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美色

作者:墨武

    萧布衣一句寻常的问话,放在不寻常的环境中,众人理解的意思自然是大同小异。

    无论城头兵将还是城下逃兵,都是心中惴惴。

    城头徐昶等人一听,自然震骇莫名。暗想刘复礼这快就败,让人觉得不可思议,原来是早就投靠了萧布衣,他不但将雷泽城拱手相让,而且还伙同萧布衣过来想要骗取任城,其心可诛。

    虽然还有人对此大为疑惑,但萧布衣兵临城下,随时都可能破城而入,这时候信任刘复礼,无疑可能会有杀身之祸。徐昶总觉得刘复礼得父亲信任,轻易不会背叛,还是半信半疑之际,城楼上大将李公逸已破口大骂道:“刘复礼,徐总管待你不薄,你伙同萧布衣前来赚取任城,良心可被狗吃了不成?”

    刘复礼手握长枪,嘴角抽搐,知道已深陷不白之冤,可偏偏无从置辩。

    萧布衣这招好毒!毒的让他没有丝毫还手的余地!

    “徐将军……莫中了萧布衣的离间之计。”刘复礼抬头叫道:“萧布衣一路追赶我等,大军仓促间难以尽下,如今只有千余之众,请派兵出城,管保让他有去无回!”

    想到这里,刘复礼心中有了莫名的震撼,暗想萧布衣孤军深入,若是能擒住他,不但能解任城之围,还可能收复东平,进取东都!

    这个计划浮上脑海后,一发不可遏制,可环视身边众将,刘复礼心又凉了半截。

    他带着几千人手从雷泽城逃出,但从深夜逃到黄昏,如今手上不过数百人之多。萧布衣的铁甲骑兵,伊始就是千余人,到现在并未减少,而且个个神采奕奕。以眼下的人手要擒萧布衣,无疑痴人说梦。可徐昶若是派兵出城,结果完全不同。

    他若有期望的望着徐昶,心中忍不住的懊丧,他知道,若是徐圆朗在,绝对不会错过这千载难逢的机会!

    萧布衣听到刘复礼的建议,却只是含笑的望着墙头道:“徐将军,眼下真的是你千载难逢的机会……”

    徐昶又犹豫起来!

    萧布衣到底什么意思?刘复礼的建议可信多少?若是真的出兵,让人趁机攻进城池怎么办?他狐疑不定,李公逸却已低声道:“徐将军,这二人一唱一和,提防有诈。刘复礼故意说萧布衣可擒,想他威名赫赫,怎么会孤身犯险?我觉得刘复礼还是想要骗开城门,或者……他想要对你不利。”

    徐昶打了个寒颤,“李将军觉得……我应该如何?”

    “让他们河蚌相争!”李公逸沉声道:“徐将军……你让刘复礼去擒萧布衣,可看他的真心假意。”

    徐昶觉得主意不错,城头上高叫道:“刘将军,你身处疑地,非我不肯开城,只要你擒得萧布衣,我等才能信你。”

    刘复礼觉得如同盆凉水浇了下来,半晌无语。

    他怎么能擒得住萧布衣?但是他又如何可以不战?

    握紧手上长枪,刘复礼凄然笑道:“徐将军,这等时机错过,终身憾事。可刘复礼身受徐总管大恩,当肝脑涂地,虽知必死,却不能不战。徐将军……末将若死,萧布衣身单力孤,还请徐将军出兵一战,可图霸业。”

    他说的悲壮,城上城下悚然动容。徐昶意动道:“公逸,我觉得刘复礼不像虚情假意。”

    李公逸慌忙道:“徐将军,这想必是苦肉计,还请将军莫要上当受骗。”

    二人城头商议之时,刘复礼已在马上,向城头遥拜道:“将军,请话于徐总管,说刘复礼,此生不能再为他尽力。”

    遥拜完毕,刘复礼扬声道:“西梁王,你好心机!”

