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美色

作者:墨武

    袁巧兮素来乖巧十分,就算嫁给了萧布衣后,亦是乖巧依旧。

    西梁府的人对她素来敬重,蒙陈雪、裴蓓二人对巧兮比对亲妹妹还照顾。袁巧兮这一生,没有经过蒙陈雪、裴蓓二人的波折、心酸,更没有什么惊天动地的爱情。

    可这世上,太多的爱情都是平平淡淡。袁巧兮明白这点,所以她很知足,懂得知足。

    知足的人,通常很幸福,也会谨慎的维系自己的幸福。或许有人觉得累,但是有人,显然觉得快乐。萧布衣每次从战场回转的时候,袁巧兮都是会第一时间出现在他面前。

    这个细节微不足道,可萧布衣却知道,为了见他,袁巧兮很多时候,都是静夜守候。蒙陈雪、裴蓓当然也挂念着他,可是她们总把这个机会让给袁巧兮,她们不会和巧兮争,她们对这个妹妹,可以说是纵容,她们亦希望,巧兮永远快快乐乐。

    每次袁巧兮见到萧布衣的时候,都是欣喜非常,像这次几乎落泪的情况,萧布衣前所未见。

    这一刻,萧布衣心中只有眼前这个,数年不变的娇羞少女,想到了太多可能,可又觉得没有一个可能,西梁府没有人会欺负袁巧兮!

    他追问了几次,袁巧兮只是垂头不语,萧布衣倒真的有些急了。

    他饶是智谋过人,武功高强,可遇到这种细腻的女儿心思,一时间也是不知如何是好。

    “巧兮,你再不说,我就会问裴蓓。”萧布衣无奈,只好使出撒手锏。

    袁巧兮慌忙摇头,“萧大哥,不要找两位姐姐,和她们无关,是我无用。”

    萧布衣皱眉道:“巧兮,我说过很多次了,你对我的作用,没有任何人可以替代。我和雪儿的时候,还会想到草原,我和蓓儿在一起的时候,我会想到江湖,只有和你在一起的时候,我才会无忧无虑,不想江山,不想一统,只是想着你!”

    袁巧兮身躯微颤,脸颊挂着泪水,“萧大哥,我谢谢你,你每次说的话,总让我安心。”

    “傻孩子,谢什么?”萧布衣微笑将巧兮搂在怀中,“你是我的妻子……”

    “可是我……没有做到妻子的责任。”袁巧兮又要落泪。

    萧布衣奇怪道:“难道这世上,还有人比你做的更好吗?”

    袁巧兮垂头道:“雪儿姐姐有了守业,裴姐姐也要为萧大哥生个活波可爱的儿子,可就是我……什么都没有。”

    萧布衣想了半天,不由哑然失笑,暗想这个巧兮,突然伤心,原来是因为这个。

    可见到她泪珠盈盈,蓦然感觉到了她对自己真心的爱。轻轻吻去她眼角的泪水,萧布衣在她耳垂低语道:“那你和我……可要努力了。”

    “努力什么?”这次轮到袁巧兮不解。见到萧布衣古怪的眼神,袁巧兮浑身差点烧起来,却喃喃道:“萧大哥……我好想……为你也生个儿子。”

    萧布衣不由心热,雪夜中,还有什么比这种喁喁私语更让他热血沸腾。才要抱起巧兮,萧布衣陡然叹口气,因为他听到厅外有脚步声传来。

    袁巧兮异常失落,萧布衣却在她耳垂低语道:“巧兮,回房等我,我们要加倍努力才好。”袁巧兮一张脸和红霞般,慌忙点头,细步离去。至于来的是谁,她也没有太过留意。

    只是她知道,萧大哥如此深夜找这几个人来,肯定是有大事发生。她只希望,萧布衣不要又谈一个晚上。

    **

    厅外来了五人,其中一个是孙少方,还有两个是和尚,萧布衣见了,没有丝毫诧异。

    孙少方道:“启禀西梁王,人已经带到。”

    萧布衣并不诧异,微笑道:“请坐。”

    那四人互望一眼,都是深施一礼道:“谢西梁王。”

    原来这四人都是和萧布衣在大明寺有过一面之缘,亦是裴茗翠口中提到过的慧隐、广齐和真由信雄兄妹。

    萧布衣这次回转东都,处理政务是一个方面,顺便要见这四人也是一个目的。孙少方知晓原委,在萧布衣回转王府的时候,已快马加鞭去找四人。

    虽是夜深人静,雪落寒声,可四人都满是兴奋之意,望向萧布衣的目光简直可以用崇拜来形容。

    当初在大明寺见到萧布衣之时,这四人都已知道萧布衣绝非常人,就算郡丞王世充对萧布衣都是客客气气。可让他们诧异的是,萧布衣蹿升如此之快,实乃历代罕见之事。

    当知道萧布衣就是西梁王,也就是眼下大隋之主的时候,四人震惊莫名。犹豫了很久,他们才决定来见萧布衣。

    毕竟大隋在大和国民眼中,可以用崇拜来形容,他们期冀继续维持和大隋的这种关系。

    大隋对他们而言,是个神秘的国度,有太多的东西值得他们来学习。他们亦是到过东都,可见过的杨广,素来都是高高在上,话都说不上几句。这次听到萧布衣召见,又和萧布衣近在咫尺,虽是深夜,却是振奋莫名,没有半分睡意。

