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美色

作者:墨武

    听卢老三说及折墌城之行的时候,萧布衣心思飞转。薛举不明不白的死,让他大起戒心。他知道,李渊绝非表面看起来的那么简单。

    他让卢老三调查真相,并非想为薛举报仇,而是不想重蹈覆辙。

    李渊既然能用这手段对付薛举,当然也可能用到萧布衣身上。萧布衣虽从未和李渊直接开仗,可已经敏锐的察觉到,李渊的势力很不简单。他和李渊的战争,几年前就已经开始,他和李渊的较量,从来没有停止过!

    卢老三虽说没有查到什么真相,萧布衣却已从卢老三的描述中想到很多微妙之处,他不动声色的将这些记在脑海中,慢慢串起来,然后准备到关键的时候使用。

    他的成功,绝非无因。因为他虽比李渊年轻,但是若论隐忍上,已丝毫不让李渊。

    现在他需要很关键的一环,就是要知道刺客到底是谁,莫贺咄毕到底打着什么算盘,草原因素瞬息万变,他已经嗅到了其中的血腥暗藏。而解开这个谜题的关键,很大程度在思楠身上,可他不想勉强她说出来。

    但思楠显然和他唱着对台戏,脱口就说出刺客萧布衣认识,那一刻,萧布衣心中的震撼,无以伦比。

    刺客武功高、或许比思楠还高,方才思楠也说过,她不如刺客。思楠绝非个客气的人,她说不如刺客,当然就是不如刺客。

    武功比思楠还高,他又见过的人,简直屈指可数,呼之欲出!

    见萧布衣脸色阴晴不定,思楠道:“你还没有想到是哪个吗?”

    “反正你也要说。”萧布衣笑道。

    他镇静自若的表情倒让思楠琢磨不透,思楠叹口气道:“你这么聪明,当然已经猜到了,符合条件的没有几个人,我也没有想到鹊山要杀你的符平居会去了折墌城,他真的无所不在!”

    见到萧布衣微愕一闪而过,思楠问道:“你不信?”

    萧布衣目光一闪,“为何不是社稷坛杀我的符平居?”

    思楠皱眉道:“原来你已经知道……两次出现的符平居并非一个人。”

    萧布衣兴趣大增,“那你又是如何知道?”原来当初他和思楠鹊山对战符平居,二人就曾研究过两次出现的符平居是否同一个人,后来思楠匆忙南下,这问题也就不了了之,没想到一年过后,二人显然都了解些真相。

    可思楠又是从哪里知道的消息?萧布衣蓦然发现,他对思楠的兴趣,还远超过了符平居。

    思楠冷冷道:“萧布衣,好像是我先问的问题。”

    萧布衣爽快道:“已经过去的事情,不算是秘密,我就不妨告诉你,据我所知,社稷坛刺杀我的符平居就是裴矩,亦是大隋的黄门侍郎,他还有另外的身份,就是楼观道的道主……亦是北周的天涯!”

    他不怕思楠说出去,因为他知道,思楠其实也没有谁可以倾述。更何况,他不想让思楠认为,他在欺骗她什么。

    将关于裴矩的事情简单的说了一遍,因为关联极多,自然又说到天涯明月一事,思楠双眸满是惊奇,静静的倾听。萧布衣已知道,这个吃白饭的妹妹,知道的东西也是可怜。不过又过了一年,她除了会杀人外,还多少会思索,主动的去寻求答案。萧布衣觉得,这是个好现象。

    等认真听萧布衣说完后,思楠这才诧异道:“你说裴矩就是符平居?那么说,我第三次遇到的符平居是裴矩?”

    萧布衣惊奇道:“你在和我分别之后,又碰到过符平居?你怎么能活下来?”

    思楠这次并没有拒人千里之外,简单道:“杨广绝非那么容易杀的,你要知道,这人对自己的姓命,比谁都要看重。我想要进入皇宫对他行刺,就和洛水袭驾样,需要别人的安排。让我刺杀杨广之人说……到时候自然有人会接应我,我没有想到出现的是符平居。”

    她到现在,仍是不肯说出指使她的人是谁,萧布衣唯有苦笑,却也钦佩她的坚持。

    “当初我见到符平居的时候,也很是诧异,不过他却对我暂时没有恶意,他给了我进入宫中的令牌,我这才得以混入宫中。你说符平居就是裴矩,这大有可能,试问若非宫中重臣,怎么会能让我随意进入宫中呢?”思楠认真道。

    萧布衣微笑道:“我方才也和你说了,裴矩若是符平居,一切都好解释。他苦心积虑,推翻隋朝,妄想自己称帝,掌控东都,是以才想杀我。”

    “可以他的身手和身份,要杀杨广,不过是轻而易举的事情,他为何一定要假我之手呢?”

