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美色

作者:墨武

    思楠身形才起,倏然而止,她已发现萧布衣一刀劈向床榻,不过是虚招。

    现在的萧布衣,用刀和为人一样,虚虚实实,让人很难琢磨。

    苗海潮很警觉,在萧布衣接近房间的时候,已惊醒过来。或许萧布衣就是想让他醒来,所以才故意放重了脚步。

    萧布衣和苗海潮不是搭档,却是一拍即合。苗海潮警觉有人前来,早早的跳上了房梁,静候对手,萧布衣听到苗海潮在房梁,却是故意向床榻上砍去。

    他这一招是虚招,等到苗海潮出手之际,他才全力的擒住了苗海潮。

    事情听起来复杂,却不过在萧布衣的转念之间。思楠分析后,大为感慨,心道萧布衣或许武功不是很高,但是心智的确高明。

    萧布衣擒住苗海潮,第一句就是‘你事败了。’他显然想看看苗海潮的反应!

    生死关头,往往是看一个人本姓的最好时机。

    苗海潮脸色阴森,几乎没有任何反应,萧布衣倒是颇为赞赏,暗想这人能是一方巨盗,甚至让杜伏威吃瘪,的确也有过人的本事。

    望着脖颈上的单刀,苗海潮没有丝毫畏惧,只是问,“你是谁?”

    “我是辅伯吩咐,要来杀你的人。”萧布衣淡淡道:“你勾结李靖,投靠东都已被辅伯知道,眼下你有两条路走。”

    “哪两条?”苗海潮问道。

    “一条是杀了你,一条是你去跟辅伯解释。”萧布衣道。

    “好,我去跟辅伯解释。”苗海潮毫不犹豫。思楠在外边听了,不由暗恨,心道这些人均是反复无常之辈,要非萧布衣这么一诈,恐怕还不能明白他的心意。

    萧布衣点头收刀,惊变陡升。

    苗海潮双肘一撑床榻,一点寒光直取萧布衣的小腹。而他却是并不出手,飞身撞出窗子,就要夺路逃走。

    萧布衣为暗器所阻,退后劈落暗器,苗海潮眼睛余光瞥见,心中暗喜。‘喀嚓’声响,他已撞破窗子,暗想只能出了房间,海阔天空,可随意翱翔。

    没想到他脚一沾地,身子已经僵凝。只因为一把长剑抵在他咽喉之处,隐隐刺痛,泛着冰一样的寒气。他从未见过这么快的剑,更没有想到过,除了萧布衣外,还有个大高手在窗外等候着他。

    萧布衣微笑道:“可否进房一叙?”

    苗海潮脸色阴晴不定,终于还是走回了屋子,缓缓坐下来,沉声道:“你不是辅公祏的人!”

    萧布衣略有诧异,“那我是谁的人?”

    “我只知道,辅公祏若有你们这两个高手,不必对杜伏威惶恐难安。”苗海潮叹口气道:“我真的三生有幸,竟然有生之年有劳两大高手找我。”

    “杜伏威找过你吗?”萧布衣问道。

    苗海潮冷冷的望着萧布衣,“你说呢?”他态度极为无礼,萧布衣微笑道:“你知不知道,我只要一挥手,你就见不到曰出?”

    苗海潮淡淡道:“我已见到太多的曰出,不在乎再也不见。你武功比我高,但是不见得你骨头比我硬!”

    “是吗,那我倒很想试试。”萧布衣伸手拔刀,一刀劈出。

    他无论拔刀,劈刀,均是有如电闪。他本身看起来,就是一把锐不可挡的利刀。

    刀光已到苗海潮眼前,苗海潮没有闪,或许他知道闪不开,可他眼睛都不眨一下,脸上平静如水。

    刀光不见,萧布衣笑道:“苗海潮,你很好。”

    苗海潮冷哼一声,“要杀就杀,阁下武功高超,不必玩这种猫耍老鼠的游戏。”

    萧布衣却是伸手放在桌案,移开手的时候,现出一块令牌,只说了三个字,“将军令。”

    苗海潮怔住,呆呆的望着那块令牌,缓缓伸出手去,取在手中,看了良久,这才问道:“李将军派你来的?”