    萧布衣如今已由当初的锋芒毕露,变成如今的韬光养晦,随随便便的一个举动,在四人的眼中,都有说不出的威严肃穆。

    他虽是微笑,可在四人眼中,自然变成高深莫测,不可琢磨。

    四人喏喏落座,不敢坐实,慧隐打破沉寂道:“还不知西梁王何事宣召?”

    孙少方早就上前呈上一幅画卷,展开放在桌面上,萧布衣问,“我听说,你们见过此人?”画上那人,威武雄壮,就算脸上的伤疤都是惟妙惟肖,赫然就是萧大鹏。

    原来萧布衣要寻萧大鹏,早命京都画匠将萧大鹏的相貌绘制出来。

    慧隐不敢立即确定,转回头望向真由纪子道:“纪子,应该是这人吧?”

    真由纪子肯定地点头道:“没错,当时就是这人救了我们。”

    萧布衣虽早有心理准备,可听到这个消息,还是有些震动,沉声道:“请你们把当曰所说之事,详尽和我说及一遍。”

    慧隐四人面面相觑,还是推举真由纪子将当初发生的事情详尽说了一遍。真由纪子口齿伶俐,将当初的事情说的清清楚楚,萧布衣认真听着,真由纪子所讲,和裴茗翠所言一般无二。

    等到叙述完毕,真由纪子忍不住问,“请问西梁王,这人到底犯了什么过错……”

    真由信雄喝道:“纪子,不得无礼。”望向西梁王,真由信雄沉声道:“西梁王,当初有个裴小姐说及,西梁王可能对此人大有兴趣,西梁王若是不喜,我们不会和旁人说及此事。”

    真由信雄毕竟比妹妹沉稳许多,只怕这里面有什么秘密,会让他们惹祸上身。

    萧布衣微微一笑,“无妨事,这算不上什么秘密。本王只怕……这世上,对此人感兴趣的不多。”

    真由纪子见萧布衣笑容和善,丝毫没有高高在上之感,心生好感,好奇心让她问道:“最少那个裴小姐也对那人很感兴趣,在我看来,此人行侠仗义,无上大能。”

    她说到无上大能的时候,察觉萧布衣握住茶杯的手有些颤抖。

    可定睛望过去,又觉得萧布衣稳若磐石,似乎从未触动过,真由纪子又怀疑自己看到的是幻觉。

    萧布衣握着茶杯,微笑道:“无上大能?”他说的很轻,四人感觉有些异样,又无法分辨萧布衣的意思是什么。

    “这么说,你们自那以后……再也没有见过这人。”萧布衣望着那张画,缓缓问道。

    “我们……是没有见过……”真由纪子欲言又止。

    萧布衣霍然抬头,“你这是什么意思?”

    他方才一直温文尔雅,可这一抬头,双眸如电,直刺对手的要害。他感觉异常敏锐,瞬间捕捉到真由纪子的犹豫,他直觉认为,真由纪子隐瞒了什么。

    真由纪子骇的花容失色,她从未想到过一个人会有如此犀利的眼神,一个人只凭眼神就让她心中战栗。

    “我……我……没什么意思。”

    萧布衣收敛了目光,露出微笑,“你说你们是没有见过这人,言下之意当然是别人见过?”

    真由信雄等人都满是诧异,齐声问,“纪子,你还知道恩公的什么事情呢?”

    萧布衣判断出三人的表情不是作伪,马上明白这事情只有真由纪子一人知道。倒有点担心真由纪子不肯说明真相,没想到她恢复了镇静,沉声道:“西梁王所言不错,可我真想知道西梁王对我恩公是何用意?”

    “哦?”萧布衣笑起来,“你又是什么意思?”

    真由纪子道:“西梁王对我等有恩,我只怕西梁王对恩公不利,如果那样的话,请恕纪子不能说出恩公后来的下落。”

    谁都看出她说的不容置疑,慧隐等人已经冒出了冷汗,萧布衣笑笑,倒有点钦佩这女子的胆量,毫不犹豫道:“这人叫做萧大鹏,他是我爹。”

    他话一出口,除孙少方外,在场四人都是难言诧异之色,可也不约而同的舒了一口气。真由纪子马上知道,萧布衣不是说谎。

    因为现在的西梁王就算说谎,也不会找这么个笨拙的理由。

    慧隐钦佩道:“虎父无犬子,令尊如此英雄豪杰,才有了西梁王这样的不世奇才。”

    广齐本不做声,这时才道:“西梁王能有如今的巅峰之境,也是因为西梁王本身天纵奇才、不懈努力的缘故。”

    两高僧显然不得禅宗真髓,不停的拍着萧布衣的马屁。萧布衣却是凝望着真由纪子道:“现在……纪子小姐可以说了吧?”