    萧布衣淡然道:“刘将军不用着急,这次骗不开城池,容你我商议再做决定。”

    刘复礼戟指痛骂道:“萧布衣,你害我于不义,我死也不会放过你。兄弟们,是男人,和我上前杀了萧布衣。”

    他一声断喝,手下轰然响应,虽是数百,可悲壮豪迈之气沛然而生。

    徐昶心中微动,不等多说,刘复礼已催马前行,直取萧布衣!

    他知道,萧布衣南征北战,东讨西杀,武功之高,铁骑之猛,天下罕见。他这次出击,必败无疑,可他已别无选择,眼下他唯一能做到事情,就是以血点醒徐昶。

    他只恨,徐圆朗不在任城!

    数百人纵马冲来,气势逼人,萧布衣人在马上,也有了尊敬之意。刘复礼的忠心,让他也是颇为感动。这样的人才,若是收于手下……

    念头一闪而过,见到刘复礼眼中熊熊的怒火,萧布衣不再想着招降的念头。他一路狂追,其实有很多机会径直刺杀刘复礼于马下,但是他并没有这么做。他本来的目的就是,就是要在任城下,离间刘复礼和徐昶的关系,动摇徐家军的军心!

    这个主意,他不想更改。一时之仁,却拿着手下的伤亡做代价,萧布衣不屑、亦是不能为之。

    长枪一挥,黑甲铁骑倏然而动,刘复礼和手下满是悲壮之气,可黑甲铁骑一动,就算城头的徐昶见到,都是忍不住的骇然失声道:“世上竟有如此骑兵?”

    黑甲铁骑如龙在天,如虎下山,前冲之际,已分成了三部分。或许身历其境,只能感觉黑甲铁骑的犀利剽悍,可人在城头,才发现黑甲铁骑指挥灵动,浑然天成。

    黑甲铁骑如龙如蛇,浑然一体,无论冲锋摆动,均已能发挥出骑兵最大的冲击。

    都说哀兵必胜,可无论谁都能看出,刘复礼哀是哀了,已没有半分必胜的可能!

    羽箭漫天,刘复礼身边人马倒下无数,不等靠近黑甲铁骑之时,已被乱箭射死小半,可他终于接近了萧布衣,只有一枪之隔。

    伤亡惨重他已在所不惜,他只求能和萧布衣一战,他手握长枪,在光电火闪的那一刻,用力戳了过去!能刺死萧布衣,他死而无憾。

    萧布衣双眸中带着分感喟,带着丝尊重,更多的却是冷酷无情。他知道刘复礼求死,他知道刘复礼想要杀了他,可两军相争,生死一线。就是这一线,已是刘复礼永生不能逾越的沟壑。

    他精神集中之下,刘复礼所有的动作都慢了下来,刘复礼一枪刺出,在旁人眼中看来,悲壮威猛,势不可当,但是在萧布衣眼中,却已不足一哂。

    他稍微侧了下身子,对手冰冷的长枪擦他肋下而过,甚至磨到了萧布衣的铠甲,可萧布衣早就算定走势,知道刘复礼的威胁到此为止。他后发先至,长枪点出,一刺即收,可已洞穿了刘复礼的咽喉!

    刘复礼微微停顿后,已二马交错,向马下倒去,萧布衣回眸望过去,摇摇头,却已带队屠戮了城下那数百徐家军……

    两军交错之际,铁甲骑兵早就持盾在手,护住周身和马匹,可长刀却是毫不留情的劈了过去。鲜血四溢,人吼马嘶,战场上刀光枪影,冷酷无情,等第一轮冲锋过后,徐家军中能存活的不过是百余人。

    这完全是一边倒的屠戮!

    城头见到,惊骇莫名,虽没有身临其境,可一颗心砰砰大跳,好像要被激出血来!他们这才明白为何黑甲铁骑能够纵横天下,莫谁能敌!这种骑兵的战斗力,他们不要说是没有,就算想都不敢去想。

    刘复礼死,可脚儿却是挂在马镫上,被马儿拖着前行,孤孤单单,鲜血淋漓的撒了一路。萧布衣在这功夫,已率队回转,准备第二轮冲锋。

    既然动手了,当求斩尽杀绝,给城上的兵士带来最大的压力和震撼。可回转过来之时,萧布衣微愕,城下剩余的百来人,没有溃散,纷纷拨转马头,怒视着萧布衣。

    将军已死,他们活着,还有什么味道?

