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美色

作者:墨武

    徐昶见到罗士信的那一刻,握紧了拳头。

    除徐昶外,议事众人其实并不知道罗士信和徐圆朗的准确关系。就算是徐昶,对当年一事也是懵懵懂懂。

    他只知道,自己是火门中人,父亲是将门的将军,而罗士信和父亲一样,均是将门中人。

    他们都属于太平道人。

    一入太平门、终身太平人,可毫无疑问,罗士信已背叛了太平道,按照父亲的说法,这人应该终生受到太平道无穷无尽的追杀。

    师尊武功盖世,手下四道八门,能人异士无数,不要说要杀罗士信,就算要杀张须陀,都不见得没有可能!

    可罗士信竟然还好好的活着?

    想到这里,徐昶只觉得滑稽可笑。可更让他觉得滑稽可笑的是,父亲一直说,所有的一切都是听从天意安排,起义终究能够成功,但是到了如今,谁都能够看出来,徐圆朗若能坚持到明年的开春,已经是个奇迹。

    徐圆朗现在不过拥有鲁郡、琅邪两郡,如何能抗拒萧布衣的百万雄师?

    奇迹,在哪里?

    徐昶想到这里的时候,才发现父亲一直在望着罗士信,罗士信也一直望着徐圆朗,二人的目光中蕴含着点他看不懂的含义。众人见到徐圆朗一直盯着罗士信,表情复杂,隐含振奋,均是以为他觉得绝处逢生,喜不自禁。

    刘世彻觉得徐圆朗甚至有些失态,因为罗士信自从入殿后,徐圆朗就是这么呆呆的望着他,一言不发。罗士信说完话后,亦是冷漠如冰。

    轻咳声,刘世彻道:“总管大人……”

    徐圆朗终于从沉默中惊醒过来,“罗将军,许久不见。不知遽然来此,有何贵干?”他态度已变得沉凝,又如一方霸主。

    罗士信一语石破惊天,“据我来看,鲁郡最多只能再守四个月。”

    众人变色,李公逸痛斥道:“罗士信,你来做萧布衣的说客不成?我等十数万大军在此,萧布衣不过数万之众,到如今按兵不动……不过是……”

    他欲言又止,只因为见到徐圆朗望过来,眼中满是责备之意。

    罗士信道:“你们按兵不动,非不为也,而不能也。只因为西梁军威名之下,速取东平,让你等心惊胆寒,已生惧意。你等深沟高垒,坚壁清野,妄想逼退西梁军,却不知道,区区五万兵士,就压的你等不敢出战。等到明年开春之际,道路通常,粮秣畅通,萧布衣只要再增兵数万,你等不攻自溃。萧布衣并不急于攻打你们,并非兵力难遣,而是聪明之至。而五万你等都是不能抗衡,西梁王坐拥百万雄兵,你等拿什么抗衡?”

    众人已变了脸色。

    虽然他们不想承认,可却不能不承认,罗士信说的极有道理。

    大兵压境的压力,实在让他们难以承受。现在萧布衣区区五万兵力,就已经让他们人心惶惶,若是十万、二十万兵临城下,他们都不能保证自己不投降,又如何保证手下能坚持到那个时候?

    而调动二十万兵力对萧布衣而来,实在是轻而易举之事。

    谁都知道,东都只是正规的卫府精兵,就有二十万之众,以萧布衣地域之广,招募百万雄兵,亦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李公逸又急又气,“罗士信,你难道是给萧布衣做说客的吗?”

    徐圆朗摆摆手,沉声道:“真依你言,那又如何?”

    罗士信沉声道:“坚壁清野绝非良策,想李渊此举对付薛举,实因有关中四塞之地。你等效仿此举,却有被萧布衣瓮中捉鳖之嫌。”众人都是面红耳赤,可见徐圆朗并不恼怒,只能压制火气。罗士信却是侃侃道:“我这几曰来,从阳谷出兵,已取寿张、范县两地。西梁军连连败退,不可一世的西梁军,看起来并非不可战胜。”

    众人又是振奋,又是心酸。振奋是因为罗士信并非虚言,而心酸却是因为,寿张两地本来是徐圆朗的地盘。

    “罗将军到底有何高见,不妨直言。”刘世彻道。

    罗士信道:“若依我见,当主动出击,一举击溃来犯之敌。”

    李公逸吸着冷气,“罗士信,你站着说话不嫌腰痛,若是我们……”他本来想说,若是能打败萧布衣,何须乌龟一样,可这样说未免太削减士气。

    刘世彻比起李公逸聪明很多,主动问道:“罗将军既然肯来,难道说长乐王已有和我们共进退的打算?”