    真由纪子感觉到萧布衣目光灼灼,隐有直指人心之能,忍不住垂下头去,低声道:“西梁王,不知道你是否知道百济国?”

    萧布衣微愕,只是点点头示意知道。百济国是辽东的附属国,和山东隔海相望。都说辽东本来是华夏箕子所建的国度,百济、新罗两国均为辽东的附庸。眼下的百济王为扶余璋,当年大隋攻打辽东的时候,扶余璋请求和杨广共击辽东。

    这些信息从脑海中一闪而过,萧布衣不知道真由纪子为何会说及百济国。

    虽然心中有了猜测,萧布衣还是静静等候真由纪子的答案。

    没想到真由信雄怒喝道:“纪子,你怎么会和他们扯上关系,难道那个百济王子……”

    真由纪子突然有些脸红,萧布衣有些莫名其妙,他也知道个百济王子,当初虬髯客大闹扬州、为混淆王世充的视线,还给了百济王子一拳。他没有想到,竟然还能和这人扯上关系。

    “纪子小姐,请说下去。”

    萧布衣发话,真由信雄马上住口,真由纪子红晕消去,低声道:“西梁王,好像令尊就去了百济国。”

    “你是从何得知?”萧布衣不解道。他现在发现和这女人说话别扭无比,吞吞吐吐的,毫不爽快。好在他也不少和女子打交道,更是有求于人,是以极为耐心。

    真由纪子道:“我是从百济王子口中得知。”

    不等再说什么,真由信雄霍然站起,怒声道:“纪子,你为何去找他?”他表情愤怒,好像对这个妹妹极为不满,真由纪子骇了一跳,说不出话来。萧布衣向一旁的孙少方使了个眼色,孙少方会意,沉声道:“真由信雄,这是王府,现在是西梁王在问话,他不喜别人在问话的时候打扰他。从现在开始,你若是再打断纪子小姐说的话,我就会让人把你的嘴缝上。”

    真由信雄一愣,见到孙少方严厉的表情,打了个寒颤。他知道西梁王的权利,这些话绝非虚言恫吓,虽是不满,却真的再也不说一句话。

    萧布衣微笑道:“纪子小姐,你现在可以说下去了。”

    真由纪子反倒有些歉然,望着大哥,想要说什么,扭过头来,神色黯然。萧布衣暗自皱眉,知道百济、新罗、辽东、大和数国因为比较接近,素来关系错综复杂,明争暗斗。

    他听说扶余璋这人极有野心,可以说是仅次高丽王的一个人物,但是他不用太关心,因为怎么对付这些人,还要一统天下之后。他并非好战,可计划中要击突厥,只因为突厥和李唐已经沆瀣一气,李渊可以向突厥奉表称臣,他却做不到,李靖、李密、徐世绩也做不到,因为他们都是高傲的人。可他若是不称臣,突厥肯定会联合李渊对付他们,看起来和突厥作战,不可避免。至于辽东诸地,杨广征伐后,元气大伤,死伤无数,可以说十年内,不能对中原造成威胁,是以他对这些人的内斗,并没有太多的兴趣。

    真由纪子轻声道:“其实并非我找百济王子,而是他来找我……百济和大和国素来关系不错,百济王子也不算太坏……”看了萧布衣一眼,真由纪子又道:“他找我说,他要回国去。”

    萧布衣耐姓极好,心中叹气,孙少方看到萧布衣的表情,忍不住道:“纪子小姐,西梁王想听的是……萧先生的事情。”

    真由纪子道:“萧先生的下落和百济王子有关。”

    孙少方马上闭嘴,认真倾听,真由纪子续道:“辽东、百济、新罗三国接壤,可一直并不和睦,恩怨由来已久。当初隋主征伐辽东的时候,百济王扶余璋曾经请求并肩作战。可后来隋主无功而返,而辽东亦是损失惨重,一时间无法计较和百济的恩怨。百济王扶余璋知道建武,也就是高丽王睚眦必报,是以一直忧心忡忡,只想先发制人。”

    萧布衣点点头,“百济王子到东都做什么,难道想请本王出兵去打辽东吗?”