    怒火熊熊,这时候,死对他们而言,已无半分恐惧,生对他们来说,亦没有半分留恋。

    战死,是他们渴望的结果。挥动着手中的兵刃,披着残阳淡漠的光芒,百余人嘶吼着冲来,义无反顾,萧布衣笑容冰冷,却是毫不犹豫的挥动长枪,发出号令。

    黑甲铁骑这次并没有径直冲过去,而是散于两翼,成半圆形兜了过去,兵法有云,十则围之,李靖训练出天下无双的铁甲骑兵,不但将骑兵的威力发挥到淋漓尽致,而且将古人兵法融在其中。

    对手不过百人,以千余铁骑,当然最有效、最冷酷的方法就是,围而歼之!黑甲铁骑进退自如,聚散如风,转瞬间已经围住仅存的徐家军,百余人如怒海悲浪,呼啸后,融入广博的海域,再没有了声息。

    刘复礼全军覆没!

    城头徐昶已然落泪道:“开城,出兵,我负刘将军!”

    世事总是如此,在发生后,才能辨别出真伪,才能引发人的自责。徐昶见刘复礼全军覆没,惊凛黑甲铁骑战斗力的同时,也悲伤刘复礼的惨死,更重要的一点是,他眼睁睁的看着刘复礼去送死,徐家军会如何看他?他要挽回军心,更紧要的是,爹爹已经秘密传令过来,亲自率大军来抗萧布衣,可如今徐圆朗未来,先折大将,徐圆朗怎会饶他?

    有一将站出,洪声道:“徐将军,你乃千金之子,不可擅出,末将请求带三千兵马去击萧布衣。”

    出来那将魁梧高大,叫做张善相,亦是徐圆朗手下的猛将。徐昶这次再不犹豫道:“张将军,你率三千人马去击萧布衣,我随后会派兵支援。”

    张善相应令下城去点人马,就算李公逸,见到这种悲壮,亦是不能再说,只因城头众将望他的眼神中,都有着极度的鄙夷。

    鼓声大响,城门‘咯吱吱’的作响,张善相已率兵杀出,气势汹汹。这时候,铁甲骑兵早已杀完最后一人,所有人凝立远方,静静的望着城门的动静。

    萧布衣以千余铁骑,竟然逼的任城中数万大军不敢出城,也算是一时无二。

    等张善相带兵冲出之际,萧布衣嘴角带丝微笑,却没有迎头痛击。三千兵士对他而言,还可一战,甚至能有七成取胜的把握,但是万一被困,铁甲骑兵必有损失。

    他虽身先士卒,追击数百里并不停顿,可周边的情形却还是了若指掌。心念转动,长枪挥起,铁甲骑兵拨转马头,已向北驰去。

    张善相见刘复礼惨死,早就怒火熊熊,此次出兵,只求一战,见萧布衣北退,毫不犹豫的带兵追去。

    徐昶见状,心中振奋,暗想萧布衣的铁甲骑兵不过是恃强凌弱而已。张善相一出城,就能骇的对手不战而逃,真的是盛名之下,其实难副。

    李公逸却是急声道:“徐将军,我觉得大为不妥,萧布衣不战而走,只怕萧是诱敌之计。”

    徐昶冷冷的望着他道:“你的意思是让我紧闭城门,弃张善相的姓命于不顾吗?”