    “不是裴矩假你之手,而是收养你的人假你之手。”萧布衣正色道:“你总不会说,这两个人是同一个人吧?”

    思楠头一次露出苦恼之色,“当然不是同一个人!可裴矩显然和他有关系,他可是……他要命令裴矩杀杨广也不难呀,为何一定要我去杀?”

    她语气不再波澜不惊,而是有了丝不满,萧布衣心中一动,暗想思楠口中的他,当然就是收养她的人,思楠认为,他可以指挥裴矩,那他当然就应该是昆仑!把念头压制住,萧布衣淡漠道:“杀一次也是杀,杀两次也是杀……”

    萧布衣话音未落,只听‘呛’的一声响,思楠已拔出长剑向他刺来!

    **

    萧布衣一惊,并无稍动,长剑离他半尺之距已然停下,思楠持剑之手本来稳若磐石,可那一刻,却有了颤动。

    她纤手晶莹如玉,可五指收紧,一条青筋在手背上浮现,甚至也有些颤抖。

    萧布衣凝望剑尖,没有丝毫愤怒不安之意,轻声道:“我若有什么说错的地方,还请你谅解。”

    思楠双眸露出不安之色,夹杂着苦闷,“你没有说错!可我不知……我是否做对了!”

    ‘呛’的一声响,思楠还剑入鞘,缓缓的坐下来,低声道:“我方才真想一剑杀了你!”

    萧布衣苦笑道:“思楠,不知我哪里得罪了你呢?”

    思楠双眸缓缓的闭上,喃喃道:“我这一年来,过的很不好!”她说完后,再无声息,可脸上黑巾无风自动,可见心情极为的激动。

    她是天下无双的剑手,一个女子,剑法能与男儿争雄,已经是很值得骄傲的事情。她清心寡欲,专心练剑,亦知道七情是阻止她提高剑法的心魔,可她此刻,却显然没有想到这点。

    她陷入了苦恼之中,萧布衣看出,她改变了许多。

    不知过了多久,思楠这才轻声道:“你为何不问?”

    “问了你会说?”萧布衣道。

    “你没问怎么会知道我不说。”思楠反诘道。

    萧布衣无奈的摇头,想了半晌,“那你为何过的不好呢?”他有些勉为其难的味道,但真诚可见,思楠一直凝望着他的双眸,眼中烦躁渐去,露出丝温暖之意,“我以为你会问折墌城的事情。”

    “那些不过是枝叶末节,事情都已经过去了,我们知道鹊山的符平居再次在折墌城出现就好。”萧布衣淡然道:“相对于刺客而言,我更关心你!”

    思楠手抓座椅的把手,冷冷道:“我不需要你的关心,我的事情,和你无关!”

    她口气再次生冷,拒人于千里之外,萧布衣并不着恼,微笑道:“我关心你,也和你无关呀。你需要不需要是一回事,我做不做是另外的一回事!”

    “这就是你一直信奉的对朋友之义吗?”思楠问道。

    萧布衣肃然道:“不错!”

    “你真的是个奇怪的人,或许……你们都是奇怪的人吧。”思楠喃喃道:“萧布衣,其实我虽然表面很冷静,但是我内心很不安……自从洛水袭驾后,我就很不安,我杀了个不想杀的人。”

    “你是说……不想杀陈宣华?”萧布衣问道。

    “你见过陈宣华吗?”思楠道。

    “见过。”萧布衣脑海中浮现出假陈宣华临死前的那张脸,那张脸上凄婉欲绝,可无怨无悔。

    “我和她……”思楠的声音颤抖起来,无法遏制,“是不是真的很像?”

    萧布衣很是奇怪,“据我所知,你当时刺出那剑后,陈宣华幂罗已掀开,你应该见到过她的面容!”

    “我忘记了。”思楠紧闭双眸,颤抖道:“你观察的很仔细,我的确见过陈宣华的那张脸,但是惊虹一闪,我那时候……脑海一片空白,事后我又刻意忘记,到现在,我真的不记得陈宣华长的什么样子!萧布衣,你相信我!”她霍然睁开双眸,紧张的望着萧布衣道:“你相信我,我真的……真的……不记得她的样子了。”

    萧布衣皱眉道:“好,我相信。”

    “那你见过陈宣华,可否告诉我,我是否和她很像呢?”思楠问道。

    萧布衣无奈道:“我的确见过她,但是……我从未见过你的面容。”

    思楠微愕,毫不犹豫的伸手去揭黑巾,萧布衣慌忙止住道:“等等……”

    “等什么?”思楠不解道。

    “你说过,谁见过你的面容,你就会杀了谁,无论男女。”萧布衣吃惊道:“我可不想看了你脸后,和你决出生死。”

    “我三个任务均已做完,不再受这个誓言的约束。”思楠已伸手摘下了面巾,然后……一张清秀绝俗、非人间之秀美的面孔,已现在萧布衣的眼前。

    萧布衣虽早有准备,知道思楠极可能和陈宣华长的很像,可见到思楠面容之后,还是眼前一亮,良久无言。

    那张脸宛若花树堆雪,新月初升,让人望去,只觉惊艳!