    “我只能说,机会就在眼前。”罗士信道:“眼下我已攻到梁山,和秦叔宝交过手,试探出西梁军并非不可战胜。若是徐总管肯主动出击,到时候我攻萧布衣的后路,以徐总管眼下的兵力,击退他们,完全可行。”

    徐圆朗郑重道:“罗将军,我只想问一句,你今曰带兵来攻萧布衣,是你的主意,还是长乐王的主意,抑或是……其他原因?”

    他问的极有深意,除罗士信外,只有徐昶明白一二。

    众人凝神倾听,罗士信沉默良久,“我可说服长乐王出兵。”

    “这么说,这次出兵,罗将军并没有得到长乐王的许可?”刘世彻大为诧异。

    李公逸冷笑道:“罗将军,若真的如此,我只怕加上你,也是于事无补吧?你拖我们下水,对你有何好处?”

    罗士信双眉一扬,冷笑道:“眼下是最好的机会,你等若是不信,我多说无益。眼下我就在寿张驻兵,你等若是想通了,还可来找我,再定大计。”

    他说完后,转身就走,徐圆朗突然叫道:“罗将军。”

    “何事?”罗士信并不转身。

    徐圆朗犹豫片刻,“罗将军,我想和你……单独谈上几句。”

    群臣凛然,知道罗士信武功高强,怕徐圆朗有危险,才要劝阻,徐圆朗摆摆手,止住众人。他毕竟还是一方霸主,言出法随,莫敢有违。徐圆朗决定的事情,谁都看出来,没有人能够阻拦。

    罗士信沉吟良久,这才道:“好!”

    **

    徐圆朗舒了口气,已经当先行去,带罗士信到一偏厅,屏退左右,就算徐昶,都被拦到了外边。

    徐圆朗为罗士信倒了杯茶水,轻声道:“罗将军,请喝茶。”

    “我到这,不是为了喝茶。”罗士信冷冷道。

    徐圆朗轻叹道:“罗将军,上次一别,有数年未见了,我从来没有想到过,你会投靠窦建德。我也从未想到过,你会来找我。”

    “我到这里,也不是为了说这些闲话。徐总管,你若有意,你我联手,要胜萧布衣的大军,并非全没有把握。”

    徐圆朗苦涩的笑道:“胜了又如何?”

    罗士信怔住,一时间不知如何回答。

    徐圆朗道:“你说的不错,萧布衣在巨野只有五万左右的兵力,我等若是拼个鱼死网破,说不准能大破西梁军。可罗将军也应该知道,巨野在萧布衣的版图上,不过九牛一毛,五万西梁军对萧布衣而言,也是无足轻重……”

    “都像你这么想,那萧布衣永远不可战胜。都像你这么想,我们只能坐等他一个个剿灭。”罗士信冷笑道:“如今萧布衣的策略就是……”

    “我不关心他的策略。”徐圆朗打断道:“罗士信,我只问你,你来攻打萧布衣,是师尊的意思,还是你自己的主意?”

    他单刀直入,显然也是目光敏锐,罗士信沉默下来,“有区别吗?”

    “区别很大!”徐圆朗正色道:“若是师尊有令,我就算倾尽全力,也会和你兵合一处,无论成败!我这条命,本来就是师尊所赐,再还给师尊,也没有半分怨言。可若是你的意气行事,我凭什么和你一起全军覆没,飞蛾扑火?”

    “你难道从未考虑过你的手下?”罗士信冷冷道。

    徐圆朗叹道:“相对师尊而言,这些人算得了什么。”

    他说的极为冷酷无情,罗士信并不诧异。实际上,他以前对师尊亦是如此的崇拜和信任,为了师尊,甚至可以出卖张须陀。

    那次出卖,当然比徐圆朗还要冷。

    想到这里,罗士信感觉胸口微痛,张须陀虽死数年,可每次想起,他还是忍不住的心痛。他知道秦叔宝也是如此。

    “徐总管,实不相瞒,我并没有再遇见师尊。”罗士信叹口气,望着同样将门中人,感慨万千,“我只是在走……自己选择的路。机会就在眼前,你是否抓住,还看你自己的主意。”

    他转身就要离开,徐圆朗脸上突然露出极为怪异之意,“你一直没有见过师尊?”

    “师尊若是见到我,如何会让我活到今曰?”

    “我也一直没有见到过师尊。”徐圆朗的声音突然有些发颤。

    罗士信身形一凝,“你要说什么?”

    徐圆朗上前一步,“罗士信,自从你走后,我就再也没有师尊的消息。不然我也不会只安守三郡,再无他图。”

    望见罗士信凝立不动,徐圆朗几乎以为他没有听到自己所言,“罗士信,你不信吗?”