    李公逸真的如此想法,他绝非和萧布衣同谋,而是小心谨慎,对徐圆朗忠心耿耿。听徐昶已有疑已之意,心中涌起寒意,不敢多言。

    徐昶城头远望,见到张善相和萧布衣均是不见踪影,他虽多疑,并非不知轻重,听到李公逸提醒只怕萧布衣真的是疑兵之计,再杀了个回马枪,张善相不见得抵挡的住。

    虽然很想贬低西梁军铁甲骑兵的实力,可方才在城楼,那股冲击带来的震撼还让徐昶久久难以忘怀。

    连续派出了三队人马作为接援,足足有万余兵众,徐昶这才舒了口气。可这些人马派出去,良久没有音讯。徐昶有些后悔,暗想逞一时意气,倒害整曰担心,李公逸说的虽不中听,可毕竟还是有些道理。没想到才坐了下来,就有兵士急匆匆的赶到,“启禀将军……总管带兵已到兖州,命将军坚守莫动。”

    徐昶霍然而起,失声道:“我爹到兖州了?”

    兖州离任城已不远,徐昶从未想到过,徐圆朗前两曰还在考虑是否出发来援,这快就到了兖州。

    兵士答道:“总管说,大约深夜能到任城。”

    徐昶良久无语,环视周围,暗自心寒。张善相还未回转,徐昶心中已有了不详之意。如今东平已失,刘复礼又死,他坐镇鲁郡,可说是碌碌无为,张善相若是事成,就算小小的击败萧布衣,都算是让他可以将功补过,可若是张善相败了呢?

    众将无语,却都看出彼此眼中的担忧之意。

    不知过了多久,天色已黑,前方嘈杂声传来,看情形,依稀是派出的徐家军,徐昶心中微喜,可见到众人来到城下的时候,不由大皱眉头。

    派出的三拨接应人马均已回转,唯独不见了张善相。徐昶高声问道:“张将军呢?”

    城下将领沮丧不已,良久才道:“张将军一路追击,又中了萧布衣的诡计,被冲杀离乱,中伏而死……”

    徐昶一屁股坐下来,心灰若死。现在想起来,这个结果,出乎意料,看起来又在情理之中,萧布衣黑甲铁骑名震天下,所向披靡,素来都是追别人的命,哪里能让别人追赶?

    张善相去追,如同羊入虎口,怎能不死?

    可到现在才想起萧布衣的厉害,又有什么用?

    正沮丧之际,有兵士急报,徐总管已到,徐昶慌忙去接。原来当初徐圆朗起义后,自称总管,封儿子为大将军,统领东平、鲁郡两郡,自己却是在琅邪发展。本来按照徐圆朗的计划,张须陀死,他可得罗士信投靠,然后可攻打孟海公,径取山东之地。可世事难料,罗士信的确在攻打孟海公,却是已归窦建德手下。

    徐昶碌碌之辈,徐圆朗手下虽然将军不少,但缺乏罗士信这等将才。徐圆朗竭力发展,不过是发展山东半数之地,要知道像萧布衣、李渊那种能天时地利人和三者齐聚的人,毕竟寥寥无几,就算裴矩惊才绝艳,不得时机,亦是难有作为。徐圆朗一辈子到现在才取三郡,到现在又失东平,也怪不得徐昶惶惶不安。

    徐圆朗来到之时,脸色阴沉,让人看不出喜怒。徐昶心中惴惴,强笑道:“爹,你亲自前来,孩儿没有远迎……”

    “现在什么情况?”徐圆朗沉声道。

    徐昶喏喏道:“孩儿……慢慢和你说吧。”

    “不用慢慢说了,我找个人替你说吧。世彻,你来说情况。”徐圆朗淡淡道。一人从徐圆朗身后站出来,恭声道:“是。”

    那人高高瘦瘦,徐昶一见变了脸色,那人叫做刘世彻,本是爹手下第一谋士。没想到爹这次前来,会把他也带了过来。由此可见,徐圆朗对于此役极为重视。

    “眼下的情况是,萧布衣五天攻下雷泽城、半天攻下郓城,然后孤身率千骑追赶刘复礼。刘复礼力尽战亡在任城城下。我军大将刘复礼、张光耀皆阵亡。张镇周已连收东平六县,东平皆在萧布衣的掌握之中。”

    徐昶大汗淋漓,跪倒道:“孩儿督战不利,还请爹爹重责。可实在是鲁郡亦是告急,程咬金以七八万之众牵扯住孩儿的兵力,让孩儿无法分心顾及东平。”

    徐圆朗轻叹声,“程咬金真的有七八万兵力吗?”

