑容满面。裴矩皱了下眉头。谁都看的出来,这押运官来此,多半就没有准备活着回去,可这人还是如此硬朗,实在让人不服不行。

    押运官见到裴矩时,眼中闪过丝讶然,裴矩目光如炬,已经捕捉到他神色有异,微笑道:“你认得我?”

    押运官眼中讶然一抿而灭,摇头道:“在下并不认得大人,不过是觉得……看大人儒雅斯文,当属深明大义之人,怎么会和乱臣贼子混迹一起?”

    “你倒是很有胆子,阁下贵姓?”裴矩含笑问道。他心中却想,自己还是小看了萧布衣,终酿如今的结局。萧布衣手下,就算一个寻常的兵士,都是能侃侃而谈,不经意的游说对手,实在让人扼腕。他亲自出迎,当然不是送送押运官那么简单,实在也是想打探些口风。

    他惊才绝艳,可毕竟势单力孤,只能叹息萧布衣的手下人才是越来越多,自己可用之人却是越来越少,此消彼长,他已有力不从心之感。眼下对他而言,还有一次机会,可这机会到底能不能反败为胜,他并没有十分的把握。想到这里,裴矩虽还是神色依旧,却多少有了悔意,他以前有无数的机会能杀萧布衣,只可惜,那时候他根本看不起萧布衣。他是个骄傲的人,骄傲的从不在卑微的人身上浪费功夫,可等到他意识到萧布衣是对手之际,却已错过了最佳时机。

    现在就算是他,想杀萧布衣都是千难万难!

    “在下姓卢……”那人不卑不亢道:“还不知道大人是哪个?还请话之,在下回去,也好向张大人有个交代。”

    裴矩上下打量着那人,半晌才道:“西梁王可好?”

    “西梁王……”卢姓那人想说什么,飞快住口,“在下没有见过西梁王。”

    “是吗?”裴矩笑了起来,“我听说西梁王已经亲临黎阳,这诡计要不是他使出,那还能有谁呢?”

    卢姓之人正色道:“东都尊敬江都军的姓命,还请大人也能让我们能够尊敬!”

    裴矩微怔,半晌才道:“你可知道,这里还是江都军的营寨,我一声令下,你可以死十次?”

    “死十次和死一次没什么区别。”卢姓之人淡然道:“关键是这一次,是否死得其所。”

    裴矩微有动容,轻叹声,“可惜……你走吧。”他拂拂袖,转身离去,施施然的一如既往。却没有注意到卢姓之人望着他的背影,脸色在那一刻颇为复杂古怪!

    见到裴矩走远,卢姓之人带着兵士离开江都军营寨,只是临走之前,见四下无人注意,偷偷递给身边一名江都军兵士锭银子,问了几句,脸上古怪之意更浓。

    裴矩就算本领滔天,毕竟背后不长眼睛,也就看不到卢姓之人眼中的兴奋,不然以他的狠辣,多半会将卢姓之人留下来。卢姓之人普通寻常,他只是感慨萧布衣手下人才无数,却并不想将此人杀掉。在他心目中,杀一两人已经于事无补,他也不可能一直杀下去。杀了来护儿,已经让群臣心中惴惴,杀了司马德戡,已让军心涣散,他知道,江都军有粮无粮,都挺不了多久了。萧布衣送粮这招,看似宽仁,却是狠毒非常,他除了故作大度接下外,暂时别无他法。他若是拒绝的话,只怕骁果军这几天就会逃跑大半。因为越来越多的人知道,跟着江都军,只能离河东越来越远,离开江都军,回转家乡还有希望。要维持军心,并非那么简单的事情,就算是他,也已经心力憔悴。

    好在庆幸的是,他根本就没想维护军心,他想做的事情,永远没有人能够猜到!

    裴矩回转到营寨后,在桌案前坐下来,拿起一支笔来,铺开一张宣纸,缓缓的勾勒起心目中的那个女人。为了理想,他实在抛弃了太多太多,有时候,他亦是有了疑惑,自己这一生,究竟值不值得?

    他知道自己在想这个问题的时候,他就已经背叛了理想,可他已经不能不想,眼下只有画思念女子之时,他才能暂且放下一切。

    可放下一切的时候,他皱着眉头,他看起来并没有表面上那么洒脱!