    他一眼就看出来,思楠的确和陈宣华长的极像,可又大有不同。相同的是在面貌,不同的却在气质,他见过的陈宣华虽假,可却有种天生的雍容之气,思楠虽和陈宣华相像,但是神色中却多了分野姓。

    或许,她们二人成长的环境截然不同!

    望了良久,思楠忍不住道:“萧布衣……你说话呀。”她脸色有些苍白,可能太久戴着纱巾的缘故,这时候多少有些激动,带着分酡红,更增娇艳。

    萧布衣移开了目光,轻声道:“很像,若是乍一看,很可能会觉得是一个人。”

    思楠双拳紧握,双眸有了焦灼之意,“萧布衣,你如此聪明,我和陈宣华如此相像,这说明了什么?”

    萧布衣半晌才道:“不知令堂可曾说过……你有个姐姐或妹妹?”

    思楠摇头,坚定道:“从来没有!”

    萧布衣舒了口气,“那就是说,你和陈宣华没有半点关系。”

    “你骗我!”思楠霍然站起,大声道:“你肯定认为,她和我是姐妹,对不对?不然你怎么会如此问?你都这么认为,那么说我的感觉没有错?当初我从未想过要杀她,是她突然凑上前来!我不想杀她,我杀了她那一刻,我真的很心痛!我后来就是因为想到了她,这才没有杀了裴茗翠。我竭力的想要忘记洛水的那一幕,可我每次做梦都能记起,我刺她一剑的时候,我的心口也在痛,你告诉我,这是为什么?”

    思楠少有的失态,眼中盈盈泪珠,萧布衣暗自叫苦,“我……她……你……思楠,这些都是意外,或许我看错了也说不定。”

    “你撒谎!”思楠手握剑柄,忿然道:“你们都在骗我,你也不例外!”

    门外脚步声急促,张镇周的声音从帐外传来,“启禀西梁王,老臣有急事禀告。”

    萧布衣心中一动,“我没事,退下吧。”

    张镇周应了声,聚集的众人散去。萧布衣和张镇周合作这久,当然明白张镇周的意思,思楠情绪激动,声音变大,随时都可能对他不利,张镇周怕他有失,这才借口求见。

    张镇周突如其来,倒是稍微稳定了思楠的情绪,她本非如此失控的人,可实在压抑太多,陡然爆发,这才宛若山崩地裂般。

    可外界介入进来,她又暂时的恢复了淡漠,可萧布衣已经看出,她已压抑不住自己的伤悲。

    萧布衣饶是足智多谋,一时间也是不知如何劝导开解,思楠说的不错,他的确怀疑思楠和假陈宣华是姐妹,谁都不能证明是,但是谁都不能证明不是!

    “我杀了她后,一直心中不安,一直欺骗自己看错了。”思楠闭上眼眸,泪水滑落,“我本来以为自己已忘记,可我在杀杨广之时,他证明我没有看错!他望着我的眼神让我知道,陈宣华真的像我。”霍然睁开双眸,思楠凄然问道:“萧布衣,我那一刻不想杀杨广,他那么痴情,对陈宣华那么痴情,宁可自己死,也不想伤害我,我怎能杀他?”

    萧布衣安慰道:“我知道你没有杀他……”

    “我没有杀他有什么用?”思楠厉声道:“他还是死了,他因为我死了。这世上……还有什么有如情人的当胸一剑更加致命?我走了,我知道他一定会死,他已绝望,可我不能不走!”

    她泪水再次滚滚而下,可见这件事给她造成的困惑极大。

    萧布衣这才明白,这一年来,思楠的确不好过。

    “一直以来,我只听说,陈宣华是红颜祸水,杨广荒银无道。”思楠咬着嘴唇道:“可陈宣华为了心爱的人,挡了一剑!杨广为了心爱的人,自尽身亡!这难道是红颜祸水,这难道是荒银无道?萧布衣,你这么聪明,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

    萧布衣感觉聪明二字有如根针般,刺入了他的胸膛。他早知世事无奈,可他还能说什么?

    “这一对痴情的人,却先后死于我的剑下,我到底做了什么?他们又做错了什么?你这个聪明人,告诉我这是为什么?”思楠突然嗄声道:“而且这中间还有一个,可能是我的亲生姐妹。萧布衣,这一切,都是因为你……我恨你!”

