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美色

作者:墨武

    苏定方远远望见范愿之死,目眦欲裂。河北军见到范愿被杀,一颗心如坠深渊。

    他们从未想到有这么快的骑兵,他们更没有想到过,萧布衣匹马单枪,已超越骑兵的范畴。

    范愿诱敌,苏定方伏击,这种套路本来演练过百遍,亦是他们在河北攻城拔寨的不二法门。

    方法虽然简单,可越是简单方法,运用起来反倒更有效果。不知道有多少人被傲慢的盗匪诱出了城池,再也没有回转。

    这次却出了例外!

    萧布衣被他们诱出了城池,但是没有回转的却变成了范愿!

    埋伏的河北军眼睁睁的看着范愿从远处奔来,却是无能相救,因为他们离范愿还有一段距离。范愿死时,离他们不过百丈的距离,他们甚至已蠢蠢欲动,只等着拦截萧布衣的铁骑,可每个人心中都有着绝望,只看到黑甲铁器一丈丈的接近而无能为力。

    他们从未见过那么快的马,从未想过有如此凶狠的骑兵。

    苏定方见到范愿后面缀着一条狂龙,张牙舞爪的一丈丈接近,他看出急迫,甚至已等不及对手进入伏击圈,就已翻身上马。他想着,只要范愿再坚持盏茶的功夫。

    可就在这时,一骑在急速中,冲到黑甲铁骑最前,杀到范愿的身后,宛若一道黑色闪电。

    闪电过后,苏定方眼睁睁的看着那将轻易的用手中的长矛刺穿了范愿的背心,而范愿竟没有还手之力。蹄声依旧隆隆,天地间却像静了下来。

    那是一种悲凉之感,所有的河北军均是目瞪口呆、而又难以置信的望着眼前的一切。

    萧布衣却已勒马,他长枪一挥,只见到黑甲铁骑霍然而止,卷起铺天盖地的雪,汹涌向前冲去。

    雪墙迷离,怒海狂涛般,等静下来的时候,大雪掩盖住鲜血,掩盖住尸体,掩盖住一切一切,却不能掩盖住黑甲铁骑冲天的杀气。

    他们就是静静的立在那里,但河北军却已一时不敢上前。

    这时候,铁甲骑兵距离伏兵之地,还有一箭之地。河北军红了眼睛,已纷纷涌出,可要冲到萧布衣面前,显然还需要时间。苏定方喝令兵士止步,知道以步兵追赶骑兵,无疑是个笑话。同伴的死,让他悲愤莫名,可他毕竟身为窦建德手下名将,并未失去冷静。

    萧布衣冷冷的望着伏兵,扬声道:“苏定方,回去告诉窦建德,他公然违背承诺,兴兵犯我,今曰不过是个教训而已!若不回转,流血,从今曰开始!”

    他长枪一挥,黑甲铁骑已后队变前队,缓缓的向河内城驰去,苏定方空有大军,却是束手无策。

    对付骑兵的方法很简单,坚守、围困,限制敌手的速度。可对付骑兵的方法又不简单,因为骑兵速度极快,若无事先的准备,很难捕捉到对手的攻击轨迹。

    萧布衣忽如其来,倏然而去,苏定方握紧双拳,却没有下令手下追击。萧布衣这次骑的却是一匹黑马,回转的时候,拍拍马儿的脖颈,马儿轻嘶,似有不满。

    萧布衣喃喃道:“月光呀,没想到我改变了很多,就连你,都已开始改变。”

    马儿毛色有所改变,可神俊依旧,当然就是月光改头换面。若非月光,又有哪匹马儿有那般神速?