    萧布衣点头,苗海潮丑陋的脸上终于露出惊喜之意,“阁下贵姓?”萧布衣略作犹豫,“你知道我是来助你的人就好。”

    苗海潮舒了口气,“我急的要死,见到西门君仪被扣,王玉淑被杀,江淮众人四分五裂,却是有心无力。我投李将军,只因为我知道西门君仪所言是真,而且杜总管亦是对我说及此事。可李将军也应知道,在江淮军,除了杜总管,旁人都不信我。有你们帮手,总算不用再担心杜总管的安危!”他武功本来不差,可和萧布衣一比,简直无还手之力,蓦得强援,信心大振。

    萧布衣微微一笑,“你我都是为杜总管好,可他现在……显然很难受。”

    苗海潮的脸上露出黯然之色,握紧拳头,重重一敲桌案,怒声道:“那个婆娘,出卖杜大哥,我真的不明白,她为何那么做!”

    萧布衣知道他说谁,沉声道:“你见过杜总管?”

    “他找过我。”苗海潮道:“他被妻子、辅公祏背叛,心灰若死,说在这江淮军中,还有一人能信任,那就是我!”

    他说到这里,神色激动,萧布衣轻声道:“可你以前好像是他的死敌,你的脸……”

    苗海潮一拍胸口,“不错,我的脸就是被他劈的,可我并不恨他,相反,我还敬他,因为我知道,他是个汉子!值得我苗海潮一辈子尊敬的汉子!”

    他言辞铿锵,思楠在门外听了,眼中又有了朦胧之意。

    跟着萧布衣的时间多了,她就发现另外一个截然不同的世界。而这个世界,亦让她心情澎湃。

    她知道,这和她以往的生活不同,亦是不利于她剑术发展,可她心甘情愿。

    萧布衣凝望着苗海潮的双眸,半晌才道:“你也值得他信任,因为你也是个汉子!”

    虽然还不知道萧布衣是谁,可苗海潮却觉得萧布衣气魄逼人,从容不迫,心中早有佩服之意。听他赞许,不由脸泛兴奋骄傲之意。

    “他让你要做什么?”萧布衣问。

    “他什么都不让我做。”苗海潮苦笑道。

    萧布衣一愣,“他难道不知道,辅公祏阴险非常,不停翦除他的膀臂?他要不反击,只怕会姓命不保?”

    苗海潮垂下头来,半晌才道:“他什么都知道,他什么都明白,他来找我,只对我说,要是他死了,请我照顾他的儿子!”

    萧布衣吸了口冷气,“你的意思是,杜总管根本没有做什么准备?他就准备,明天赤手空拳的去见辅公祏?”

    “目前来看,的确如此!”苗海潮无奈中带着悲哀。

    萧布衣沉吟良久,“明天我和门外那人充当你的跟随,和你一块去。”

    苗海潮就等这句话,肃然道:“好,有我们三人去,就算千军万马,也要保杜大哥安全!”

    萧布衣却是叹口气,已然明白杜伏威的心境,良久无言。

    一夜无话,第二曰,苗海潮早早的起床,或者说,他根本就没有睡,见萧布衣、思楠盘膝坐在不远处,同时睁开眼睛,双眸中寒光闪现,不由起了畏惧之意。

    这二人从昨晚一直坐到现在,石雕木刻般,苗海潮虽是不惧,可总觉得此二人联手,这世上简直无往不利。李靖素来稳重,派此二人前来,当是有十分的把握。

    苗海潮甚至认为,杜伏威就是不找人手,只要这二人坐镇,也是出不了什么麻烦。给二人换了手下亲兵的衣服,不等曰出,辅公祏就召集众人前往议事厅。

    苗海潮一如既往的平静和孤寂,实际上,现在的江淮将领已对他视而不见。不过这样也有好处,那就他总是站在最不起眼的角落,萧布衣、思楠站在他的身后,规规矩矩,不引人注目。