    徐昶面红耳赤,赌咒道:“爹,孩儿绝不敢虚言。”

    徐圆朗缓缓摇头,刘世彻道:“程咬金听闻总管率兵前来,已从金乡撤兵。而根据当地民众所察,他不过七八千之人!”

    “七八千?”徐昶脖子上青筋暴起,“决不可能,我几次派人去探,发现他数次增援。怎么会才有七八千的兵力?”

    徐圆朗轻叹声,“昶儿,你中计了。萧布衣明修栈道、暗度陈仓,他取鲁郡是虚,取东平为实。程咬金用昼伏夜出之法,循环用兵,这才给你造成不断增援的假象,不然也不会牵扯住你,如今程咬金……已从金乡撤兵。”

    刘世彻道:“你们若用正兵,早已击溃了程咬金,偏偏周文举用什么偷袭之法,反倒中了程咬金的诡计,程咬金若真的有七八万之众,如何会闻总管前来,连夜撤走?如今的情况就是,萧布衣连番诡计,取下东平,我们连折刘复礼、张光耀、周文举、张善相四将,情形不容乐观。”

    徐昶嘴角抽搐,难以置信,可又不能不信。他终于明白父亲为何会亲自前来,原来在萧布衣、张镇周、程咬金这些名将面前,他直如孩童般。

    “孩儿百死不能恕罪,还请爹爹重罚。”徐昶嗄声道。

    徐圆朗本来面沉似水,听到这里反倒站起来,轻轻拍拍儿子头顶,沉声道:“人谁无错,过而能改,善莫大焉!只是刘将军因你而死,实在让人伤心。”徐圆朗双眸含泪,“萧布衣诡计多端,逼死刘将军,昶儿,你难辞其咎,当收敛刘将军尸体,明曰戴孝送他一程。”

    徐昶慌忙道:“孩儿遵命。”

    徐圆朗这才环视,沉声道:“昶儿无知,有负众兄弟的爱戴,若有不对的地方,徐某当求为他赔罪。”他向四周拱手为礼,众将慌忙跪倒道:“总管言重。”刘复礼城下身死,众将兔死狐悲,难免心中不满,可徐圆朗只是几句话,就让众将再次死心塌地,驭众的本事可说是极为高明。

    刘世彻道:“眼下都已查明,一切都是萧布衣的诡计。眼下生死存亡之际,我等当求同仇敌忾,共抗西梁大军!”

    众将齐声道:“我等当求同仇敌忾,共抗西梁大军!”众人异口同声,声音高亢,一扫颓唐之意,徐圆朗缓缓点头,深施一礼,抬头望向北方,双眸却带了忧虑之意。

    **

    萧布衣击杀刘复礼,张善相二人,却没有丝毫自得之色。杀个回马枪击杀张善相后,凭借铁骑快疾,萧布衣不敢大意,连夜回转到了巨野县。

    张镇周早就收复巨野,在那里安营下寨,萧布衣赶来和他汇合。他们兵出河南来取山东,为求神速,一击而克,到如今,手上不过五万大军。当然攻下东平后,暂时以此为根基去取鲁郡,徐世绩人在东都,会和魏征负责调度运兵前来。张镇周才见萧布衣,就告诉他个不好的消息,“有确切消息,徐圆朗已带兵增援鲁郡,我已命程将军撤离。”

    萧布衣不出意外,点头示意知道,张镇周转瞬告诉他个意外的消息,“卢老三回来了。”萧布衣精神一振,“带我去见。”进了毡帐,卢老三微笑示意,萧布衣打过招呼,目光一扫,却是落在一黑衣女子的身上,诧异道:“思楠,怎么是你?”

    原来营寨中,除了卢老三外,还坐着个人淡如菊的女子,女子虽是蒙着面,萧布衣却是一眼就看出,那正是离别甚久的……吃白饭的思楠!)

    墨武《江山美色》永久免费阅读网址: http://www.bedbangkok.com/js_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