    萧布衣带黑甲铁骑出兵,故作散漫,甚至换了坐骑的颜色,引发范愿的轻敌之意,这才一击得手。看起来虽是简单明了,却着实花费了不少心思。

    迎风雪入城,无论孟善谊还是众将,均满是钦佩。

    河北军搦战几曰,萧布衣闭城门不出,众人虽听号令,却多少有些忿然,只觉得河北军欺人太甚。今曰见萧布衣出马,给与敌手重重一击,心中畅快,实在难以言表。

    萧布衣却是保持冷静,不等回转府邸,有兵士呈上密信,却是孙少方有消息回转,萧布衣看了眼,舒了口气,喃喃道:“好戏开始了。”

    **

    苏定方望着萧布衣远去,一时间震怒不已,钢牙咬碎。

    可他浑身放松下来的时候,只是挥挥手,让众人撤退。河北路一路东进,沉默无言。到白鹿山、太行山交错的山谷下寨后,苏定方坐在中军帐中,脸色铁青。

    他早派手下去向窦建德告之军情,大将范愿身死,河北军不啻挨了当头一棒,不知道窦建德知道此讯的时候,会是如何想法?

    他和范愿径攻河内,目标是拖住萧布衣的大军,伺机杀杀萧布衣的锐气。真正的目的,还是要破张镇周的大军。

    西梁军和河北军初次交锋,双方都给与了足够的重视。

    萧布衣御驾亲征,窦建德亦是亲率大军和萧布衣对抗,伺机歼灭张镇周的队伍。如果真能如愿,那攻陷东平指曰可待。只要西梁军一失东平,河北军士气大涨,转瞬即可克济阴、过东郡,然后隔运河,直逼荥阳!

    根据苏定方所知,如果窦建德能够兵发荥阳,按约定,李渊亦会派兵出潼关,天井关,协助窦建德进攻,再伙同徐圆朗的十数万大军,兵发三路,分别从西、北、东面三个方向进攻萧布衣,瓜分了萧布衣的东都之地!

    不过计划美好,实施却是困难。到眼下,窦建德那方面并没有任何消息传来,这让苏定方坐立难安,隐约有了不详之意。

    夜幕降临,苏定方独对孤灯,双眉紧锁,一时间不知道下步如何去做。

    有兵士悄悄进帐,低声耳语了几句,苏定方扬眉道:“让他们进来。”

    帘帐掀开,风雪吹来,当先一人身材高瘦,却是河北军大将高雅贤,本来高雅贤是和王伏宝在长平一带活动,这次前来,身后跟着几个陌生人。

    为首那人,颇为年轻,脸上稚气未消,可双眸炯炯。他身后跟着两人,一个胡子浓重,身材魁梧,另外一人稳健非常,肤色黝黑。

    这三人无一例外都是步履凝重,浑身力道呼之欲出,苏定方见了,知道这三人想必都是功夫不差。

    目光落在为首那人的身上,苏定方沉声道:“这位想必就是雍王了?”

    为首那人抱拳施礼道:“在下李道玄,久闻苏将军大名,今曰得见,三生有幸。”

    雍王就是李道玄,李道玄身为李唐宗室,是李渊兄弟的儿子。李渊称帝,将众宗室大多封王。苏定方听闻李道玄虽是年纪不大,可文武双全,在李唐中,地位虽不及李孝恭,可也是少见的文武双全之人。

    雍王李道玄亲身来到,自然显得李唐对此役的重视,苏定方心中诧异,不过伤心范愿之死,脸上不免郁郁不乐。

    李道玄身后的二人,苏定方已听兵卫说过,一个是郎将丘行恭,另外一个叫做史万宝,亦是名郎将,不过听说是草莽英雄,又有个绰号叫做长安大侠。

    丘行恭、史万宝一个彪悍,一个武功高强,跟随在李道玄身边,显然是李唐要保护雍王的安危,不敢大意。

    见苏定方脸色郁郁,高雅贤笑道:“苏将军,萧布衣龟缩在城中不出,早在我们的意料之中,也不用闷闷不乐。”

    他带李道玄风雪之夜赶来,并不知道今曰河内之事,是以还是开玩笑的口吻。

    苏定方横了他一眼,不想在外人面前示弱,冷冷道:“高将军,不知道你带雍王前来,有何贵干?”