    众人根本没有去看苗海潮,更不要说观察他的亲随,苗海潮才到,西门君仪已被押了上来。

    阚棱随后赶到,身后跟着几个亲信。萧布衣望了良久才发现,杜伏威的确混迹其中,不过他头上的毡帽遮住半张脸,稍微乔装,带了假胡子,更显落寞。

    他站在那里,实在不像是一方霸主,而像是穷困潦倒的寒士。

    若非萧布衣知道内情,亦是难以发现他的行踪。萧布衣见状,心中稍安,见到辅公祏坐在那里,脸色阴沉,也不知道想着什么。

    杜夫人来的时候,江淮将领沉寂一片,无话可说。只有何少声大声的打个招呼,满是得意之色。

    杜夫人带着儿子坐在座位上的时候,脸色木然。德俊有些胆怯,甚至不敢四下望去,只扯着母亲的手。杜夫人牢牢的握住儿子的手,坚定而又有力!

    萧布衣听到历阳城中发生的一切的时候,只以为杜夫人是个极为阴险的妇人,她和杜伏威结婚多年,在这时候一口咬定杜伏威已死,无疑是最毒妇人心。可看了她几眼,又感觉她有些憔悴,似乎并没有想象中的恶毒。

    可转瞬有些好笑,无论如何,坏人不会脑门写着两个字,她所做的一切,已不能让杜伏威宽恕!

    杜伏威见到妻子走出来,眼中闪过悲痛,可还是稳如泰山的站着,神色和妻子一样的木然。

    议事厅中,满是诡异的气氛,杜伏威的众义子一进议事厅,又是忍不住的大声争吵起来。杜伏威瞥见,神色悲哀。

    萧布衣见到杜伏威的表情,心头一沉,皱了下眉头。他不怕前途险恶,只怕杜伏威没有了斗志,那他如何努力均是无济于事。

    远处哗然一片,萧布衣望过去,见到西门君仪已被押了上来。他受伤不轻,可心中的打击显然更重,就算押他的盗匪,脸上都是露出不忍之色,因为谁都看的出来,西门君仪已和死人无异。

    众人目光都落在西门君仪的身上,萧布衣却自留意辅公祏的表情,见到他还是不动神色,一时间也琢磨不透他的用意。

    西门君仪麻木上前,目光呆滞,立在辅公祏面前,动也不动。

    辅公祏嘴角抽搐下,“阚棱,找到他没有杀死杜总管的证据了吗?”

    “没有。”阚棱应道。

    “那……”辅公祏缓缓的抬起手,只要一落,西门君仪就要人头落地。

    徐绍安上前道:“辅伯,找不到没有杀死的证据,也不意味着他杀死了总管!”

    何少声叫道:“难道你怀疑杜夫人所言?”

    西门君仪本来如死人一样,听到何少声所言,霍然抬头,挣脱身边的守卫,合身已向何少声扑去!

    他两天来,米水未沾,可那一刻,宛若饿狼般凶恶,想要把何少声生吞活剥。何少声霍然拔刀,一刀砍了下去!

    何少声方才喊叫,其实也是心中惧怕。这两曰,他从未有过安睡的时候。每次晚上,都见到王玉淑血淋淋的站在他的面前,要找他报仇。或许谁都觉得西门君仪完了,可他却一直提防。

    西门君仪要死!何少声知道,西门君仪若是不死,他这辈子也活不安乐。

    向王玉淑砍出了那刀,他还没有意识到什么,可砍中之后才明白,他再也没有了回头路。既然砍了第一刀,这第二刀看起来也不是那么困难。

    事发突然,就算是阚棱都有些措手不及,西门君仪戴着锁链,行动不便,双手被缚,合身撞上去,看上去已和送死无异。

    有人甚至已经闭上双眸,不忍再见一个兄弟死于非命!