    真由纪子诧异的抬起头,钦佩道:“他真的有这个念头,可是他见不到你。”

    萧布衣已经明白过来,现在并非谁都可以见到萧布衣,他事务繁忙,很多事情都是由手下来处理。卢楚、魏征、徐世绩、马周等人,无论谁来处理这件事情,都没有必要通禀萧布衣,因为东都这时候根本不可能出兵。既然如此,他们肯定不必把这件事情报上来。

    “百济王子后来怎么样了?”萧布衣问。

    “他一直徘徊在东都,然后就遇上了我们。”真由纪子道:“他当时想请我们出兵相助,共击辽东,可却被我大哥一口拒绝,因为我们国内也有极大的危机。”真由信雄满脸的愤怒,可还是不敢多言,真由纪子又道:“百济王子和我认识,是以在东都的时候,倒和我见过几次。可最后一次他来找我,却是兴致勃勃,说马上就要回国。我当时很是诧异,问他为何不再等候西梁王,他却说道,不必等候西梁王了,因为他的国度,来了个很有本事的人,可以帮他们打败高丽王。”

    萧布衣愣住,几乎难以置信,他从未想到过只凭一个人就能击败高丽王。

    想杨广动用了诺大的兵力,三征高丽不成,劳民伤财,百济王子竟然说那个人可以打败高丽王?

    真由纪子看出萧布衣的不信,苦笑道:“这的确有点匪夷所思,我当时也不信。可百济王子言辞确凿,态度极为慎重,让人不能不信。我当时有了好奇之心,就问那个人是谁,百济王子开始不肯说,但是我……”说到这里,真由纪子又有些脸红,萧布衣不想理会他们的瓜葛,径直问道:“后来他想必还是说了?”

    真由纪子垂头良久,这才抬头道:“后来他还是说了,他说百济国最有名的十三武士联手,也是打不过那人的一只手。”

    “一只手?”萧布衣诧异问,“他是断臂了吗?”

    真由纪子摇头,“百济王子说,那人用腰带缚住一只手。然后凭借另外一只手,就打败了百济国不可一世的十三武士。”

    “那十三武士想必都是泥捏的。”孙少方笑道。

    真由纪子摇头道:“我听说百济国有了这十三武士,勇猛无敌,才让新罗、辽东两国不敢轻易来犯。”

    萧布衣问道:“那人是谁?”

    真由纪子道:“我听百济王子的仆人形容,那人正是这画中人的样子,也就极有可能是令尊。”

    孙少方哑然,萧布衣只是笑笑,“原来如此。百济王子如今在哪里呢?”

    真由纪子回道:“按照曰期来算,应该已经回国。”

    萧布衣沉默下来,良久不语。众人不知道他的心意,不敢言语。萧大鹏和萧布衣的关系,就算这些外人并不算知情,都觉得很是怪异。

    “夜深了,多谢你们。”萧布衣摆摆手道:“回去休息吧,少方,明曰谢他们百两黄金,以厚礼相待。”

    孙少方应令,才要带四人离开,慧隐却站起来,“西梁王宅心仁厚,我等早是知闻,但我们可以不要赏赐吗?”

    萧布衣微愕,“那你们要什么?如果是什么太子重臣的事情,很抱歉,我没有兴趣参与。”

    他不想卷入大和国的纷争,实在是因为眼下有太多的事情要处理。慧隐有了失望之意,广齐却道:“那我们可以请贵国高僧入大和国讲解佛法吗?”

    慧隐脸现喜意,又露出非常期待的样子,可见对中原的佛法极为的仰慕。

    萧布衣双眉一扬,“要请哪个?”

    广齐说了几个名字,却都是东都佛寺的高僧。原来杨坚信佛,杨广也主张佛道并重,东都城只是佛寺就有十数座。萧布衣掌管东都后,对这些寺庙以前礼待之,听广齐说完名字,让孙少方记下,“若是这些高僧并不反对,我没有意见。至于上大和国[***]的费用……”

    “可由我国支付。”广齐急声道。

    萧布衣本来想主动支付,毕竟这种弘扬佛法的事情,是历代明君所为。听广齐主动揽下来,倒是微愕,不过也没有多想,只说道:“你们要负责他们的安全,不然我会找你们麻烦。”

    慧隐、广齐连连点头,喜不自胜,萧布衣却已站起来,走出了客厅。几人都是望着他的背景,心中很是古怪。

    到底萧大鹏和萧布衣有什么问题呢?他们并不明白。

    慧隐等人并不知道,萧布衣其实也想不明白,虽然知道的多了,可对于这个父亲,萧布衣只有更加糊涂。雪已停,夜更静,萧布衣眉间心上,都是满满的疑惑,无可排遣。只见到远方孤灯明灭,嘴角突然浮出丝微笑。

    向着孤灯走过去,推开房门,有温香软玉在怀,幽香暗传,袁巧兮那一刻去了羞涩,热情如火……)

    墨武《江山美色》永久免费阅读网址: http://www.bedbangkok.com/js_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