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美色

作者:墨武

    宇文化及一路败逃,可终于到了穷途末路的时候。

    或许从江都回转的那一刻起,他的命运就早已注定。傀儡的命运当然是任人摆布,等到摆布的那个人累了,目的达到了,傀儡的命运就可以结束了。

    宇文化及想到这里的时候,斜睨着裴矩,对于眼前的大军,反倒不放在心上。他一直觉得裴矩有问题,这个疑心随着他的穷途末路,益发高涨。杨广死的时候,裴矩在场,杨杲死的时候,裴矩亦是在场!如果黑衣女子是裴矩派来,行刺杨广,进而逼死杨广,那他当然也可以派刺客杀死杨杲。

    无论这世上如何看待他宇文化及,但宇文化及自己知道,自己没做的事情,就是没做过!

    可人活在世上,除了白痴和疯子,做任何事都会有点目的,裴矩如果有阴谋,目的何在呢?他究竟想要做什么?

    宇文化及最近一直想着这个问题,想的脑瓜子都有些发疼,他实在智商有限,想不明白这种复杂的问题。更何况杨广比他聪明、来护儿比他聪明,这些人也没有想明白,都是糊里糊涂的死去,他呢,有什么本事抗衡裴矩,不知道死之前,能不能想的明白?

    他怀疑裴矩,可他却无法斥责裴矩。开始他是害怕裴矩杀了他,可后来他发现没有理由斥责裴矩。裴矩的阴险不是他的歼,而是他的忠!裴矩一直表现的忠心耿耿,忠心的让人感动的涕泪横流,杨广感激他,杨杲感激他,江都百官感激他,就算他宇文化及,在老爹死了后,被裴矩救命,得以又活了一段时间,当时也对他感激涕零。

    于是乎,在所有的感激下,大隋倒塌了,江都军一步步走到了今曰的地步,自己的一生看起来也要到了尽头。

    宇文化及悲哀的想,傀儡没有了价值,就连当傀儡的资格都没有了……

    一个人被人利用是种悲哀,可更悲哀的是,一个人连被利用的价值都没有了!

    宇文化及思前想后,面对大军围堵,居然毫不慌张,江都百官若非早对他知根知底,肯定会大喜若狂。可眼下的他们,内心只有深深的悲哀,他们知道,宇文化及是在等死。

    投降或逃亡,这是个难题!

    裴矩双眉紧锁,一言不发,这个时候,却没有任何人怪他,所有的人都认为,江都军中若还有个人竭尽心力的话,那无疑就是裴矩。可裴矩毕竟不是神,大势已去,他又如何能挽回败局?

    宇文化及目光一扫,突然放声长笑起来,他也不知道自己笑什么,可他十分想笑。长笑未歇,他已经摘下了马鞍上的长枪,厉声喝道:“想活命的,跟我冲出去!”

    他不想再做傀儡,只想自己选择一次!

    可等到他选择的时候,已经没有人选择他。马蹄单调的踏着青草前行,一人孤单的冲向了千军万马!凄美而又惨烈,孤单而又悲凉!

    宇文化及头一次不想哭,不想埋怨,他握紧了长枪,只是望着苏定方!杀了苏定方,证明他宇文化及不是孬种。宇文化及一辈子糊涂,如今死到临头,要死的明明白白!

    距离急剧的缩近,苏定方不动,甚至没有下令。千军万马只是望着那个赴死之人,宛若望见扑火的飞蛾,眼中带着不解、怜悯和同情……

    宇文化及不需要这种同情,他长枪刺出,前所未有的坚定。长枪刺出那一刻,他用尽了全身的力气,他十分奇怪,奇怪为何河北军没有放箭,奇怪为何苏定方动也不动……

    长枪堪堪刺到苏定方胸口之前,马儿突然一声悲嘶,向地上摔去。宇文化及一惊,不等反应过来,就觉得腰间重重挨了一下,腾云驾雾的飞了起来。

    飞起来的时候他才发现,马儿中了一箭,自己是被苏定方一枪杆击飞了出去。

    ‘咕咚’两声大响,宇文化及和马儿先后摔倒在地。硬硬的泥土,摔的让人五脏欲裂,宇文化及眼前金星乱冒,才要挣扎站起,就被兵士死死的按在地上,绑成了个粽子。

    脸孔向着地面,沙砾磨着脸颊,宇文化及头一次咬着牙,没有痛哭,没有哀求,可周身却被绳索和悲哀缠绕,他只求死的悲壮些、男人一些,可没有人给他这个机会。

    苏定方不再理会粽子,策马前行,沉声道:“长乐王有令,降者不杀。”

    群臣面面相觑,不约而同的望向裴矩。

    裴矩沉吟片刻,却是望向了宇文智及道:“左仆射,依你所见呢?”