    思楠想要扑出,可知道已是不及,但是她还想要救西门君仪一命,因为她知道西门君仪的故事,可是她身形才动,就被萧布衣一把抓住。

    思楠才要用力挣脱,突然止住不动,因为长刀已僵凝在空中,并非何少声心慈手软,而是刀背握在一人手上,有如铁铸!

    何少声大惊,不等抽刀,就被西门君仪一头撞在胸口,‘哇’的一声大叫,‘喀嚓’声响,好像胸骨都要断裂。

    何少声人一倒地,翻身滚去,满目惶惶之色。他虽慌张,却没有人望他一眼,所有人的目光都是落在抓住钢刀那人的身上。

    有的人疑惑,有的人惶恐,有人激动,阚棱上前一步,护在那人身侧,神情戒备。萧布衣已认出,那人正是杜伏威。

    杜伏威见西门君仪将死,霍然窜出,抓住了何少声的长刀。萧布衣忖度,就算自己来做,也不见得比杜伏威更快,他真的不知道,杜伏威如何做到这点!

    杜伏威抓住刀背,本可将何少声击毙,可他再没有动半分,见到西门君仪撞飞何少声,他脸色木然,可眼中已有了深邃的痛苦之意。他的手本来稳若磐石,可这刻却已剧烈的在颤抖。

    西门君仪摔倒在地,仰面向天,望见杜伏威的双眼,嘴张了两下,双眸却已流出泪来。

    辅公祏冷冷道:“除了徐绍安,还有谁反对杀了西门君仪?”

    没有人说话,所有的人都是望着杜伏威,目光复杂。杜伏威终于道:“我反对!”

    他话一出口,有人后退,有人上前,他们跟随杜伏威多年,虽然眼前这人看似不像杜伏威,可那个声音,又怎会听不出来?何少声眼露惶惶之色,断了胸骨也不记得,只想离的越远越好,他只是注意着杜伏威和西门君仪的举动,却没有注意到退到苗海潮的身边。思楠一脚踢出,正中他的后脑。

    何少声头脑轰鸣,霍然晕了过去。

    没有人注意他,没有人注意这个卑鄙的人物,所有人都是眼眸闪亮,嘴唇蠕动,激动的难以自己。

    杜总管原来没有死,杜总管原来没有忘记他们!

    可杜总管没有死,总有人要死!所有人千言万语,一时间,却不知如何问起。

    萧布衣扫到众人的目光,舒了一口气。双眸欺骗不了旁人,萧布衣一眼望去,就知道江淮军中,拥护杜伏威的还是多数。他只怕杜伏威控制不了局面,可很显然,杜伏威的威信无以伦比,只要他还活着!

    辅公祏望着杜伏威,脸色如常,淡漠道:“你是谁?”他和杜伏威是好朋友,不是兄弟,胜似兄弟,别人都已怀疑杜伏威的身份,他又如何听不出杜伏威的声音,可他竟然没有半分惊恐不安,甚至比起方才,只有更加冷静。

    杜伏威只是望着辅公祏,一言不发,他看似想要看穿辅公祏的心思,可很可惜,人最难看的就是心思!

    辅公祏默然,杜夫人冷静,杜德俊张张嘴,想要喊什么,却被杜夫人一把捂住。杜德俊想要挣扎,却被杜夫人紧紧抓住。

    萧布衣心中暗凛,他一辈子都是算计阴谋中打滚,总觉得辅公祏不可能这么冷静。

    辅公祏这么冷静,当然是因为自信,他若自信,肯定有必胜的把握。他现在,必胜的把握是什么?

    萧布衣扭头望向思楠,见到她也望向自己,低声道:“一会你保护杜伏威,我擒辅公祏!”擒贼擒王,只要抓住辅公祏,萧布衣就有扭转乾坤的法子。思楠点头,苗海潮已缓步上前,众人都是上前,他这个动作并无异样。

    他要带二人到最佳的出手距离,萧布衣和思楠并肩上前,只余冷静,等待时机。

    杜伏威望着辅公祏,缓缓的摘下胡子,掀开毡帽,一字字道:“我、是、杜伏威!”他声音中痛苦带有陌生,江淮军本有疑惑,见杜伏威露出本来面目,纷纷跪倒道:“总管!”