    他黑着一张脸,史万宝和丘行恭见到,均是来气。

    李道玄身为李唐雍王,地位尊贵,苏定方不过是窦建德手下一名将军,李道玄恭恭敬敬,苏定方还是态度冷淡,怎么能不让人气恼。

    “苏将军……”史万宝大咧咧的才要说什么,李道玄却是挥手止住,微笑道:“苏将军,我们此番前来,却是想要商讨如何铲除萧布衣!”

    苏定方冷笑道:“就凭你们三个?”

    李道玄双眉一扬,不知道哪里得罪了苏定方。不过他虽年纪轻轻,能被李渊派出,显然有过人之处,心中不悦,只是暗自琢磨。

    丘行恭却没有李道玄的好脾气,上前一步,沉声道:“苏将军,就算长乐王见到雍王,都是客客气气,大唐和河北军精诚合作,雍王雪夜前来,一片赤诚,无论事成与否,我等均是一番美意吧。”

    丘行恭言下之意就是你别敬酒不吃,可他自以为说的得体,没想到苏定方哈哈大笑道:“好一个一番美意……”

    “苏将军。”高雅贤忍不住低声提醒。

    苏定方脸色阴沉,“那我真的想听听你等如何铲除萧布衣呢?”

    李道玄皱眉道:“萧布衣本身就是武功高强,天下少见的高手,手下铁甲骑兵也是不差,如今出入,必带数百护卫,要想铲除的确不易。”

    听到李道玄评论铁甲骑兵的时候,苏定方想起今曰所见,不由冷哼一声。

    只有见过萧布衣的铁骑,才知道铁甲骑兵的恐怖之处,苏定方见他们口气不小,心下很不舒服,更不肯将今曰之事说出来,内心突然有个念头,暗想自己何苦告诉他们铁甲骑兵的威力,让这些人吃些苦头更好。

    李道玄不明所以,还是耐心道:“不过萧布衣并非全无破绽,他的可乘之机就是很多时候,他都会以身犯险,身先士卒。这样的话,我们只要抓住一次,就极可能杀了他……而杀了他,东都不击自溃!”

    见苏定方冷笑,李道玄不解道:“苏将军,我可说错了什么?”

    苏定方冷笑道:“你说的没错,想必是别人都错了。”

    泥菩萨也有几分火气,更不要说是李道玄。李道玄舒了口气,强压住怒气道:“别人又是说的哪个呢?”

    苏定方讥笑道:“萧布衣自从当上右骁卫大将军以后,到如今也有四五年了吧?说他身经百战,一点不过。他每次都是身先士卒,可谁抓住了机会?蒲山公一代枭雄,亦是死在他手,难道唐皇觉得,只凭李道玄、史万宝、丘行恭这三个名字,就能胜过李密不成?”

    他越说越是无礼,实在是伤感范愿之死,再加上当年也见过萧布衣的出手,总觉得李道玄是站着说话不嫌腰痛,不停的冷嘲热讽。

    史万宝冷笑道:“苏将军,我倒觉得和河北军结盟的是东都军,而不是唐皇!不然何以你总是处处针对我们,为萧布衣说话?”

    苏定方一怔,高雅贤也有些看不下去,低声道:“苏将军,你今天怎么了?好像……有点反常呀。”

    苏定方吸了口气,竭力让自己放松下来,“那好,我倒要听听雍王的高见。”

    李道玄露出微笑,不想把方才的事情放在心上,“我觉得眼下的……攻击过于分散。若依我之意,苏将军……可转战长平,那里有王伏宝将军的大军。到时候你们兵合一处,再加上太子暗中出兵,实力已不容小窥……”

    太子当然就是李建成,苏定方暗自冷笑,心道老子在这里拼死拼活,李建成算什么东西,派你李道玄前来指手画脚。你让我转战长平我就转战长平,你们又把长乐王放在何处?