    “你这几年再也没有见过师尊?”罗士信的声音也有些发颤。

    徐圆朗苦笑道:“此事千真万确,罗士信,当初你来之时,我是何等兴奋,你解围与否无关紧要,我只以为……你是得到师尊的号令才过来,哪里想到,全然不是这回事。”

    罗士信霍然转身,“你说……师尊数年没有出现了?他会去哪里?”

    他虽不满师尊的安排,可毕竟自幼被师尊养大,在背叛师尊的同时,也有内疚之意,听闻师尊数年不现,心中不免有了惶惶之意。

    徐圆朗颤声道:“你也认为师尊有了意外?”

    罗士信哂然道:“师尊武功盖世,怎么会有意外。”见到徐圆朗满是惊惧的脸,罗士信陡然心中有了个可怕的念头,失声问,“当初你怎么会知道我会来投靠,那时候,师尊尚好?”

    徐圆朗摇头道:“那时我就没有见过师尊,我知道你会来,是因为……师尊用独门的通讯之法话于我知,后来……你岂不真的来了?”

    罗士信嘴角抽搐两下,脸色有说不出的可怕。

    徐圆朗心中一动,“当初你……你……离开张将军之时,当然见到了师尊?”

    罗士信失魂落魄道:“没……没有。我也是得到师尊的独门传讯。”他从未怀疑过师尊的命令,是以不能有违,可今曰和徐圆朗一对质,心中竟忐忑不已。越想越是混乱,越想越是惊惧,罗士信大叫一声,已经冲出偏厅。

    早有盗匪聚在外边,徐昶见罗士信冲出,脸色大变,只以为父亲有了意外,慌忙率众人拦截。

    罗士信一伸手,两个盗匪已然飞了出去。徐昶才要出手,徐圆朗已经冲了出来,喝道:“住手,让他走。”

    众人见徐圆朗无事,慌忙闪开,罗士信身形一晃,已经消失不见。众人七嘴八舌的问候,徐圆朗脸上亦是和罗士信一样,不停抽搐,见鬼一样,喃喃道:“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罗士信冲出任城的时候,失魂落魄,脑海中只是想着这两句话。他在得师尊命令后,无奈遵从,却从未想到过,师尊的命令也会有假!

    要杀张须陀,到底是不是师尊的命令?他因此背叛了师尊,难道说,他又做错了?

    罗士信混乱不堪,孤魂一样的在雪地上行走,一直到夜幕降临之时,这才回到守城寿张。兵士见到他表情可怕,没有谁敢问候一声。罗士信对已严格,对手下亦是严厉到苛刻的程度,可他素来十分公正,战胜后所得的钱物分文不要,悉数的都分给手下。所以他能最短的时间内,建立一支纪律严明的铁军,可也正因为他太公正,不苟言笑,所以他并没有一个朋友。

    他可以统领千军万马,但是他找不到一个可说话的人。

    师尊传讯的记号素来都是独一无二,不会有旁人冒充!罗士信走向自己的府邸,还是想着这个问题,可师尊若还是健在,怎么会突然要害张须陀,为何这数年再也不见?

    这很不正常!

    罗士信想到这里的时候,又是忍不住的发抖,这时候,他见到府邸有点亮光。这是他住的地方,任何人不得他的许可,不能进入,来到这里的是谁?见到亮光,他怔怔的前行,油灯下,一红衣女子站起,惊喜道:“士信,你回来了?”

    罗士信嘴角抽搐两下,突然扑了过去,一把抱住那女子,紧紧的,让女子难以呼吸。

    女子并没有慌乱,只是有了惊诧,不知道什么事情能让这个铁打的汉子失魂落魄。可她只有心痛心酸,因为她无能无力。

    “怎么办?我到底做了什么?红线……你告诉我,我应该怎么做?”罗士信紧紧的抱着这世上,最后一个关心他的女子,涕泪横流!

    **

    风雪飘零夜,数十骑从东而来,撕裂黑暗,来到东都上春门处。马蹄轻快,踏破了雪夜的寂静,亦是惊醒了守城的兵士。早有兵士上前,见到为首那人,吹了声哨子,上春门有了丝搔动,无数兵士涌出来,分列两旁。

    他们神色中兴奋夹杂着仰慕,尊敬中带着敬畏,因为他们要护卫的是,东都第一人!

    萧布衣见众兵卫列在路旁,有些无奈苦笑,只是点点头,带众人进入了东都城。

    原来他御驾亲征,东都军民均已知晓,所有人都是心中爱戴,却是夹杂着担心。从东平到东都,近千里的路程,不知道夹杂着他们多少的思念和担忧。

    西梁王公务繁忙,始终在东都和前线奔走,这些兵士知道西梁王回转,无以表达心中的感激,只能列道两旁护卫。

    现在的西梁王,无论在哪里,身边都是护卫云集,不要说假符平居,就算是虬髯客亲自前来,一时半刻也到不了萧布衣的身边。

    长街肃清,兵士延展开去,无声无息的护卫着萧布衣。萧布衣心中感动,催马已到西梁府。

    回到王府,萧布衣吩咐众人莫要惊醒府中众人,悄悄的来到略显冷静的大厅坐下来。望了眼如影子般跟随的思楠,萧布衣道:“我回到家了,安全了。思楠,你也累了,不如去休息吧?”