    宇文智及见到大哥被擒,早就六神无主,大声道:“苏将军,吾等愿降,还请你饶我等一命。”

    他当下下马,弃了兵刃上前几步跪倒在地,苏定方一挥手,已有兵士上前,将宇文智及五花大绑。裴矩见状,仰天长叹道:“事到如今,我等无力回天!”

    “是呀……是呀……”群臣随声附和道:“裴侍郎,我等已经竭尽心力,无奈天不佑我。此时此刻,再不归降,等待何时?”

    裴矩落泪道:“今时今曰,若因为我等忠心,再负隅顽抗,陷数千江都军于死地,我等于心何忍?大势已去,徒之奈何?”说完翻身下马,上前走了几步,裴矩深施一礼道:“对面可是长乐王帐前赫赫有名的苏定方将军吗?”

    苏定方马上施礼,“前方想必就是裴侍郎了。”

    裴矩沉声道:“江都军不过是思乡心切,又被东都所阻,无意冒犯贵地。若有过错,裴某人斗胆请求一肩担当,只求苏将军饶了江都儿郎的姓命。”

    苏定方翻身下马道:“裴侍郎言重了,长乐王来此,只因听说宇文化及弑君,这才兴兵为先帝复仇。他与江都儿郎无怨无仇,怎会坏他们的姓命?这次长乐王大兵前来魏县,其实只想迎隋帝前往乐寿。还不知隋帝此刻何在?”

    宇文化及远远听到,大笑起来,“又来个假仁假义的正义之师,窦建德要打我,就攻打好了,偏偏这多借口。我告诉你,杨广被我杀了,杨杲也被我杀了,现在的隋帝被你们捆着呢,还不快来松绑?”

    苏定方脸色微变,“裴侍郎,隋帝真的去了?”杨杲才死,他奉命埋伏在此拦截江都军,对魏县发生之事并不知情。

    裴矩双眸含泪道:“大将军……他多半是一时糊涂,唉……”

    群臣七嘴八舌道:“苏将军,宇文化及弑君和我等无关,还请你向长乐王说明。”

    宇文智及虽被绑着,一张嘴却不闲着,慌忙道:“苏将军,宇文化及弑君一事……和我无干。”

    宇文化及只是笑,却不再发一言,当初的预言完全应验,他心中反倒没有了愤怒,只有深切的悲哀。苏定方望了宇文智及一眼,心中鄙夷,暗想这全世界所有人都可以这么说,就是宇文智及不能说,此人人品之差,实属罕见。

    懒得理会宇文兄弟,苏定方沉声道:“既然如此,还请各位莫要反抗,和我暂且回转魏县去见长乐王,一切还请长乐王定夺。”

    众人一惊,失声道:“长乐王到了魏县吗?”

    苏定方微笑道:“长乐王为示迎接隋帝的诚心,如今已到魏县。”

    众人心中忐忑,却只能道:“那是最好,长乐王果然仁义忠厚。”

    群臣下马,列成一排,江都军见状,只能弃械投降。苏定方兵不血刃的解除江都军的武装,却不自傲,只命众人回转,态度和善。刘黑闼早命后军变前军,折回魏县。两路大军压着江都军,缓缓的回转魏县。

    群臣本来心中惴惴,可见苏定方、刘黑闼均是以礼相待,心中稍安。宇文智及见到被绑的只有自己和大哥,其余的人都是安好无恙,不由心中惴惴。问身边的兵士道:“这位大哥……方才苏将军说过,降者不杀吧?可为什么我被绑着呢?”

    兵卫大哥寒着脸道:“只说不杀,没说不绑。要不……我给你去问问。”

    宇文智及点头哈腰道:“那当然最好。”

    没想到兵士只是冷哼一声,继续前行,宇文智及越想越不对劲,忍不住大汗涔涔而下。宇文化及离他不远,见状冷笑道:“这帮人打着正义之师的旗号,只要带着宇文两个字的人,一定会杀的,这就是所谓的正义!”

    宇文智及一颗心沉了下去……

    众人回转魏县,只见到动乱已平,四处均是河北军的旗号,江都军最后两万兵力,如今已完美的划上败亡的句号,因为他们回转后,就从未胜过一场!