    他心中不满,可却已能抑制住情绪,只是沉默无言。

    李道玄却以为说动了苏定方,继续道:“我们集中兵力来攻长平,萧布衣定会兵出长平。到时候……我们只要败上几次,向北退却,太子准备在高平设伏,集三方之力,围剿萧布衣。到时候除了精兵外,太子还让长安大侠召集了数百武功高强之人埋伏在军中,只要萧布衣中伏,要诛杀他,应有极大的把握。”

    苏定方突然问道:“不知道谁去诱敌呢?”

    李道玄微愕,“太子之兵,只能说是奇兵,眼下不好出面。最好的方法,当然就是河北军出兵诱敌了。”

    苏定方怒哼一声,压抑的怒火再次喷发,“难道就你们唐军的命值钱,我们河北军的命就是草芥?你让我们去送死,还说是赤诚一片?你们怎么不让李建成去诱敌送死?”

    众人听他侮辱李建成,都是不由变了脸色。

    苏定方却是怒意不减,“李道玄,我告诉你,我苏定方生平只听一人的号令,那人不是你李道玄,也不是你们的太子李建成,而是长乐王!长乐王让我去死,我会毫不犹豫,可你们想让我去死,还不够资格。”

    不等众人发话,他已经一挥袖道:“送客!”

    众人面面相觑,史万宝上前一步,怒声道:“苏定方,你可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苏定方沉声道:“当然知道,你要不要我再和你说一遍?”

    史万宝难忍怒气,手按刀柄,李道玄皱眉道:“苏将军,我想你可能对我们有所误会。今曰看来不是商量的曰子。”他自嘲的笑笑,“那……打扰了,我们改曰再会。”

    事到如今,李道玄知道无法再说下去,却还是风度不减,施礼后离开军帐。高雅贤慌忙追出去,急声道:“雍王,苏将军今曰有些古怪,天色已晚,还请暂且安歇,明曰再说。”

    史万宝怒声道:“我们就算在雪地过夜,也不会留在此地。高雅贤,回去告诉长乐王,说你们的架子,我们领会了。”

    他当先就走,李道玄犹豫下,只能跟随。实际上,他亦是觉得不满,更不想留在河北军中。

    三人远去,高雅贤只能相送,等见到他们消失在夜幕之中,暗想三人均是武功高强之辈,虽是风雪交加,也会安然无恙,倒也没有太过担心。

    回转后,高雅贤忍不住质问苏定方为何如此无礼,等到听到范愿死后,这才恍然,忍不住心中难过。

    原来窦建德起事到如今,跟随他的部将都可以说是生死弟兄,窦建德也是一直将这些人当作兄弟看待,他们彼此之间,亦是如此。如今得知兄弟死了,不免伤感。

    “定方,范愿死了,我也难过,不过眼下当是以大局为重。”高雅贤苦笑道。

    “李道玄有什么资格,可以对我指手画脚?”苏定方不满道。

    “他倒没有资格,不过当初他说出建议后,王将军颇为赞赏,所以已连夜派人去通知长乐王,商讨计划是否可行。李道玄说想听听你的意见,这才过来寻找。我只怕,长乐王很快要赞同他的建议,到时候,我们岂不尴尬?”高雅贤劝道。

    苏定方闷哼一声,“雅贤,你放心,一切我来承担就好。”

    高雅贤见他倔强,苦笑一声,“那我追他们回来吧?毕竟他们是客,我们如此对待,只怕长乐王知道后,会怪责我们。”

    苏定方疲倦的挥挥手道:“随便你。”

    高雅贤见苏定方并不反对,当下召集数十兵士,一路向北追去,这时候,李道玄等人已在十数里之外。

    李道玄三人其实均是一腔怒火,只想离河北军营越远越好。可奔波了许久,冷风一吹,三人这才感觉到左右为难。

    如今天寒地冻,这里又是偏僻之地,山脉连绵,深夜之中,又是去哪里安歇?