    他口气谦和,和朋友商量一样。思楠经过一番情绪激动后,已经恢复到以往的冷漠,她又留在了萧布衣的身边,和以前一样,仿佛从未有离开过。

    她虽刺伤了萧布衣,萧布衣却没有责怪的意思,反倒对她有些怜惜。

    他虽不知道思楠到底要求他做什么,想要从昆仑那里得到什么答案,但毫无疑问,思楠很不快乐。他只希望,能尽自己一分力,帮助思楠。

    他知道思楠的思维,很多时候虽不可理喻,但是她已经慢慢的有自己的思想。他答应思楠要找虬髯客替思楠问清楚一切,可虬髯客却始终再没有来找萧布衣。

    萧布衣这才知道,原来在这世界上,想找一个人,是如此的困难。

    思楠不知看了多久,这才道:“萧布衣,你还是一如既往的简朴。我本来以为,身为现在天下第一人的你,王府会奢华非常。”

    萧布衣笑道:“因为我还是我,你还是你。这个天下,总会不停的改变,但是有一些东西,永远不会改变。”

    “比如说?”思楠好奇问。

    “比如说……友情、爱情、还有亲情。”萧布衣说到亲情的时候,多少有些怅然。他回转东都,就是因为亲情,可他撇开了这份愁绪,认真道:“占有的多,不意味你得到的多。就算你把全天下的珠宝放在你屋子中,你真正得到它了吗?没有,因为你不在了,它还在!”

    思楠认真的思索,半晌才道:“你说的比道信还要高深。”

    萧布衣一震,“你见过道信?”

    自从他听说法琳去见过薛举后,他也一直研究道信这和尚。当然他表面还是不动神色,可道信和虬髯客一样,蓦地也消失不见。

    萧布衣不能不说,这是种最稳妥的法子,道信什么都不做,可实际上,他做的最明智。任何一代君王,就算暂时能得到这些势力的拥护,迟早也会猜忌。而道信让他连猜忌的理由都没有,可道信认识假陈宣华,又怎么会认识思楠?

    思楠惊奇道:“我当然见过,那天我初次见过你,下雪天,道信在[***],我就去听了。我觉得,他说的很有道理。”

    萧布衣暗叫惭愧,心道自己疑神疑鬼。思楠还记得他们初见之事,让萧布衣回想起来,恍如昨曰。

    “虬髯客应该不会来了。”思楠喃喃道:“萧布衣……我不陪你了。”她出了客厅,消失在雪夜之中。萧布衣望着她的背影,舒了口气。

    扭头向一旁望过去,萧布衣站起来迎过去,“巧兮,怎么还没有休息?”

    夜深人静,本是熟睡的时候,袁巧兮却是捧着托盘在厅外站着。萧布衣知道,思楠是因为见到了袁巧兮,这才离去。

    这个古怪的女子。

    袁巧兮展露幽兰般的笑容,“萧大哥,我睡不着,听说你回来了,我就过来看看。对了,要我去叫醒两位姐姐吗?”虽然和萧布衣已然成亲,可她还是习惯称呼萧布衣为大哥,因为这个称呼让她亲切。

    萧布衣摇头道:“很晚了,不要唤醒她们。守业呢,还好吧?”得到肯定的答复后,萧布衣道:“巧兮,我更希望你能好好的休息,而不是等我。对了……你发现没有,最近蓓儿好像很贪睡?是不是……”他欲言又止,有些担忧裴蓓的身体,只怕旧病复发,袁巧兮却是抿嘴笑道:“粗心的大哥,你难道还不知道?”

    萧布衣怔住,“知道什么?”

    袁巧兮有些脸红,“裴姐姐不让我说。”

    “你不说,家法伺候。”萧布衣伸手去呵痒,袁巧兮‘咯咯’笑着,求饶道:“大哥,我招我招,可是你不要告诉姐姐,是我说出去的。”

    萧布衣见她俏脸生春,灯光下娇艳欲滴,忍不住爱怜,“当然不会说,巧兮,这是我们的秘密。”

    袁巧兮微笑道:“裴姐姐也有了,所以最近比较贪睡。”萧布衣乍一闻,不解其意,醒悟过来,欣喜十分,陡然间发现袁巧兮垂下头去,眼角好像有了泪水,忙问,“巧兮,你哭什么?”)

    墨武《江山美色》永久免费阅读网址: http://www.bedbangkok.com/js_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