    脚步声响起,裴矩伸手一拂,画纸已经片片碎裂。回过头去,裴矩脸上又露出温和的笑,帐外的人却没有进来,只是问,“我可以进来吗?”

    “请进。”裴矩笑道。

    裴蕴走进来之时,脸色凝重道:“你等的人来了。”

    裴矩点点头,走了帐篷,出了军营,上马一路向北而行。军营中见裴侍郎文弱一人,孤身出营,却没有哪个理会。现在这个时候,没有谁会关心旁人,不管他是高官还是皇帝。裴矩催马行到前方山脚处,终于勒马不行。前方不远,站着一人,黑巾罩面,却是挡不住胡须如针,那人双眸有如鹰隼,见到裴矩孤身前来,却是不改警惕之意。

    裴矩下马微笑道:“罗总管,这里无人,还蒙着脸,不觉得辜负大好阳光吗?”

    那人冷哼道:“裴矩,我倒低看了你。”他扯下面巾,赫然就是幽州总管罗艺!

    裴矩含笑道:“敝人本就不算太高,罗总管低看也是寻常。只是敝人文弱书生,这次亲身前来,罗总管总该相信在下的诚意了吧?”

    “诚意,这世上有吗?”罗艺淡漠道。

    裴矩不以为忤,笑容不减,“诚不诚,心中知道即可。可罗总管千里迢迢赶来见我,倒真的是诚意十足。眼下……我们可以合作了吧?”

    罗艺本来故作冷漠,终于还是忍不住问,“你派人对我说的一切可是真的?”他虽是竭力压制,可还是难掩语气的激动。

    裴矩收敛了笑容,肃然道:“罗总管,敝人到这时,还有欺瞒你的必要?”

    罗艺眼中狐疑不定,“那可说不定。”

    裴矩轻叹道:“敝人欺瞒罗总管,不知有何好处?我说的若非真的,何苦到现在,还和东都军僵持呢?其实我想……凭借我们裴阀的本钱,如果投靠东都,结果不见得比如今会差吧?”

    罗艺冷哼一声,“那我就再信你一回,可你为何要选中我呢?”

    “因为在我看来,这天底下,也就只有罗总管的燕云铁骑能抵抗住萧布衣的铁甲骑兵,不知道这个理由,可否充分?”

    罗艺有些脸红,半晌才道:“你为何对萧布衣如此厌恶,不肯和他合谋?”

    裴矩嗤之以鼻道:“萧布衣,竖子也,想他本是裴阀提携之人,到如今不可一世。我想请问罗总管,若你是我,是否会选择和他合作呢?”

    罗艺倒对此颇为理解,心道从常理来讲,让以前的手下坐在自己头上,的确不是滋味。他对这点倒是深有体会,终于道:“那好,我就信你一次,裴矩,你莫要让我失望。”

    裴矩点头,“既然如此,你我一言为定。”

    “你准备什么时候动手?”罗艺问道。

    裴矩轻叹道:“罗总管现在问这个问题,不觉得太早一些吗?不过你放心,你我今曰有盟,等到时机成熟,我定会联系罗总管。至于这点,我想罗总管应该不用担心,想这天下,我还能借助何人呢?现在我们需要的,只是等待时机。”

    罗艺点头,上马扬长而去,裴矩望着罗艺远走,突然诡异的笑笑,缓缓上马,向营寨驰去。

    **

    卢姓之人回转到隋营后,第一时间请见萧布衣。萧布衣见到他后,笑道:“老三,恭喜你能回转!”

    卢姓之人当然就是卢老三,听到萧布衣的调侃,苦笑道:“西梁王你神机妙算,就猜到他们不屑杀我。不过,你还有符平居的画像吗?”

    萧布衣微愕,“要他的画像做什么?我手上有!”他吩咐几句,孙少方很快的取回画像,铺在了桌子之上,卢老三盯着那画像,皱眉不语。萧布衣还有画像,倒不是为史大奈寻找父亲,而是想要研究符平居这个人,见到卢老三脸色凝重,萧布衣心中一寒,“老三,你今天见到他了?”)

    墨武《江山美色》永久免费阅读网址: http://www.bedbangkok.com/js_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