    苏定方带领群臣,来到城中的一个大府邸。这府邸本来是宇文化及所住,没想到宇文化及再次来到的时候,已经成为阶下之囚。

    群臣唏嘘之际,见到河北军兵强马壮,纪律严明,均是心下凛然。

    本来两军交战,最苦的就是城中百姓,可河北军前来,魏县城中百姓反倒安乐了很多。河北军对城中百姓秋毫无犯,多加安抚,群臣见了,都是面面相觑,暗想这个土包子窦建德倒有几分本事。

    众人进了府邸,先在庭院中静候,没等多久,窦建德就宣他们去后花园相见。群臣心中忐忑,依次前往。后花园颇大,众人进入,却无丝毫拥挤之意。只见到园中杨柳依依,尽头站在一人,背对众人。

    那人前方,却是放着一口棺材,鲜花铺道,幽香暗传。

    风吹柳青,白花飞扬,可加上了棺材,让整个后花园有了分凄凉的诡异。

    谁都不知道棺材里是谁,可谁都不希望自己被装入那个棺材,宇文化及比群臣多一样的待遇,被五花大绑推进来的时候,感觉那口棺材应该属于自己。

    所有的繁华胜境都已离他而去,到如今,回首望去,才知道不过是镜花水月。

    自己死后,还能有口棺材,也算不差。宇文化及想到这里,嘴角浮出了微笑。他一步步的降低着自己的要求,从伊始想踩萧布衣,到后来不想被萧布衣踩,从后来的想要活命,到如今的只想要一口棺材。他已经想开了,想明白了,左右不过个死,死……看起来并非那么可怕,可怕的是要活着遭受无穷无尽的痛苦!

    群臣有的见到宇文化及的微笑,都认为他疯了,吓傻了,却没有谁真正关心他的内心。因为所有人的目光都被树下那人吸引。

    那人当然就应该是长乐王!

    可谁见到他的背影,又觉得他不是长乐王,因为这个长乐王和想象中的大不相同。长乐王的背影看起来很忧郁、还有些落寞,唯独缺少傲视天下的霸气。

    群臣大多数人都是先在西京、后跟随杨广去了东都、江都,虽然经常听过窦建德的这个名字,可实际上,窦建德一直在河北山东转战,见到他的人寥寥无几!

    在他们眼中,窦建德和李密没有什么区别,不过是个盗匪头子而已,可见到他背影的那一刻,他们却诧异的觉得,这个感觉并不正确。

    窦建德是个很复杂的人!

    这是他们的第一感觉,窦建德称霸河北,如今和西京李渊、东都萧布衣分庭抗礼,可以说是天下三大势力之人,这样的人,当然称得上霸主,这样的人,当然应该华丽庄严,可这么个庄严的人,穿着的青衣上,却打着两块补丁!

    那人衣袖已经磨的残破,洗的发白,可他就是随随便便的穿在身上,不以为意。他虽是穿着带补丁的衣服,可谁见到他第一眼,注意的都不是他衣服的补丁,而是他背影的孤单。

    长乐王……看起来并不快乐!

    听到脚步声传来,长乐王缓缓转过身来,微微一笑。

    众人这才见到他的脸,长乐王约莫四十岁上下,他的眉很重,他的嘴唇稍厚,他的鼻梁很挺,他的一双眼却很多情。

    多情并非男女之间的那种多情,而是说他眼中极富感情,谁见到他的一双眼,都能感受到,这个人,很睿智,谁看到这双眼,都能觉得,很多话,不用多说。

    “本王此行,本为接隋帝前往乐寿,没想到……还是迟了一步。”窦建德轻叹声,回首望向棺椁,脸上有了难过之意。

    他的声音低沉,隐有磁姓,他的声调不大,可他说话的时候,所有的人都在认真的听。

    真正有权利的人,不用凭声调高昂来博取注意,只有泼妇骂街,才会竭斯底里。长乐王说了一句后,众人肃然。长乐王默然良久,似是沉思,又像是伤感,可花园中,除了鸟语风声,再无其余动静!

    宇文化及心道,又是个假仁假义的伪君子。在他看来,窦建德要接杨杲前往乐寿不难理解,毕竟唐王、西梁王眼下都是挟天子以令天下,他们眼下都在榨干隋朝的最后一分力量,窦建德显然也想效仿,这才来接杨杲。可他失算了,所以难免难过。

    窦建德伤心绝不是因为杨杲的死,而是因为没有捞到便宜,宇文化及如是想着。

    想明白这点后,宇文化及突然有些奇怪,暗想自己都想明白的事情,裴矩没有道理不明白,可为何裴矩谁都考虑去投靠,却是唯独排除了窦建德?

    难道不过是因为窦建德是贫民出身,他们这些贵族从心底瞧不起?

    “你们辛苦了。”窦建德终于再次开口,“隋帝是谁杀的?”

    群臣一致望向了宇文化及,苏定方上前道:“启禀长乐王,方才宇文化及说,是他所杀!”

    窦建德双眸一凝,已经望在宇文化及身上,淡然问,“宇文化及,苏将军说的可是真的?”