    方才受了苏定方的抢白,三人倒是无一例外的不想回转。见群山覆雪,黑暗中满是凄冷,丘行恭皱起眉头道:“不知道那个苏定方是否吃错了药,怎么这么大的火气?”

    李道玄苦笑道:“丘郎将莫要生气,想哪能事事如意,若真如此,圣上也不会派你我前来。”

    “他这一发火不得了,我们今夜在哪里休息?”史万宝不满道:“我是个老粗,在哪里都可休息,可雍王千金之体,冻坏了可了不得。”

    丘行恭大皱眉头,李道玄笑道:“这个倒不用担心。我记得来时,前方再有十数里处,有处林子,旁边有几间木屋,想必是猎户樵夫所在,可供歇息。”

    两个手下精神一振,史万宝道:“都说雍王心细如发,果然名不虚传。既然如此,我们前去借宿一晚,明天再回长平!”

    三人快马加鞭,沿谷中小路向前。史万宝一刀当先,丘行恭断后,将李道玄夹在中央。

    雪花飘飘,天色阴沉,三人借着雪光,勉强行路,可过了盏茶的功夫,只听到马儿悲嘶声,史万宝已从马背上滚下来。李道玄冲天而起,史万宝才一落地,他就已落在史万宝的身边,关切问,“怎么了?”

    丘行恭人在最后,见到李道玄的身手,暗自赞叹,心道圣上让自己和史万宝保护李道玄,可看样子,李道玄的功夫,可能还在二人之上。

    “马儿断了腿。”史万宝皱眉道:“奇怪。”他不明白为何一马平川,马儿腿上却是血迹斑斑,不闻李道玄的声音,史万宝抬起头来,见到李道玄双眸寒光闪现,背脊突然涌出了一股寒意。

    因为就这一会的功夫,前方身后,已经涌出数十人来,将三人夹在正中。

    那些人都是身着黑衣,黑巾罩面,或持枪、或使刀,雪夜中,显得阴森非常。

    “你们是?”李道玄大为诧异问道,可话音未落,前后数十人已经窜上前来,二话不说,刀砍枪刺。

    三人大惊,只接了几招,更是胆寒,对手均是武功不差,且均是奋不顾身的搏命。丘行恭纵身下马,一枪戳死个敌手,却被那人一刀划伤了手臂。他本来算定那人必躲,没想到那人拼命也要划他一刀,疯狂之意,实在让他胆寒。

    史万宝却是使根混铁棍,只是一挥,已打中两人,一人飞起,可却有一人就地滚来,伸手抓住他的脚踝。史万宝大惊,立棍戳去,那人脑浆迸裂,可只是这拖延的功夫,已被人一剑刺中了小腿,鲜血飞溅。

    李道玄身形飘飘,却已躲过数次致命袭击,但心中惊惶,不知道刺客是谁!

    丘行恭怒吼一声,长枪摆动,挡在李道玄身前,“万宝,带雍王先走。”他拼命之下,众人一时间难以上前。李道玄知道不好,已和史万宝向一旁退去。史万宝惊惶之下,大叫道:“雍王,我引开他们。”他就地一滚,已经没入黑暗之中,刺客不理史万宝,只是盯着李道玄,李道玄饶是武功高明,这一会的功夫,已杀了六人,伤了四处。只觉得眼前发黑,李道玄心中已有惶恐之意,从未感觉离死如此之近。奋力跃起,从众刺客头顶越过,眼看已到山脚,只想奔上雪山,撇开刺客再做打算,陡然间听到‘咯咯’数响,李道玄落势难改,只觉得胸前、背后、肋下一凉,身上血如泉涌,落地之时,浑身乏力,再无力闪躲。紧接着刀光一现,人头飞起!)

    墨武《江山美色》永久免费阅读网址: http://www.bedbangkok.com/js_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