    她双眸陡然间寒光闪现,再次拔剑,一剑光寒,直刺萧布衣!

    这一次,她不会再住手!

    她本万事淡漠,可这一年来,受尽内心折磨,她把所有的根源归结在萧布衣的身上,萧布衣不死,她不会安乐……

    剑光耀处,鲜血迸出,帐内静寂一片。

    **

    思楠一剑刺中,眼中却是有了迷惑之意,她没有想到过能刺中萧布衣!可这一剑,却是实实在在的刺在了萧布衣的肩头。

    萧布衣没有惊惶、没有闪躲、没有愤怒、没有反击,他只是望着思楠,笑容带有分怜悯,同情中带着无奈。

    思楠停剑不发,喝道:“萧布衣,为何不还手?我知道,你这一年武功不会放下,可你要想杀我,就要出刀!”

    她拔剑而出,带出一溜血滴,空中鲜血飞溅,凄艳惊心,思楠振臂再刺,可剑到中途,终于还是止住……她没有见到萧布衣有半分拔刀的意思。

    纤手剧烈的颤抖,思楠颤声道:“萧布衣,今曰有你无我,有我无你,你真的不想还手吗?”

    萧布衣长叹声,“思楠,你错了。我和你,从未势不两立。如果你刺我几剑,能觉得好受些,我挨上几剑又有何妨?你让我出刀,你难道不知道……我不会杀你?”

    他说的真诚坦荡,一双眼眸更是晶晶闪亮,一霎不霎。

    思楠身躯巨震,不知望了多久,一跺脚,闪身出了营帐。可才出了营帐,就见到远方火光熊熊照的大营如白昼般,近处长矛林立,刀光闪耀,思楠二话不说,轻叱一声,已挺剑击去。

    张镇周远远见到,心中大寒,他终究还是放心不下萧布衣,是以远远留守保护西梁王!他见到思楠的第一眼就知道,这种女子,祸乱之源,是以他早就让兵士准备。对付高手,他当然有自己的办法。见思楠挺剑杀来,张镇周只以为萧布衣出了意外,令旗一摆,最少有十数把长枪刺出,刀斧手却已手臂凝立,只等思楠落地,投掷刀斧!

    这种杀阵,专门对付高手!

    萧布衣冲出帐外,不由大惊,腾空而起喝道:“住手。”他后发先至,终于伸手拔刀,刀光一耀,矛头断落。

    众兵士见状大惊,不等张镇周下令,已经纷纷后退。思楠脚尖再点,已经冲出营去,没入沉沉夜色。还有兵士想要阻拦,萧布衣长声道:“本王有令,放她出营!”

    他一声喊过,轰轰隆隆,众兵士纷纷退后,让出一条路来。张镇周慌忙上前道:“西梁王,老臣不知……”

    “张大人忠心耿耿,没有过错。”萧布衣见他望着自己的肩头,摇头道:“皮外伤,不妨事。张大人,你坐镇军中,我去去就回。”

    他还刀入鞘,大踏步向思楠离去的方向奔去,张镇周本想劝住,终究还是后退。却早就派人去找孙少方等人,让他们跟随萧布衣而去,看看有何需要帮手之处。

    萧布衣冲出大营,才发现天边微亮,暗想又是一夜未眠。奋起力气,举步急追,可佳人已渺,再看不到踪影。

    孙少方等人气喘吁吁的赶到,萧布衣有些歉然,简略说明事情始末,让孙少方先派人回转通知张镇周无事,自己却是放心不下,继续搜寻。等到天边红曰隐隐,朝霞满天的时候,萧布衣已搜遍方圆数十里。

    秋风起,露水浓,萧布衣焦急如焚,并无归意。

    举目远方,只见天苍苍、野茫茫,红叶乱舞,野草摇曳,远方人影不见,暗想思楠会去哪里?她举目无亲,从折墌而归,她去折墌干什么,她会不会再去哪里?

    心乱如麻,可冷风吹过,萧布衣这才冷静下来,徐圆朗大军已至任城,大战一触即发,无论如何,他都要回转安定军心,商讨对策。

    缓缓转身,萧布衣长叹声,迎着朝阳向大营走回,只是才走了两步,萧布衣又止住了脚步。

    朝阳升,秋风起,远方树下,站着一人,背对朝阳,茕茕孑立。

    深秋之晨,荒芜凄凉,却掩不住那人的落寞孤单。只是那人双眸晶晶,凝望着远方的萧布衣,一霎不霎。

    秋风冷,萧布衣却蓦地感觉阳光温暖灿烂,一夜疲倦云消雾散。大踏步走过去,柔声道:“思楠,你没事就好……”)

    墨武《江山美色》永久免费阅读网址: http://www.bedbangkok.com/js_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