    这一声总管,实在等的太久,没跪的只有几人,却也露出惶惶之意。

    杜伏威手持单刀,上前几步,回腕划去,胸口衣襟尽开,露出伤痕累累的胸膛,凄厉喝道:“辅公祏,为什么?为什么要杀王玉淑,为什么要陷害西门君仪?我们是兄弟,你知道不知道?你就这么对待自己的兄弟?”

    辅公祏不语,脸色阴沉。

    “为什么?为了权,还是为了恨,或是为了荣华富贵?”杜伏威大步上前,“你很想让我死,是不是?过来杀了我!杜伏威今曰来,没有带一个帮手,没有任何对付你的计谋。你想我死很简单,拿刀过来杀了我,何必让兄弟们自相残杀?”

    辅公祏还是沉默,脸色如常,萧布衣心思飞转,见到江都军跟随杜伏威身后,群情激动,丝毫不能作伪。这么说江淮军还是拥护杜伏威,辅公祏还有什么扭转的机会?

    他看不出有!

    可正因为看不出,萧布衣才心惊,思楠压低了声音,“会不会有大队兵马埋伏?王世充那面!”

    萧布衣缓缓摇头,心道二哥早就在历阳城外有埋伏,王世充绝对进不到历阳城。就算潜伏进城,也绝对不会有太多的人手。历阳城是江淮军的重地,王世充想凭寥寥无几的人手颠覆历阳,如果杜伏威反抗,还不是羊入虎口?

    杜伏威静等辅公祏回答,可辅公祏还是无言,杜伏威悲愤道:“辅公祏,你为何不说话,你无话可说了吗?凤仪,你又为何说我死?我们多年的夫妻,你难道真的这么想我死?甚至不惜陷害西门君仪,也要说我死?西门君仪对你我忠心耿耿,你要让他去死,你于心何忍?”

    江淮军哗然一片,杜夫人脸色发白,杜德俊终于叫道:“爹爹!”他想要冲过来抱住杜伏威,却被杜夫人死死拉住。

    杜伏威再次上前,离二人不过几步距离,抬头望去,握紧单刀问,大喝道:“给我个答案!”

    他一声吼出来,议事厅为之震颤。杜夫人嘴唇已咬出鲜血,却还是死死的拉住儿子,冷冷的盯着杜伏威,终于开口说道:“不错,我想你死!”

    她话音一落,辅公祏并不意外,杜伏威失魂落魄,江淮军死一般的沉寂。

    思楠诧异万分,一时间无法接受这个事实。

    “我一直想你死,想了太久太久。”杜夫人缓缓站起来,向前几步,走到杜伏威的身前,“你不知道吧?你肯定不知道!你什么时候会想过娘们的心思?这对你来说,不过是个天大的笑话!”

    她言辞有如冷箭,脸色越白,神色愈冷,“我一直在想,我在你心目中,到底是什么地位?我和你成亲多年,说过几句话?你心中想的,从来不是我,而是你的一帮兄弟!我还有份期冀,那就是你对德俊的爱!可就算对儿子的爱,也是不抵你的所谓兄弟义气。你为了兄弟,去了东都,你为了兄弟,杀了太平道徒,决然的放弃我们母子姓命!你是兄弟心目中的大哥,你在兄弟心中,永远是那么的义薄云天,肝胆相照,可我是什么,德俊是什么?我们难道就要为了你的兄弟义气,无辜去死?你不管德俊,但是我不能不管,所以我说你死了!能救回儿子的姓命,我就算杀了你,也是不会犹豫!”

    她话音落地,杜伏威踉跄后退,单刀落地,‘嘡啷啷’声后,议事厅落针可闻……)

    墨武《江山美色》永久免费阅读网址: http://www.bedbangkok.com/js_17/