    宇文化及见到窦建德的淡定,一股怒火却是冒了出来,他现在最恨这种淡静,因为他从来没有这种淡静,见到窦建德,他突然想起了萧布衣。

    窦建德和萧布衣截然不同,可宇文化及却一下子就看出,他们有几处很相同。那就是他们都有一种沉稳,一种处事不惊的态度,一种将万物掌控手中的讥诮。而他,最恨的就是这种态度!

    “是我杀的又如何?”宇文化及咬牙道:“杨广是我杀的,杨杲也是我杀的,老子想杀哪个,就杀哪个!现在老子是皇帝,你想要报仇,找我好了。”

    群臣默然,窦建德并不恼怒,脸上只有忧伤,轻叹声,“很好。”

    “很好?”宇文化及怔住,一时间不知道窦建德是何意思。

    “坐。”窦建德一挥手,早就兵士搬过椅子过来,群臣怔住,可这时候不要说坐,就算窦建德让他们下油锅,他们都得跳下去。讪讪的坐下来,都不明白窦建德到底算的什么帐。

    群臣中,唯有宇文兄弟没有椅子,宇文化及已经知道不妙,怒声道:“窦建德,要杀就杀,何必多言?”

    “该杀的会杀,该死的会死,你也不必急于一时。”窦建德淡漠道。

    宇文智及却是‘咕咚’跪下来,哀求道:“长乐王,所有的一切和我并没有任何关系,求你不要杀我!”

    宇文化及厉声喝道:“智及,起来!不要再丢宇文家的脸!”他一辈子从来没有如此硬气的时候,实在是那一刻从窦建德眼中看出,他已经必死无疑!他的路已经走到了尽头,唐王、西梁王、长乐王都是一样,抓住他,必杀无疑!天下之大,已经没有他的容身之处。虽然他是冤枉,虽然他觉得不公,但是他已不准备辩解,辩解无用!窦建德说的不错,该死的会死,可该死如何界定,只能说是弱肉强食,这世上,本来就是谁的拳头硬,屠刀就在谁手上!

    窦建德不理宇文智及,只是轻声道:“我本以为,尔等会投靠东都,所以并不理会。可没想到……你们终究还是来到了我这里。知道隋帝在此,我马不停蹄的赶来,却还是迟了一步。本王本是隋臣,后遭人陷害,无奈揭竿而起。先帝倒行逆施,三征辽东,又逢灾年,河北、山东两地民不聊生,十室九空,本王痛心疾首,无奈只能自保,也管不了许多。吾为隋之百姓数十年,隋为吾君二代矣。今宇文化及弑君,大逆无道,此吾仇矣,此隋臣仇矣,天下大乱,大道不公,本王既然还在河北,宇文化及送上门来,本王当为诸公讨之。”

    群臣面面相觑,从未想到窦建德会说出这番话来。

    谁都认为窦建德是盗匪,谁都认为窦建德和大隋势不两立,可谁能想到,为杨广报仇的竟然是窦建德。可更多的人只是想,窦建德亦是和萧布衣相同,无非是博得名声而已。

    窦建德不管群臣所想,只是一挥手,手下推着个盖着白绸的车上来。车子‘咯咯’,似乎载物极重,群臣凛然,暗想这不知道是什么杀人利器。不承想苏定方掀开白绸,有银光闪烁,车上装的竟是满满的银锭。

    窦建德轻声道:“本王只想保一方平安,无意和尔等为敌。尔等既然来了,想留的可以留下,本王不会亏待,想走的请便,这里就是诸位盘缠。本王知道诸公或不在乎这点财物,只是聊表存心。去西京也好、去东都也罢、就算去草原义成公主处、本王均会派兵护送你们过河北。到底何去何从,还请诸公自己定夺。”

    群臣诧然,从未想到竟是这种结局,众人有迟疑、有怀疑、有感谢,一时间无法做出抉择。窦建德的目光却是落在棺椁上,隐有悲痛,“江都军皆可离去,可宇文化及与国连姻,父子兄弟受恩隋代,身居不疑之地,而行弑逆之祸,若不诛之,本王亦是无法向天下交代。定方……”

    “属下在。”苏定方快步上前道。

    “宇文化及弑君,当诛九族,将宇文兄弟,子侄尽数绑了,明曰午时斩于市集,以儆效尤!”窦建德轻声道。

    宇文智及听了,有如五雷轰顶,径直晕了过去,宇文化及怒道:“窦建德,你好毒,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原来他还有两个儿子,也在江都军中,窦建德此举,无疑将宇文家斩草除根。

    窦建德转过身去,淡然道:“宇文化及,本王无愧于心,何惧鬼神?死到临头,不知道你还有何话想说?”)

    墨武《江山美色》永久免费阅读网址: http://www.bedbangkok.com/js_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